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一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天相應 (2/2);天道]

天道是六道中生活最為快樂的一道,可分為欲界天(有淫欲和食欲的天)、色界天(離於淫欲和食欲,身體及宮殿等物質相當殊勝精緻的天)、無色界天(超越物質,沒有感官之欲的渴愛、沒有物質的渴愛,但還有精神的渴愛的天),一般區分為二十八天:

無色界四天 非想非非想入處天(非有想非無想處天)
無所有入處天(無所有處天)
識入處天(無量識處天)
空入處天(無量空處天)
色界十八天 四禪天 五淨居天(只有三果聖者能往生):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
無雲天(少福天)、福生天、廣果天(因性果實天)、無想天
三禪天少淨天、無量淨天、遍淨天
二禪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
初禪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
欲界六天 他化自在天
化樂天(化自在天)
兜率天(兜率陀天)
焰摩天(炎摩天)
忉利天(三十三天)
四天王天

《雜阿含經》「天相應」前半部的內容經考據可能已佚失,後半部的內容即本卷第861~872經,是佛陀解說天界的經文。在「天相應」中,佛陀說明了天界的一些特性,例如天界與人間時間的換算。佛陀並表示縱使天人極為長壽,命終後隨業仍可能墮於三惡道,唯有修習佛法的聖弟子才能真正安穩,得以生天乃至涅槃。

(八六一)[0219b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人間四百歲是兜率陀天上一日一夜,如是三十日一月,十二月一歲,兜率陀天壽四千歲。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生地獄、畜生、餓鬼中;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不生地獄、畜生、餓鬼中。」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聖本無「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十一字。

[註解]

舍衛:古代中印度拘薩羅國的首都,該國的南方有另外一個國家也叫做拘薩羅國,為方便區分,後來就將首都名作為國號,稱作舍衛國。在當今印度北部近尼泊爾處。

祇樹給孤獨園:佛陀的道場之一,由給孤獨長者向祇陀太子買下土地,並由祇陀太子布施樹林。「給孤獨長者」是須達多長者的綽號,因為他樂善好施,常常救濟孤獨無依的人,因此被稱為給孤獨長者。

兜率陀天:欲界六天的第四天。又譯為「兜率天」、「兜率哆天」,義譯為「知足天」。

多聞聖弟子:經常聽聞佛法的佛弟子。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凡夫根據際遇而造作不同的善惡業,因為所造的善業而升天,因為所造的惡業而墮三惡道,一再地輪迴。因此本經說愚癡無聞凡夫在天界命終後墮於三惡道。

多聞聖弟子知道要行善、不造惡,積極修行,不造引生三惡道的惡因,才能夠不墮於三惡道。

(八六二)[0219b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人間八百歲是化樂天上一日一夜。如是三十日一月,十二月一歲,化樂天壽八千歲。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生地獄、畜生、餓鬼中;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不生地獄、畜生、餓鬼中。」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化樂天:欲界六天的第五天。此天天人能隨心所欲地變化出五欲的境界而自娛樂,因此稱為「化樂」。又譯為「化自在天」。

[對應經典]

 

(八六三)[0219b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人間千六百歲是他化自在天一日一夜,如是三十日一月,十二月一歲,他化自在天壽一萬六千歲。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生地獄、畜生、餓鬼中;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不生地獄、畜生、餓鬼中。」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六經,如是異比丘問六經、佛問諸比丘六經,亦如是說。

 

[註解]

他化自在天:欲界六天的最高天。此天天人能以較其低的天所變化出的欲境,自由拿來給自己娛樂,因此稱為「他化自在」。又譯為「他化樂天」。

佛說六經:本卷第861~863經有三經,分別提到欲界最高的三天,之前的三經屬於「天相應」佚失的經文,合理推論這六經分別提到欲界的六天。

異比丘:某位大家較不熟悉的比丘。

[對應經典]

 

[導讀:往生天界的資格]

