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壹阿[*]含經莫畏品第四十

(一[一>])[0744a02]

聞如是:

一時,佛在釋翅迦毘羅衛尼拘屢園中。

是時,摩呵男釋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摩呵男釋白世尊言:「躬從如來受此言教:『諸有善男子、善女人斷三結使,成須陀洹,名不退轉,必成道果,更不求諸外道異學,亦復不觀察餘人所說。』設當爾者,此事不然。我若見暴牛、馬、駱駝,即時恐懼,衣毛皆豎,復作是念:『設我今日懷此恐懼,當取命終者,為生何處?』」

世尊告摩呵男:「勿起恐畏之心,設當取命終,不墮三惡趣。所以然者,今有三消滅之義。云何為三?如有著於婬欲而起惱亂,復起害心向他人,已無此欲,則不起殺害之心,於現法中不起苦惱,諸有惡不善法欲自害己;設無此者,則無擾亂,便無愁憂。是謂,摩呵男,此三義,諸惡不善法便墮在下,諸善之法便在於上。亦如酥瓶在水中壞,是時瓦石便沈在下,[*]酥便浮在上。此亦如是,諸惡不善之法便在於下,諸善之法便浮在上。摩呵男!當知我昔日未成佛道,在優留毘六年勤苦,不美味,身體極為羸瘦,如似百年之人,皆由不食之所致。若我欲起時,便自墮地。時,我復作是念:『設我於中命終者,當生何處?』時,我復作是念:『我今命終者,必不生惡道中。』然復義趣不可從樂至樂,要當由苦然後至樂。

「我爾時復遊在仙人窟中。爾時,有眾尼揵子在彼學道。是時,尼揵子舉手指日,暴體學道,或復有蹲而學道。我爾時往至彼所,語尼揵子:『汝等何故離坐舉手翹足乎?』彼尼揵子曰:『瞿曇當知,昔我先師作不善行,今所以苦者,欲滅其罪;今雖露形體,有慚辱分,亦[*]有消滅此事。瞿曇當知,行盡苦亦盡,苦盡行亦盡,苦行[*]已盡,便至涅槃。』

「我爾時復語尼揵子曰:『此事不然,亦無由行盡苦亦盡,亦不由苦盡行亦盡,得至涅槃;但今苦行盡得至涅槃者,此事然矣!但不可從樂至樂。』尼揵子曰:『頻婆娑羅王從樂至樂,有何苦哉?』我爾時復語尼揵子曰:『頻婆[*]娑羅王樂,何如我樂?』尼揵子報我言:『頻婆[裟>娑]羅王樂,勝汝樂也。』我爾時復語尼揵子曰:『頻婆[*]娑羅王能使我七日七夜結跏趺坐,形體不移動乎?正使六、五、四、三、二,乃至一日結跏趺坐乎?』尼揵子報曰:『不也。瞿曇!』世尊告曰:『我能堪任結跏趺坐,形不移動。云何,尼揵子!誰者為樂?頻婆娑羅王樂耶?為我樂耶?』尼揵子曰:『瞿曇沙門樂。』

「如是。摩呵男!當作此方便,知不可從樂至樂,要當從苦至樂。猶如,摩呵男!大村左右有大池水,縱[橫>廣]一由旬,水滿其中。若復有人,來取彼一水。云何,摩呵男!水何者為多?一[*]渧水多?為池水多乎?」

摩呵男曰:「池水多,非一[*]渧水多也。」

世尊告曰:「此亦如是。賢聖弟子諸苦已盡,永無復有,餘存在者如一[*]渧水耳。如我眾中最下道者,不過七死七生而盡苦際。若復勇猛精進,便為家家,即得道跡。」

爾時,世尊重與摩呵男說微妙之法,彼聞法已,即從座起而去。

爾時,摩呵男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增壹…經〕-【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增壹…經」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增壹…經」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一〕-【聖】

  聖本無「一」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一」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S. 55. 21. Mahānāma.,[Nos. 99(930), 100(155.)]

  ????

釋翅~Sakka.

  ???

摩呵男~Mahānāma.

  ???

說=為【宋】【元】【明】

  「說」,宋、元、明三本作「為」。
  「為」,大正藏原為「說」,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為」。

告+(曰)【宋】【元】【明】

  「告」,宋、元、明三本作「告曰」。
  大正藏無「曰」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酥=蘇【宋】【聖】*

  「酥」,宋、聖二本作「蘇」。
  「蘇」,大正藏原為「酥」,今依據宋、聖二本改作「蘇」。

食=貪【宋】

  「食」,宋本作「貪」。
  「貪」,大正藏原為「食」,今依據宋本改作「貪」。

美=著【宋】,=膳【元】【明】,=膳【聖】

  ????

