雜阿含經卷第三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陰相應 (3/5)]

本卷屬於《雜阿含經》的「陰相應」,是解說五陰的相關經文。

(五九)[0015b10]

如是我聞:

一時,舍衛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云何為五?受陰,受陰。觀此五受陰,是生滅法。所謂此色、此色集、此色滅;此受、想、行、識,此識集、此識滅。云何色集?云何色滅?云何受、想、行、識集?云何受、想、行、識滅?愛喜集是色集,愛[*]喜滅是色滅;集是受、想、行集,觸滅是受、想、行滅;名色集是識集,名色滅是識滅。比丘!如是色集、色滅,是為色集、色滅;如是受、想、行、識集,受、想、行、識滅,是為受、想、行、識集,受、想、行、識滅。」

佛說此經已,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二本無「識」字。

「愛」,宋、元、明三本作「受」。[*]

「行」,明本作「行識」。

「行」,宋、元、明三本作「行識」。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如同第41經,此經所舉的因果例子可列表如下:

因緣
愛喜
名色

「愛喜」其實不只能緣生色,也能緣生受、想、行、識,此經中只是以色為舉例。參見卷二第58經:「此五受陰,欲為根、欲集、欲生、欲觸。」(CBETA, T02, no. 99, p. 14, b21-22))。

六根接收到六境,而會有六識。六根、六境、六識三者接「觸」,而能生起感「受」、心中映「想」、反應及造作(「行」)。因此觸集是受想行集。這個過程,在卷三第68經、卷八第218~229經、卷十一第273經、及卷三,都有進一步的分析:「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CBETA, T02, no. 99, p. 72, c9-10)

另一方面,「名色」可緣生「識」、「識」也可緣生「名色」,識與名色是輾轉相依的,可見卷十二第288經:「識緣名色亦復如是,展轉相依,而得生長。」(CBETA, T02, no. 99, p. 81, b8)

重點還是在如法的體會及實修上,瞭解五受陰是因緣所生、因緣所滅,而不執著。照此經所說,則可舉例:沒有貪愛 → 沒有色 → 沒有識 → 沒有觸 → 沒有受、想、行。五受陰不生,而不落輪迴。

以後讀到「十二因緣」時,還可見到佛陀對相關因緣的運作更詳細的解說。

[進階辨正]

[導讀:四果]

佛法的修習不只是在信仰及實踐的層次,還可以證得解脫,親身體驗。以解脫的程度而衡量,修道的階位可以分為四向四果:

階段 名稱
趣向於初果 須陀洹向,又分隨信(心修)行、隨法(智修)行
證初果 須陀洹果
趣向於二果 斯陀含向
證二果 斯陀含果
趣向於三果 阿那含向
證三果 阿那含果
趣向於四果 阿羅漢向
證四果 阿羅漢果

又稱為四雙或八輩。

四果聖者的條件以及剩餘輪迴的束縛,如下表所述:

果位 條件 輪迴的束縛
須陀洹果 斷身見、戒取、疑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生七次後就能涅槃。
斯陀含果 斷身見、戒取、疑,貪瞋癡薄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一次後就能涅槃。
阿那含果 斷五下分結(身見、戒取、疑、欲貪、瞋恚) 不再生於欲界。例如下一生生於色界或無色界的天界,並在天界證得涅槃。
阿羅漢果 斷五上分結(色愛、無色愛、掉舉、慢、無明);貪瞋癡永盡、煩惱永盡 證得涅槃、解脫輪迴。

其中一些名詞的簡略意義如下:

  • 身見:執著於有「我」。
  • 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
  • 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
  • 欲貪:欲界眾生的貪愛。
  • 瞋恚:生氣。
  • 愚癡:無智;無明。

以下第60經、61經、64經,即會提到相關的一些名稱。

(六〇)[0015b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何等為五?所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善哉,比丘不樂於色,不讚歎色,不於色,不於色。善哉,比丘不樂於受、想、行、識,不讚歎識,不取於識,不著於識。所以者何?若比丘不樂於色,不讚歎色,不取於色,不著於色,則於色不樂,心得解脫。如是受、想、行、識,不樂於識,不讚歎識,不取於識,不著於識,則於識不樂,心得解脫。若比丘不樂於色,心得解脫。如是受、想、行、識不樂,心得解脫,不滅不生,平等捨住正念、正智

「彼比丘如是知、如是見者,前際俱見,永盡無餘;前際俱見,永盡無餘已;後際俱見,亦永盡無餘;後際俱見,永盡無餘已;前後際俱見,永盡無餘,無所封著。無所封著者,於諸世間都無所;無所取者,亦無所求;無所求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平等捨住:平等地捨去貪著,並穩固在此狀態。其中「住」是「穩固」的意思。

正念、正智:清澈覺知(現前的對象)、清晰理解(解脫的智慧)。其中「正念」是「八正道」之一,「正智」又譯為「正知」,在這裡即「解脫知見」。

前際俱見:對過去世的種種看法。例如「我過去世存在嗎?我過去世不存在嗎?我過去世是什麼呢?我過去世的情形如何呢?」其中「前際」是「過去世」的意思,「前際、中際、後際」即「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

封著:黏著、執著。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六一)[0015c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何等為五?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

「云何色受陰?所有色,彼一切四大,及四大所造色,是名為色受陰。復次,彼色是無常、苦、變易之法。若彼色受陰,永斷無餘,究竟捨離、滅盡、離欲、,餘色受陰更不相續、不起、不出,是名為妙,是名寂靜,是名捨離一切有餘愛盡、無欲、滅盡、涅槃

「云何受受陰?謂六受。何等為六?謂眼觸生受,耳、鼻、舌、身、意觸生受,是名受受陰。復次,彼受受陰無常、苦、變易之法,乃至滅盡、涅槃。

「云何想受陰?謂六想身。何等為六?謂眼觸生想,乃至意觸生想,是名想受陰。復次,彼想受陰無常、苦、變易之法,乃至滅盡、涅槃。

「云何行受陰?謂六身。何等為六?謂眼觸生思,乃至意觸生思,是名行受陰。復次,彼行受陰無常、苦、變易之法,乃至滅盡、涅槃。

「云何識受陰?謂六識身。何等為六?謂眼識身,乃至意識身,是名識受陰。復次,彼識受陰是無常、苦、變易之法,乃至滅盡、涅槃。

「比丘!若於此法以智慧思惟、觀察、分別,是名信行超昇離生凡夫地,未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