行善及持戒得以往生欲界天,有初禪以上定力的修行人,則得以依定力往生對應的色界、無色界天。

行善的發心愈清淨、持戒愈好者,福報就愈大,而得以往生愈高的欲界天,例如往生忉利天的人福報比起往生四天王天的人來得大。

但是如果行善的發心不清淨,則會墮於阿修羅道甚至畜生道。舉例而言,有布施但貪欲、愚癡重,則生為高級的畜生,像是有好主人的寵物;瞋恚、愚癡重,則生為龍族;作大布施甚至精進修行,但以自我為中心,瞋恚、邪見重,則生為阿修羅。《正法念處經》卷二十〈畜生品第五之三〉記載,一切忍阿修羅王前世曾布施給持戒精進第一的修行人,卻一邊布施一邊問有多少功德,還順便羞辱對方。布施給持戒精進者有大福報,布施時不清淨的發心卻讓他墮於阿修羅道,成為阿修羅王。

依據《中阿含經》卷四十三〈根本分別品2〉第168經意行經,有初禪以上禪定力的人,則可往生到對應的色界、無色界天。例如色界初禪三天,可說是有初禪定力的人依其初禪能力的上、中、下,而往生至對應的天界。

能夠往生色界天的人,自然必須具備往生欲界天的資格,也就是行善、不造惡。這也對應到證得初禪的條件之一:「離欲、惡不善法」當中的「惡不善法」。平日習於犯戒、造惡的人,要證得初禪則是難上加難。因此卷二十四第624經中佛陀教欝低迦:「汝當先淨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清淨身、口、意三業),然後修四念處。」

[第864經經文導讀]

佛教的修行講究「止」與「觀」:

「止」是專注於一對象(所緣)而不散亂,例如專注在呼吸上,止息想念與思慮,能成就定力。

「觀」是洞察,根據法義來分析事物,以深入觀察事物的本質,例如觀無常,能成就智慧。

若比丘若行、若形、若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初禪具足住。

這一句簡單描述修「止」而證得初禪的定境:

「若行、若形、若相」是描述修行禪定時,經歷入定前的狀態、心念持續放在專注的對象上,而能漸漸入定。

入初禪定境的修行人,會維持在當下,不再生起新的狀況,這時心中會因為離於五欲的粗重負擔,而有喜樂的感覺。若與欲界的淫欲相比,初禪喜樂有如遍身清涼能除熱惱,而欲界的淫欲就像是火燒身心,因此入初禪後自然更容易調伏對五欲的貪愛。

「離欲、惡不善法」即離於感官欲樂,離於惡的、不善的事情。

「有覺有觀」指覺與觀兩者皆有,其中的「覺」又譯為「尋」,作用是將注意力投向目標;「觀」又譯為「伺」,作用是持續不斷地注意目標。舉例來說,在修行觀呼吸的時候,將心念投向於呼吸,就是「尋」,接著持續不斷地省察呼吸,即是「伺」。

「離生喜樂,初禪具足住」描述由捨離而生起喜與樂,進入(達成)並保持在初禪的境界。

初禪是色界四個禪定層次的第一個層次,進一步關於這四個禪定層次的說明,可參見卷十四或卷二十六的導讀「四禪」,在這裡就不贅述。

彼不憶念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然於彼色、受、想、行、識法,作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思惟,於彼法生厭、怖畏、防護;

得定之後沒有任何雜念,心中如同清澈靜止的湖面,而可進一步修「觀」。

「彼不憶念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指此時不再以修定為重心、不再專注於入定,而是以清淨的心念來分析、洞察身心乃至世間一切事物(「色、受、想、行、識法」)的本質。

什麼本質呢?

世間雖然有許多可愛、讓人執著的事物,但都是因緣和合而生,也必然會因緣滅去,執著不放就會造成心中的苦。因此看似可愛的表相背面卻也「如病(疾病)、如癰(膿瘡)、如刺(毒刺)、如殺(凶器)」,能引起苦,本質上是「無常(遷流變化)、苦(受到逼迫)、空(因緣和合而生,沒有實體)、非我(無我)」的。

這樣地思惟能生起智慧,而能看穿事物的本質,自然就不再貪得無厭,知道世間的可畏,而能夠捨離以守護內心的清淨。

生厭、怖畏、防護已,以甘露門而自饒益,如是寂靜,如是勝妙,所謂捨離,餘愛盡、無欲、滅盡、涅槃。

成就了智慧,也就是以佛法利益自己,證得沒有煩惱、沒有苦的寂靜和殊勝的境界。因此而能徹底放下,斷盡剩餘的貪愛,沒有貪欲,滅盡煩惱,不再生死,獲得真正的自由。

(八六四)[0219b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若行、若形、若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初禪具足住。彼不憶念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然於彼色、受、想、行、識法,作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非我思惟,於彼法生厭、怖畏、防護;生厭、怖畏、防護已,以甘露門而自饒益,如是寂靜,如是勝妙,所謂捨離,餘愛、無欲、滅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相」,宋、元、明三本作「相觀」。

