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聖道分相應 (1/2);八聖道]

「八正道」是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又譯為「八聖道」。

八正道一般定義為:

  1. 正見:正確的見解。
  2. 正志:正確的意向;離於貪欲、瞋恚、加害的意向。又譯為「正思惟」。
  3. 正語:正確的言語;不說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4. 正業:正確的行為;不做殺生、偷盜、邪淫的事。
  5. 正命:正當的謀生。
  6. 正方便:正確的努力。又譯為「正精進」、「正勤」。
  7. 正念:正確的專注;清澈的覺知。
  8. 正定:正確的禪定。

《雜阿含經》「聖道分相應」的內容為本卷和卷二十九第797~800經,是解說八正道的相關經文。

(七四八)[0198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正見是解脫的前相如日出前相,謂明相初光。如是比丘正盡苦邊究竟苦邊前相者,所謂正見。彼正見者,能起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起定正受故,聖弟子心正解脫貪欲、瞋恚、愚癡。如是心善解脫聖弟子得正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明相初光:日出前,東邊的天空開始亮起來的景像。

正盡苦邊:徹底地斷盡所有的苦。

究竟苦邊:到達苦的盡頭。

正見:正確的見解。

正志:正確的意向。

正語:正確的言語;不說妄語、惡口、兩舌、綺語。

正業:正確的行為;不做殺生、偷盜、邪淫的事。

正命:正當的謀生。

正方便:正確的努力;已生的惡令斷,未生的惡令不起,未生的善令生,已生的善令增長。另譯為「正精進」、「正勤」。

正念:正確的專注;清澈的覺知(現前的對象)。

正定:正確的禪定。

起定正受:「正受」字面的意思是「正確地獲得」,指正確地到達定境。又譯為「等至」、「正定現前」,音譯為「三摩鉢底」。(??)

心善解脫:心徹底地解脫。

得正知見:得到解脫知見。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雜阿含經》卷十五第394經:「譬如日出,明相先起。如是正盡苦亦有前相起?謂知四聖諦。何等為四?知苦聖諦、知苦集聖諦、知苦滅聖諦、知苦滅道跡聖諦。」(CBETA, T02, no. 99, p. 106, b25-28)

(七四九)[0198b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無明為前相,故生諸惡不善法。時,隨生無慚、無愧;無慚、無愧生已,隨生邪見;邪見生已,能起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明、慚愧、正見、然後八正道起明為前相,生諸善法。時,慚愧隨生,慚愧生已,能生正見,正見生已,起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次第而起。正定起已,聖弟子得正解脫貪欲、瞋恚、愚癡。如是聖弟子得正解脫已,得正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無明」,巴利本作 Avijjā。

「邪見」,巴利本作 Micchādiṭṭhi。

「邪志」,巴利本作 Micchāsaṅkappa。

「邪語」,巴利本作 Micchāvācā。

「邪業」,巴利本作 Micchākammanta。

「邪命」,巴利本作 Micchājīva。

「邪方便」,巴利本作 Micchāvāyāma。

「邪念」,巴利本作 Micchāsati。

「邪定」,巴利本作 Micchāsamādhi。

「諸」,宋本作「諸惡不」。

[註解]

無明:無智;不徹底明白佛法。也是「癡」的異名。

起明:升起光明,即「無明」的相反。

正定:有正見……正念而起的正定才能得解脫,與非一般外道的定不同。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慚愧生已,能生正見

本經表示有「明」而隨生「慚愧」,「慚愧」生已,能生「正見」,次第生起八正道,乃至解脫。

  • 八正道次第而起

根據本經所說,八正道是由正見開始,「次第而起」,最後才成就正定。《中阿含經》卷四十九〈雙品1〉第189經聖道經也表示正見促成正志,再一一促成其餘各正道:「正見生正志,正志生正語,正語生正業,正業生正命,正命生正方便,正方便生正念,正念生正定,賢聖弟子如是心正定,頓盡婬、怒、癡,賢聖弟子如是正心解脫,頓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彼中正見最在其前。」(CBETA, T01, no. 26, p. 735, c8-13)

  • 正見促成正志等聖道,有什麼生活上的例子?

舉個較極端的例子:若有人邪見認為錢是人生的一切,就會不擇手段、用不合法的手段賺錢,例如思惟種植毒品能最快賺大錢(邪志)造作意的惡業,心動後就行動,造作語的惡業(邪語)、身的惡業(邪業),以販毒維生(邪命),努力販毒(邪方便),自然往生惡道。

有正見的人,若遇到容易被騙的愚夫愚婦,雖然有騙他的能力,但有正志而不會想去騙他,做正當的工作而不做金光黨騙財,努力在正道上,進修正念乃至正定,修行也就能有所成就。

  • 「正定」有什麼條件?

如本經所說,八正道次第而起,因此「正定」的先決條件是次第修習八正道的「正見」到「正念」,約略地說即卷二十四第624經所述:「汝當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身、口、意三業清淨),然後修四念處。」(CBETA, T02, no. 99, p. 175, a7-8)

修習「正念」後如何生起「正定」甚至覺悟的原理,則詳見卷二十六第711經對於「七覺支」次第的解說。

  • 「邪定」有什麼實例?

舉個極端的例子,催眠誘導、藥物影響、或外力觸發腦部,都可能讓人產生某種定境,並有喜樂的感覺,但稍有不慎即可能造成嚴重的後遺症,輕則成癮,重則幻視、幻聽甚至以假為真、人格分裂。

這些定境並不是基於正念(對當前身心客觀、清澈的覺知)所生,而常是由於邪念(被引導而產生的主觀妄想或扭曲的感受)所生,是應該避免的邪定。

更常見的是外道基於邪見、不守戒律、或沒有正念而生的定境,這些有違於八正道而生的定境都無法導向解脫,不是佛教的正定。

(七五〇)[0198b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諸惡不善法,比丘!一切皆以無明為根本,無明集無明生無明起。所以者何?什麼是無明無明者無知,於善、不善法不如實知,有罪、無罪,下法上法,染污,不染污,分別不分別緣起非緣起不如實知;不如實知故,起於邪見,起於邪見已,能起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

