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含經卷第十一

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中阿含王相應品第六(有七經王相應品本有十四經分後七經屬第二誦)(初二日誦)

 七寶.相.四洲  牛糞.摩竭王
 鞞婆麗陵耆  天使最在後

導讀

(五八)中阿含王相應品七寶經第一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轉輪王出於世時,當知便有七寶出世。云何為七?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謂為七。若轉輪王出於世時,當知有此七寶出世。如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出於世時,當知亦有七覺支寶出於世間。云何為七?念覺支寶、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息覺支定覺支捨覺支寶,是謂為七。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出於世時,當知有此七覺支寶出於世間。」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七寶經第一竟(一百八十二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有七…誦=有十四經【明】

  「有七…誦」,明本作「有十四經」。
  「有十四經」,大正藏原為「有七…誦」,今依據明本改作「有十四經」。

二日=一日【宋】【元】【明】

  「二日」,宋、元、明三本作「一日」。
  「一日」,大正藏原為「二日」,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一日」。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S. 46. 42. Cakkavatti.,[No. 38, No. 99(721), No. 125(39.7)]

  ????

〔覺〕-【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覺」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覺」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七…竟〕-【明】

  明本無「七…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七…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一百…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一百…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百…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轉輪王:以正法統治世界的君主,具三十二相,即位時由善業感召天空中飛來輪寶,四方國家看到輪寶就自行歸服,因此稱作轉輪王。又譯為「轉輪聖王」。

輪寶:能高速飛行的千輻金輪。材質為純金,直徑約一棵多羅樹高。無須使用暴力,四方國家看到輪寶就自動歸服。

象寶:能隨意變形、日行千里的白象王。

馬寶:能隨意變形、日行千里的紫馬王。

珠寶:純淨無瑕的夜明珠。直徑一尺六寸,如鑽石一樣有八楞,紫琉璃色,在夜間能將數百里的範圍照亮得像白天一樣。

女寶:體態穠纖合度,體溫冬暖夏涼,性情端正溫柔,不具備任何女人缺點的玉女。

居士寶:有特殊能力,能看見並取得水中、地底下無主寶藏的大臣。

主兵臣寶:勇猛健壯、富於謀略、善於統領軍隊的大臣。

念覺支:專注清楚,修習四念處。其中「覺」即覺悟,「支」即分支、部分。「念覺支」即「覺悟的念的要素(部分)」

擇法覺支:以智慧明辨、揀擇各種法。

精進覺支:勇猛精勤修行。

喜覺支:契合於佛法而生的歡喜、法喜。

息覺支:身心輕安、平靜。又譯為猗覺支、輕安覺支。

定覺支:入定而不散亂。

捨覺支:心平等、寧靜,而能捨離。

[對應經典]

 

(五九)中阿含王相應品三十二相經第二(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諸比丘於中食後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藥>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爾時,世尊在於燕坐,以淨天耳出過於人,聞諸比丘於中食後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世尊聞已,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講堂比丘眾前敷座而坐,問諸比丘:「汝等今日共論何事集坐講堂?」

時,諸比丘白曰:「世尊!我等今日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世尊!我等共論如此事故集坐講堂。」

於是,世尊告曰:「比丘!汝等欲得從如來聞三十二相耶?謂大人所成,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時,諸比丘聞已,白曰:「世尊!今正是時。善逝!今正是時。若世尊為諸比丘說三十二相者,諸比丘聞已當善受持。」

世尊告曰:「諸比丘!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廣分別說。」時,諸比丘受教而聽。

佛言:「大人足安平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下生輪,輪有千輻,一切具足,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指纖長,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周正直,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跟踝後兩邊平滿,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兩踝傭,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毛上向,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手足網縵,猶如鴈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手足極妙柔弱軟敷,猶兜羅華,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肌皮軟細,塵水不著,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復次,大人一一毛,一一毛者,身一孔一毛生,色若紺青,如螺右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鹿[蹲-酋+(十/田/ㄙ)]腸,猶如鹿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陰馬藏,猶良馬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形圓好,猶尼拘類樹,上下圓相稱,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不阿曲,身不曲者,平立申手以摩其膝,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黃金色,如紫磨金,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七處滿,七處滿者,兩手、兩足、兩肩及頸,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其上身大,猶如師子,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師子頰車,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復次,大人脊背平直,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兩肩上連,通頸平滿,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四十齒牙、平齒、不疏齒、白齒、通味第一味,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梵音可愛,其聲猶如加羅毘伽,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廣長舌,廣長舌者,舌從口出遍覆其面,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承淚處滿,猶如牛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眼色紺青,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頂有肉髻,團圓相稱,髮螺右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眉間生毛,潔白右縈,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諸比丘!大人成就此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髮鬚>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十二相經第二竟(千六百八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D. 30. Lakkhaṇa suttanta.