大正藏無「極為」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後」,大正藏原為「復」,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後」。

大正藏無「眾」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暴」,大正藏原為「曝」,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暴」。

〔有〕-【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坐=座【宋】【元】【明】

  「坐」,宋、元、明三本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者=之【宋】【元】【明】

  「者」,宋、元、明三本作「之」。
  「之」,大正藏原為「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之」。

無=不【宋】【元】【明】

  「無」,宋、元、明三本作「不」。
  「不」,大正藏原為「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不」。

今=令【宋】【元】【明】

  「今」,宋、元、明三本作「令」。
  「令」,大正藏原為「今」,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令」。

「婆」,大正藏原為「毘」,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婆」。*

「婆」,大正藏原為「毘」,今依據元、明、聖三本改作「婆」。*

〔四〕-【宋】

  宋本無「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四」字,今依據宋本刪去。

〔二〕-【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婆」,大正藏原為「毘」,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婆」。

(報)+曰【宋】【元】【明】

  「曰」,宋、元、明三本作「報曰」。
  大正藏無「報」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作=以【宋】【元】【明】

  「作」,宋、元、明三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作」,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以」。

〔右〕-【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右」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右」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渧=滴【宋】*【元】*【明】*

  「渧」,宋、元、明三本作「滴」。
  「滴」,大正藏原為「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滴」。

若=苦【元】

  「若」,元本作「苦」。
  「苦」,大正藏原為「若」,今依據元本改作「苦」。

家家=寂滅【宋】【明】

  「家家」,宋、明二本作「寂滅」。
  「寂滅」,大正藏原為「家家」,今依據宋、明二本改作「寂滅」。

[註解]

釋翅迦毘羅衛:古代中印度國名、城名,位於當今尼泊爾境內,是佛陀出生的地方。

摩呵男釋:優婆塞名,佛陀稱讚他「心恒悲念一切之類」第一,他常布施湯藥、衣食等予僧眾,《雜阿含經》卷三十三《中阿含經》卷二十五記載他與佛陀多次的問答。《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六〈等見品34〉第2經等經律則記載,琉璃王揮兵入釋迦族的城中時,他請求琉璃王在他潛入水中的這段時間讓釋迦族人逃生,浮起後才繼續殺戮。琉璃王答應後,他潛到水底,將頭髮綁在樹根上而溺斃,不再浮起,幫許多釋迦族人爭取到逃命的時間。又譯為「摩訶納釋種」、「釋氏摩訶男」、「釋摩訶男」、「釋摩男」。

三結:身見(執著於有恆常不變的自我)、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斷除三結,即為初果聖者。

尼揵子:「尼揵」外道的門徒。「揵」也作「犍」。「尼揵」特點為修裸形塗灰等苦行。

家家:字意為「從一良家到另一良家往生者」,從人間生於天界,又從天界生於人間。果位之一,相當於「斯陀含向」。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命終的去處

佛教認為人命終時往生的去處是隨重、隨習、隨念,主要是由業力決定,但還是會受長久的習性、臨終的念頭而影響。例如橫死的人,或是被陷害而死的人,由於命終一念不甘願或起了極大的瞋心,則可能墮入惡道。相對地,臨終時若念佛或起十念的任一念,都有助於往生善道。

本經則表示對於長久修習善業的人,由善業、由長久的習性,自然會往生善道。尤其本經探討的初果聖者已斷三結,永不墮惡道,更不必擔心臨終時萬一有驚恐念頭而影響生處。

  • 摩呵男釋捨身為人

從本經中摩呵男釋所問的問題,可知摩呵男釋是個很小心的人,深怕任何的意外導致命終時不能往生善道。

《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六〈等見品34〉第2經記載後來琉璃王揮兵入釋迦族的城中而大屠殺時,摩呵男釋請求琉璃王在他潛入水中的這段時間讓釋迦族人逃生,浮起後才繼續殺戮。琉璃王答應後,他潛到水底,將頭髮綁在樹根上而溺斃,不再浮起,幫許多釋迦族人爭取到逃命的時間。

