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九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諸天相應 (4/4)]

《雜阿含經》「諸天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卷三十六第995~1022經、卷二十二、卷四十八、和本卷第1294~1318經,是和諸天眾有關的經文。

(一二九四)[0356b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大力自在樂,  所求無不得,
 何復勝於彼,  一切所欲備?」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大力自在樂,  彼則無所求,
 若有求欲者,  是苦非為樂,
 於求已過去,  是則樂於彼。」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1)]

[註解]

大力自在樂:有大能力且自在快樂。

[對應經典]

(一二九五)[0356c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車從何處起?  誰能轉於車?
 車轉至何所,  何故壞磨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車從諸業起,  心識能於車,
 隨因而轉至,  因壞車則亡。」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3)]

能=轉【宋】【元】【明】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二九六)[0356c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白佛言:「世尊!拘屢陀王女修波羅提沙今日生子。」

佛告天子:「此則不善,非是善。」

時,彼天子即說偈言:

「人生子為樂,  世間有子歡,
 父母年老衰,  子則能奉養,
 瞿曇何故說,  生子為不善。」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當知恒無常,  純空陰非子,
 生子常得苦,  愚者說言樂。
 是故我說言,  生子非為善,
 非善為善像,  念[*]像不可念。
 實苦貌似樂,  放逸所踐蹈。」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4)]

時+(時)【聖】

像=象【宋】*

[註解]

純空陰:不實五陰所組成。

非善為善像,念像不可念:把不好的當作好的,喜愛不應該喜愛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這裡天子講了生孩子的樂,而世尊卻說這不是樂,而是苦。因為如同世事的變化無常,這也都是因緣的和合而成。

  • 孩子是你生的,但不是你的

(一二九七)[0357a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云何數所數?  云何數不隱
 云何數中數?  云何說言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佛法難測量,  二流不顯現,
 若彼名及色,  滅盡悉無餘,
 是名數所數,  彼數不隱藏,
 是彼數中數,  是則說名數。」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時,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5)]

法=說【明】

數=教【宋】【元】【明】

時=是【明】*【聖】

[註解]

云何數所數:什麼是思慮所應思慮的事?

云何數不隱:為什麼輪迴之數不再隱覆?

云何數中數:什麼是思慮中最好的思慮?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大毘婆沙論第二十六卷:「譬喻者說二漏。謂無明漏。有愛漏。所以者何。以此二結是根本使故。無明是過去緣起因故。有愛是未來緣起因。」

(一二九八)[0357a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何物重於地?  何物高於空?
 何物疾於風?  何物多於草?」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戒德重於地,  慢高於虛空,
 憶念疾於風,  思想多於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6)]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二九九)[0357b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何戒何威儀?  何得何為業?
 慧者云何住?  云何往生天?」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修十善生天路
「遠離於殺生,  持戒自防樂,
 害心不加生,  是則生天路。
 遠離不與取,  與取心欣樂,
 斷除賊盜心,  是則生天路。
 不行他所受,  遠離於邪婬,
 自受知止足,  是則生天路。
 自為己及他,  為財及戲笑,
 妄語而不為,  是則生天路。
 斷除於兩舌,  不離他親友,
 常念和彼此,  是則生天路。
 遠離不愛言,  軟語不傷人,
 常說淳美言,  是則生天路。
 不為不誠說,  無義不饒益,
 常順於法言,  是則生天路。
 聚落若空地,  見利言我有,
 不行此貪想,  是則生天路。
 慈心無害想,  不害於眾生,
 心常無怨結,  是則生天路。
 苦業及果報,  二俱生淨信,
 受持於正見,  是則生天路。
 如是諸善法,  十種淨業跡,
 等受堅固持,  是則生天路。」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  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  永超世恩愛。」

於[*]時,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297)]

與取=取與【聖】

不=無【宋】【元】【明】

空地=虛空【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十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離邪見。

(一三〇〇)[0357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釋提桓因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釋提桓因說偈問佛:

何法命不知?  何法命不覺?
 何法鏁於命?  何法為命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色者命不知,  諸行命不覺
 身鏁於其命,  受縛於命者。」

釋提桓因復說偈言:

色者非為命,  諸佛之所說,
 云何而得熟?  於彼甚深藏,
 云何段肉住?  云何知命身?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迦羅邏為初,  [*]迦羅邏生胞,
 胞生於肉段,  肉段生堅厚,
 堅厚生肢節,  及諸毛髮等,
 色等諸情根,  漸次成形體,
 因母飲食等,  長養彼胎身。」

爾時,釋提桓因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10. 1. Indaka.,[No. 100.(298)]

受=愛【宋】【元】【明】【聖】

迦羅邏=歌羅邏【元】【明】*Kalala.

肢=枝【宋】【聖】

飲=飯【聖】

[註解]

何法命不知?何法命不覺?何法鏁於命?何法為命縛:如何是對生命的不知?如何是對生命的不覺?何者是生命的伽鎖?何者是生命的束縛?

色者命不知,諸行命不覺:執著色身為我是對生命的不知,執著諸行(受想行識)為我是對生命的不覺。

色者非為命,諸佛之所說,云何而得熟?於彼甚深藏,云何段肉住?云何知命身:色身並非就是生命,這是諸佛之所說的,那麼這個色身如何從深藏之處生長成熟的?如何長成為血肉的胞胎?怎樣形成這個有覺知的命身?