「比丘!若於此法增上智慧思惟、觀察、忍,是名隨法行;超昇離生,越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

「比丘!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三結斷知,謂身見、戒取、疑。比丘!是名須陀洹果,不墮惡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然後究竟苦邊

「比丘!若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不起心漏,名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捨離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受」字。

「是名隨」,宋本作「名隨是」。

「未」,宋本作「來」。

[註解]

有餘:還有餘留的。這裡特指還有餘留的執著。

涅槃:滅除煩惱、生死。

身:這裡指「種類」。

分別:分析;辨別。

忍:忍可;接受、安住。

隨信行:隨著對佛法的清淨信心而修行。是「須陀洹向」的階段。

超昇離生:超昇入聖道,朝向出離生(死)的方向。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正性決定」。又譯為「正性離生」。

須陀洹果:見證真理,而斷身見(執著於有「我」)、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的聖人,最多於天界與人間投生七次就能涅槃。是四沙門果(解脫的四階段果位)的初果,又稱為預流果。

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只要在證果前沒有死亡的話,遲早能得到須陀洹果。

增上智慧:更高的智慧。

隨法行:隨著修證佛法而生的智慧修行。是「須陀洹向」的階段。

三結:身見、戒取、疑。

斷知:(捨斷而)徹底地了知。

惡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

必定正趣三菩提:必定正確地趨向正覺,指初果聖者不會退轉,遲早會證得涅槃。趣通「趨」,指行動歸向。三菩提為音譯,另譯作「三佛」,義譯為「正覺」,指解脫的證悟。

七有天人往生,然後究竟苦邊:最多於天界與人間投生七次,就能到達苦的盡頭(涅槃)。

不起心漏:心中不生起煩惱。

阿羅漢:斷盡煩惱、不再輪迴的四果聖人。

逮得己利:達到、獲得佛法對自己的利益。「逮」是「達到」的意思。

有結:後有(輪迴、不得解脫)的束縛。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五陰,又稱五蘊,蘊是「積聚」的意思,因為感官的功能是一系列的累積作用而來。初學者常無法將五陰銜接得很好,例如認為色(有個蛋糕)受(眼根看見蛋糕)想(意根浮現蛋糕好吃)行(動手拿來吃)識(舌識的確好吃),但這樣子的五陰解法對於實修比較沒有直接的幫助,也沒有把握住「積聚」的根本意涵。因為在這種解法下,看見蛋糕和其它的動作反應分屬不同的感官、分屬不同的時間點,而不是同個感官的五陰積聚。

佛陀教導我們分析的五陰,則是在一剎那間即積聚完成。「色」是指四大(地、水、火、風)所構成的一切事物,以「識別到熱」為例,當環境的溫度升高時,是四大中的火大增加,這時人的身心反應可對應到五陰:

  • 身根(皮膚)接收的色:溫度上升。
  • 身識:產生觸覺,識別是熱。
  • 身觸生受:感受熱能(若過熱,會不適而有苦受)。
  • 身觸生想:對熱取相(只量熱能,不量光線、聲音等境界)。
  • 身觸生行:產生反應。

這一系列的累積就是五陰,因此而能識別到熱。

身識只是單純的覺知溫度,還沒有攙雜人的主觀意識;主觀意識是在此訊息傳到意根時,由意識加以識別、意觸生想加以取相溫度的高低、意觸生行加以思維造作,因此意根緣生的五陰也在一剎那間即積聚完成。如果此時對於溫度不執著,就不會因溫度上升這個現象而有後續的身心造作。

[進階辨正]

(六二)[0016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生我見繫著,使心繫著而生貪欲。比丘!多聞聖弟子有慧有,於此五受陰不為見我繫著,使心結縛而起貪欲。

繫著我見而生貪欲云何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見我繫著,使心結縛而生貪欲?比丘!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見色是異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識,是我、異我、相在。如是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說我繫著,使心結縛而生貪欲。

「比丘!云何聖弟子有慧有明,不說我繫著,使結縛心而生貪欲?聖弟子不見色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識,不見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多聞聖弟子有慧有明,於五受陰不見我繫著,使結縛心而生貪欲,若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正觀皆悉無常。如是受、想、行、識,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正觀皆悉無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我見:執著於有「我」的見解。

(色)異我:色之外有「我」。(而色是由這個「我」所擁有的。)

(色、我)相在:「我」是色的一部分,或色是「我」的一部分。

正觀:正確的觀察、見解(而依之修行)。

[導讀:十二因緣的還滅]

理論上,十二因緣中只要有一支斷了,下一支就不生,而可從中切斷十二因緣的鎖鏈,這稱為十二因緣的「還滅」。佛教的重點不只在於十二因緣造成流轉生死的現象,更在於十二因緣的還滅、解脫。

然而十二因緣並不是每一支都容易下手斷除的,例如已「生」了,就無法不「老死」。一般認為原理上可在觸、受、愛、取這幾支下手,有「明」以照見五蘊,即可滅掉後續的苦果。

前面第62經講述了什麼是「明」,接下來幾經則列舉「還滅」的一些重點:

  • 第63經:解說如何將「明」應用在「觸」的過程中。
  • 第64經:提到如何讓輾轉相依的「識、名色」不再增長。
  • 第65經:如實觀察「受」支,就能滅「愛」支。
  • 第66、67經:如實觀察五陰,就能滅「愛」支。
  • 第68經:滅「觸」支。

而斷除十二因緣的鎖鏈。

實務上,貪愛執著不見得說斷就能斷,因此佛陀教導修行的方法,即「八聖道」,是讓佛弟子能一步步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在卷二十八有進一步的說明。

(六三)[0016b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比丘!若沙門婆羅門有我,一切皆於此五受陰計有我。何等為五?諸沙門、婆羅門於色見是我、異我、相在;如是受、想、行、識,見是我、異我、相在。如是愚癡無聞凡夫計我,無明分別,如是觀不離我所;不離我所者,入於諸根;入於諸根已,而生於觸;六觸入所觸,愚癡無聞凡夫生苦樂,從是生此等及餘。謂六觸身,云何為六?謂眼觸入處,耳、鼻、舌、身、意觸入處。比丘!有意界、法界、無明界無明觸所觸。愚癡無聞凡夫言有、言無、言有無、言非有非無、言我最勝、言我相似,我知、我見。