「愛」,宋、元、明三本作「愛愛」。

「涅」,宋本作「泥」。

[註解]

若行、若形、若相:行禪定時,經歷入定前的狀態、專注於所緣(專注的對象)相上。

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初禪具足住:離於感官欲樂,離於惡的、不善的事情,覺與觀兩者皆有,由捨離而生起喜與樂,達成並保持在初禪的境界。其中「覺」又譯為「尋」,是投向的注意力;「觀」又譯為「伺」,是持續的注意力。例如打坐時將心念投向呼吸,就是「尋」;接著將心念持續地省察呼吸,就是「伺」。「初禪」是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的第一個層次。

色、受、想、行、識法:泛指身心以及世間一切事物。其中「色」是物質及物理世界的現象,「受」是感受,「想」是取相、認知,「行」是造作,例如意志力,「識」是識知、覺知。「法」在這邊是廣義的用法,代表任何有形、無形、真實、虛妄的事物或道理。

如病、如癰、如刺、如殺:譬喻五受陰的禍害如同疾病、膿瘡、毒刺、凶器。

無常:遷流變化,沒有恆常不變的。

苦:受到逼迫。

空:因緣和合而生,沒有實體。

非我:不是「我」,又譯為「無我」。

防護:捨離以守護(內心的清淨)。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使心從那些法脫離」。

甘露門:佛所教授的解脫法門。「甘露」是印度傳說中的不死藥,因為解脫的聖者不生,不生因而不死,所以稱佛法為「甘露門」。

餘愛盡:斷盡剩餘的貪愛。

涅槃:滅除煩惱、生死。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說,是在證得初禪後,基於初禪的定力作慧觀,也就是「因定發慧」。

[進階辨正]

(八六五)[0219c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如是知、如是見已,欲有漏心解脫有有漏心解脫無明漏心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欲有漏心解脫:解脫欲貪引起的煩惱(欲界眾生的煩惱)。

有有漏心解脫:解脫想要生命存在而引起的煩惱(色界與無色界眾生的煩惱)。

無明漏心解脫:解脫沒有智慧而讓眾生不能出離生死的煩惱。其中「無明」指無智、不徹底明白佛法。

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我不會再次出生,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會再受輪迴。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表示「因定發慧」的最終成果是斷除一切的煩惱,證得涅槃。

[導讀:四向四果]

修道的階位粗分為四果,也可進一步細分,例如將四果各自之前的階段拆出來成為四向,而成為四向四果:

階段 名稱
趣向於初果 須陀洹向,又分「隨信(心修)行」、「隨法(智修)行」。
證初果 須陀洹果,又稱為「七有」。
趣向於二果 斯陀含向。
證二果 斯陀含果。
趣向於三果 阿那含向。
證三果 阿那含果。
趣向於四果 阿羅漢向,其中往生色界天者依證涅槃的快慢而分「中般涅槃」、「生般涅槃」、「行般涅槃」、「無行般涅槃」、「上流色究竟」,又稱「五種不還」。
證四果 阿羅漢果。


又稱為四雙或八輩。

果位愈高,剩餘輪迴的束縛愈少,例如:

階位 輪迴的束縛
須陀洹向(隨信行、隨法行) 不墮惡道。
須陀洹果 天界與人間往返最多七次就能涅槃。
斯陀含果 天界與人間往返最多一次就能涅槃。
阿那含果 不再生於欲界。例如下一生生於色界或無色界的天界,並在天界證得涅槃。
阿羅漢向中的「上流色究竟」 先往生於色界的初禪天(色界天中較低層次的),漸次往生到色界最高層次的色究竟天而證得涅槃。
阿羅漢向中的「無行般涅槃」 往生天界後不經努力修行而證得涅槃。
阿羅漢向中的「行般涅槃」 往生天界後努力修行而證得涅槃。
阿羅漢向中的「生般涅槃」 往生天界即證得涅槃。
阿羅漢向中的「中般涅槃」 往生天界的中陰階段即證得涅槃。
阿羅漢果 證得涅槃、解脫輪迴。