若就摩呵男釋原先小心的個性,縱然想幫助他人,或許不會敢溺斃自己,畢竟這可能算是某種程度的自殺,而自殺通常會感召地獄惡報。或許也是因為本經中的問答,讓他更深廣地了解因果的原理,也才能無所畏懼地捨身為人,不再擔憂往生去處。

  • 由苦然後至樂

本經中佛陀說「不可從樂至樂,要當由苦然後至樂」,這句話的意義較難解,因為佛陀在別的經中也說過行善修行的人可以從樂(升天)至樂(涅槃)。

一種合理的解讀,以禪定的層次為例,雖然禪定可獲得喜樂,但從較高的禪定層次來看,較低的禪定層次則是較苦的,這些快樂仍都是無常的,一直要到涅槃才是真正的快樂,《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二〈結禁品 46〉第9經也說可修行「一切世間不可樂想」。另一方面,凡夫通常認為世間的欲樂才是快樂,修行不執著於欲樂對凡夫會覺得苦,因此對一般人來看,修行是由苦然後至樂。

(二)[0744c03]

聞如是:

一時,尊者那伽波羅鹿野城中。

是時,有一婆羅門年垂朽邁,昔與尊者那伽婆羅少小舊款。是時,婆羅門往至那伽[*]婆羅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

爾時,梵志語那伽[*]婆羅曰:「汝今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那伽[*]婆羅曰:「汝觀何等義,而作是說:『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婆羅門報曰:「我頻七日中,七男兒死,皆勇猛高才,智慧難及;近六日之中,十二作使人無常,能堪作使,無有懈怠;近五日[*]已來,四兄弟無常,多諸妓術,無事不閑;近四日[*]已來,父母命終,年向百歲,捨我去世;近三日[*]已來,二婦復死,顏貌端政,世之希有;又復家中有八窖珍寶,昨日求之而不知處;如我今日遭此苦惱,不可稱計。然,尊者!今日永離彼患,無復愁憂,正以道法而自娛樂,我觀此義已,故作是說:『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告彼梵志曰:「汝何為不作方便,使彼爾許之人而不命終乎?」

梵志對曰:「我亦多作方便,欲令不死,又不失財,亦復隨時布施,作諸功德,祠祀諸天,供養諸長老梵志,擁護諸神,誦諸咒術,亦能瞻視星宿,亦復能和合藥草,亦以甘饌飲食施彼窮厄,如此之比不可稱也。然復不能濟彼命根。」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藥草諸咒術,  衣被飲食具,
 雖施而無益,  猶抱身苦行。
 正使祭神祠,  香花及沐浴,
 計挍此原本,  無能療治者。
 假使施諸物,  精進持梵行,
 計挍此原本,  無能療治者。」

是時,梵志問曰:「當行何法,使無此苦惱之患?」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恩愛無明本,  興諸苦惱患,
 彼滅而無餘,  便無復有苦。」

是時,彼梵志正聞語已,即時便說此偈:

「雖老不極老,  所行如弟子,
 願聽出家學,  使得離此災。」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即授彼三衣,使出家學,又告之曰:「汝今,比丘!當觀此身從頭至足,此髮、毛、爪、齒為從何來?形體、皮肉、骨髓、腸胃悉從何來?設從此去,當至何所?是故,比丘!勿多憂念世間苦惱,又當觀此毛孔之中,求方便成四諦。」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除想勿多憂,  不久成法眼,
 無常行如電,  不遇此大幸。
 一一觀毛孔,  生者滅者原,
 無常行如電,  施心向涅槃。」

是時,彼長老比丘受如是言教,在閑靜之處,思惟此業。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以信堅固,出家學道者,欲修無上梵行,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是時,彼比丘便成阿羅漢。是時,有天是彼比丘舊知識,見彼比丘成阿羅漢已,便往至那伽[*]婆羅所,在虛空中而說此偈:

以得具足戒,  在彼閑靜處,
 得道心無著,  除諸原惡本。」

是時,彼天復以天華散尊者上,即於空中沒不現。

爾時,彼比丘及天聞尊者那伽[*]婆羅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那=阿【聖】

  「那」,聖本作「阿」。
  「阿」,大正藏原為「那」,今依據聖本改作「阿」。

〔鹿〕-【聖】

  聖本無「鹿」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鹿」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婆=波【宋】*【元】*【明】*

  「婆」,宋、元、明三本作「波」。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波」。

於=所【宋】【元】【明】

  「於」,宋、元、明三本作「所」。
  「所」,大正藏原為「於」,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所」。

妓=伎【宋】,=技【元】【明】

  ????