於無明離欲而生於明復次,比丘!多聞聖弟子住六觸入處,而能厭離無明,能生於明。彼於無明離欲而生於明,不有、不無、非有無、非不有無、非有我勝、非有我劣、非有我相似,我知、我見。作如是知、如是見已,所起前無明觸滅,後明觸集起。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為」字。

[註解]

計:思量分別。

諸根: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

六觸入:「六觸入處」的略稱。「六觸入處」指由「六觸」進入身心的管道,常特指六觸使人心意動搖、產生貪愛的過程、時空、或情境。六觸是「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這裡的「觸」特指感官、外境、識,三者接觸,是十二因緣之一。

六觸: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這裡的「觸」特指感官、外境、識,三者接觸,進而能生起其它心理運作,是十二因緣之一。舉例而言,眼根、光線、眼識,三者接觸而生「眼觸」,依著眼觸而生起受、想、行等心理運作。

意界、法界、無明界:六根的意根這一類(意界)、六境的法境這一類(法界)、無明這一類。(在卷八會解說,有意根、法界,就有意識,這三者和合生觸。這時如果是在無明的狀況下,就是無明觸。)

厭離:捨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凡夫所經歷的十二因緣,通常每一支都帶有無明的成分。佛陀則教導我們,若離開了無明,「無明觸」就變成「明觸」,也就不是心意動搖、產生貪愛的「六觸入處」,而不會起煩惱。

(六四)[0016c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

爾時,世尊晡時從禪起,出講堂,於堂陰中大眾前,敷座而坐。爾時,世尊歎優陀那

「法無有吾我,  亦復無我所;
 我既非當有,  我所何由生?
 比丘解脫此,  則斷下分結。」

時,有一比丘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云何『無吾我,亦無有我所;我既非當有,我所何由生?比丘解脫此,則斷下分結』?」

佛告比丘:「愚癡無聞凡夫計色是我、異我、相在;受、想、行、識,是我、異我、相在。多聞聖弟子不見色是我、異我、相在,不見受、想、行、識,是我、異我、相在;亦非知者,亦非見者。此色是無常,受、想、行、識是無常;色是苦,受、想、行、識是苦;色是無我,受、想、行、識是無我;此色非當有,受、想、行、識非當有;此色壞有,受、想、行、識壞有;故非我、非我所,我、我所非當有。如是解脫者,則斷五下分結。」

時,彼比丘白佛言:「世尊!斷五下分結已,云何漏盡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告比丘:「愚癡凡夫、無聞眾生於無畏處而生恐畏。愚癡凡夫、無聞眾生怖畏無我、無我所,二俱非當生,攀緣四識住。何等為四?謂色識住、色攀緣、色愛樂、增進廣大生長;於受、想、行,識住、攀緣、愛樂、增進廣大生長。比丘!識於此處,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增進廣大生長。

「若作是說:『更有異法,識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若增進廣大生長』者,但有言說,問已不知,增益生癡,以非境界故。所以者何?比丘!離色界貪已,於色意生縛亦斷,於色意生縛斷已,識攀緣亦斷;識不復住,無復增進廣大生長,受、想、行界離貪已,於受、想、行意生縛亦斷。受、想、行意生縛斷已,攀緣亦斷,識無所住,無復增進廣大生長。識無所住故不增長,不增長故無所為作,無所為作故則住,住故知足,知足故解脫,解脫故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比丘!我說識不住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除欲、見法、涅槃、滅盡、寂靜、清涼。」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生滅以不樂  及三種分別
 貪著等觀察  是名優陀那

[校勘]

「優陀那」,巴利本作 Udāna。

「法……結」,巴利本作 Nocassa noca me siyā na bhavissatīti。 Evam adhimuccamāno bhikkhu chindeyya orambhāgiyāni saññojanānīti。

「二」,元本作「一」。

「問」,宋、元、明三本作「聞」。

「受」,宋、元、明三本作「受界」。

[註解]

鹿子母講堂:即「鹿母講堂」,佛陀的道場之一,是由鹿母出資設立的大講堂,在舍衛城。

優陀那偈:佛陀不問自說的感性語。

比丘解脫此: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比丘勝解此」,指比丘徹底瞭解「法無有吾我,亦復無我所;我既非當有,我所何由生?」的意義。

下分結:即「五下分結」:身見、戒取、疑、貪欲、瞋恚。斷除五下分結,即為第三果聖者。

漏盡:斷盡煩惱。

意生縛:意識所生的結縛。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前半段講如何「斷五下分結」,也就是證三果。本經後半段講如何進一步證得四果阿羅漢,徹底斷除三毒,尤其是愚癡(無明),而得解脫。

本經中所說的「四識住」,可參見卷二第39經的說明。有同學問說:「五陰既然是積聚起來的,為何說『四識住』,看似『識』和『色受想行』是不同組?」其實五陰在因緣中本來就有不同的次序,例如「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俱生受想思」,在因緣中因為有「色」,而有「識」,再有「受、想、行(思是最主要的行)」,剎那間積聚完成。

(六五)[0017a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如實觀察。云何如實觀察?此是色、此是色集、此是色滅;此是受、想、行、識,此是識集、此是識滅。

「云何色集,受、想、行、識集?愚癡無聞凡夫於苦、樂、不苦不樂受,不如實觀察;此受集、受滅、受、受、受離不如實觀察故,於受樂著生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從集而生,是名色集,是名受、想、行、識集。

「云何色滅,受、想、行、識滅?多聞聖弟子受諸苦、樂、不苦不樂受,如實觀察,受集、受滅、受味、受患、受離如實觀察故,於受樂著滅,著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純大苦聚皆悉得滅,是名色滅,受、想、行、識滅。

「是故,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比丘!禪思住,內寂其心,精勤方便,如實觀察。」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觀察,如是分別、種種分別、知、廣知、種種知、親近、親近修習、入、觸、證二經,亦如是廣說

[校勘]

「惱、苦」,宋、元、明三本作「苦、惱」。[*]

宋、元、明三本無「受」字。

[註解]

方便禪思:精進於禪定。「方便」有「精進」、「權宜方法」等意義,在本經中,比對巴利本解為「精進」。

不苦不樂受:不是苦、也不是樂的感受。又譯為「捨受」。

純大苦聚:全都是大苦的積聚。

廣說:詳細說明。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及以下各經皆講明要能如實觀察,得先「方便禪思,內寂其心」,有禪定的基礎。禪定的原理,可參考卷十四第347經的導讀