  ???

〔初一日誦〕-【明】,(初一日誦)在經題次行【宋】【元】

  ????

七+(寶)【宋】【元】【明】[>*]

  「七」,宋、元、明三本作「七寶」。[*]
  大正藏無「寶」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一+(一)【宋】【元】【明】

  「一」,宋、元、明三本作「一一」。
  大正藏無「一」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跳-兆+專]>[蹲-酋+(十/田/ㄙ)=腨【宋】【元】【明】

  「[[跳-兆+專]>[蹲-酋+(十/田/ㄙ)]]」,宋、元、明三本作「腨」。
  「腨」,大正藏原為「[[跳-兆+專]>[蹲-酋+(十/田/ㄙ)]]」,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腨」。

〔如〕-【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如」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尼拘類]~[Ngrodha.>Nigrodha.]

  ???

申=伸【宋】【元】【明】

  「申」,宋、元、明三本作「伸」。
  「伸」,大正藏原為「申」,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伸」。

是+(謂)【宋】【元】【明】

  「是」,宋、元、明三本作「是謂」。
  大正藏無「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三…竟〕-【明】

  明本無「三…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三…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對應經典]

 

(六〇)中阿含王相應品四洲經第三(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阿難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

尊者阿難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佛所,到已作禮,卻住一面,白曰:「世尊!我今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阿難!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阿難!世人極甚難得,極甚難得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阿難!但世間人甚多甚多,於欲無滿足意,不厭患欲而命終也。所以者何?阿難!往昔有王名曰頂生,作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便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我欲於宮雨寶七日,積至于膝。』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憶曾從古人聞之,西方有洲名瞿陀尼,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今欲往見瞿陀尼洲,到已整御。』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瞿陀尼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瞿陀尼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東方有洲名弗婆鞞陀提,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今欲往見弗婆鞞陀提洲,到已整御。』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弗婆鞞陀提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弗婆鞞陀提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北方有洲名鬱單,極大富樂,多有人民,彼雖無我想亦無所受。我今欲往見鬱單[*]曰洲,到已整御,及諸眷屬。』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

「阿難!彼頂生王遙見平地白,告諸臣曰:『卿等見鬱單[*]曰平地白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彼是鬱單[*]曰人自然粳米,鬱單曰人常所食者,卿等亦應共食此食。』阿難!彼頂生王復遙見鬱單[*]曰洲中,若干種樹,淨妙嚴飾,種種綵色,在欄楯裏,告諸臣曰:『卿等見鬱單[*]曰洲中,若干種樹,淨妙嚴飾,種種綵色,在欄楯裏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鬱單[*]曰人衣樹,鬱單[*]曰人取此衣著,卿等亦應取此衣著。』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鬱單[*]曰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鬱單[*]曰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及諸眷屬。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亦有鬱單曰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有天名曰三十三天。我今欲往見三十三天。』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往,及四種軍,向日光去。

「阿難!彼頂生王遙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猶如大雲,告諸臣曰:『卿等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猶如大雲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三十三天晝度樹也。三十三天在此樹下,於夏四月,具足五欲,而自娛樂。』阿難!彼頂生王復遙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近於南邊猶如大雲,告諸臣曰:『卿等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近於南邊猶如大雲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三十三天正法之堂,三十三天於此堂中,八日、十四日、十五日,為天為人,思法思義。』