迦羅邏:受精卵。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天帝釋問佛陀:「如何是對生命的不知?如何是對生命的不覺?何者是生命的伽鎖?何者是生命的束縛?」

佛陀回答:「執著色身為我是對生命的不知,執著諸行(受想行識)為我,是對生命的不覺,色身是生命的伽鎖,貪愛是生命的束縛。」

天帝釋進一步問道:「色身並非就是生命,這是諸佛之所說的,那麼這個色身如何從深藏之處生長成熟的?如何長成為血肉的胞胎?怎樣形成這個有覺知的命身?」

佛陀解釋道:「這個色身是從受精卵(迦羅邏)開始形成的。受精卵由單一的細胞形成多細胞團,它的內層變成呼吸與消化器官,中間層變成骨骼、肌肉、循環系統、腎臟,外層成為神經系統、皮膚和毛髮,然後各種情識根身漸次地長成形成,再藉由母體的飲食,長養著那個胎身。」

顯然佛陀也是胚胎學專家。

(一三〇一)[0358a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長勝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長勝天子而說偈言:

「善學微妙說,  習近諸沙門,
 獨一無等侶,  正思惟靜默。」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善[*]學微妙說,  習近諸沙門,
 獨一無等侶,  寂默靜諸根。」

時,長勝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No. 100.(300)]

學=覺【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瑜伽師地論》卷三十四:「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獨一無侶正行已立。名已親近無上丈夫具足成就六恒住法。」

(一三〇二)[0358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尸毘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尸毘天子說偈問佛:

「何人應同止?  何等人共事?
 應知何等法,  是轉勝非惡?」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與正士同止,  正士共其事,
 應知正士法,  是轉勝非惡。」

時,彼尸毘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3. 1. Siva.,[No. 100(301)]

尸毘天子Siva devaputta.

止=心【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瑜伽師地論第二十五卷:「云何名為聞思正法。謂正法者。若佛世尊若佛弟子。正士正至正善丈夫。宣說開顯分別照了。此復云何。所謂契經應頌記別廣說如前。十二分教是名正法。」

(一三〇三)[0358b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月自在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月自在天子而說偈言:

「彼當至究竟,  如蚊依從草,
 若得正繫念,  一心善正受。」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彼當到彼岸,  如魚決其網,
 禪定具足住,  心常致喜樂。」

時,彼月自在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2. 1. Candimasa.,[No. 100.(302)]

月自在天子Candimasa-devaputta.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三〇四)[0358b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毘瘦紐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毘瘦紐天子而說偈言:

「供養於如來,  歡喜常增長,
 欣樂正法律,  不放逸隨學。」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若如是說法,  防護不放逸,
 以不放逸故,  不隨魔自在。」

於是,毘瘦紐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2. 2. Veṇḍu.,[No. 100.(303)]

毘瘦紐Veṇḍu.

若=善【元】【明】

[註解]

毘瘦紐:那羅延天的別名,又為自在天的別名。

[對應經典]

(一三〇五)[0358b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般闍羅健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般闍羅揵天子而說偈言:

憒亂之處所,  黠慧者能覺,
 禪思覺所覺,  牟尼思惟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了知憒亂法,  正覺得涅槃,
 若得正繫念,  一心善正受。」

時,般闍羅健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1. 7. Pañcālacaṇḍa.,[No. 100.(304)]

般闍羅健=般闍羅揵【宋】【元】【明】Pañcālacaṇḍa.,椎=推【聖】

(椎)+天【宋】【元】【明】,(推)+天【聖】

健=揵椎【宋】【元】【明】,〔健〕-【聖】

[註解]

憒亂之處所:昏亂不安的地方。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在家纏眾務」,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在障礙中」。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關於思惟力可以參照增壹阿含經火滅品第十六卷第八經:
T02n0125_p0580b26(00)║   (八) 聞如是。 一時。
T02n0125_p0580b27(10)║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此二力。
T02n0125_p0580b28(03)║云何為二力。所謂忍力.思惟力。設吾無此二力者。
T02n0125_p0580b29(00)║終不成無上正真等正覺。又無此二力者。
T02n0125_p0580c01(00)║終不於優留毘處六年苦行。
T02n0125_p0580c02(05)║亦復不能降伏魔怨。成無上正真之道。坐於道場。
T02n0125_p0580c03(02)║以我有忍力.思惟力故。便能降伏魔眾。
T02n0125_p0580c04(03)║成無上正真之道。坐於道場。是故。諸比丘!
T02n0125_p0580c05(03)║當求方便。修此二力。忍力.思惟力。便成須陀洹道.
T02n0125_p0580c06(01)║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羅漢道。
T02n0125_p0580c07(06)║於無餘涅槃界而般涅槃。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
T02n0125_p0580c08(01)║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三〇六)[0358c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須深天子與五百眷屬,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汝何難於尊者舍利弗善說法,心喜樂不?」阿難白佛:「如是,世尊!何等人不愚、不癡、有智慧,於尊者舍利弗善說法中,心不欣樂。所以者何?彼尊者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精勤遠離,正念堅住,智慧正受,捷疾智慧、利智慧、出離智慧、決定智慧、大智慧、廣智慧、深智慧、無等智慧,智寶成就,善能教化,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常為四眾說法不惓。」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如汝所說。阿難!為何等人不愚、不癡、有智慧,聞尊者舍利弗善說諸法而不歡喜?所以者何?舍利弗比丘持戒多聞,少欲知足,精勤正念,智慧正受,超智、捷智、利智、出智、決定智、大智、廣智、深智、無等智,智寶成就,善能教化,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常為四眾說法不[*]惓。」

世尊如是、如是向尊者阿難,如是、如是稱嘆舍利弗所說,如是、如是須深天子眷屬內心歡喜,身光增明,清淨照耀。

爾時,須深天子內懷歡喜,發身淨光照耀已,而說偈言:

「舍利弗多聞,  明智平等慧,
 持戒善調伏,  得不起涅槃,
 持此後邊身,  降伏於魔軍。」

時,彼須深天子及五百眷屬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3. 9. Susīma.(須深),[No. 100.(305)]

何=阿【宋】【元】【明】【聖】

惓=倦【宋】【元】【明】【聖】*

智=三【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在雜阿含經第一二一二經佛陀也同樣這樣稱讚舍利弗:
佛告舍利弗:「我不見汝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所以者何?
汝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修行遠離,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
出要智慧、厭離智慧、大智慧、廣智慧、深智慧、無比智慧,智ⓑ寶成就,
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為眾說法,未曾疲倦。 


舍利弗的捷智、利智、出智、決定智、大智、廣智、深智、無等智、智寶成就可以參照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三:
T30n1579_p0761a13(00)║復次能得慧者。
T30n1579_p0761a14(11)║謂總攝一切能引義利所有善慧。生長增益廣大慧者。
T30n1579_p0761a15(06)║謂軟中上品增進差別。清淨慧者。
T30n1579_p0761a16(09)║謂宿世串習經歷多時其慧成熟。成辦慧者。
T30n1579_p0761a17(08)║謂於諸煩惱遍知永斷。圓滿慧者。謂即此善慧已到究竟。
T30n1579_p0761a18(02)║無退慧者。謂即此善慧成無退法。究竟出離。
T30n1579_p0761a19(01)║言捷慧者。速疾了知故。言速慧者。
T30n1579_p0761a20(04)║慧無滯礙故。言利慧者。
T30n1579_p0761a21(11)║盡其所有如其所有皆善了知故。言出慧者。
T30n1579_p0761a22(10)║於出離法世間離欲能善了知故。決擇慧者。
T30n1579_p0761a23(10)║於出世間諸離欲法能了知故。甚深慧者。
T30n1579_p0761a24(11)║於甚深空相應緣起隨順諸法能了知故。又於一切甚深義句。
T30n1579_p0761a25(03)║皆能如實善通達故。此中如來慧。
T30n1579_p0761a26(06)║能制立聲聞等慧。於所制立能隨覺了。又大慧者。
T30n1579_p0761a27(03)║謂即此慧。長時串習故。其廣慧者。
T30n1579_p0761a28(06)║謂即此慧無量無邊所行境故。無等慧者。
T30n1579_p0761a29(07)║其餘諸慧無與等故。言慧寶者。於諸根中慧最勝故。
T30n1579_p0761b01(02)║如末尼珠顯發輪王毘琉璃寶令光淨故。
T30n1579_p0761b02(02)║與彼相應故名慧寶。皆得成就。

(一三〇七)[0359a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赤馬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赤馬天子白佛言:「世尊!頗有能行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不?」

佛告赤馬:「無有能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

赤馬天子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義。如世尊說言:『無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所以者何?世尊!我自憶宿命,名曰赤馬,作外道仙人,得神通,離諸愛欲。我時,作是念:『我有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夫,以利箭橫射過多羅樹影之頃,能登一須彌,至一須彌,足躡東海,超至西海。』我時,作是念:『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寧可求世界邊。』作是念已,即便發行,唯除食息便利,減節睡眠,常行百歲,於彼命終,竟不能得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之處。」

佛告赤馬:「我今但以一尋之身,說於世界、世界集、世界滅、世界滅道跡。赤馬天子!何等為世間?謂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受陰、想受陰、行受陰、識受陰,是名世間。何等為色集?謂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是名世間集。云何為世間滅?若彼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無餘斷、捨、離、盡、無欲、滅、息、沒,是名世間滅。何等為世間滅道跡?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世間滅道跡。

得世界邊,度世間愛赤馬!了知世間,斷世[*]間;了知世間集,斷世間集;了知世間滅,證世間滅;了知世間滅道跡,修彼滅道跡。赤馬!若比丘於世間苦若知、若斷,世間集若知、若斷,世間滅若知、若證,世間滅道跡若知、若修。赤馬!是名得世界邊,度世間愛。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未曾遠遊行,  而得世界邊,
 無得世界邊,  終不盡苦邊。
 以是故牟尼,  能知世界邊,
 善解世界邊,  諸梵行已立。
 於彼世界邊,  平等覺知者,
 是名賢聖行,  度世間彼岸。」

是時,赤馬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3. 6. Rohita.,[No. 100(306)]

「赤馬」,巴利本作 Rohitassa。

〔者〕-【聖】

〔得〕-【聖】

間+(苦)【宋】*【元】*【明】*

〔滅〕-【宋】【元】【明】

度=渡【聖】

[註解]

神足:能依意念飛行、前往不論遠近的地方、轉變物質的神通。

當來有愛:對未來存在的渴愛;導致來生的渴愛。其中的「有」即是十二因緣的「有」支,指「生命的存在」。

貪、喜俱:伴隨著貪欲、喜愛。

彼彼染著:到處貪染、執著。

[對應經典]

●世界的盡頭

本經提到,世界的盡頭,就是於五蘊的苦、集、滅、道如實知。可對照到234經,提到世界的盡頭,就是於六入處的集、滅、味、患、離如實知。

《雜阿含經》卷9第234經

(尊者阿難告訴諸比丘) 多聞聖弟子於六入處集、滅、味、患、離如實知,是名聖弟子到世界邊、
知世間、世間所重、度世間。 

●對於苦、集、滅、道,當知、斷、證、修

《雜阿含經》卷15第382經(379經更為廣說)