[進階辨正]

(六六)[0017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所以者何?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已,如實觀察。云何如實觀察?如實觀察此色、此色集、此色滅,此受、想、行、識,此識集、此識滅。

「云何色集?云何受、想、行、識集?比丘!愚癡無聞凡夫不如實觀察色集、色味、色患、色離故,樂彼色,讚歎愛著,於未來世色復生。」受、想、行、識亦如是廣說。「彼色生,受、想、行、識生已,不解脫於色,不解脫於受、想、行、識。我說彼不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純大苦聚,是名色集,受、想、行、識集。

「云何色滅,受、想、行、識滅?多聞聖弟子如實觀察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如實知故,不樂於色,不讚歎色,不樂著色,亦不生未來色。」受、想、行、識亦如是廣說。「色不生,受、想、行、識不生故,於色得解脫,於受、想、行、識得解脫。我說彼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聚,是名色滅,受、想、行、識滅。

「是故,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精勤方便,如實觀察。」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觀察,如是乃至作證十二經,亦應廣說。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如實知」三字。

「苦」,宋、元、明三本作「苦、純大苦」。

[對應經典]

(六七)[0017c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所以者何?比丘!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已,如實觀察。云何如實觀察?如實知此色、此色集、此色滅;此受、想、行、識,此識集、此識滅。

「云何色集,受、想、行、識集?愚癡無聞凡夫不如實知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不如實知故,樂著彼色,讚歎於色;樂著於色,讚歎色故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惱、苦。如是純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識集。

「云何色滅,受、想、行、識滅?多聞聖弟子如實知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故,不樂著色,不讚歎色;不樂著、讚歎色故,愛樂滅;愛樂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純大苦聚滅。云何多聞聖弟子如實知受、想、行、識?識集、識滅、識味、識患、識離如實知?知彼故不樂著彼識,不讚歎於識;不樂著、讚歎識故,樂愛滅;樂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純大苦聚滅,皆悉得滅。比丘!是名色滅,受、想、行、識滅。

「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觀察,乃至作證十二經,亦如是廣說。

[校勘]

「住」,明本作「在」。

宋、元、明三本在「滅」字之後尚有「云何多聞聖弟子如實知受、想、行、識?識集、識滅、識味、識患、識離如實知?知彼故不樂著彼識,不讚歎於識;不樂著、讚歎識故,樂愛滅;樂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純大苦聚」八十三字。

[讀經拾得]

此經舉例斷「愛」,即可滅掉十二因緣後續的苦果:
藉由止觀如實知五陰、不執著五陰 → 愛滅 → 取滅 → 有滅 → 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滅

[進階辨正]

(六八)[0018a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如實觀察。云何如實觀察?如實知此色、此色集、此色滅;此受、想、行、識,此識集、此識滅。

「云何色集,受、想、行、識集?緣眼及色眼識生,三事和合生觸,緣觸生受,緣受生愛,乃至純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如是,緣耳、鼻、舌、身、意,緣意及法生意識,三事和合生觸,緣觸生受,緣受生愛。如是乃至純大苦聚生,是名色集,受、想、行、識集。

「云何色滅,受、想、行、識滅?緣眼及色眼識生,三事和合生觸,觸滅則受滅,乃至純大苦聚滅,如是耳、鼻、舌、身、意,緣意及法意識生,三事和合生觸,觸滅則受滅、愛滅,乃至純大苦聚滅,是名色滅,受、想、行、識滅。

「是故,比丘!常當修習方便禪思,內寂其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觀察,乃至作證十二經,亦如是廣說。

 受與生及樂  亦說六入處
 一一十二種  禪定三昧

[校勘]

「及」,大正藏原為「乃至」,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及」。

宋、元、明三本無「緣意」二字。

「愛」,宋、元、明三本作「受」。

[註解]

三事和合生觸:感官(根)、外境、識,三者和合而生「觸」。例如眼根、光線、眼識,三者接觸而生「眼觸」。

六入處:眼、耳、鼻、舌、身、意這六個感官。

三昧:心定於一處(或一境)而不散亂。又譯為「三摩提」、「三摩地」,義譯為「等持」。

受與生及樂,亦說六入處,一一十二種,禪定三昧經:這是將《雜阿含經》第65經至第68經的關鍵字整理出來,以方便記憶的攝頌。

[讀經拾得]

本經指出,若「觸」滅,即可滅掉十二因緣後續的苦果:
觸滅 → 受滅 → 愛滅 → 取滅 → 有滅 → 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滅

既然觸是要三事和合才會生起,抽掉其中一事也就可不生觸。例如若在禪定中「關掉」六入處,就能暫時不生觸。

另外,有同學曾問:「有『眼』、『色』,就有『眼識』了,為什麼佛經中在分析這個流程時,又要多一個『觸』?」

這是因為佛經中以此「觸」的提出,強調「眼」、「色」、「眼識」三者都要有,後續的因緣才會產生。

[導讀:五陰的四聖諦及十二因緣]

四聖諦是苦諦、集諦、滅諦、道諦。

其中苦諦、集諦與十二因緣的流轉相關。滅諦、道諦與十二因緣的還滅相關。

以下幾經即在講說五陰的四聖諦及十二因緣。

(六九)[0018a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有身集趣道有身集滅道。云何有身集趣道?愚癡無聞凡夫,見不如實知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不如實知故,樂色、歎色、著色、住色;樂色、歎色、著色、住色故,愛樂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如是純大苦聚生。如是受、想、行、識廣說,是名有身集趣道。比丘!有身集趣道,當知即是苦集趣道。

「云何有身集滅道?多聞聖弟子如實知色、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故,於色不樂、不歎、不著、不住;不樂、不歎、不著、不住故,彼色愛樂滅;愛樂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病、死、憂、悲、苦、惱,純大苦聚滅。如色,受、想、行、識亦如是,是名有身滅道跡。有身滅道跡,則是苦滅道跡,是故說有身滅道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當說」,「有」及「當知」,亦如是說

[校勘]

「有身集趣道」,巴利本作 Sakkāyasamudayagāmini。

宋、元、明三本無「集」字。

宋、元、明三本無「則」字。

「苦、惱」,宋、元、明三本作「惱、苦」。

[註解]