「阿難!彼頂生王即到三十三天。彼頂生王到三十三天已,即入法堂。於是,天帝釋便與頂生王半座令坐,彼頂生王即坐天帝釋半[*]座。於是,頂生王及天帝釋都無差別,光光無異,色色無異,形形無異,威儀禮節及其衣服亦無有異,唯眼眴異。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亦有鬱單曰洲。我又已見三十三天雲集大會,我已得入諸天法堂。又天帝釋與我半座,我已得坐帝釋半[*]座,我與帝釋都無差別,光光無異,色色無異,形形無異,威儀禮節及其衣服亦無有異,唯眼眴異。我今寧可驅帝釋去,奪取半[*]座,作天人王,由己自在。』

「阿難!彼頂生王適發此念,不覺已下在閻浮洲,便失如意足,生極重病。命將終時,諸臣往詣頂生王所白曰:『天王!若有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我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天王!我等當云何答梵志、居士及臣人民?」』

「時,頂生王告諸臣曰:『若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卿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卿等應當如是答之:「頂生王得閻浮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七寶,意不滿足而命終。千子具足,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七日雨寶,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瞿陀尼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弗婆鞞陀提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鬱單[*]曰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見諸天集會,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具足五欲功德色、聲、香、味、觸,意不滿足而命終。」若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卿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卿等應當如是答之。』」

於是,世尊而說頌曰:

「天雨妙珍寶,  欲者無厭足,  欲苦無有樂,  慧者應當知。
 若有得金積,  猶如大雪山,
 一一無有足,  慧者作是念。
 得天妙五欲,  不以此五樂,
 斷愛不著欲,  等正覺弟子。」

於是,世尊告曰:「阿難!昔頂生王,汝謂異人耶?莫作斯念,當知即是我也。阿難!我於爾時為自饒益,亦饒益他,饒益多人,愍傷世間,為天、為人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爾時說法不至究竟,不究竟白淨,不究竟梵行,不究竟梵行訖。爾時不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亦未能得脫一切苦。阿難!我今出世,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土>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我今自饒益,亦饒益他,饒益多人,愍傷世間,為天、為人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我今說法得至究竟,究竟白淨,究竟梵行,究竟梵行訖。我今得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我今已得脫一切苦。」

佛說如是。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洲經第三竟([三>二]千三百五十三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Divyâvadāna. (pp.210-226).,[Nos. 39-40]

  ????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是+(謂)【宋】【元】【明】

  「是」,宋、元、明三本作「是謂」。
  大正藏無「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七+(寶)【宋】【元】【明】

  「七」,宋、元、明三本作「七寶」。
  大正藏無「寶」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曰=越【明】*

  「曰」,明本作「越」。[*]
  「越」,大正藏原為「曰」,今依據明本改作「越」。[*]

粳=粳【明】

  「粳」,明本作「粳」。
  「粳」,大正藏原為「粳」,今依據明本改作「粳」。

座=坐【宋】*【元】*【明】*

  「座」,宋、元、明三本作「坐」。[*]
  「坐」,大正藏原為「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坐」。[*]

積=[卄/積]【宋】【元】【明】

  「積」,宋、元、明三本作「[卄/積]」。
  「[卄/積]」,大正藏原為「積」,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卄/積]」。

王=者【宋】【元】【明】

  「王」,宋、元、明三本作「者」。
  「者」,大正藏原為「王」,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者」。

〔四…竟〕-【明】

  明本無「四…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四…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二千三百五十三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二千三百五十三字」八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千三百五十三字」八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瞿陀尼:西牛貨洲。

弗婆鞞陀提 :東勝身洲。

鬱單曰:北俱盧洲。

衣樹:棉花樹,為錦葵科棉屬灌木,高約一至二公尺,其蒴果成熟綻裂後,露出棉籽表皮長出的柔軟茸毛,即為棉花,可織布。又譯為「劫貝」、「劫波育」。

刺桐樹

晝度樹:刺桐樹,為豆科刺桐屬的落葉大喬木。在這裡特指三十三天一株知名的樹,義譯為「香遍樹」。

天帝釋:欲界六天當中第二天(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的天主。

眼眴:眨眼,「眴」讀作「眩」,閃著眼以示意,或轉動眼睛的樣子。

五欲功德: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的作用。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提到用以採收製作布料的衣樹(棉花樹)的敘述為:「卿等見欝單曰洲中,若干種樹,淨妙嚴飾,種種綵色,在欄楯裏耶?」其中「種種綵色」是因為棉花樹或野棉花樹有不同的花色,例如粉紅色或白色,雖然棉花都是白的;「在欄楯裡」則是因為棉花樹的蒴果表面具鉤刺,極易黏人衣物,因此要區隔好走道,以方便採收。