於「苦」→ 當知、當解。
於「集」→ 當知、當斷。
於「滅」→ 當知、當證。
於「道」→ 當知、當修。

(一三〇八)[0359b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富羅山側。有六天子,本為外道出家,一名阿毘浮、二名增上阿毘浮、三名能求、四名毘藍、五名阿俱吒、六名迦藍[*],來詣佛所。

阿毘浮天子即說偈言:

「比丘專至心,  常修行厭離,
 於初夜後夜,  思惟善自攝,
 見聞其所說,  不墮於地獄。」

增上阿毘浮天子復說偈言:

「厭離於黑闇,  心常自攝護,
 永離於世間,  言語諍論法。
 從如來大師,  稟受沙門法,
 善攝護世間,  不令造眾惡。」

能求天子復說偈言:

「斷截椎打殺,  供養施迦葉
 不見其為惡,  亦不見為福。」

毘[*]藍婆天子復說偈言:

「我說彼尼乾,  外道若提子,
 出家行學道,  長夜修難行。
 於大師徒眾,  遠離於妄語,
 我說如是人,  不遠於羅漢。」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死瘦之野狐,  常共師子遊,
 終日小羸劣,  不能為師子。
 尼乾大師眾,  虛妄自稱嘆,
 是惡心妄語,  去羅漢甚遠。」

爾時天魔波旬著阿俱吒天子而說偈言:

「精勤棄闇冥,  常守護遠離,
 深著微妙色,  貪樂於梵世。
 我教化斯等,  令得生梵天。」

爾時,世尊作是念:「若此阿俱吒天子所說偈,此是天魔波旬加其力故,非彼阿俱吒天子自心所說,作是說言:

「『精勤棄闇冥,  守護於遠離,
  [*]深著微妙色,  貪樂於梵世。』
 當教化斯等,  令得生梵天。」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

「若諸所有色,  於此及與彼,
 或復虛空中,  各別光照耀。
 當知彼一切,  不離魔魔縛,
 猶如垂釣餌,  鈎釣於遊魚。」

時,彼天子咸各念言:「今日阿俱吒天子所說偈,沙門瞿曇言是魔所說。何故沙門瞿曇言是魔說?」

爾時,世尊知諸天子心中所念,而告之言:「今阿俱吒天子所說偈,非彼天子自心所說,時魔波旬加其力故。」作是說言:

「精勤棄闇冥,  守護於遠離,
 [*]深著微妙色,  貪樂於梵天。
 當教化斯等,  令得生梵天。
 是故我說偈:

「『若諸所有色,  於此及與彼,
  或復虛空中,  各別光照[*]耀。
  當知彼一切,  不離魔魔縛,
  猶如垂釣[*]餌,  鈎釣於遊魚。』」

時,諸天子復作是念:「奇哉!沙門瞿曇!神力大德,能見天魔波旬,而我等不見,我等當復各各說偈讚歎沙門瞿曇。」即說偈言:

「斷除於一切,  有身愛貪想,
 令此善護者,  除一切妄語。
 若欲斷欲愛,  應供養大師。
 斷除三有愛,  破壞於妄語。
 已斷於見貪,  應供養大師。
 王舍城第一,  名毘富羅山。
 雪山諸山最,  金翅鳥中名。
 八方及上下,  一切眾生界,
 於諸天人中,  等正覺最上。」

時,諸天子說偈讚佛已,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3. 10. Nānātitthiyā.,[No. 100.(307)]

「能求」,巴利本作 Niṃka。

藍=灆【聖】*

「毘藍婆」,巴利本作 Veṭaṃbarin。

「阿俱吒」,巴利本作 Ākoṭaka。

椎=搥【聖】

「尼乾若提子」,巴利本作 Nigaṇṭha Nātaputta。

「天魔波旬」,巴利本作 Mārapāpimant。

深=染【元】【明】*

耀=曜【聖】*

「釣」,大正藏原為「鈎」,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釣」。[*]

時彼=彼諸【聖】

時=是【宋】【元】【明】

天=世【宋】【元】【明】【聖】*

得=人【聖】

偈=法【聖】

〔各〕-【聖】

愛貪=貪愛【聖】

欲=說【宋】【元】【明】【聖】

[>毘富羅]Vipula.

[註解]

迦葉:指六道外師之一的富蘭那迦葉

尼乾:指六道外師之一的尼揵陀若提子

三有愛:對欲有、色有、無色有等三有(三界)的渴愛。「有」是存在的意思。

八方及上下:四方,四維,上下。

[對應經典]

(一三〇九)[0360b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摩伽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殺何得安眠?殺何得善樂?時,有摩伽天子說偈問佛:

殺何得安眠?  殺何得善樂?
 殺何等人,  瞿曇所讚嘆?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若殺於瞋恚,  而得安隱眠,
 殺於瞋恚者,  令人得歡喜。
 瞋恚為毒本,  殺者我所歎,
 殺彼瞋恚已,  長夜無憂患。

於時,摩伽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1. 3. Māgha.,[No. 100([303>308])]

「摩伽」,巴利本作 Māgha。

善=喜【宋】【元】【明】

殺何=何殺【聖】

入=人【聖】【CB】

於=爾【宋】【元】【明】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雜阿含經第四十二卷第一一五八經也有婆羅門問過同樣的問題,佛陀的回答也是一樣的。
該經經文為:

時,婆羅門即往詣ⓛ佛,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為殺於何等,  而得安隱眠?
 為殺於何等,  令心得無憂?
 為殺於何等,  瞿曇所稱歎?」

爾時,世尊知婆羅門心之所念,而說偈言:

「殺於瞋恨者,  而得安隱眠,
 殺於瞋恚者,  而心得無憂。
 瞋恚為毒本,  能害甘種子,
 能害於彼者,  賢聖所稱歎。
 若能害彼者,  其心得無憂。」

(一三一〇)[0360b17]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有彌耆迦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彌耆迦天子說偈問佛:

明照有幾種,  能照明世間,
 唯願世尊說,  何等明最上?」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有三種光明,  能照耀世間,
 晝以日為照,  月以照其夜。
 燈火晝夜照,  照彼彼色像,
 上下及諸方,  眾生悉蒙照。
 人天光明中,  佛光明為上。」

佛說此經已,彌耆迦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1. 4. Māgadha.,[No. 100(309)]

〔爾〕-【聖】

〔迦〕-【聖】

明=有【明】

間=界【宋】【元】【明】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有三種光明: 核融合產生的光 (如太陽), 反射光 (如月亮), 物質燃燒產生的光 (如燭光).

溫度大於絕對零度的物體, 都會發射電磁波, 而可見光是電磁波 (包含可見光及不可見光) 的一種. 因此從廣義的光 (電磁波) 而言, 所有的物體都會發光.

而佛所散發的光明是最至高無上的.

引伸的含意是, 佛以最究竟的智慧之光, 照亮世間的無明.


瑜伽師地論卷第十一:

T30n1579_p0330a25(01)║多所修習。以為非食。明有三種。
T30n1579_p0330a26(04)║一治暗光明。二法光明。三依身光明。治暗光明。
T30n1579_p0330a27(02)║復有三種。一在夜分。謂星月等。二在晝分。
T30n1579_p0330a28(02)║謂日光明。三在俱分。謂火珠等。法光明者。
T30n1579_p0330a29(02)║謂如有一隨其所受所思所觸。觀察諸法。
T30n1579_p0330b01(01)║或復修習。隨念佛等。依身光明者。
T30n1579_p0330b02(05)║謂諸有情自然身光。

(一三一一)[0360c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陀摩尼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陀摩尼天子而說偈言:

「為婆羅門事,  學斷莫疲惓,
 斷除諸愛欲,  不求受後身。」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婆羅門無事,  所作事已作,
 乃至不得岸,  晝夜常勤跪。
 已到彼岸住,  於岸復何跪,
 此是婆羅門,  專精漏盡禪。
 一切諸憂惱,  熾然永已斷,
 是則到彼岸,  涅槃無所求。」

時,陀摩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1. 5. Dāmali(陀摩尼).,[No. 100(310)]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 對於煩惱已滅盡的修行者, 該做的都已做了, 沒有餘事該做了, 他已經達到彼岸, 無所求了.

(一三一二)[0360c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多羅揵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斷幾捨幾法?  幾法上增修?
 超越幾積聚,  名比丘度流?」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斷五捨於五,  五法上增修
 超五種積聚,  名比丘度流。」

時,彼多羅揵陀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1. 1. 5. Kati Chinde.,[No. 100(311)]

[註解]

斷五捨於五:斷除五受陰,捨棄五蓋

五法上增修:增進修信、精進、念、定、慧這五根

超五種積聚:對應別譯雜阿含經譯為「成就五分身」。身成就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

度流:度生死之流。

陀摩尼天子:此處應為多羅揵陀天子,謄寫時誤抄為前一經問法的陀摩尼天子。

[對應經典]

(一三一三)[0361a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迦摩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迦摩天子白佛言:「甚難!世尊!甚難!善逝!」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所學為甚難,  具足戒三昧
 遠離於非家,  閑居寂靜樂。」

迦摩天子白佛言:「世尊!靜默甚難得!」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得所難得學,  具足戒三昧,
 晝夜常專精,  修習意所樂。」

迦摩天子白佛言:「世尊!正受心難得!」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難住正受住,  諸根心決定
 能斷死魔縻,  聖者隨欲進。」

迦摩天子復白佛言:「世尊!嶮道甚難行!」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難涉之嶮道,  當行安樂進,
 非聖墮於彼,  足上頭向下。
 賢聖乘正直,  嶮路自然平。

佛說此經已,迦摩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2. 1. 6. Kāmada(迦摩).,[No. 100(312)]

魔=摩【聖】

[註解]

戒三昧:戒﹑定。

難住正受住,諸根心決定:心安住於難以安住的定;六根寂靜,心不貪愛染著於六根。

賢聖乘正直,嶮路自然平:聖者以正確的方法前行,因此在超脫生死的路上能夠平順地前進。

[對應經典]

(一三一四)[0361a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迦摩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迦摩天子說偈問佛:

「貪恚何所因,  不樂身毛豎,
 恐怖從何起,  覺想由何生?
 猶如鳩摩羅,  依倚於乳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愛生自身長,  如尼拘律樹,
 處處隨所著,  如榛綿叢林。
 若知彼因者,  發悟令開覺,
 度生死海流,  不復更受有。」

時,迦摩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S. 10. 3. Suciloma.,[No. 100(313)]

猶=獨【宋】

鳩摩羅Kumārakā.

[>尼拘律]Nigrodha.