「若諸善法生,一切皆以明為根本,明集、明生、明起。明於善、不善法如實知,有罪、無罪,親近、不親近,卑法勝法穢污白淨,有分別、無分別,緣起、非緣起悉如實知,如實知者,是則正見。正見者,能起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正定起已,聖弟子得正解脫貪、恚、癡,貪、恚、癡解脫已,是聖弟子得正智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比丘」,宋、元、明三本作「生」。

「若」,宋本作「共」。

大正藏無「以」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有」,大正藏原為「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有」。

聖本無「起」字。

[註解]

無明集:無明的起因是無知。

無明生:對於善、不善法……緣起、非緣起不如實知會助長無明。

無明起:最後無明會引發邪見……邪定。

下法:

上法:即「善法」;佛陀所說的法就是上善之法。

分別:有(善惡等)分別的法,會導致善、惡業果報。也有解為善、惡夾雜的法。

不分別:沒有(善惡等)分別的法。例如阿羅漢的心念,不與貪、瞋、癡相應,不造業、不導致果報。

緣起:由因緣(種種條件)而生起。

非緣起:不是由因緣而生的法;即無為法,例如涅槃。

穢污:惡法。又譯為「黑法」。

白淨:善法。又譯為「白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無明即「沒有智慧」。沒有什麼智慧?對於四聖諦不瞭解,不知道五陰及六入處的無常、苦、空、非我,而迷昧於其中,就是無明。沒有世間及出世間的正見,對於佛、法、僧沒有知見,就是無明。

本經即解說什麼是「無明」,下表則整理了《阿含經》中不同經文對「無明」的定義:

經號無明的定義
雜阿含經251六觸入處無常、生滅法不如實知、不見、不無間等、愚癡、無明、大冥。
雜阿含經256五受陰無常、磨滅法、生滅法不如實知、不見、無無間等、愚、闇、不明。
雜阿含經257五受陰、五受陰集、滅、道跡不如實知、不知、不見、不無間等、愚、闇、不明。
雜阿含經258五受陰、五受陰集、滅、味、患、離不如實知、不如實見、不無間等、若闇、若愚。
雜阿含經十八490於前際無知,後際無知,前、後、中際無知;佛、法、僧寶無知,苦、集、滅、道無知;善、不善、無記無知,內無知、外無知,若於彼彼事無知闇障。
雜阿含經二十八750無知,於善、不善法不如實知,有罪、無罪,下法、上法,染污,不染污,分別、不分別,緣起、非緣起不如實知。
增壹阿含經四十六49-5不知苦,不知習,不知盡,不知道。


[進階辨正]

(七五一)[0198c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在家、若出家而起邪事者,我所不說。所以者何?若在家、出家而起邪事者,則不樂正法。何等為邪事?謂邪見,乃至邪定,若在家、出家而起正事,我所讚歎。所以者何?起正事者,則樂正法,善於正法。何等為正事?謂正見,乃至正定。」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在家及出家,  而起邪事者,
 彼則終不樂,  無上之正法
 在家及出家,  而起正事者,
 彼則常心樂,  無上之正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彼則終不樂,無上之正法:起邪事者不愛修習正見……正定等無上正法。

[對應經典]

 

(七五二)[0198c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迦摩比丘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謂欲者。云何為欲?」

佛告迦摩:「欲,謂五欲功德。何等為五?謂眼識明可愛、可意、可念長養欲樂。如是耳、鼻、舌、身識觸,可愛、可意、可念,長養欲樂,是名為欲。然彼非欲,於彼貪著者,是名為欲。」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世間雜五色,  彼非為愛欲,
 貪欲覺想者,  是則士夫欲
 眾色常住世,  行者斷心欲。

迦摩比丘白佛言:「世尊!寧有道有跡,斷此愛欲不?」

佛告比丘:「有八正道,能斷愛欲,謂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迦摩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眼識明」,宋、元、明、聖四本作「識眼」。

「識」,宋、元、明三本作「識身」。

[註解]

五欲功德: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的作用。

眼識明色:眼睛所識別的物體。

可愛、可意、可念:感到喜歡、惦記、思念。

長養:生長、滋養。

然彼非欲,於彼貪著者,是名為欲:然而「色、聲、香、味、觸」這些並非欲貪,對此五境貪愛染著,才是欲貪。

世間雜五色,彼非為愛欲,貪欲覺想者,是則士夫欲:世間的「色、聲、香、味、觸」種種境界不是愛欲,對此五境貪愛染著,才是人們的欲貪。

有道有跡:有方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以下經文和本經一樣,都表示五境本身不是欲貪,對五境的貪愛染著才是欲貪:
  • 《雜阿含經》卷十八第490經:「欲者,謂眼所識色可愛、樂、念,染著色。耳聲、鼻香、舌味、身所識觸可愛、樂、念,染著觸。閻浮車!此功德非欲,但覺想思惟者。」(CBETA, T02, no. 99, p. 127, b5-7)
  • 《雜阿含經》卷九第250經:「非眼繫色,非色繫眼,乃至非意繫法,非法繫意,中間欲貪,是其繫也。」(CBETA, T02, no. 99, p. 60, b10-12)
  • 《雜阿含經》卷四十八第1286經:「非世間眾事,是則之為欲,心法馳覺想,是名士夫欲。」(CBETA, T02, no. 99, p. 354, b18-19)
  • 《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九〈非常品51〉:「欲我知汝本,意以思想生,我不思想汝,則汝而不有。」(CBETA, T02, no. 125, p. 815, c15-16)


  • 本經說「貪欲覺想者,是則士夫欲」,當根對境時不如理作意,而有貪欲覺,增長無明。所以《中阿含經》卷二十八〈林品5〉第113經說:「一切諸法以欲為本」(CBETA, T01, no. 26, p. 602, c4),以下經文也都有相關的意涵:
  • 《雜阿含經》卷十六第454經:「緣種種界生種種觸,緣種種觸生種種受,緣種種受生種種想,緣種種想生種種欲,緣種種欲生種種覺,緣種種覺生種種熱,緣種種熱生種種求。」(CBETA, T02, no. 99, p. 116, b15-19)
  • 南傳《長部尼柯耶》卷二十一帝釋所問經:「『然,世尊!欲以何緣,由何而起,由何而生,以何為源耶?何有時,欲有,何滅時,欲滅耶?』『帝釋!欲以尋為緣,由尋而起,由尋而生,以尋為源,尋有時,欲有,尋滅時,即欲滅。』『然,世尊!尋以何為緣,由何而起,由何而生,以何為源耶?何有時,尋有,何滅時,尋滅耶?』『帝釋!尋以妄想諸支為緣,由妄想諸支而起,由妄想諸支而生,以妄想諸支為源。妄想諸支有時,尋有,妄想諸支滅時,尋滅。』」(CBETA, N07, no. 4, p. 262, a10-p. 263, a3 // PTS.D.2.277)
  • 南傳《中部尼柯耶》卷二〈獅子吼品2〉第18經蜜丸經:「諸賢!緣眼於色而眼識生。三事和合而有觸。緣觸而有受,以想所受者,即覺知所想者,即迷執所覺知者。所迷執者,由其因緣,人於過去、未來、現在,依眼而識於色,即生起迷執之想分。」(CBETA, N09, no. 5, p. 155, a4-6 // PTS.M.1.111 - PTS.M.1.112)