[進階辨正]

(六一)中阿含王相應品牛糞喻經第四(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有一比丘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頗復有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頗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

彼一比丘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佛所,稽首作禮,卻坐一面,白曰:「世尊!我今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頗復有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頗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

佛告比丘:「無有一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無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

於是,世尊以手指爪抄少牛糞,告曰:「比丘!汝今見我以手指爪抄少牛糞耶?」

比丘白曰:「見也。世尊!」

佛復告曰比丘:「如是,無有少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也。如是,無有少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也。所以者何?比丘!我憶昔時長夜作福,長作福已,長受樂報。比丘!我在昔時七年行慈,七反成敗,不來此世,世敗壞時,生晃昱天,世成立時,來下生空梵宮殿中,於彼梵中作大梵天,餘處千反,作自在天王,三十六反,作天帝釋,復無量反,作剎利頂生王。

「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大象,被好乘具,眾寶校飾,白珠珞覆,于娑賀象王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馬,被好乘具,眾寶莊飾,金銀珓珞,[馬*毛]馬王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車,四種校飾,莊以眾好、師子、虎豹斑文之皮,織成雜色,種種莊[*]飾,極利疾,名樂聲車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大城,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拘舍和堤王城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樓,四種寶樓,金、銀、琉璃及水精,正法殿為首。

「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御座,四種寶座,金、銀、琉璃及水精,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錦綺羅縠,有襯體被,兩頭安枕,加陵伽波和邏、波遮悉多羅那。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雙衣,初摩衣、錦衣、繒衣、劫貝衣、加陵伽波[*]和邏衣。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 >八]萬四千女,身體光澤,皎潔明淨,美色過人,小不及天,姿容端正,睹者歡悅,眾寶瓔珞嚴飾具足,盡剎利種女,餘族無量。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種食,[盡>晝]夜常供,為我故設,欲令我食。

「比丘!彼八萬四千種食中,有一種食,極美淨潔,無量種味,是我常所食。比丘!彼八萬四千女中,有一剎利女,最端正姝好,常奉侍我。比丘!彼八萬四千雙衣中,有一雙衣,或初摩衣、或錦衣、或繒衣、或劫貝衣、或加陵伽波和邏衣,是我常所著。比丘!彼八萬四千御座中,有一御座,或金、或銀、或琉璃、或水精,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錦綺羅縠,有襯體被,兩頭安枕,加陵伽波[*]和邏、波遮悉多羅那,是我常所臥。比丘!彼八萬四千樓觀中,有一樓觀,或金、或銀、或[*]琉璃、或水精,名正法殿,是我常所住。

「比丘!彼八萬四千大城中,而有一城,極大富樂,多有人民,名拘舍和[*]堤,是我常所居。比丘!彼八萬四千車中,而有一車,莊以眾好、師子、虎豹斑文之皮,織成雜色,種種莊飾,極利疾,名樂聲車,是我常所載,至觀望園觀。比丘!彼八萬四千馬中,而有一馬,體紺青色,頭像如烏,名[馬*毛]馬王,是我常所騎,至觀望園觀。比丘!彼八萬四千大象中,而有一象,舉體極白,七支盡正,名于娑賀象王,是我常所乘,至觀望園觀。

「比丘!我作此念:『是何業果,為何業報,令我今日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比丘!我復作此念:『是三業果,為三業報,令我今日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一者布施,二者調御,三者守護。』比丘!汝觀彼一切所有盡滅,如意足亦失。比丘!於意云何?色為有常,為無常耶?」

答曰:「無常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答曰:「不也。世尊!」

復問曰:「比丘!於意云何?覺、想、行、識為有常,為無常耶?」

答曰:「無常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答曰:「不也。世尊!」

「是故,比丘!汝應如是學。若有色,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若有覺、想、行、識,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比丘!若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彼便厭色,厭覺、想、行、識,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於是,彼比丘聞佛所說,善受善持,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

彼比丘受佛化已,獨住遠離,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彼獨住遠離,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如是彼比丘知法已,乃至得阿羅訶。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牛糞喻經第四竟(千六百三十三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S. XXII. 96. Gomaya.,[No. 99(264)]

  ????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剎利頂生王]~Khattiyamuddhāvasitta.