有身:由五陰構成的我。音譯為薩迦耶。舉例而言,執著於「五陰是我」的見解,則稱為身見、有身見、薩迦耶見。

有身集趣道:趨向「由五陰構成的我的集起」的途徑。

有身集滅道:滅除「由五陰構成的我的集起」的途徑。

道跡:途徑。

如「當說」,「有」及「當知」,亦如是說:把這段經文的「當說」,用「有」及「當知」分別置換,就是另外兩篇經文。

[對應經典]

(七〇)[0018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有身苦有身集邊有身滅邊。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云何有身苦[*]邊?謂五受陰。云何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是名有身苦[*]邊。云何有身集邊?謂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是名有身集邊。云何有身滅邊?即此受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無餘斷、吐、盡、離欲、滅、寂、沒,是名有身滅邊。是故當說有身苦[*]邊、有身集邊、有身滅邊。」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當說,有及當知,亦如是說。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我」字。

大正藏無「苦」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有身邊」,巴利本作 Sakkāyanta。

「云何」,宋、元、明三本作「何等」。

「受」,元、明二本作「愛」。

宋、元、明三本無「愛」字。[*]

「受」,宋、元、明三本作「愛」。

「吐」,宋本作「苦」。

[註解]

邊:原意是「盡頭、邊界」,這裡引申為「部分」的意思。

有身集邊:「由五陰構成的我」集起的部分。

有身滅邊:「由五陰構成的我」滅除的部分。

受當來有愛:對未來存在的渴愛。其中的「有」即是十二因緣的「有」支,指「生命的存在」。此詞是以「受當來有」形容這種「愛」。

貪、喜俱:伴隨著貪欲、喜愛。

彼彼樂著:到處喜愛、執著。「彼」指「那個、那裡」,「彼彼」引申為「到處」的意思。

無餘斷:徹底地斷除。又譯為「永斷無餘」。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七一)[0018b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有身、有身集、有身滅、有身滅道跡。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有身?謂五受陰。云何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是名有身。云何有身集?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是名有身集。云何有身滅?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無餘斷、吐、盡、離欲、滅,是名有身滅。

「云何有身滅道跡?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有身滅道跡。是名當說有身、有身集、有身滅、有身滅道跡。」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餘如是說。差別者:「當知有身,當知斷有身集,當知證有身滅,當知修斷有身道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當說,有及當知,亦如是說。又復差別者:「比丘知有身,斷有身集,證有身滅,修斷有身道,是名比丘斷愛欲縛諸結等法,修無間等,究竟苦邊。」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究竟邊際,究竟離垢,究竟梵行純淨上士。」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阿羅漢盡諸有漏,所作已作,已捨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解脫。」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

又復差別者:「云何斷關?謂斷五下分結。云何度塹?謂度無明深塹。云何超越境界?謂究竟無始生死。云何脫諸防邏?謂有愛盡。云何建聖法幢?謂我慢盡。」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斷五枝成六枝守護一依四種棄捨諸諦離諸求淨諸覺身行息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純一立梵行,無上士。」

 其道有三種  實覺亦三種
 有身四種說  羅漢有六種

[校勘]

「枝」,元、明二本作「支」。[*]

[註解]

無間等:洞察。沒有任何間隔、差距地以智慧觀察。又譯作「現觀」。

邊際:盡頭。

梵行:清淨的修行。

純淨上士:完全清淨的上等人。

盡諸有漏:斷盡所有的煩惱。

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突破關口,渡過壕溝,超越疆界,脫離各巡邏者(的巡察範圍),建立聖法的旗幟。

有愛:對存在的渴愛。這裡的「有」即是十二因緣中的「有」支,指「生命的存在」。

斷五枝:斷除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

成六枝:成就對六根的守護;當六根對六境時,不喜不憂而安住於捨,有正念、正知。

守護一:以正念守護心。

依四種:依於四種事;《成實論》表示可解讀四種事為著糞掃衣、常行乞食、依樹下坐、服陳棄藥,也可解讀為熟思而遠離(惡象、惡馬等)、熟思而習近(衣服、飲食等)、熟思而除遣(散亂、疲勞等)、熟思而忍受(寒熱等)。相當的南傳經文解釋為後者。相當的《增壹阿含經》經文解釋作四如意足

棄捨諸諦:捨棄外道以為真實的各種邪見。

離諸求:遠離種種的希求、執著。

淨諸覺:沒有不善的意向;捨斷欲的意向(欲覺)、惡意的意向(恚覺)、加害的意向(害覺)。

身行息:身體的各種造作都止息,例如第四禪呼吸止息。

純一:沒有雜質;沒有任何缺失。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文中約略提到的比喻:「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以及「斷五枝,成六枝,守護一,依四種,棄捨諸諦,離諸求,淨諸覺,身行息,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純一立梵行,無上士。」在卷十五第387經、第388經的「讀經拾得」有較為詳細的比對。

(七二)[0019a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說所知法、智及智者。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所知法?謂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是名所知法。

什麼是智與智者云何為智?調伏貪欲、斷貪欲、貪欲,是名為智。

「云何智者?阿羅漢是。阿羅漢者,非有他世死非無他世死非有無他世死非非有無他世死,廣說無量,諸數永滅

「是名說所知法、智及智者。」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非有他世死:非「死後有來世」。

非無他世死:非「死後無來世」。

非有無他世死:非「死後有來世、也無來世」。

非非有無他世死:非「死後並非有來世、也並非無來世」。

諸數永滅:已不在輪迴之數,不再受後有。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為什麼阿羅漢「非有他世死、非無他世死、非有無他世死、非非有無他世死」?

不能說阿羅漢死後有來世(非有他世死),這很容易理解。

但是為什麼不能說阿羅漢死後沒有來世(非無他世死)?你認為呢?