閑=開【聖】

  「閑」,聖本作「開」。
  「開」,大正藏原為「閑」,今依據聖本改作「開」。

政=正【宋】【元】【明】

  「政」,宋、元、明三本作「正」。
  「正」,大正藏原為「政」,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正」。

〔正〕-【宋】【元】【明】【聖】

  宋、元、明、聖四本無「正」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正」字,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刪去。

財=時【宋】

  「財」,宋本作「時」。
  「時」,大正藏原為「財」,今依據宋本改作「時」。

〔諸〕-【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諸」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諸」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彼梵…語=梵志聞是說【宋】【元】【明】

  「彼梵…語」,宋、元、明三本作「梵志聞是說」。
  「梵志聞是說」,大正藏原為「彼梵…語」,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梵志聞是說」。

學+(道)【明】

  「學」,明本作「學道」。
  大正藏無「道」字,今依據明本補上。

爪=圿【聖】

  「爪」,聖本作「圿」。
  「圿」,大正藏原為「爪」,今依據聖本改作「圿」。

肉=膚【宋】【元】【明】,=肉【聖】

  ????

去=法【聖】

  「去」,聖本作「法」。
  「法」,大正藏原為「去」,今依據聖本改作「法」。

業=義【宋】【元】【明】

  「業」,宋、元、明三本作「義」。
  「義」,大正藏原為「業」,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義」。

〔然〕-【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然」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然」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以=已【宋】【元】【明】【聖】

  「以」,宋、元、明、聖四本作「已」。
  「已」,大正藏原為「以」,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已」。

(復)+現【宋】【元】【明】

  「現」,宋、元、明三本作「復現」。
  大正藏無「復」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天〕-【聖】

  聖本無「天」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天」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註解]

那伽波羅:比丘名,佛陀稱讚他「曉了星宿,預知吉凶」第一。

梵志:有志修梵行(清淨的修行)的人,音譯為「婆羅門」。

作使人:供差遣的僕人。

族姓子:原義為婆羅門大族的子弟,引申為信佛行善的男子。另譯為「善男子」。

[對應經典]

 

(三)[0745b07]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觀七處之善,又察四法,於此現法之中名為上人。云何,比丘!觀七處之善?於是,比丘!以慈心遍滿一方、二方、三方、四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盡於世間以慈心遍滿其中。悲、喜、護心,空,無相、願,亦復如是。諸根具足,飲食自量,恒自覺悟。如是,比丘!觀七處。

「云何,比丘!察四處之法?於是,比丘!內自觀身,除去愁憂,身意止,外復觀身身意止;內外觀身身意止。內自觀痛痛意止;外自觀痛痛意止;內外觀痛痛意止。內觀心心意止;外觀心心意止;內外觀心心意止,除去愁憂,無復苦患。內觀法法意止;外觀法法意止,內外觀法法意止。如是,比丘!觀四法之善。

「若復,比丘!如是七處善及察四法,於此現法中為上人。是故,比丘!當求方便,辦七處之善及觀四法。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S. 22. 57. Sattaṭṭhāna.

  ???

〔二方〕-【聖】

  聖本無「二方」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二方」二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身〕-【聖】

  聖本無「身」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身」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能)+如【宋】【元】【明】

  「如」,宋、元、明三本作「能如」。
  大正藏無「能」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名)+為【宋】【元】【明】

  「為」,宋、元、明三本作「名為」。
  大正藏無「名」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對應經典]

 

(四)[0745b26]

聞如是:

一時,佛在釋翅迦毘羅越城尼拘屢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是時,眾多比丘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眾多比丘白世尊言:「我等欲詣北方遊化。」

世尊告曰:「宜知是時。」世尊復告比丘曰:「汝等為辭舍利弗比丘乎?」

諸比丘對曰:「不也。世尊!」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往辭舍利弗比丘。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恒與諸梵行人教誡其法,說法無厭足。」

爾時,世尊與諸比丘說微妙之法,諸比丘聞法已,即從座起,禮世尊足,遶佛三,便退而去。

爾時,舍利弗在釋翅神寺中遊。爾時,眾多比丘往至舍利弗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是時,眾多比丘白舍利弗言:「我等欲詣北方人間遊化,今已[*]辭世尊。」