  ???

珞=絡【宋】【元】【明】

  「珞」,宋、元、明三本作「絡」。
  「絡」,大正藏原為「珞」,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絡」。

[>于娑賀象王]~Uposathanāgarāja.

  ???

銀珓=鏡校【宋】【元】【明】

  「銀珓」,宋、元、明三本作「鏡校」。
  「鏡校」,大正藏原為「銀珓」,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鏡校」。

珞=絡【明】

  「珞」,明本作「絡」。
  「絡」,大正藏原為「珞」,今依據明本改作「絡」。

[>[馬*毛]馬王]~Valāhaka assarāja.

  ???

樂聲車~Vejayantaratha.

  ???

[>拘舍和堤]~Kusāvatī.

  ???

堤=提【宋】*【元】*【明】*

  「堤」,宋、元、明三本作「提」。[*]
  「提」,大正藏原為「堤」,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提」。[*]

正法殿~Dhammapāsāda.

  ???

加陵伽波和邏=加陵伽波和羅【宋】*【元】*【明】*

  「加陵伽波和邏」,宋、元、明三本作「加陵伽波和羅」。[*]
  「加陵伽波和羅」,大正藏原為「加陵伽波和邏」,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加陵伽波和羅」。[*]

初=芻【元】【明】

  「初」,元、明二本作「芻」。
  「芻」,大正藏原為「初」,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芻」。

皎=皦【宋】【元】

  「皎」,宋、元二本作「皦」。
  「皦」,大正藏原為「皎」,今依據宋、元二本改作「皦」。

初=芻【元】,=芻【明】

  ????

琉=琉【宋】*【元】*【明】*

  「琉」,宋、元、明三本作「琉」。[*]
  「琉」,大正藏原為「琉」,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琉」。[*]

皮=毛【宋】【元】【明】

  「皮」,宋、元、明三本作「毛」。
  「毛」,大正藏原為「皮」,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毛」。

有=行【宋】【元】【明】

  「有」,宋、元、明三本作「行」。
  「行」,大正藏原為「有」,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行」。

〔牛…竟〕-【明】

  明本無「牛…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牛…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千…字」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字」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劫貝:棉花的音譯。

[對應經典]

 

(六二)中阿含王相應品頻鞞娑邏王迎佛經第五(初一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摩竭陀國,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一千悉無著.至真,本皆編髮,往詣王舍城摩竭陀邑。於是,摩竭陀王頻鞞娑[*]邏聞世尊遊摩竭陀國,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一千悉無著.至真,本皆編髮,來此王舍城摩竭陀邑。摩竭陀王頻鞞娑[*]邏聞已,即集四種軍,象軍、馬軍、車軍,步軍,集四種軍已,與無數眾俱,長一由延,往詣佛所。於是,世尊遙見摩竭陀王頻鞞娑[*]邏來,則便避道,往至善住尼拘類樹王下,敷尼師檀,結跏趺坐,及比丘眾。

摩竭陀王頻鞞娑[*]邏遙見世尊在林樹間,端正姝好,猶星中月,光耀煒曄,晃若金山,相好具足,威神巍巍,諸根寂定,無有蔽礙,成就調御,息心靜默,見已下車。若諸王剎利以水灑頂,得為人主,整御大地,有五儀式:一者劍,二[*]者蓋,三[*]者天冠,四[*]者珠柄拂,五[*]者嚴飾屣,一切除卻,及四種軍,步進詣佛。到已作禮,三自稱名姓:「世尊!我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如是至三。

於是,世尊告曰:「大王!如是,如是。汝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

於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再三自稱名姓已,為佛作禮,卻坐一面。諸摩竭陀人或禮佛足,卻坐一面,或問訊佛,卻坐一面,或叉手向佛,卻坐一面,或遙見佛已,默然而坐。