這議題在經中多次出現,例如卷五第104經、106經,卷三十二第905經,有較詳細的討論。

[進階辨正]

(七三)[0019a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重擔、取擔捨擔、擔者。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重擔?謂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

「云何取擔?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

「云何捨擔?若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永斷無餘已、滅已,吐、盡、離欲、滅、沒。

「云何擔者?謂士夫是,士夫者,如是名,如是生,如是姓族,如是食,如是受苦樂,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壽命齊限

「是名為重擔、取擔、捨擔、擔者。」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已捨於重擔,  不復應更取,
 重任為大苦,  捨任為大樂,
 當斷一切愛,  則盡一切行,
 曉了有餘境,  不復轉還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取擔」,巴利本作 Bhārādāna。

「捨擔」,巴利本作 Bhāranikkhepana。

「擔者」,巴利本作 Bhārahāra。

[註解]

取擔:拿起重擔,這裡用以譬喻四聖諦的「集諦」。

捨擔:放下重擔,這裡用以譬喻四聖諦的「滅諦」。

士夫:人。音譯為「補特伽羅」。

壽命齊限:壽命的盡頭;壽終。

不復轉還有:不會再受輪迴。即阿羅漢的「不受後有」。

[對應經典]

(七四)[0019b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愚癡無聞凡夫不如實知色、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不如實知故,於色所樂、讚歎、繫著住,色縛所縛,內縛所縛,不知根本,不知津濟,不知出離,是名愚癡無聞凡夫。以縛生,以縛死,以縛從此世至他世;於彼亦復以縛生,以縛死,是名愚癡無聞凡夫。隨自在,入魔網中,隨魔所化,魔縛所縛,為魔所牽。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多聞聖弟子如實知色、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故,不貪喜色,不讚歎,不繫著住,非色縛所縛,非內縛所縛,知根本,知津濟,知出離,是名多聞聖弟子。不隨縛生,不隨縛死,不隨縛從此世至他世,不隨魔自在,不入魔手,不隨魔所作,非魔所縛,解脫魔縛,離魔所牽;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患」,宋、元、明三本作「盡」。

「不」,宋、元、明三本作「有」。

「津濟」,大正藏原為「邊際」,今依據本經下文改為「津濟」。

「魔」,巴利本作 Māra。

[註解]

色縛所縛,內縛所縛:被色繫縛所束縛,被內心的繫縛所束縛。

根本:這裡指生死流轉的根源。

津濟:渡口,意謂由生死此岸渡脫到涅槃彼岸。

[對應經典]

(七五)[0019b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何等為五?謂色受陰,比丘於色、離欲、滅、不起、解脫,是名如來、應、等正覺;如是受、想、行、識,厭、離欲、滅、不起、解脫,是名如來、應、等正覺。比丘亦於色厭、離欲、滅,名阿羅漢慧解脫;如是受、想、行、識,厭、離欲、滅,名阿羅漢慧解脫。比丘!如來、應、等正覺,阿羅漢慧解脫,有何差別?」

比丘白佛:「如來為法根、為法眼、為法依,唯願世尊為諸比丘廣說此義,諸比丘聞已,當受奉行。」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佛與阿羅漢的差別如來、應、等正覺未曾聞法,能自覺法,通達無上菩提,於未來世開覺聲聞而為說法,謂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八道。比丘!是名如來、應、等正覺未得而得,未利而利,知道、分別道、說道、通道,復能成就諸聲聞教授教誡;如是說正順欣樂善法,是名如來、羅漢差別。」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復能」,宋、元、明三本作「能復」。

[註解]

如來、應、等正覺:佛陀。如來、應(供)、等正覺(又譯為「正遍知」)是如來十號的前三個,此處以這三個稱號來代表佛陀。

無上菩提: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也就是佛智。

聲聞:從佛聽法而修行的佛弟子。另譯為「弟子」。

正順:正確的、適合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前半表明了佛與阿羅漢的解脫沒有差別,與《中阿含經》卷三十六〈梵志品2〉第145經瞿默目揵連經呼應:「梵志瞿默目揵連即問曰:『阿難,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有何差別?有何勝如?』 尊者阿難答曰:『目揵連,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CBETA, T01, no. 26, p. 655, c27-p. 656, a3)

此經後半則表明了佛陀與阿羅漢的差別,在於佛陀是這個世界、這個時期,第一位無師自悟佛法並教導給眾生的覺者,而所有的聲聞眾乃至阿羅漢,則是聽聞佛陀講說佛法後,照著修行而得以解脫。在卷二十六第684經,則進一步闡述有「如來十力」,是佛陀超越聲聞眾的能力。

[進階辨正]

(七六)[0019c1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汝等比丘當觀察於色,觀察色已,見有我、異我、相在不?」

諸比丘白佛言:「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色無我,無我者則無常,無常者則是苦。若苦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當作是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於此五受陰觀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觀察已,於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者,則無所著;無所著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七七)[0019c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斷欲、斷蘊、得斷知、根本斷當斷色欲貪,欲貪斷已,則色斷;色斷已,得斷知;得斷知已,則根本斷。如截多羅樹,未來不復更生。如是受、想、行、識欲貪斷,乃至未來世不復更生。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截多羅樹頭」,巴利本作 Tālāvatthukatā。

[註解]

多羅樹照片,取自 Wikipedia 上 Borassus flabelliformis 照片

多羅樹:棕櫚科喬木扇椰子,此樹的樹幹截斷後即無法再發芽生長。在紙發明前,東南亞國家的人民將佛經刻寫於此樹的葉子保存,稱為貝葉經。又譯為「貝多羅樹」。

[對應經典]

(七八)[0020a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色起、住、出,則苦於此起,病於此住,老、死於此出;受、想、行、識亦如是說。比丘!若色滅、息、沒,苦於此滅,病於此息,老、死於此沒;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滅、息、沒:盡滅、寂止、滅沒。是以同義字重複以使語意更加充實的用法。

[對應經典]

(七九)[0020a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未來色尚無常,況復現在色。多聞聖弟子如是觀察已,不顧過去色,不欣未來色,於現在色厭、離欲、滅寂靜;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比丘!若無過去色者,多聞聖弟子無不顧過去色;以有過去色故,多聞聖弟子不顧過去色。若無未來色者,多聞聖弟子無不欣未來色;以有未來色故,多聞聖弟子不欣未來色。若無現在色者,多聞聖弟子不於現在色生厭、離欲、滅盡向;以有現在色故,多聞聖弟子於現在色生厭、離欲、滅盡向。受、想、行、識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常,苦、空、非我三經,亦如是說。

[校勘]

「以」,宋本作「已」。[*]

「有」,大正藏原為「欲」,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有」。

[註解]

滅盡向:即「向滅盡」,朝向滅除煩惱、生死。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的南傳譯本,以及和本經意義雷同的《雜阿含經》卷一第8經、《中阿含經》「跋地羅帝偈」,都沒有提到三世「色」的「有」或「無」。

[進階辨正]

[導讀:聖法印]