舍利弗言:「卿等當知,北方人民、沙門、婆羅門皆悉聰明,智慧難及,復有人民憙來相試。若當來問卿:『諸賢師,作何等論?』設當作是問者,欲云何報之?」

諸比丘報曰:「設當有人來問者,我當以此義報之:『色者無常,其無常者即是苦也;苦者無我,無我者空,以空無我、彼空,如是智者之所觀也。痛、想、行、識亦復無常、苦、空、無我,其實空者彼無我、空,如是智者之所學也。此五盛陰皆空、皆寂,因緣合會皆歸於磨滅,不得久住。八種之道,將從有七,我師所說正謂此耳。』若剎利、婆羅門、人民之類,來問我義者,我等當以此義報之。」

是時,舍利弗語眾多比丘曰:「汝等堅持心意,勿為輕舉。」

是時,舍利弗具足與諸比丘說微妙之法,即從座起而去。

是時,眾多比丘去不遠,舍利弗告比丘:「當云何行八種[*]之道及七種[*]之法?」

是時,眾多比丘白舍利弗言:「我等乃從遠來,欲聞其義,唯願說之。」

舍利弗報曰:「汝等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今當說。」是時,[*]比丘而受其教。

舍利弗告曰:「若一心念正見者,念覺意不亂也;等治者,念一心一切諸法,法覺意也;等語者,身意精進,精進覺意也;等業者,一切諸法得生,喜覺意也;等命者,知足於賢聖之財,悉捨家財,安其形體,猗覺意也;等方便者,得賢聖四諦,盡除去諸結,定覺意也;等念者,觀四意止,身無牢固,皆空無我,護覺意也;等三昧者,不獲者獲,不度者度,不得證者使得證也。設當有人來問此義:『云何修八種道及七法?』汝等當如是報之。所以然者,八種道及七法,其有比丘修此者,有漏心便得解脫。

「我今重告汝,其有比丘修行思惟八種道及七法者,彼比丘便成二果而無狐疑,得阿羅漢。且捨此事。若不能多,一日之中行此八種道及七法者,其福不可稱計,得阿那含、若阿羅漢。是故,諸賢,當求方便,行此八種道及七法者,於取道無有狐疑。」

爾時,諸比丘聞舍利弗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迦=伽【宋】【元】【明】【聖】

  「迦」,宋、元、明、聖四本作「伽」。
  「伽」,大正藏原為「迦」,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伽」。

屢=律【聖】

  「屢」,聖本作「律」。
  「律」,大正藏原為「屢」,今依據聖本改作「律」。

時+(是時)【宋】【元】【明】

  「時」,宋、元、明三本作「時是時」。
  大正藏無「是時」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誡=戒【聖】

  「誡」,聖本作「戒」。
  「戒」,大正藏原為「誡」,今依據聖本改作「戒」。

憙=喜【聖】

  「憙」,聖本作「喜」。
  「喜」,大正藏原為「憙」,今依據聖本改作「喜」。

〔也〕-【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也」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也」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空+(也)【宋】【元】【明】

  「空」,宋、元、明三本作「空也」。
  大正藏無「也」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之〕-【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之」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之」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諸)+比【宋】*【元】*【明】*

  「比」,宋、元、明三本作「諸比」。
  大正藏無「諸」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種〕-【聖】

  聖本無「種」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種」字,今依據聖本刪去。

〔諦聽〕-【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諦聽」二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諦聽」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修+(行)【宋】【元】【明】

  「修」,宋、元、明三本作「修行」。
  大正藏無「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汝+(等)【元】【明】

  「汝」,元、明二本作「汝等」。
  大正藏無「等」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

(阿那含若)+阿【宋】【元】【明】

  「阿」,宋、元、明三本作「阿那含若阿」。
  大正藏無「阿那含若」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匝:環繞一圈稱為一匝。

輕舉:舉止浮躁,隨意行事。

[對應經典]

 

[導讀:八正道]

「八正道」是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又譯為「八聖道」。

八正道一般定義為:

  1. 正見:正確的見解。
  2. 正志:正確的意向;離於貪欲、瞋恚、加害的意向。又譯為「正思惟」。
  3. 正語:正確的言語;不說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4. 正業:正確的行為;不做殺生、偷盜、邪淫的事。
  5. 正命:正當的謀生。
  6. 正方便:正確的努力。又譯為「正精進」、「正勤」。
  7. 正念:正確的專注;清澈的覺知。
  8. 正定:正確的禪定。