爾時,尊者鬱毘邏迦葉亦在眾坐。尊者鬱毘羅迦葉是摩竭陀人意之所係,謂大尊師,是無著真人。於是,摩竭陀人悉作是念:「沙門瞿曇從鬱毘羅迦葉學梵行耶?為鬱毘羅迦葉從沙門瞿曇學梵行耶?」

爾時,世尊即知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向尊者鬱毘羅迦葉而說頌曰:

「鬱毘見何等,  斷火來就此?  迦葉為我說,  所由不事火。
 飲食種種味,  為欲故事火,
 生中見如此,  是故不樂事。
 迦葉意不樂,  飲食種種味,
 何不樂天人?  迦葉為我說。」
「見寂靜滅盡,  無為不欲有,  更無有尊天,  是故不事火。
 世尊為最勝,  世尊不邪思,
 了解覺諸法,  我受最勝法。」

於是,世尊告曰:「迦葉!汝今當為現如意足,令此眾會咸得信樂。」

於是,尊者鬱毘羅迦葉即如其像作如意足,便在坐沒,從東方出,飛騰虛空,現四種威儀,一行、二住、三坐、四臥。復次,入於火定,尊者鬱毘羅迦葉入火定已,身中便出種種火焰,青、黃、赤、白中水精色,下身出火,上身出水,上身出火,下身出水,如是南、西、北方,飛騰虛空,現四種威儀,一行,二住,三坐,四臥。復次,入於火定,尊者鬱毘羅迦葉入火定已,身中便出種種火[*]焰,青、黃、赤、白中水精色,下身出火,上身出水,上身出火,下身出水。

於是,尊者鬱毘羅迦葉止如意足已,為佛作禮,白曰:「世尊!佛是我師,我是佛弟子,佛一切智,我無一切智。」

世尊告曰:「如是。迦葉!如是。迦葉!我有一切智,汝無一切智。」

爾時,尊者鬱毘羅迦葉因自己故,而說頌曰:

「昔無所知時,  為解脫事火,  雖老猶生盲,  邪不見真際。
 我今見上跡,  無上龍所說,
 無為盡脫苦,  見已生死盡。」

諸摩竭陀人見如此已,便作是念:「沙門瞿曇不從鬱毘羅迦葉學梵行,鬱毘羅迦葉從沙門瞿曇學梵行也。」

世尊知諸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為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無量方便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如諸佛法,先說端正法,聞者歡悅,謂說施、說戒、說生天法,毀呰欲為災患,生死為穢,稱歎無欲為妙道品白淨,世尊為彼大王說之。佛已知彼有歡喜心、具足心、柔軟心、堪耐心、昇上心、一向心、無疑心、無盡心,有能、有力堪受正法,謂如諸佛所說正要,世尊即為彼說苦、習、滅、道。「大王!色生滅,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大王!猶如大雨時,水上之泡或生或滅。大王!色生滅亦如是,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

「大王!若族姓子知色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色。大王!若族姓子知覺、想、行、識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識。大王!若族姓子知色如真,便不著色,不計色,不染色,不住色,不樂色是我。大王!若族姓子知覺、想、行、識如真,便不著識,不計識,不染識,不住識,不樂識是我。大王!若族姓子不著色,不計色,不染色,不住色,不樂色是我者,便不復更受當來色。大王!若族姓子不著覺、想、行、識,不計識,不染識,不住識,不樂識是我者,便不復更受當來識。大王!此族姓子無量、不可計、無限,得息寂,若捨此五陰已,則不更受陰也。」

於是,諸摩竭陀人而作是念:「若使色無常,覺、想、行、識無常者,誰活?誰受苦樂?」

世尊即知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告比丘:「愚癡凡夫不有所聞,見我是我而著於我,但無我、無我所,空我、空我所。法生則生,法滅則滅,皆由因緣合會生苦,若無因緣,諸苦便滅。眾生因緣會相連續則生諸法,如來見眾生相連續生已,便作是說:『有生有死,我以清淨天眼出過於人,見此眾生死時、生時,好色、惡色,或妙、不妙,往來善處及不善處,隨此眾生之所作業,見其如真。若此眾生成就身惡行,口、意惡行,誹謗聖人,邪見成就邪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至惡處,生地獄中。若此眾生成就身善行,口、意善行,不誹謗聖人,正見成就正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昇善處,乃至天上。』我知彼如是,然不語彼,此是我為能覺、能語、作教、作起、教起,謂彼彼處受善惡業報,於中或有作是念:『此不相應,此不得住,其行如法,因此生彼,若無此因便不生彼,因此有彼,若此滅者,彼便滅也。』所謂緣無明有行,乃至緣生有老死,若無明滅,則行便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大王!於意云何?色為有常,為無常耶?」