佛陀教導的解脫法都是可以在禪定中實證的,即稱為各種三昧。其中包括「空三昧」、「無相三昧」、「無願三昧」這三種三昧,是通向解脫的三昧,因此又稱作「三解脫門」。這三解脫門有實作的方法、明確的目標、和驗證的條件,讓每個人都能一步步實證佛法解脫的境地。由於是可以透過確實的流程讓每個人都親自驗證的,佛陀就將修習這三三昧證得的知見稱為「聖法印」。

禪定的練習,在古印度已相當普遍,而佛教即將禪定修習加上四聖諦的智慧觀察,證無我、無我所,而能解脫。

(八〇)[0020a25]

阿難菩提樹,由阿難求得佛陀的許可後,由給孤獨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種下。照片取自 wikipedia。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說聖法印見清淨。諦聽,善思。若有比丘作是說:『我於空三昧未有所得,而起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莫作是說。所以者何?若於空未得者而言我得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無有是處。若有比丘作是說:『我得空,能起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此則善說。所以者何?若得空已,能起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斯有是處。云何為聖弟子及見清淨?」

比丘白佛:「佛為法根、法眼、法依,唯願為說。諸比丘聞說法已,如說奉行。」

佛告比丘:「空三昧的修法若比丘於空閑處樹下坐,善觀色無常、磨滅、離欲之法。如是觀察受、想、行、識,無常、磨滅、離欲之法。觀察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法,心樂、清淨、解脫,是名為空。如是觀者,亦不能離慢、知見清淨。

無相三昧的修法復有正思惟三昧,觀色相斷,聲、香、味、觸、法相斷,是名無相。如是觀者,猶未離慢、知見清淨。

無作(無願)三昧的修法復有正思惟三昧,觀察貪相斷,瞋恚、癡相斷,是名無所有。如是觀者,猶未離慢、知見清淨。

「復有正思惟三昧,觀察我、我所從何而生?

「復有正思惟三昧,觀察我、我所,從若見、若聞、若嗅、若甞、若觸、若識而生。

「復作是觀察:『若、若而生識者,彼識因、緣,為常、為無常?』

「復作是思惟:『若因、若緣而生識者,彼因、彼緣皆悉無常。』復次,彼因、彼緣皆悉無常,彼所生識云何有常?

「無常者,是有為行,從緣起,是患法、滅法、離欲法、斷知法,是名聖法印、知見清淨;是名比丘當說聖法印、知見清淨……」如是廣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者」,宋、元、明三本作「斷」。

「相」,宋本作「想」。

大正藏無「我」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正思惟三昧」,宋、元、明三本作「思惟」。

[註解]

聖法印:正法的印記;證入解脫的印記。如同印章可證實一個人的身分,佛法的印章就是「法印」,可用以證實正法。

見清淨:清淨的知見。

無相:不念一切相(色相、聲相、香相、味相、觸相、法相等)。

無所有:斷除貪瞋癡、沒有任何造作。又譯為「無作」。

離慢:離於我慢;沒有自我中心的傲慢。

知見:了知、見解。

無有是處:沒有這樣的情形。

云何為聖弟子及見清淨:參考前後文及本經異譯,這裡的「弟子」疑為「法印」的訛誤。

正思惟三昧:意向正確的三昧。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的對應經典有《佛說法印經》及《佛說聖法印經》,這兩部經有較為詳細的說明,值得對三三昧有興趣的同學深入研究。

綜合這幾部對應經典的內容,聖法印的幾個重點整理如下:

解脫門 觀法重心 解脫五陰的次第 三法印
空三昧 觀五陰無常、本空 〔色、受〕 諸行無常
無相三昧 觀六境(色聲香味觸法)滅盡,離諸有想〔,無我相、無我所相〕 諸法無我
無願(無作)三昧 觀無所有、貪瞋癡斷〔,觀因緣生滅、無我、無我所〕 行、識〔,五蘊皆空,證法寂滅〕 涅槃寂滅

(本表為綜合第80經及其對應經典而整理,細部的次第,例如上表內中括弧〔〕的部分,不同的經論略有出入,請以實修印證為依歸。)

這裡所講的「聖法印」,也可以對應到用以判別是否為佛陀正法的「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滅」,如其餘經律中所說:

  • 《雜阿含經》卷十第262經:「諸比丘語闡陀言:色無常,受、想、行、識無常,一切行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寂滅。」(CBETA, T02, no. 99, p. 66, b12-14)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九:「諸行皆無常,諸法悉無我,寂靜即涅槃,是名三法印。」(CBETA, T23, no. 1442, p. 670, c2-3)

[進階辨正]

(八一)[0020b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毘耶離獼猴池側重閣講堂

爾時,有離車名摩訶男,日日遊行,往詣佛所。時,彼離車作是念:「若我早詣世尊所者,世尊及我知識比丘皆悉禪思,我今當詣七菴羅阿耆毘外道所。」即往詣彼富蘭那迦葉住處。

時,富蘭那迦葉——外道眾主,與五百外道前後圍遶,高聲嬉戲,論說俗事。時,富蘭那迦葉遙見離車摩訶男來,告其眷屬,令寂靜住:「汝等默然!是離車摩訶男是沙門瞿曇弟子,此是沙門瞿曇白衣弟子,毘耶離中最為上首,常樂靜寂,讚歎寂靜,彼所之詣寂靜之眾,是故汝等應當寂靜。」

時,摩訶男詣彼眾富蘭那所,與富蘭那共相問訊,相慰勞已,却坐一面。時,摩訶男語富蘭那言:「我聞富蘭那為諸弟子說法:『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世有此論,汝為審有此,為是外人相毀之言?世人所撰,為是法、為非法,頗有世人共論、難問、嫌責以不?」

富蘭那迦葉言:「實有此論,非世妄傳。我立此論,是如法論,我說此法,皆是順法,無有世人來共難問而呵責者。所以者何?摩訶男!我如是見、如是說:『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

時,摩訶男聞富蘭那所說,心不喜樂,呵罵已,從座起去,向世尊所,頭面禮足,却坐一面,以向與富蘭那所論事,向佛廣說。

佛告離車摩訶男:「彼富蘭那為出意語不足記也。如是富蘭那愚癡,不辨、不善、非因而作是說:『無因、無緣眾生有垢,無因、無緣眾生清淨。』所以者何?有因、有緣眾生有垢,有因、有緣眾生清淨。