(八六六)[0219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若不得解脫,以欲法、念法、樂法故,取中般涅槃。若不如是,或生般涅槃,若不如是,或有行般涅槃,若不如是,或無行般涅槃,若不如是,或上流般涅槃。若不如是,或復即以此欲法、念法、樂法功德生大梵天中,或生梵輔天中,或生梵身天中。」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欲法、念法、樂法:喜愛正法、憶念正法、好樂正法。

中般涅槃:「阿羅漢向」(已證「阿那含果」)的聖人中,從人間命終往生天界的中陰階段即證得涅槃者。因為在「中」陰階段「般涅槃」,所以名為「中般涅槃」。

生般涅槃:「阿羅漢向」的聖人中,往生天界即證得涅槃者。因為出「生」即「般涅槃」,所以名為「生般涅槃」。

有行般涅槃:「阿羅漢向」的聖人中,往生天界後努力修行而證得涅槃者。因為「有」努力修「行」而「般涅槃」,所以名為「有行般涅槃」。

無行般涅槃:「阿羅漢向」的聖人中,往生天界後不經努力修行而證得涅槃者。因為「無」努力修「行」而「般涅槃」,所以名為「無行般涅槃」。

上流般涅槃:「阿羅漢向」的聖人中,先往生色界較低層次的天,命終後往生更高層次的天,甚至色界或無色界最高天而證得涅槃者。因為往更「上」層的天界「流」轉後「般涅槃」,所以名為「上流般涅槃」。又譯為「上流色究竟」。

大梵天:色界初禪天的最高天,此天離欲界的淫欲,寂靜清淨。大梵天是第一位在梵天出生的天眾,被後來往生梵天的天眾尊為天主。又譯為「大梵天王」、「大梵王」、「娑婆世界主梵天王」。

梵輔天:色界初禪天的第二天,是輔佐大梵天的大臣。又譯為「梵富樓天」。

梵身天:色界初禪天的第一天,是大梵天所帶領的子民。又譯為「梵眾天」。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提到的三天為色界的初禪天,是有初禪定力的人可往生的天界。

依於佛法而行止、觀的佛弟子,縱使還沒有證果,也能往生到其禪定力所對應的天界。

[進階辨正]

(八六七)[0219c2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息有覺有觀,內淨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第二禪具足住。若不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憶念,而於色、受、想、行、識法思惟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於此等法心生厭離、怖畏、防護,厭離、防護已,於甘露法界以自饒益。此則寂靜,此則勝妙,所謂捨離,一切有餘愛盡、無欲、滅盡、涅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盡」,宋本作「生」。

[註解]

息有覺有觀,內淨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第二禪具足住:止息覺與觀,內心澄淨、專注,覺與觀兩者皆無,由定而生起喜與樂,達成並保持在第二禪的境界。

[對應經典]

 

(八六八)[0220a0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彼如是知、如是見,欲有漏心解脫、有有漏心解脫、無明漏心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若不解脫,而以彼法,欲法、念法、樂法取中般涅槃;若不爾者,取生般涅槃;若不爾者,取有行般涅槃;若不爾者,取無行般涅槃;若不爾者,取上流般涅槃;若不爾者,彼以欲法、念法、樂法生自性光音天;若不爾者,生無量光天;若不爾者,生少光天。」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法」字。

[註解]

自性光音天:即「光音天」,色界二禪天的最高天。光音天人不用口語溝通,而以光互通心意,所以稱為「光音」。壞劫開始的時候,宇宙發生大火災,將光音天之下全部燒毀,但無法燒到光音天,此時光音天之下的各界眾生會輾轉生於光音天。又譯為「晃昱天」。

無量光天:色界二禪天的第二天。此天天人身體發出無量光明,因此稱為「無量光」。

少光天:色界二禪天的第一天。此天天人身體發出的光明在二禪天中相對較弱,因此稱為「少光」。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提到的三天為色界的二禪天,是有第二禪定力的人可往生的天界。