  • 有同學問:「為何本經只說對五根對五境後的欲,而不說意根對法境的貪?」

眼、耳、鼻、舌、身等五種感官接收的訊號傳到最後,由意根作最後的反應,而會起心動念,因此五根識五境時的欲也都可說是意根對法境的貪。

另一方面,五欲是最明顯的,超越了五欲也就超越了欲界。至於對法境的執著也是一種貪,這些都要能超越才能解脫輪迴。

(七五三)[0199a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比丘名阿梨瑟吒,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謂甘露者。云何名為甘露?」

佛告阿梨瑟吒:「甘露者,界名說,然我為有漏盡者,現說此名。」

阿梨瑟吒比丘白佛言:「世尊!有道有跡,修習多修習,得甘露法不?」

佛告比丘:「有,所謂八聖道分——謂正見乃至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甘露:印度傳說中的不死藥,譬喻佛所教授的解脫法門,因為解脫的聖者不生,不生因而不死。

界名說:(涅槃)境界的名稱。

我為有漏盡者,現說此名:我為了斷盡煩惱的人,提出這個名稱。

甘露法:用甘露(不死藥)譬喻佛所教授的解脫法門;又作甘露法門、甘露門。

[對應經典]

 

(七五四)[0199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舍利弗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謂賢聖等三昧根本眾具。云何為賢聖等三昧根本眾具?」

佛告舍利弗:「謂七正道分為賢聖等三昧,為根本,為眾具。何等為七?謂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舍利弗!於此七道分為基業已,得一其心,是名賢聖等三昧根本眾具。」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等三昧根本眾具:正定的根本條件與資具。等三昧即正定,遠離昏沈掉舉,專注於一境。(??)

七正道分: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

一其心:使心念專一。

[對應經典]

 

(七五五~七)[0199b03]

如上三經。如是佛問諸比丘三經亦如是說。

 

[註解]

[對應經典]

 

(七五八)[0199b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無母子畏,有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而不能知無母子畏,有母子畏。

「諸比丘!有三種無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何等為三?諸比丘!有時兵兇亂起,殘害國土,隨流波迸,子失其母,母失其子,是名第一無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

「復次,比丘!有時大火卒起,焚燒城邑聚落,人民馳走,母子相失,是名第二無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

「復次,比丘!有時山中大雨,洪水流出,漂沒聚落,人民馳走,母子相失,是名第三無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

然此等畏,是有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說名無母子畏。彼有時兵兇亂起,殘害國土,隨流波迸,母子相失,或時於彼母子相見,是名第一有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說名無母子畏。

「復次,大火卒起,焚燒城邑聚落,人民馳走,母子相失,或復相見,是名第二有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說名無母子畏。

「復次,山中大雨,洪水流出,漂沒聚落,此人馳走,母子相失,或尋相見,是名第三有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說名無母子畏。

「比丘!有三種無母子畏,是我自覺成三菩提之所記說。何等為三?若比丘!子若老時,無母能語:『子汝莫老,我當代汝。』其母老時,亦無子語:『母令莫老,我代之老。』是名第一無母子畏,我自覺成三菩提之所記說。

「復次,比丘!有時子病,母不能語:『子令莫病,我當代汝。』母病之時,子亦不能語:『母莫病,我當代母。』是名第二無母子畏,我自覺成三菩提之所記說。

「復次,子若死時,無母能語:『子令莫死,我今代汝。』母若死時,無子能語:『母令[*]莫死,我當代母。』是名第三無母子畏,我自覺成三菩提之所記說。」

諸比丘白佛:「有道有跡,修習多修習,斷前三種有母子畏,斷後三種無母子畏不?」

佛告比丘:「有道有跡,斷彼三畏。何等為道。何等為跡,修習多修習,斷前三種有母子畏,斷後三種無母子畏?謂八聖道分,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無母子」,巴利本作 Amātāputtaka。

元本無「夫」字。

「令」,宋、元、明三本作「今」。[*]

[註解]

有三種無母子畏,愚癡無聞凡夫所說:有三種母子害怕失散的情況,是愚笨沒有見識的凡人所說的。

卒起:倉猝生起;突然生起。

然此等畏,是有母子畏:然而這些害怕失散的情況,是可能有機會再相見的,所以不是真正的「無母子畏」。

有三種無母子畏,是我自覺成三菩提之所記說:有三種母子害怕失散的情況,是我自己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之後而作的決定說。

有道有跡:有方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凡夫怕火災、水災、戰爭會讓母子失散,而佛陀說老、病、死更該怕,縱然是母子也無法代對方受老、病、死。

解決之道,在於精勤修行於八正道。

《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一〈地獄名號品第五〉:「父子至親,岐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CBETA, T13, no. 412, p. 782, a29-b1) 或許可能承接自《雜阿含經》無母子畏的比喻。

(七五九)[0199c1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三無常有為心所緣生。何等為三?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

諸比丘白佛:「世尊!有道有跡,修習多修習,斷此三受不?」

佛告比丘:「有道有跡,修習多修習,斷此三受。何等為道,何等為跡,修習多修習,斷此三受?」

佛告比丘:「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受:對境而產生的感受。

有為:有造作的;因緣而生的。「為」是「造作」的意思。

心所緣生:心(識)與對境因緣和合而產生的。

不苦不樂受:不是苦、也不是樂的感受。又譯為「捨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說的「斷此三受」,可與以下經典參照:

  • 《雜阿含經》卷五第107經:「云何身苦患、心不苦患?多聞聖弟子於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如實知已,不生愛樂,見色是我、是我所,彼色若變、若異,心不隨轉惱苦生;心不隨轉惱苦生已,得不恐怖、障礙、顧念、結戀。受、想、行、識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99, p. 33, b14-19)
  • 《雜阿含經》卷十七第470經:「譬如士夫被一毒箭,不被第二毒箭,當於爾時,唯生一受,所謂身受,不生心受。」(CBETA, T02, no. 99, p. 120, a25-27)

(七六〇)[0199c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世有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何等為三?謂老、病、死,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世間若無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者,無有如來、應、等正覺出於世間,世間亦不知有如來說法教誡、教授。以世間有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故,如來、應、等正覺出於世間,世間知有如來說法教誡、教授。」

諸比丘白佛:「有道有跡,斷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者不?」

佛告比丘:「有道有跡,修習多修習,斷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何等為道?何等為跡?修習多修習,斷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世間若無此三法不可喜、不可愛、不可念者,無有如來、應、等正覺出於世間:世間如果沒有老、病、死這三種不讓人喜、愛、念的事物,就不會有佛陀出現於世間。

[對應經典]

 

(七六一)[0200a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當說無學。諦聽,善思念之。何等為學?謂學正見成就,學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成就,是名為學。何等為無學?謂無學正見成就,無學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成就,是名無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學、無學,如是正士、如是大士,亦如是說。

 

[註解]

學:即「學人」,佛弟子中尚未證阿羅漢的聖者,還有法須修學,因此稱為「學人」或「有學」。

無學:阿羅漢已無惑可斷、畢業了,因此稱為「無學」。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要放上完整的世間正見、出世間正見內容列表。】

(七六二)[0200a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當說聖漏盡。云何為聖漏盡?謂無學正見成就,乃至無學正定成就,是名聖漏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聖漏盡:聖人的斷盡煩惱。

[對應經典]

 

(七六三)[0200a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八聖道分。何等為八?謂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對應經典]

 

(七六四)[0200b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修八聖道。諦聽,善思。何等為修八聖道?是比丘修正見,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修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是名修八聖道。」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住」,宋、元二本作「在」。

 

[對應經典]

 

(七六五)[0200b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比丘過去已修八聖道,未來當修八聖道。」乃至……。

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乃至:表示語句省略的意思。此指現在正在修八聖道。

[對應經典]

 

(七六六)[0200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正見清淨鮮白,無諸過患,離諸煩惱,未起不起,唯除佛所調伏,乃至正定亦如是說。若正見清淨鮮白,無諸過患,離諸煩惱,未起能起,乃至正定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除佛所說,除善逝所說[*],亦如上說。

[校勘]

「說」,宋、元、明三本作「調」。[*]

[註解]

未起不起,唯除佛所調伏:除了佛所教導的調伏煩惱的修行方法之外,不升起其它的(見解)。

未起能起:為「未起能起,佛所調伏」的簡寫,佛所教導的調伏煩惱的修行方法,還沒有升起的,讓它升起。

[對應經典]

 

(七六七)[0200b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說不善聚者,謂五蓋,是為正說。所以者何?純一不善聚者,所謂五蓋。何等為五?謂貪欲蓋,瞋恚、睡眠掉悔、疑蓋。說善法聚者,所謂八聖道,是名正說。所以者何?純一滿淨善聚者,謂八聖道。何等為八?謂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睡眠」,大正藏原為「眠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睡眠」。

[註解]

不善聚者:不善的這一類聚。

純一:完全。

[對應經典]

 

(七六八)[0200c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時,尊者阿難獨一靜處,作如是念:「半梵行者,謂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乃至。佛告阿難:「純一滿淨具梵行者,謂善知識。所以者何?我為善知識故,令諸眾生修習正見,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乃至修正定,依遠離、依無欲、依滅、向於捨。」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善知識:能教導眾生捨惡修善的人。

純一滿淨具梵行者:成就完全清淨修行的人。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相當南傳經文是:

大德!這是梵行的一半,即:善友誼、善同伴之誼、善同志之誼。」

阿難!不是這樣的,阿難!不是這樣的,阿難!這就是梵行的全部,即:善友誼、善同伴之誼、善同志之誼。

(七六九)[0200c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阿難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

時,有生聞婆羅門乘白馬車,眾多年少翼從,白馬、白車、白、白鞭,頭著白帽、白傘蓋,手執白拂,著白衣服、白瓔珞,白香塗身,翼從皆白,出舍衛城,欲至林中教授讀誦。眾人見之咸言:「善乘,善乘,謂婆羅門乘。」

時,尊者阿難見婆羅門眷屬、眾具一切皆白,見已,入城乞食。還精舍,衣鉢,洗足已,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今日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見生聞[*]婆羅門乘白馬車,眷屬、眾具一切皆白,眾人唱言:『善乘,善乘,謂婆羅門乘。』云何?世尊!於正法、律,為是世人乘?為是婆羅門乘?」

佛告阿難:「是世人乘,非我法、律婆羅門乘也。阿難!我正法、律乘、天乘、婆羅門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諦聽,善思,當為汝說。阿難!何等為正法、律乘、天乘、婆羅門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謂八正道——正見乃至正定。阿難!是名正法、律乘、天乘、梵乘、大乘,能調伏煩惱軍者。」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信戒為法,  慚愧為長
 正念善護持,  以為善者,
 捨三昧為,  智慧精進輪,
 無著忍辱,  安隱如法行,
 直進不退還,  永之無憂處,
 智士乘戰車,  摧伏無智怨。」

[校勘]

「住」,宋、元、明三本作「在」。

「生聞」,巴利本作 Jānusoṇi。

「生聞」,聖本作「生問」。*

「鞚」,大正藏原為「控」,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鞚」。

「婆羅門乘」,巴利本作 Brahmayāna。

「正法律」,巴利本作 Dhammavinaya。

「縻」,聖本作「養」。

「永」,宋、元、明三本作「示」。

[註解]