答曰:「無常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答曰:「不也。世尊!」

「大王!於意云何?覺、想、行、識為有常,為無常耶?」

答曰:「無常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答曰:「不也。世尊!」

「大王。是故汝當如是學。若有色,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有覺、想、行、識,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彼便厭色,厭覺、想、行、識,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得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佛說此法時,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及八萬天、摩竭陀諸人萬二千,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於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見法得法,覺白淨法,斷疑度惑,更無餘尊,不復從他,無有猶豫,已住果證,於世尊法得無所畏,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白曰:「世尊!我今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佛說如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及八萬天,摩竭諸人萬二千,及千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頻鞞娑邏王迎佛經第五竟(二千二百二十字)

中阿含經卷第十一(七千九百九十六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No. 41].,cf. Vinaya, Mahāvagga, V.I.22.

  ????

邏=羅【宋】*【元】*【明】*

  「邏」,宋、元、明三本作「羅」。[*]
  「羅」,大正藏原為「邏」,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羅」。[*]

〔初一日誦〕-【明】

  明本無「初一日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頻鞞娑邏]~Bimbisāra.

  ???

檀=壇【宋】【元】【明】

  「檀」,宋、元、明三本作「壇」。
  「壇」,大正藏原為「檀」,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壇」。

〔者〕-【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者」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者」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曰)+天【宋】【元】【明】

  「天」,宋、元、明三本作「曰天」。
  大正藏無「曰」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屣=履【宋】【元】【明】

  「屣」,宋、元、明三本作「履」。
  「履」,大正藏原為「屣」,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履」。

[>洗尼]~Seniya.

  ???

[>鬱毘邏迦葉]~Uruvelakassapa.

  ???

大=天【宋】【元】【明】

  「大」,宋、元、明三本作「天」。
  「天」,大正藏原為「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天」。

焰=[火*僉]【宋】*【元】*【明】*

  「焰」,宋、元、明三本作「[火*僉]」。[*]
  「[火*僉]」,大正藏原為「焰」,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火*僉]」。[*]

止=現【宋】【元】【明】

  「止」,宋、元、明三本作「現」。
  「現」,大正藏原為「止」,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現」。

佛+(具)【宋】【元】【明】

  「佛」,宋、元、明三本作「佛具」。
  大正藏無「具」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盡=蓋【宋】【元】【明】

  「盡」,宋、元、明三本作「蓋」。
  「蓋」,大正藏原為「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蓋」。

習=集【元】【明】

  「習」,元、明二本作「集」。
  「集」,大正藏原為「習」,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集」。

〔如〕-【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如」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如」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頻…竟〕-【明】

  明本無「頻…竟」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頻…竟」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二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二千…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千…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初一日誦)【元】【明】

  「」,元、明二本作「初一日誦」。
  大正藏無「初一日誦」四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

〔七千…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七千…字」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七千…字」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摩竭陀: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恆河中游南岸地區。另譯為「摩竭提」。

本皆編髮:原本都是編捲著頭髮的外道。

無著真人:無所執著的阿羅漢。

如其像作如意足: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作出像那樣的神通作為」。

堪耐心:具備了適當的基礎而能夠接受的心。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此經中,摩竭陀人的疑問:「若使色無常,覺、想、行、識無常者,誰活?誰受苦樂?」

除了本經中佛陀所作的解釋外,《雜阿含經》卷13第335經有更深入的說明:「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除俗數法。」(CBETA, T02, no. 99, p. 92, c16-19) 有興趣深究的同學可另外仔細閱讀該經。

[進階辨正]

c.f. yifertw.blogspot.tw/2008/04/58-1.html

 
agama2/中阿含經卷第十一.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0/03 23:17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2059307098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