(八六九)[0220a1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離貪喜,捨住正念、正智,覺身樂,聖人能說能捨念樂住,第三禪具足住。若不爾者,以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於色、受、想、行、識法思惟如病、如癰、如刺、如殺,乃至上流;若不爾者,以彼法,欲法、念法、樂生遍淨天;若不爾者,生無量淨天;若不爾者,生少淨天。」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色」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天」,大正藏原為「夭」,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天」。

[註解]

離貪喜,捨住正念、正智,覺身樂,聖人能說能捨念樂住,第三禪具足住:離於對喜的貪著,安住在捨心、安住在正念、正知中,體驗到樂,安住於這聖者所說的捨中,達成並保持在第三禪的境界。

上流:「上流般涅槃」的簡稱。

遍淨天:色界三禪天的最高天。此天天人心全面清淨而受樂,因此稱為「遍淨」。又譯為「徧淨天」、「遍淨光天」。

無量淨天:色界三禪天的第二天。此天天人心非常清淨而受樂,因此稱為「無量淨」。

少淨天:色界三禪天的第一天。此天天人心清淨而受樂,所以稱為「淨」,清淨程度在三禪天中相對較少,因此稱為「少淨」。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提到的三天為色界的三禪天,是有第三禪定力的人可往生的天界。

[進階辨正]

(八七〇)[0220a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如是行、如是形、如是相,離苦息樂,前憂喜已滅,不苦不樂,捨淨念,一心,第四禪具足住。若不如是憶念,而於色、受、想、行、識思惟如病、如癰、如刺、如殺,乃至上流般涅槃;若不爾者,或生因性果實天,若不爾者,生福生天,若不爾者,生少福天。」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禪,如是四無色定,亦如是說。

 

[註解]

離苦息樂,前憂喜已滅,不苦不樂,捨淨念,一心,第四禪具足住:離於苦、樂,先前憂、喜已斷了,不苦不樂,只有因捨而生的清淨之念,心專注純一,達成並保持在第四禪的境界。

因性果實天:即「廣果天」,色界四禪天的第三天。此天是色界天中凡夫所能達到果報最殊勝的天界,因此稱為「廣果」。廣果天中有一寂靜的高處稱為無想天,是外道修無想定所往生的地方,上座部等部派則將無想天算作另一天。又譯為「果實天」、「嚴飾果實天」。

福生天:色界四禪天的第二天。要有很大的福德才能往生此天,因此稱為「福生」。又譯為「受福天」、「無量嚴飾天」。

少福天:即「無雲天」,色界四禪天的第一天。此天之下的天界居住地如雲般密合,此天開始則如沒有雲般,且無苦、樂、憂、喜等四受,僅有捨受,因此稱為「無雲」。又譯為「無罣礙天」、「小嚴飾天」。

四禪: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

四無色定:無色界的四個禪定層次:空入處定,識入處定,無所有入處定,非想非非想入處定。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提到的因性果實天、福生天、少福天為色界的四禪天,是有第四禪定力的人可往生的天界。

最後一句「如是四無色定,亦如是說」,是說有四無色定禪定力的人,可往生無色界四天。

[進階辨正]

(八七一)[0220b0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風雲天作是念:『我今欲以神力遊戲。』如是念時,風雲則起。如風雲天,如是焰電天、雷震天、雨天、晴天、寒天、熱天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說如是,異比丘問佛、佛問諸比丘亦如是說。

 

[註解]

風雲天:有能力影響風吹,造成風起雲湧的欲界天神。相當的南傳經文作「風雲天神」。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影響天氣的因素

《雜阿含經》〈天相應〉第871經,提到風雲天、焰電天、雷震天、雨天、晴天、寒天、熱天等天神能影響天氣。南傳《相應部尼科耶》〈雲相應32〉則列舉寒雲天神、熱雲天神、黑雲天神、風雲天神、雨雲天神等能影響天氣的雲眾天神。

有同學提出:「從科學來看,天氣不是由鬼神影響的,而是由陸地、海洋之間水份、熱量的流動等因素所造成的。」

其實《長阿含經》中表示影響天氣的因素很多,其一就是物理世界(四大:地、水、火、風)的交互影響。

例如經中提到,虛空雲中不同位置的不同電相觸而造成閃電,參見《長阿含經》卷二十〈忉利天品8〉:「東方電名身光,南方電名難毀,西方電名流炎,北方電名定明。以何緣故,虛空雲中有此電光?有時身光與難毀相觸,有時身光與流炎相觸,有時身光與定明相觸,有時難毀與流炎相觸,有時難毀與定明相觸,有時流炎與定明相觸。以是緣故,虛空雲中有電光起。」(CBETA, T01, no. 1, p. 136, c29-p. 137, a6)