生聞:不曾聽過的,即「某人」。「生」指「不熟悉」,「聞」指聽過。

翼從:隨從。

鞚:拴在馬脖子上,用以控制馬的皮帶或繩索。「鞚」讀作「控」。

傘蓋:遮日防雨的傘;又叫「華蓋」。

婆羅門乘:此處指最上等的運輸工具。

世人乘:一般人世間的交通工具。

婆羅門乘:此處指能將眾生由生死流轉的這一方載至覺悟彼岸的教法。

律乘:

大乘:

煩惱軍:如大軍壓境般的眾多煩惱。

軛:在車衡兩端扼住牛、馬等頸背上的曲木。

縻:牽牛的繩子。

御:此處指以正念來駕馭調伏。

轅:車前用來套駕牲畜的兩根直木,左右各一。

鎧:護身鐵甲。

戰車:此處指以信、戒、慚愧、正念、捨、三昧、智慧、精進、無著、忍辱所構成的戰車可摧毀煩惱軍。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c.f. yifertw.blogspot.tw/2014/11/769.html

(七七〇)[0201a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應離邪見,應斷邪見,若邪見不可斷者,我終不說應離、斷邪見。以邪見可斷故,我說比丘當離邪見。若不離邪見者,邪見當作非義不饒益苦,是故我說當離邪見。如是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亦如是說。

「諸比丘!離邪見已,當修正見,若不得修正見者,我終不說修習正見。以得修正見故,我說比丘應修正見。若不修正見者,當作非義不饒益苦,以不修正見,作非義不饒益苦故,是故我說當修正見,以義饒益,常得安樂。是故,比丘!當修正見。如是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若邪見不可斷者,我終不說應離、斷邪見:如果邪見是無法斷的,世尊就不會告訴大家要斷邪見。

非義不饒益苦:對正見的培養沒有幫助而得苦果。

若不得修正見者,我終不說修習正見:如果正見是無法修習的,世尊就不會要大家去修習正見。

以義饒益:以培養正見。(??)

[對應經典]

 

(七七一)[0201a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生聞[*]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謂非彼岸及彼岸。瞿曇,云何非彼岸?云何彼岸?」

佛告婆羅門:「邪見者,非彼岸。正見者,是彼岸。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非彼岸。正見是彼岸,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彼岸。」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希有諸人民,  能度於彼岸,
 一切諸世間,  徘徊遊此岸
 於此正法律,  能善隨順者,
 斯等能度彼,  生死難度岸。」

時,生聞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註解]

希有諸人民:只有很少數的人。

此岸:生死流轉。

斯等能度彼,生死難度岸:隨順正法律的人,便能渡過很難超越的生死流轉而到達彼岸。

[對應經典]

 

(七七二~四)[0201b11]

如是,異比丘問尊者阿難、問佛、問諸比丘,此三經亦如上說。

[校勘]

「問」,宋、元、明三本作「聞」。

[註解]

[對應經典]

 

[導讀:正思惟及親近善知識能增益八正道]

要行走在正道上,《雜阿含經》第775~777經教導我們在內心要有「正思惟」(如理作意),第778~781經則教導我們對外要「親近善知識」,這二者分別是在內及在外最能讓人增益八正道的方法。

這和「四預流支」(四個證得初果的因素,參見卷三十第843經)也有所對應,四預流支是:

  1. 親近善士
  2. 聽聞正法
  3. 內正思惟
  4. 法次法向

四預流支的第一個「親近善士」等同「親近善知識」,第三個「內正思惟」等同「正思惟」,第二個「聽聞正法」能導致正見,第四個「法次法向」即一步步地進修八正道。

(七七五)[0201b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如說不正思惟者。諸比丘!不正思惟者,未起邪見令起,已起重生令增廣。如是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亦如是說。

「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已生惡不善法令滅,如說正思惟者。諸比丘!正思惟者,未生邪見令不生,已生者令滅。如邪見,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內法:在內的一切事物。「法」在這邊是廣義的用法,代表任何有形、無形、真實、虛妄的事物或道理。

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如說不正思惟者:我沒見到有比起「不正思惟」還能讓還沒生起的惡、不善法生起,已生起的惡、不善法更加增長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有同學問:「正志又譯為正思惟,那為何此經中說『正思惟』會增益正見、『正志』……等八正道?怎麼會『正思惟』自己增益自己?」

思惟是一種意行(行陰),會造業(意業),正思惟能造善業而有善果,這善果就是增益八正道。

(七七六)[0201b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未生善法不生,已生善法令退,如說不正思惟者。諸比丘!不正思惟者,未生正見令不生,已生正見令退。如是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不生,已生者令退。

「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令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正思惟者。諸比丘!正思惟者,未生正見令生,已生正見重生令增廣。如是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對應經典]

 

(七七七)[0201c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惡不善法重生令增廣,未生善法不生,已生者令退,所謂不正思惟。諸比丘!不正思惟者,未生邪見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未生正見令不生,已生者令退。如是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不生,已生者令退。

「諸比丘!我於內法中,不見一法,未生惡不善法令不生,已生惡不善法令滅,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正思惟。諸比丘!正思惟者,令未生邪見不生,已生邪見令滅,未生正見令生,已生正見重生令增廣。如是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令不生,已生者令滅,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令」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對應經典]

 

(七七八)[0201c2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外法中,我不見一法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惡不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惡知識、惡伴黨、惡隨從。諸比丘!惡知識、惡伴黨、惡隨從者,能令未生邪見令生,已生邪見重生令增廣。如是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諸比丘!外法中,我不見一法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已生惡不善法令滅,如說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諸比丘!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者,能令未生邪見不生,已生邪見令滅;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不生,已生者令滅。」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者」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社會新聞上常有家長形容作奸犯科的兒子:「我兒子很乖,都是交到壞朋友害的。」

幾千年前佛陀就說「惡知識、惡伴黨、惡隨從」會讓人行於邪道,到現代仍是如此。

(七七九)[0202a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外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善法生,已生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諸比丘!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者,能令未生正見生,已生正見重生令增廣。如是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七八〇)[0202a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外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惡不善法重生令增廣,未生善法不生,已生善法令滅,如說惡知識、惡伴黨、惡隨從。諸比丘!惡知識、惡伴黨、惡隨從者,能令未生邪見令生,已生邪見者重生令增廣。未生正見不生,已生正見令退。如是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不生,已生者令退。

「諸比丘!於外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已生惡不善法令滅,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諸比丘!善知識、善伴黨、善隨從,能令未生邪見不生,已生邪見令滅,未生正見令生,已生正見重生令增廣。如是未生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令不生,已生者令滅,未生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不」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對應經典]