(五)[0746a21]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語迦葉曰:「汝今年已朽邁,無少壯[*]之意,宜可受諸長者衣裳及其飲食。」

大迦葉白佛言:「我不堪任受彼衣食,今此納衣隨時乞食,快樂無比。所以然者,將來當有比丘!形體柔軟,心貪好衣食,便於禪退轉,不復能行苦業,又當作是語:『過去佛時,諸比丘等亦受人請、受人衣食,我等何為不法古時聖人乎?』坐貪著衣食故,便當捨服為白衣,使諸聖賢無復威神,四部之眾漸漸減少;聖眾已減少,如來神寺復當毀壞;如來神寺[*]已毀壞故,經法復當凋落。是時,眾生無復精光以無精光,壽命遂短。是時,彼眾生命終已,皆墮三惡趣。猶如今日眾生之類,為福多者皆生天上,當來之世為罪多者,盡入地獄。」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迦葉多所饒益,為世人民作良友福田。迦葉當知,吾般涅槃後千歲餘,當有比丘於禪退轉,不復行頭陀之法;亦無乞食、著補納衣,貪受長者請其衣食;亦復不在樹下閑居之處,好喜莊飾房舍,亦不用大小便為藥,但著餘藥草,極甘美者;或於其中貪著財貨,吝惜房舍,恒共鬥諍。爾時,檀越施主篤信佛法,好喜惠施,不惜財物。是時,檀越施主命終之後盡生天上,比丘懈怠者,死入地獄中。如是,迦葉!一切諸行皆悉無常,不得久保。

「又迦葉當知,將來之世,當有比丘剃鬚髮而習家業,左抱男,右抱女,又執箏簫在街巷乞食。爾時,檀越施主受福無窮,況復今日至誠乞食者。如是,迦葉!一切行無常,不可久停。

「迦葉當知,將來之世,若有沙門比丘當捨八種道七種[*]之法,如我今日於三阿僧祇劫所集法寶。將來諸比丘以為歌曲,在眾人中乞食以自濟命,然後檀越施主飯彼比丘眾,猶獲其福,況復今日而不得其福乎!

「我今持此法付授迦葉及阿難比丘。所以然者,吾今年老以向八十,然如來不久當取滅度,今持法寶付囑二人,善念誦持,使不斷絕,流布世間。其有遏絕聖人言教者,便為墮邊際。是故,今日囑累汝經法,無令脫失。」

是時,大迦葉及阿難即從座起,長跪叉手,白世尊言:「以何等故,以此經法付授二人,不囑累餘人乎?又復如來眾中,神通第一不可稱計,然不囑累?」

世尊告迦葉曰:「我於天上、人中,終不見此人,能受持此法寶,如迦葉、阿難之比。然聲聞中亦復不出二人上者,過去諸佛亦復有此二人受持經法,如今迦葉、阿難比丘之比,極為殊妙。所以然者,過去諸佛頭陀行比丘,法存則存,法沒則沒。然我今日迦葉比丘留住在世,彌勒佛出世然後取滅度。由此因緣,今迦葉比丘勝過去時比丘之眾。又阿難比丘云何得勝過去侍者?過去時諸佛侍者,聞他所說,然後乃解。然今日阿難比丘,如來未發語便解,如來不復語是,皆悉知之。由此因緣,阿難比丘勝過去時諸佛侍者。是故,迦葉!阿難!吾今付授汝、囑累汝此法寶,無令缺減。」

爾時,世尊便說偈言:

「一切行無常,  起者必有滅,
 無生則無死,  此滅最為樂。」

是時,大迦葉及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三十[*]五

[校勘]

語=告【宋】【元】【明】

  「語」,宋、元、明三本作「告」。
  「告」,大正藏原為「語」,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告」。

已=以【宋】【聖】

  「已」,宋、聖二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宋、聖二本改作「以」。

(亦)+當【聖】

  「當」,聖本作「亦當」。
  大正藏無「亦」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聖賢=賢聖【宋】【元】【明】

  「聖賢」,宋、元、明三本作「賢聖」。
  「賢聖」,大正藏原為「聖賢」,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賢聖」。

已=以【聖】*

  「已」,聖本作「以」。
  「以」,大正藏原為「已」,今依據聖本改作「以」。

毀壞故=壞【宋】【元】【明】

  「毀壞故」,宋、元、明三本作「壞」。
  「壞」,大正藏原為「毀壞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壞」。