在物理學來看,閃電是雲層與其他的雲、與地面、或與周圍的空氣之間有電位差,而造成的放電現象。「不同位置的電位差」這概念在經文中是以「不同位置的不同電」來表示。(三千年前的聽法者要聽得懂「電位差」的概念,簡直是天方夜譚,能翻譯成這樣也算神翻譯了。)

經中並說此時四大中兩兩相觸,產生了雷聲。在物理學來看,雷聲是由於閃電時強大的電流產生高溫,使得通路中的氣體急速膨脹,膨脹速度超過音速而產生的音爆現象。而佛經由古代不懂物理學的人們多次傳抄及翻譯後,說雷聲是四大中兩兩相觸所造成,也算是符合其大意了。

然而,佛經也表示天氣除了受到物理世界的因素影響外,也會受到具有特定神通的眾生影響。因為有這些種種的因素互相影響,天氣預報「有五因緣不可定知」(CBETA, T01, no. 1, p. 137, a11-12),即包括各種物理的因緣及眾生的因緣。這天氣預報「不可定知」的看法,剛好符合MIT氣象學教授羅倫茲以電腦推算氣象後,發現「蝴蝶效應」並創立「混沌理論」的觀測。

本經所說的風雲天、焰電天、雷震天、雨天、晴天、寒天、熱天等即是有能力影響天氣的欲界天神。這些天神的名字怎麼來的?

《長阿含經》卷二十〈忉利天品8〉:「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城名城,依國名國,依土名土,依山名山,依河名河。」(CBETA, T01, no. 1, p. 135, a29-b3)

只要有名號,就會有依附的鬼神;只要有人立廟祭拜,也就會有對應的鬼神。自古人類崇拜各種自然界的力量,立之為神,也就會有相關能力的鬼神接受祭拜,食人香火。

簡言之,佛教的觀點是天氣的變化固然有物理的層面,也會受到眾生的因緣影響,這些則都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

  • 風雲等天影響天氣的方法

南傳《相應部尼科耶》〈雲相應32〉第56經風雲經記載:「有名叫風雲的天神,當他們這麼想:『讓我們住於自己的喜樂。』時,隨他們的心願而有風。」

南傳註釋書則表示反常的氣候變化,例如在通常不吹風的時節吹起風,即是風雲天神的威力造成的。

  • 往生風雲等天的因緣

南傳《相應部尼科耶》〈雲相應32〉第13~52經表示有眾生生前聽說風雲天神長壽、好看、又快樂,因此行善後想:「願我死後往生,與風雲天神為同伴。」命終之後就真得成為風雲天神之一。

古希臘的《伊索寓言》:”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lest it come true!”(小心你的所願,因為可能就會實現。)

(八七二)[0220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於夜闇中,天時小雨,電光焰照。佛告阿難:「汝可以傘蓋覆燈持出。」

尊者阿難即受教,以傘蓋覆燈,隨佛後行,至一處,世尊微笑。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不以無因緣而笑,不審世尊今日何因何緣而發微笑?」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如來不以無因緣而笑,汝今持傘蓋覆燈,隨我而行;我見梵天亦復如是持傘蓋覆燈,隨拘鄰比丘後行;釋提桓因亦復持傘蓋覆燈,隨摩訶迦葉後行;袟栗帝羅色吒羅天王亦持傘蓋覆燈,隨舍利弗後行;毘樓勒迦天王亦持傘蓋覆燈,隨大目揵連後行;毘樓匐叉天王亦持傘蓋覆燈,隨摩訶拘絺羅後行;毘沙門天王亦持傘蓋覆燈,隨摩訶劫賓那後行。」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蓋」字。

[註解]