「摩訶男!何因、何緣眾生有垢,何因、何緣眾生清淨?摩訶男!若色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摩訶男!以色非一向是苦,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色染著;染著故繫,繫故有惱。摩訶男!若受、想、行、識一[*]向是苦,非樂、非隨樂、非樂長養、離樂者,眾生不應因此而生樂著。摩訶男!以識非一向是苦,樂[*]、隨樂、樂所長養、不離樂,是故眾生於識染著;染著故繫,繫故生惱。摩訶男!是名有因、有緣眾生有垢。

「摩訶男!何因、何緣眾生清淨?摩訶男!若色一向是樂,非苦、非隨苦、非憂苦長養、離苦者,眾生不應因色而生厭離。摩訶男!以色非一向樂,是苦、隨苦、憂苦長養、不離苦,是故眾生厭離於色;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摩訶男!若受、想、行、識一向是樂,非苦、非隨苦、非憂苦長養、離苦者,眾生不應因識而生厭離。摩訶男!以受、想、行、識非一向樂,是苦、隨苦、憂苦長養、不離苦,是故眾生厭離於識;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摩訶男!是名有因、有緣眾生清淨。

時,摩訶男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而退。

 知法及重擔  往詣、觀、欲貪
 生及與略說  法印、富蘭那

[校勘]

「毘耶離」,巴利本作 Vesālī。

「離車」,巴利本作 Licchavi。

「 摩訶男」,巴利本作 Mahāli。

「富蘭那迦葉」,巴利本作 Pūraṇa Kassapa。

「靜寂」,宋、元、明三本作「寂靜」。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辨」,宋、元、明三本作「辯」。

大正藏在「一」字之前有一「非」字,今依據本經下文及巴利本刪去。[*]

大正藏在「樂」字之前有一「非」字,今依據本經下文及巴利本刪去。[*]

[註解]

毘耶離:古代印度六大都市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東北部,在恆河北岸,是十六大國之一的跋耆國的首都,這個城內主要的種族叫離車,是跋祇族的一部。另譯為「毘舍離」、「鞞舍離」、「廣嚴城」。

重閣講堂:佛陀的道場之一,在毘舍離城北邊一大片天然林中的大講堂。又譯為「高樓臺觀」、「大林精舍」、「普集講堂」。

離車:古代居住在毘舍離城的剎帝利種族名。佛世時此種族實施共和制,頗為富強,佛陀涅槃後,此族的民眾也分得佛舍利,起塔供養。

知識:認識的人;朋友。

阿耆毘:「邪命」的音譯,即以邪法生活。這裡形容以邪法生活的外道。

外道:佛教以外的宗教。另譯作「異學」。

富蘭那迦葉:外道六師之一,否認善、惡的業報,認為殺生、偷盜、邪淫、妄語等種種惡事不會有罪報;作種種善事,也不會有好報。可說是無因果、無道德論者。又譯為「不蘭迦葉」。

白衣:在家人。古印度的在家人多穿白色衣服,因此以「白衣」稱之。

汝為審有此:你是真有這樣的論點嗎?審是知道、推究的意思,引申為推究事情是否為真。

順法:順著正法。

出意語:虛浮不實的話。

不足:不值得。

長養:生長、滋養。

一向樂:一直都是安樂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佛法中所說的眾生「清淨」,在於心的解脫。

[進階辨正]

(八二)[0021a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支提竹園精舍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多聞聖弟子於何所而見無常、苦?」

諸比丘白佛言:「世尊為法根、法眼、法依,唯願為說。諸比丘聞已,當如說奉行。」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多聞聖弟子於色見無常、苦,於受、想、行、識,見無常、苦。比丘!色為是常、無常耶?」

比丘白佛:「無常,世尊!」

「比丘!無常者是苦耶?」

比丘白佛:「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所有諸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皆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如是觀察,厭於色,厭受、想、行、識,厭故不樂,不樂故解脫,解脫故:『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八三)[0021b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毘耶離獼猴池側重閣講堂。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多聞聖弟子於何所見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是平等正觀,如實知見?」

比丘白佛:「世尊為法根、法眼、法依,唯願為說。諸比丘聞已,如說奉行。」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多聞聖弟子於色見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正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告諸比丘:「色為是常、為無常耶?」

比丘白佛:「無常,世尊!」

告比丘:「若無常者,是苦不?」

比丘白佛:「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見有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所有諸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皆非我、不異我、不相在,是名如實正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如是觀察,於色得解脫,於受、想、行、識得解脫。我說彼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純大苦聚。」

佛說此經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我」字。

「又」,宋、元、明三本作「復」。

[對應經典]

(八四)[0021c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色是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我;非我者,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實知,是名正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於此五受陰非我、非我所觀察;如是觀察,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八五)[0021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比丘!於何所不見我、異我、相在?」

比丘白佛:「世尊為法根、法眼、法依,唯願為說。諸比丘聞已,如說奉行。」

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於色不見有我、異我、相在不?於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色為是常、無常耶?」

比丘白佛:「無常,世尊!」

佛言:「比丘!若無常者,是苦不?」

比丘白佛:「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多聞聖弟子觀察五受陰非我、非我所。如是觀察者,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八六)[0022a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無常色有常者,彼色不應有病、有苦,亦不應於色有所求,欲令如是、不令如是。以色無常故,於色有病、有苦生,亦得不欲令如是、不令如是。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於意云何?色為常、為無常耶?」

比丘白佛:「無常,世尊!」

「比丘!無常為是苦不?」

比丘白佛:「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見是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實知。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正觀於色,正觀已,於色生厭、離欲、不樂、解脫;受、想、行、識,生厭、離欲、不樂、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八七)[0022a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色是苦。若色非是苦者,不應於色有病、有苦生,亦不欲令如是,亦不令不如是。以色是苦,以色是苦故,於色病生,亦得於色欲令如是、不令如是。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色為常、無常耶?」

比丘白佛:「無常,世尊!」

「比丘!無常者是苦不?」

比丘白佛:「是苦,世尊!」

「比丘!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如實觀察。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於色得解脫,於受、想、行、識得解脫;我說彼解脫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純大苦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非」字。

「得」,明本作「行」。

「惱、苦」,宋、元、明三本作「苦、惱」。

「說」,宋、元、明三本作「說已」。

[對應經典]

雜阿含經卷第三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三.txt · 上一次變更: 2017/11/10 18:25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5751099586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