凋=彫【聖】

  「凋」,聖本作「彫」。
  「彫」,大正藏原為「凋」,今依據聖本改作「彫」。

以=已【宋】*【元】*【明】*

  「以」,宋、元、明三本作「已」。
  「已」,大正藏原為「以」,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已」。

友=祐【宋】【元】【明】

  「友」,宋、元、明三本作「祐」。
  「祐」,大正藏原為「友」,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祐」。

〔般〕-【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般」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般」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無=不【宋】【元】【明】

  「無」,宋、元、明三本作「不」。
  「不」,大正藏原為「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不」。

〔受〕-【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受」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受」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受)+其【宋】【元】【明】

  「其」,宋、元、明三本作「受其」。
  大正藏無「受」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當〕-【宋】【元】【明】

  宋、元、明三本無「當」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一「當」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剃+(除)【宋】【元】【明】

  「剃」,宋、元、明三本作「剃除」。
  大正藏無「除」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停=保【宋】【元】【明】,=亭【聖】

  ????

後=彼【宋】【元】【明】

  「後」,宋、元、明三本作「彼」。
  「彼」,大正藏原為「後」,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彼」。

(雖)+飯【宋】【元】【明】

  「飯」,宋、元、明三本作「雖飯」。
  大正藏無「雖」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老=耆【聖】

  「老」,聖本作「耆」。
  「耆」,大正藏原為「老」,今依據聖本改作「耆」。

言=曰【宋】【元】【明】

  「言」,宋、元、明三本作「曰」。
  「曰」,大正藏原為「言」,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曰」。

第一=弟子【宋】【元】【明】

  「第一」,宋、元、明三本作「弟子」。
  「弟子」,大正藏原為「第一」,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弟子」。

不復語=意須是不須【宋】【元】【明】

  「不復語」,宋、元、明三本作「意須是不須」。
  「意須是不須」,大正藏原為「不復語」,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意須是不須」。

偈言=此偈【宋】【元】【明】

  「偈言」,宋、元、明三本作「此偈」。
  「此偈」,大正藏原為「偈言」,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此偈」。

最為=為最【宋】【元】【明】

  「最為」,宋、元、明三本作「為最」。
  「為最」,大正藏原為「最為」,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為最」。

+(光明皇后願文)【聖】

  聖本在「??」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大正藏無「光明皇后願文」六字,今依據聖本補上。

[註解]

納衣:撿拾被丟棄的衣物,清洗後縫製成的衣服。又譯作「糞掃衣」。穿糞掃衣而不穿施主布施的衣服是十二頭陀行之一。

捨服為白衣:由出家的僧人身份捨戒還俗為在家人。

四部之眾:比丘(受完整出家戒律的男子)、比丘尼(受完整出家戒律的女子)、優婆塞(在家的男性佛教徒)、優婆夷(在家的女性佛教徒)。又譯為「四眾」。

眾生無復精光:眾生精神萎靡、面色枯黃。

頭陀之法:捨棄對衣服、飲食、住處的貪著,以修鍊身心、去除塵垢煩惱的苦行法。有十二項規定:(1) 在阿蘭若處:居於離開聚落,寂靜而適合修行的地方。(2) 常行乞食。(3) 次第乞食:乞食時沿門托鉢,不分貧富之家。(4) 受一食法:一日一食。(5) 節量食:不吃過多,鉢中只受一糰飯。(6) 中後不得飲漿:日中一食後不再飲漿。(7) 著弊衲衣:穿著廢棄布所作的襤褸衣。(8) 但三衣:除三衣外,沒有多餘的衣服。(9) 塚間住:住於墓地。(10) 樹下止。(11) 露地坐。(12) 但坐不臥:不躺下。又譯為「十二頭陀」。

大小便為藥:大小便指已被丟棄的藥渣滓。「大小便為藥」為撿拾被丟棄的藥渣滓再煎煮之後服用當藥。亦可稱為「腐爛葉」。

檀越:為音譯,義譯為「施主」,施與僧眾衣食等的人。

八種道:即「八正道」,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1)正見、(2)正志、(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方便、(7)正念、(8)正定。

七種之法:即「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1)念覺支、(2)擇法覺支、(3)精進覺支、(4)喜覺支、(5)輕安覺支、(6)定覺支、(7)捨覺支。

法存則存,法沒則沒: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agama1/增壹阿含經莫畏品第四十一.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9/15 22:04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2255840301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