復更=更復【聖】

[註解]

猶如鳩摩羅,依倚於乳母:如同小男孩依附母親而成長茁壯。鳩摩羅意為「小男孩」。

愛生自身長:愛從自己本身所生長。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貪恚﹑恐怖由愛而生,若能了知貪愛染著的因緣,便能開悟而度脫生死之流,達到涅槃。


參照瑜伽師地論卷第十八:

T30n1579_p0376c11(00)║ 貪恚何因緣  由何故欣慼
T30n1579_p0376c12(00)║ 毛豎意尋思  如孩依乳母
T30n1579_p0376c13(00)║ 潤所生自生  如諾瞿陀樹
T30n1579_p0376c14(00)║ 別縛於諸欲  猶摩迦處林
T30n1579_p0376c15(00)║ 是貪恚因緣  由斯故欣慼
T30n1579_p0376c16(00)║ 毛豎意尋思  如孩依乳母
T30n1579_p0376c17(00)║ 知彼彼因緣  生已尋除滅
T30n1579_p0376c18(00)║ 超昔未超海  暴流無後有

(一三一五)[0361b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栴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何所住何學,不遭他世惡?時,彼栴檀天子說偈問佛:

「聞瞿曇大智,  無障礙知見,
 何所住何學,  不遭他世惡?」

爾時,世尊說偈答曰:

攝持身口意,  不造三惡法
 處在於居家,  廣集於群賓。
 惠財法施,  以法立一切,
 住彼學彼法,  則無他世畏。

佛說是經已,栴檀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1315-1316)S. 2. 2. 4-5. Candana(栴檀).,[No. 100(314-315)]

所住何=住何所【聖】

曰=言【明】

惠=慧【聖】

[註解]

三惡法:指造作身、口、意的惡業。

信惠財法施:相信財法施會有恩惠。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不造身惡業 (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造口惡業 (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造意惡業 (不貪、不瞋、正見),常行布施 (財施﹑法施),如此不用擔心往生後會墮於三惡道 (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


請參照瑜伽師地論卷第十八
T30n1579_p0374c16(00)║ 誰獎勝類生  及開出離道
T30n1579_p0374c17(00)║ 於何住何學  不懼後世死
T30n1579_p0374c18(00)║ 戒慧自薰修  具定念正直
T30n1579_p0374c19(00)║ 斷諸愁熾燃  正念心解脫
T30n1579_p0374c20(00)║ 能獎勝類生  及開出離道
T30n1579_p0374c21(00)║ 住此於此學  不懼後世死

(一三一六)[0361b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栴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誰度於諸,  晝夜勤不懈,
 不攀無住處,  云何不沒溺?」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  智慧善正受,
 內思惟正念,  能度難度流,
 不染此欲想,  超度彼色愛,
 貪喜悉已盡,  不入於難測。」

時,彼栴檀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1] 前經註參照

處=住【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修習戒 (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定 (置心於一處而不動)﹑慧 (正確地認知這個世界, 因緣生, 因緣滅, 我們所見到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現象, 而不是本質), 思維正念 (隨時覺察自己的心念), 能夠度脫生死之流. 對於欲想不染著, 超越對於色 (物理世界裡的一切人事物) 的繫縛, 貪喜以滅盡, 則能夠處於生死洪流的深處而不沈沒.

關於本經中的譬喻,可類比《雜阿含經》卷四十三第1174經:「此大樹不著此岸,不著彼岸,不沈水底,不閡洲渚,不入洄澓,人亦不取,非人不取,又不腐敗,當隨水流,順趣、流注、浚輸大海不?」(CBETA, T02, no. 99, p. 314, c16-23)

(一三一七)[0361c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迦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迦葉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今當說比丘及比丘功德。」

佛告天子:「隨汝所說。」

時,迦葉天子而說偈言:

「比丘修正念,  其心善解脫,
 晝夜常勤求,  懷有諸功德。
 了知於世間,  滅除一切有
 比丘得無憂,  心無所染著。

「世尊!是名比丘,是名比丘功德。」

佛告迦葉:「善哉,善哉,如汝所說。」

迦葉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1317-1318)S. 2. 1. 1-2. Kassapa.(迦葉).,[No. 100(310-317)]

「心」,大正藏原為「身」,今依據聖本改作「心」。

「懷」,大正藏原為「壞」,今依據聖本改作「懷」。

[註解]

滅除一切有:捨離因緣生因緣滅的一切人﹑事﹑物。

[對應經典]

(一三一八)[0361c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迦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迦葉天子白佛言:「世尊!我今當說比丘及比丘所說。」

佛告迦葉天子:「隨所樂說。」

時,彼迦葉天子而說偈言:

「比丘守正念,  其心善解脫,
 晝夜常勤求,  逮得離塵垢。
 曉了知世間,  於塵離塵垢,
 比丘無憂患,  心無所染著。

「世尊!是名比丘,是名比丘所說。」

佛告迦葉:「如是,如是,如汝所說。」

迦葉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前經註參照

〔今〕-【聖】

[註解]

[對應經典]

[導讀:夜叉相應 (1/2)]

《雜阿含經》「夜叉相應」的內容為本卷第1319~1324經和卷50第1325~1330經,是和夜叉眾有關的經文。

(一三一九)[0362a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日暮與五百比丘於屈摩夜叉鬼住處宿。時,屈摩夜叉鬼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

時,屈摩夜叉鬼白佛言:「世尊!今請世尊與諸大眾於此夜宿。」

爾時,世尊默然受請。

是時,屈摩夜叉鬼知世尊默然受請已,化作五百重閣房舍,臥床、坐床、踞床,俱襵褥枕,各五百具,悉皆化成。化作五百燈明,無諸煙炎。悉化現已,往詣佛所,稽首佛足,勸請世尊令入其舍,令諸比丘次受房舍及諸臥具。周遍受已,還至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賢德有正念,  賢德常正念,
 正念安隱眠,  此世及他世。
 賢德有正念,  賢德常正念,
 正念安隱眠,  其心常寂止。
 賢德有正念,  賢德常正念,
 正念安隱眠,  捨降伏他軍。
 賢德有正念,  賢德常正念,
 不殺不教殺,  不伏不教伏。
 慈心於一切,  心不懷怨結。