 

(七八一)[0202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未生善法不生,已生者令退,如說不正思惟。諸比丘!不正思惟者,能令未生邪見生,已生邪見令重生增廣,未生正見不生,已生正見令退。

「諸比丘!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不生,已生惡不善法令滅,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重生令增廣,如說正思惟。諸比丘!正思惟者,能令未生邪見不生,已生者令滅,未生正見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說邪見、正見,如是邪志、正志,邪語、正語,邪業、正業,邪命、正命,邪方便、正方便,邪念、正念,邪定、正定七經如上說。

如內法八經,如是外法八經,亦如是說。

[校勘]

「不」,宋、元、明三本作「令不」。

[註解]

[對應經典]

 

(七八二)[0202c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非法、是法。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非法、是法?謂邪見非法、正見是法,乃至邪定非法、正定是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非法、是法,如是非律、正,非聖、是聖,不善法、善法,非習法、習法,非善哉法、善哉法黑法白法,非義、正義卑法勝法,有罪法、無罪法,應去法、不去法一一經皆如上說

 

[註解]

律:法則。

善哉法:

正義:正確的義理。(??)

不去法:

一一經皆如上說:非律、非聖、不善法、非習法、非善哉法、黑法、非義、卑法、有罪法、應去法是指邪見……邪定等非法。正律、是聖、善法、習法、善哉法、白法、正義、勝法、無罪法、不去法是指正見……正定等是法。

[對應經典]

 

(七八三)[0202c1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拘睒彌國瞿師羅園。爾時,尊者阿難亦在彼住。

有異婆羅門來詣尊者阿難所,與尊者阿難共相問訊慰勞,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尊者阿難:「欲有所問,寧有閑暇為記說不?」

阿難答言:「隨汝所問,知者當答。」

婆羅門問:「尊者阿難!何故於沙門瞿曇所出家修梵行?」

阿難答言:「婆羅門!為斷故。」

復問:「斷何等?」

答言:「貪欲斷,瞋恚、愚癡斷。」

又問:「阿難!有道有跡,能斷貪欲、瞋恚、愚癡耶?」

阿難答言:「有,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婆羅門言:「阿難!賢哉之道!賢哉之跡!修習多修習,能斷斯等貪欲、恚、癡。」

尊者阿難說是法時,彼婆羅門聞其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如斷貪、恚、癡。如是調伏貪、恚、癡,及得涅槃,及厭離,及不趣涅槃,及沙門義,及婆羅門義,及解脫,及苦斷,及究竟苦邊,及正盡苦,一一經皆如上說。

 

[註解]

厭離:對貪瞋癡生厭而捨離。(捨離於物質及物理世界的現象。??)

不趣涅槃:不導向涅槃。

沙門義:出家修行的目標。

正盡苦:徹底地斷盡所有的苦。

[對應經典]

 

(七八四)[0203a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邪、有正。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邪?謂邪見,乃至邪定。何等為正?謂正見,乃至正定。正見何等為正見?謂說有施有說有齋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有此世、有他世有父母有眾生生有阿羅漢善到、善向,有此世、他世自知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正志何等為正志?謂出要志、無恚志、不害志正語何等為正語?謂離妄語、離兩舌、離惡口、離綺語正業何等為正業?謂離殺、盜、婬。正命何等為正命?謂如法求衣服、飲食、臥具、湯藥,非不如法。正方便何等為正方便?謂欲、精進、方便、出離、勤競、堪能常行不退。正念何等為正念?謂念隨順,念不妄、不虛正定何等為正定?謂住心不亂、堅固、攝持、寂止、三昧、一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止」,元本作「上」。

宋、元、明、聖四本無「已」字。

[註解]

有施:布施是善的。

有說:祝福他人是善的。

有齋:供養是善的。

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有善惡的差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有此世、有他世:有輪迴的現象。

有父母:要孝順父母。

有眾生生:有眾生輪迴受生(而非斷滅見)。

有阿羅漢善到、善向,有此世、他世自知作證具足住:有阿羅漢證得涅槃。

出要志、無恚志、不害志:離於貪欲的意向、沒有瞋恚的意向、不害他人的意向。又譯為「無欲覺、無恚覺、不害覺」。

妄語:說謊。

兩舌:挑撥離間。

惡口:罵人;口出惡言。

綺語:花言巧語。

臥具:坐、臥時的資具用品,如床榻、棉被等。

念隨順,念不妄、不虛:念頭專注在當下,沒有妄想。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定義八正道如下:

八正道 定義 解說
正見 說有施、有說、有齋,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有此世、有他世,有父母、有眾生生,有阿羅漢善到、善向,有此世、他世自知作證具足住 正確的見解
正志 出要志、無恚志、不害志 正確的意向;離於貪欲、瞋恚、加害的意向
正語 離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正確的言語;不說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正業 離殺、盜、婬 正確的行為;不殺生、偷盜、(邪)淫
正命 如法求衣服、飲食、臥具、湯藥 正當的謀生
正方便 欲、精進、方便、出離、勤競、堪能常行不退 正確的努力
正念 念隨順,念不妄、不虛 正確的專注;清澈的覺知
正定 住心不亂、堅固、攝持、寂止、三昧、一心 正確的禪定


本經定義「正見」的經文,可和《中阿含經》卷四十九〈雙品1〉第189經聖道經的經文比對如下:

《雜阿含經》經文 《中阿含經》經文 解說
有施 有施 布施是善的
有說 有呪說 咒願(祝福他人)是善的
有齋 有齋 供養是善的
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 有善惡業報 有善業報、有惡業報
有此世、有他世 有此世彼世 有輪迴
有父母 有父有母 有父母(要孝順)
有眾生生 有眾生受生世間 有眾生輪迴受生(非斷滅見)
有阿羅漢善到、善向,有此世、他世自知作證具足住 世有真人往至善處、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 有辦法證得涅槃


[導讀:「世間八正道」與「出世間八正道」]