爾時,世尊告屈摩夜叉鬼:「如是,如是,如汝所說。」

時,[*]屈摩夜叉鬼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還自所住處。

[校勘]

S. 10. 4. Maṇibhadda.,[No. 100(318)]

住=坐【明】

襵=攝【宋】【元】【明】【聖】

至=到【聖】

教殺=殺教【聖】

屈=崛【聖】*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三二〇)[0362a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摩鳩羅山,尊者那伽波羅為親侍者。

爾時,世尊於夜闇時,天小微雨,電光睒現,出於房外,露地經行。

是時,天帝釋作是念:「今日世尊住摩鳩羅山,尊者那伽波羅親侍供養,其夜闇冥,天時微雨,電光睒現,世尊出房,露地經行,我當化作毘琉璃重閣,執持重閣,隨佛經行。」作是念已,即便化作鞞琉璃重閣,持詣佛所,稽首佛足,隨佛經行。

爾時,摩竭提國人若男若女,夜啼之時,以摩鳩羅鬼恐之即止,親侍供養弟子之法,待師禪覺,然後乃眠。爾時,世尊為天帝釋夜經行久。

爾時,尊者那伽波羅作是念:「世尊今夜經行至久,我今當作摩鳩羅鬼形而恐怖之。」時,那伽波羅比丘即反被俱執,長毛在外,往在世尊經行道頭,白佛言:「摩鳩羅鬼來!摩鳩羅鬼來!」

爾時,世尊告那伽波羅比丘:「汝那伽波羅愚癡人,以摩鳩羅鬼神像恐怖佛耶?不能動如來、應、等正覺一毛髮也,如來、應、等正覺久離恐怖。」

爾時,天帝釋白佛言:「世尊!世尊正法、律中亦復有此人耶?」

佛言:「憍尸迦!瞿曇家中極大廣闊,斯等於未來世亦當使得清淨之法。」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復婆羅門,  於自所得法,
 得到於彼岸。  若一毘舍遮
 及與摩鳩羅,  皆悉超過去。
 若復婆羅門,  於自所行法,
 一切諸受覺,  觀察皆已滅。
 若復婆羅門,  自法度彼岸,
 一切諸因緣,  皆悉已滅盡。
 若復婆羅門,  自法度彼岸,
 一切諸人我,  皆悉已滅盡。
 若復婆羅門,  自法度彼岸,
 於生老病死,  皆悉已超過。」

佛說此經已,釋提桓因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校勘]

cf. Udāna 1. 7. Pāṭalī.,[No. 100(319)]

「琉」,宋、元、明、聖四本作「瑠」。*

「鞞琉」,宋、元、聖三本作「鞞瑠」,明本作「毗瑠」。

待=侍【宋】【元】【明】

執=攝【宋】【聖】

在=住【宋】【元】【明】【聖】

[>毘舍遮]Pisāca.

與=於【明】

「摩鳩羅」,巴利本作 Bakkula。

我=今【聖】

[註解]

那伽波羅:比丘名,佛陀稱讚他「曉了星宿,預知吉凶」第一。

鞞琉璃重閣:以琉璃打造的寬廣的平台。

摩鳩羅鬼:能發出恐怖聲音的鬼。

毘舍遮:食人精氣或血肉之惡鬼。

[對應經典]

  • 《Udāna I.7》。

(一三二一)[0362c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尊者阿那律陀於摩竭提國人間遊行,到畢陵伽鬼子母住處宿。時,尊者阿那律陀夜後分時,端身正坐,誦憂陀那、波羅延那、見真諦、諸上座所說偈、比丘尼所說偈、尸路偈、義品、牟尼偈、修多羅,悉皆廣誦。

爾時,畢陵伽鬼子夜啼,畢陵伽鬼子母為其子說偈呵止言:

「畢陵伽鬼子,  汝今莫得啼,
 當聽彼比丘,  誦習法句偈。
 若知法句者,  能自護持戒,
 遠離於殺生,  實言不妄語,
 能自捨非義,  解脫鬼神道。」

畢陵伽鬼子母說是偈時,畢陵伽鬼子啼聲即止。

[校勘]

S. 10. 6. Piyaṅkara.,[No. 100(320)]

[>阿那律陀]Anuruddha.

憂=優【宋】【元】【明】

畢陵伽Piyaṅkara.

得=復【宋】【元】【明】

法句Dhammapada.

鬼神道Pisāca-yoni.

[註解]

憂陀那:自說。十二部經中之無問自說經。無人問,佛自說法者。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誦經時,周遭的鬼道眾生若聽聞正法,瞭解其中的內容,並身體力行,能夠幫助它們解脫於鬼道。

(一三二二)[0362c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與大眾俱,到富那婆藪鬼子母住處宿。

爾時,世尊為諸比丘說四聖諦相應法,所謂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

爾時,富那婆藪鬼母,兒富那婆藪及鬼女欝多羅,二鬼小兒夜啼。時,富那婆藪鬼母教其男女故,而說偈言:

汝富那婆藪,  欝多羅莫啼,
 令我得聽聞,  如來所說法。
 非父母能令,  其子解脫苦,
 聞如來說法,  其苦得解脫。
 世人隨愛欲,  為眾苦所迫,
 如來為說法,  令破壞生死。
 我今欲聞法,  汝等當默然,
 時富那婆藪,  鬼女欝多羅。
 悉受其母語,  默然而靜聽,
 語母言善哉,  我亦樂聞法。
 此正覺世尊,  於摩竭勝山,
 為諸眾生類,  演說脫苦法。
 說苦及苦因,  苦滅滅苦道,
 從此四聖諦,  安隱趣涅槃。
 母今但善聽,  世尊所說法。」

時,富那婆藪鬼母即說偈言:

「奇哉智慧子,  善能隨我心,
 汝富那婆藪,  善歎佛導師。
 汝富那婆藪,  及汝欝多羅,
 當生隨喜心,  我已見聖諦。」

時,富那婆藪鬼母說是偈時,鬼子男女隨喜默然。

[校勘]

S. 10. 7. Punabbasu.,[No. 100(321)]

富那婆藪Punabbasu.