行於八正道,能夠去惡向善、離苦得樂、往生善趣。

八正道結合四聖諦的思惟,則進一步為「出世間八正道」,能讓人證得涅槃。

因此也有將八正道區分為「世間八正道」及「出世間八正道」,兩者都很重要,而後者是佛教究竟的解脫道。

(七八五)[0203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世間與出世間八正道何等為正見?謂正見有二種,有正見,是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無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見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世間正見若彼見有施、有說,乃至知世間有阿羅漢,不受後有,是名世間正見,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何等為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見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於法選擇,分別推求,覺知黠慧,開覺觀察,是名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志?謂正志有二種。有正志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有正志,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志有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世間正志謂正志出要覺、無恚覺、不害覺,是名正志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何等為正志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志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分別自決意解,計數立意,是名正志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語?正語有二種。有正語,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有正語,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語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世間正語謂正語離妄語、兩舌、惡口、綺語,是名正語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何等正語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語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念口四惡行、諸餘口惡行,離於彼,無漏、遠離、不著,固守、攝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是名正語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業?正業有二種。有正業,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有正業,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業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世間正業謂離殺、盜、婬,是名正業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何等為正業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業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念[*]身三惡行、諸餘身惡行數,無漏、心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是名正業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命?正命有二種。有正命,是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命,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命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世間正命謂如法求衣食、臥具、隨病湯藥,非不如法,是名正命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何等為正命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命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於諸邪命無漏、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越時節,不度限防,是名正命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方便?正方便有二種。有正方便,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方便,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方便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世間正方便謂欲、精進、方便超出、堅固建立,堪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常、不休息,是名正方便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何等為正方便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方便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憶念相應心法,欲、精進、方便、勤踊,超出、建立堅固、堪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常、不休息,是名正方便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念?正念有二種。有正念,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念,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念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世間正念若念、隨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是名正念世、俗,有漏、有取,正向善趣。何等為正念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轉向苦邊?出世間正念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若念、隨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是名正念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轉向苦邊。

「何等為正定?正定有二種。有正定,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定,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定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世間正定若心住不亂、不動、攝受、寂止、三昧、一心,是名正定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何等為正定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出世間正定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住,不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是名正定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念」,宋、元、明三本作「貪」,聖本作「會」。*

聖本無「集、滅、道道思惟」六字。

宋、元、明三本無「有」字。

聖本無「造作」二字。

大正藏無「正」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大正藏無「有正念」三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妄」,宋、元二本作「忘」。[*]

[註解]

有取:有執取(執著)。

出世間:超出世俗的;出離世間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依本經所述,世間八正道及出世間八正道的定義,分別表列如下:

八正道 世間 出世間
正見 見有施、有說……乃至知世間有阿羅漢,不受後有 四聖諦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於法選擇,分別推求,覺知黠慧,開覺觀察
正志 出要覺、無恚覺、不害覺 四聖諦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分別自決意解,計數立意
正語 離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四聖諦思惟,除邪命,念口四惡行、諸餘口惡行,離於彼,無漏、遠離、不著,固守、攝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
正業 離殺、盜、婬 四聖諦思惟,除邪命,念身三惡行、諸餘身惡行數,無漏、心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
正命 如法求衣服、飲食、臥具、湯藥 四聖諦思惟,於諸邪命無漏、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越時節,不度限防
正方便 欲、精進、方便、出離、勤競、堪能常行不退 四聖諦思惟,無漏憶念相應心法,欲、精進、方便、勤踊,超出、建立堅固、堪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常、不休息
正念 念隨順,念不妄、不虛 四聖諦思惟,無漏思惟相應,若念、隨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
正定 住心不亂、堅固、攝持、寂止、三昧、一心 四聖諦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住,不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


「出世間八正道」在相當南傳經文的定義,表列如下供對讀:

正見 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慧、慧根、慧力、擇法覺支、正見道支
正志 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思索、尋、意向、專注、細專注、心的導向、語行
正語 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四種語惡行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
正業 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三種身惡行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
正命 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邪命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
正方便 (南傳對應經文沒定義)
正念 (南傳對應經文沒定義)
正定 (南傳對應經文沒定義)


(七八六)[0204a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心向邪者,違背於法,不樂於法;若向正者,心樂於法,不違於法。何等為邪?謂邪見,乃至邪定。何等為正?謂正見,乃至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對應經典]

 

(七八七)[0204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何等為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謂邪見人身業如所見,口業如所見,若思、若欲、若願、若為,彼皆隨順,一切得不愛果,不念、不可意果。所以者何?以見惡故,謂邪見。邪見者,起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是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

「何等為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謂正見人若身業隨所見,若口業、若思、若欲、若願、若為,悉皆隨順,得可愛、可念、可意果。所以者何?以見正故,謂正見。正見者,能起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以見正故」,宋、元、明三本作「見者」,聖本作「見正者」。

[註解]

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對於身業、口業、思想、欲望、志願、行為皆隨順邪見,因而引發邪志……邪定,最後導致不愛、不念、不可意的果報。

[對應經典]

 

(七八八)[0204b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

「何等為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若邪見人身業如所見,口業如所見,若思、若欲、若願、若為、彼皆隨順,一切得不愛果,不念、不可意果。所以者何?惡見,謂邪見。邪見者,起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譬如苦果,種著地中,隨時溉灌,彼得地味、水味、火味、風味,一切悉苦。所以者何?以種苦故。如是邪見人,身業如所見,口業如所見,若思、若欲、若願、若為,悉皆隨順,彼一切得不愛、不念、不可意果。所以者何?惡見者,謂邪見。邪見者,能起邪志,乃至邪定,是名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

「何等為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若正見人身業如所見,口業如所見,若思、若欲、若願、若為,悉皆隨順,彼一切得可愛、可念、可意果。所以者何?善見謂正見,正見者能起正志,乃至正定。譬如甘蔗、稻、麥、蒲桃種著地中,隨時溉灌,彼得地味、水味、火味、風味,彼一切味悉甜美。所以者何?以種子甜故。如是正見人,身業如所見,口業如所見,若思、若欲、若願、若為,悉皆隨順,彼一切得可愛、可念、可意果。所以者何?善見者,謂正見。正見者,能起正志,乃至正定,是名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世間、出世間亦如是說,如上三經,亦皆說偈言:
正見增上者,終不墮惡趣
「鄙法不應近,  放逸不應行,
 不應習邪見,  增長於世間
 假使有世間,  正見增上者,
 雖復百千生,  終不墮惡趣。」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聖本無「惡」字。

宋、元、明、聖四本無「向」字。

大正藏無「若願」二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向邪者違於法,不樂於法:意指邪見者種邪見苦種,灌溉以邪志……邪定等苦味,最後得到不愛、不念、不可意的苦果。

向正者樂於法,不違於法:意指正見者以正志……正定等甜味灌溉種正見甜種子,最後得到可愛、可念、可意的甜果。

增長於世間:在六趣中輪迴。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偈中說「正見增上者……終不墮惡趣」,似乎是與《地藏菩薩本願經》卷一〈忉利天宮神通品1〉:「百返生於三十三天,永不墮惡道」(CBETA, T13, no. 412, p. 778, b7) 有些相近的祝願偈語。這是祝福而不是打包票,限於「正見增上者」,初果聖者自然不墮惡趣。

[進階辨正]

(七八九)[0204c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生聞[*]婆羅門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所謂正見者,何等為正見?」

佛告婆羅門:「正見有二種。有正見,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有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何等為正見世、俗,有漏、有取,轉向善趣?謂正見有施、有說、有齋,乃至自知不受後有。婆羅門!是名正見世、俗,有漏、有取,向於善趣。婆羅門!何等為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謂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於法選擇,分別求覺,巧便黠慧觀察,是名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佛說此經已,生聞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如正見,如是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一一經如上說。

[校勘]

「聞」,聖本作「門」。

[註解]

無漏:斷盡煩惱。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世間正見」和「出世間正見」的差別,有什麼生活上的例子?

「布施」是世間正見、是善行,但很多人布施是為了求回報,那是「不淨施」,有善報,但和四聖諦不相應,有來有往、有進有出,始終不出世間,無法解脫。

若擁有出世間正見,基於四聖諦則知道我及我所有的(所施之物),以及所有因緣而生的事物(例如未來的善報)都是無常的,有擇法覺知而不執著,那麼布施除了利他外,也是捨去慳嗇甚至我執,才是清淨、解脫的布施。

[進階辨正]

(七九〇)[0205a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邪及邪道,有正及正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人天涅槃為正,三惡道為邪何等為邪?謂地獄、畜生、餓鬼。何等為邪道?謂邪見,乃至邪定。何等為正?謂人、天、涅槃。何等為正道?謂正見,乃至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邪道:通往地獄、畜生、餓鬼等諸邪報的道路。

正道:通往人、天、涅槃等諸正報的道路。

[對應經典]

 

[導讀:十惡、十善]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什麼是惡、什麼是善?佛經通常列舉十惡業及十善業。十惡是:

  1. 殺生:殺人畜。
  2. 偷盜:偷竊。
  3. 邪淫:不正當的性關係。
  4. 妄語:說謊。
  5. 兩舌:離間。
  6. 惡口:罵人。
  7. 綺語:花言巧語。
  8. 貪欲:貪心。
  9. 瞋恚:生氣。
  10. 邪見:不合乎正法的外道見解。


十惡又稱為十不善業跡、十惡業道,行十惡會感召地獄、餓鬼、畜生這三惡道。

相反的則是十善:

  1. 不殺生:不殺人畜、悲念眾生。
  2. 不偷盜:不偷竊。
  3. 不邪淫:沒有不正當的性關係。
  4. 不妄語:不說謊。
  5. 不兩舌:不離間。
  6. 不惡口:不罵人。
  7. 不綺語:不花言巧語。
  8. 不貪欲:不貪心。
  9. 不瞋恚:不生氣。
  10. 正見:正確的見解。


十善又稱為十善業跡、十善業道,行十善會感召天道或人道,甚至成為解脫的基礎。

十善或十惡中,前三個是屬於身業,接著的四個是屬於口業,最後三個是屬於意業。

(七九一)[0205a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邪、有邪道,有正、有正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邪?謂地獄、畜生、餓鬼。何等為邪道?謂殺、盜、邪婬、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恚、邪見。何等為正?謂人、天、涅槃。何等為正道?謂不殺、不盜、不邪婬、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無貪、無恚、正見。」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說的「正道」即十善業道(十善業跡),可對應到八正道的正見、正志、正語、正業。行十善可以往生善道。

綜合本經所說,以及《中阿含經》卷四十九〈雙品1〉第189經聖道經所說的八正道次第關係(正見生正志、正志生正語等等,前者生後者),可知在修行四念處(正念)及禪定(正定)前,應具備有十善業道。這也呼應卷二十四第624等經所強調修行四念處前要先持戒,修四念處才能有所成就。

(七九二)[0205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何等為惡趣道?謂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餘如上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惡趣道:通往地獄、畜生、餓鬼等諸惡趣的道路。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舉例的「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即「五逆罪」,是最重的惡行,將感召阿鼻地獄(無間地獄)果報。

(七九三)[0205a2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順流道,有逆流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順流道?謂邪見,乃至邪定。何等為逆流道?謂正見,乃至正定。」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順流、逆流,如是退道、勝道,下道、上道及三經道跡,亦如上說。

 

[註解]

順流道:流轉於生死的道路。

逆流道:脫離生死流轉的道路。

[對應經典]

 

(七九四)[0205b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沙門沙門法。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什麼是沙門、沙門法何等為沙門法?謂八聖道——正見乃至正定。何等為沙門?若成就此法者,是名沙門。」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沙門:出家的修行人。本經中特指出家修行並成就八聖道的人,才是真正的沙門。

沙門法:沙門修行的方法,即八聖道。

[對應經典]

 

(七九五)[0205b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沙門法、沙門義。何等為沙門法?謂八聖道——正見乃至正定。何等為沙門義?謂貪欲永盡,瞋恚、愚癡永盡,一切煩惱永盡,是名沙門義。」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對應經典]

 

(七九六)[0205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沙門法及沙門果。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沙門法?謂八聖道——正見乃至正定。何等為沙門果?謂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須陀洹果」,巴利本作 Sotāpattiphala。

「斯陀含果」,巴利本作 Sakadāgāmiphala。

「阿那含果」,巴利本作 Anāgāmiphala。

「阿羅漢果」,巴利本作 Arahattaphala。

[註解]

沙門果:修行沙門法的果報,即須陀洹果(初果)、斯陀含果(二果)、阿那含果(三果)、阿羅漢果(四果)。

[對應經典]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校勘]

聖本在「八」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0/18 23:13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74383974075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