藪+(及)【宋】【元】【明】

汝=婆【聖】

欝多羅Uttarika.

脫=勝【宋】【元】【明】

汝=女【聖】

是偈=偈是【宋】【元】【明】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明,宣說佛法時,周遭的鬼道眾生若聽聞正法,瞭解其中的內容,並身體力行,能夠幫助它們解脫於鬼道。

(一三二三)[0363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與諸大眾至摩尼遮羅鬼住處夜宿。

爾時,摩尼遮羅鬼會諸鬼神,集在一處。

時,有一女人,持香花鬘飾、飲食,至彼摩尼遮羅鬼神住處。彼女人遙見世尊在摩尼遮羅鬼神住處坐,見已,作是念:「我今現見摩尼遮羅鬼神。」即說偈言:

「善哉摩尼遮,  住摩伽陀國,
 摩伽陀國人,  所求悉如願。
 云何於此世,  常得安樂住?
 後世復云何,  而得生天樂?」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莫放逸慢恣,  用摩尼鬼為,
 若自修所作,  能得生天樂。」

時,彼女人作是念:「此非摩尼遮羅鬼,是沙門瞿曇。」如是知已,即以香花鬘飾供養世尊,稽首禮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道趣安樂?  當修何等行,
 此世常安隱,  後世生天樂?」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布施善調心,  樂執護諸根,
 正見修賢行,  親近於沙門。
 以正命自活,  他世生天樂,
 何用三十三,  諸天之苦網。
 但當一其心,  斷除於愛欲,
 我當說離垢,  甘露法善聽。」

時,彼女人聞世尊說法,示、教、照、喜。如佛常法,謂布施、持戒、生天之福,欲味欲患煩惱,清淨、出要、遠離、功德福利,次第演說清淨佛法。譬如鮮淨白,易染其色。時,彼女人亦復如是。即於坐上,於四聖諦得平等觀苦、集、滅、道。

時,彼女人見法、得法、知法、入法,度諸疑惑,不由於他,於正法、律得無所畏。即從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已度,世尊!已度,善逝!我從今日,盡壽命,歸佛、歸法、歸比丘僧。」

時,彼女人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而去。

[校勘]

[No. 100(322)]

〔見〕-【聖】

鬘飾=飾鬘【宋】【元】【明】【聖】

㲲=疊【聖】*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一女人持香花、飲食供養鬼神,祈求現世安樂﹑來世生天享福。

世尊說明,求人不如求己,若要現世安樂﹑來世生天享福,具體的作法為布施、調心、守護六根門、正見、行善業、親近善知識,如此能夠現世安樂﹑來世生天享福。

若進一步斷除貪愛染著,則能夠究竟解脫於煩惱。

(一三二四)[0363b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摩竭提國人間遊行,到針毛鬼住處夜宿。爾時,針毛鬼會諸鬼神,集在一處。

時,有炎鬼見世尊在針毛鬼住處夜宿。見已,往詣針毛鬼所,語針毛鬼言:「聚落主!汝今大得善利,今如來、應、等正覺於汝室宿。」

針毛鬼言:「今當試看,為是如來、為非?」

時,針毛鬼與諸鬼神集會已,還歸自舍,束身衝佛。爾時,世尊却身避之。如是再三,束身衝佛,佛亦再三却身避之。

爾時,針毛鬼言:「沙門怖耶?」

佛言:「聚落主!我不怖也,但汝觸惡。」

針毛鬼言:「今有所問,當為我說,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當壞汝心,裂汝胸,令汝熱血從其面出,捉汝兩手擲恒水彼岸。」

佛告針毛鬼:「聚落主!我不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天神、世人能壞如來、應、等正覺心者,能裂其胸者,能令熱血從面出者,執其兩臂擲著恒水彼岸者。汝今但問,當為汝說。令汝歡喜。」

時,針毛鬼說偈問佛:

「一切貪恚心,  以何為其因,
 不樂身毛豎,  恐怖從何起?
 意念諸覺想,  為從何所起,
 猶如新生兒,  依倚於乳母。」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愛生自身長,  如尼拘律樹,
 展轉相拘引,  如籐綿叢林,
 若知彼所因,  當令鬼覺悟,
 度生死海流,  不復重增有。」

爾時,針毛鬼聞世尊說偈,心得歡喜,向佛悔過,受持三歸。

佛說此經已,針毛鬼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S. 10. 3. Sūciloma(針毛鬼).,[No. 100(323)]

炎鬼=炙鬼【宋】Khara-yakka.

衝=鐘【宋】*【元】*【明】*【聖】*

〔之〕-【聖】

擲+(著)【聖】

恐怖從何起=是自何緣生【宋】【元】【明】,-【聖】

籐=藤【宋】【元】【明】,=搸【聖】

聖本在「??」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註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呼應第一三一四經。

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九

 
agama/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九.txt · 上一次變更: 2016/10/31 00:46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4755702018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