夜闇:夜晚。

以傘蓋覆燈持出:撐傘蓋在燈火的上面(以避免燈火被雨澆熄),提著燈火外出。

梵天:即「大梵天」,色界初禪天的最高天,此天離欲界的淫欲,寂靜清淨。大梵天是第一位在梵天出生的天眾,被後來往生梵天的天眾尊為天主。

拘鄰:比丘名,以「寬仁博識,善能勸化,將養聖眾,不失威儀」聞名,為佛陀最早度化的五比丘之一,也是五比丘當中第一位證果的。又譯為「憍陳如」。

釋提桓因:欲界六天當中,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的天主。又稱為「天帝釋」、「帝釋」。

摩訶迦葉:比丘名,在佛成道後第三年隨佛出家,第九日即證得阿羅漢。佛陀稱讚他「十二頭陀,難得之行」第一,並曾在輕視摩訶迦葉尊者衣服破爛的比丘前,讓半座給他坐。「摩訶」為音譯,義譯為「大」,加在人名前可作尊稱,例如用以和資歷較淺的同姓名人士區分。又譯為「大迦葉」。

袟栗帝羅色吒羅天王:佛教的護法天神,是四天王天中,東方提頭賴吒天(袟栗帝羅色吒羅天)的天王。此天率領乾闥婆、毘舍闍等二神眾護持國土,安撫眾生,因此又稱為「持國天王」。又譯為「提頭賴吒天王」。

舍利弗:比丘名,以「智慧第一」聞名。又譯為「舍利子」,因為他的母親名叫「舍利」。

毘樓勒迦天王:佛教的護法天神,是四天王天中,南方毘琉璃天(毘樓勒迦天)的天王。此天率領領鳩槃荼、薜荔多等二神眾助人善根增長,因此又稱為「增長天王」。又譯為「毘留勒天王」。

大目揵連:比丘名,以「神通第一」聞名。又譯為「大目犍連」。

毘樓匐叉天王:佛教的護法天神,是四天王天中,西方毘樓匐叉天的天王。此天率領龍、富單那等二神眾,常以淨天眼觀察護持閻浮提眾生,因此又稱為「廣目天王」。又譯為「毘留博叉天王」。

摩訶拘絺羅:比丘名,佛陀稱讚他「得四辯才,觸難答對」第一。他是舍利弗的舅舅,從佛出家前又被稱為「長爪梵志」。

毘沙門天王:佛教的護法天神,是四天王天中,北方毘沙門天的天王。此天率領夜叉、羅剎等二神眾守護道場、聽聞佛法,因此又稱為「多聞天王」。

摩訶劫賓那:比丘名,以「言直無隱,警誡諸苾芻」聞名。又譯為「摩訶迦匹那」、「罽賓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提到的梵天、釋提桓因(帝釋天)、以及四大天王,各個都是一方之王、甚至一教之主,有許多信徒的祭拜,而這些天主則護持佛教的聖者,追隨其後。

[進階辨正]

[導讀:修證相應]

《雜阿含經》「修證相應」的內容為本卷第873~891經,是佛陀期勉弟子應努力修證的經文。

(八七三)[0220c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種善好調伏眾。何等為四?謂比丘調伏、比丘尼調伏、優婆塞調伏、優婆夷調伏,是名四眾。」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才辯無畏,  多聞通達法,
 行法次法向,  是則為善眾。
 比丘持淨戒,  比丘尼多聞,
 優婆塞淨信,  優婆夷亦然,
 是名為善眾。  如日光自照,
 如則善好僧,  是則僧中好,
 是法令僧好,  如日光自照。」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調伏,如是辯、柔和、無畏、多聞、通達法、說法、法次法向、隨順法行,亦如是說。

[校勘]

明本無「行」字。

[註解]

調伏:接受教導的;受過訓練的。

優婆塞:在家的男性佛教徒。

優婆夷:在家的女性佛教徒。

法次法向:依著一個修行「法」、下一個修行法(「次法」)的實踐方「向」順序修行。又譯為「向法次法」、「如說修行」。

[對應經典]

 

(八七四)[0220c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三種子。何等為三?有隨生子、有勝生子、有下生子。何等為隨生子?謂子父母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子亦隨學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是名隨生子。何等為勝生子?若子父母不受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戒,子則能受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戒,是名勝生子。云何下生子?若子父母受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戒,子不能受不殺、不盜、不婬、不妄語、不飲酒戒,是名下生子。」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生隨及生上,  智父之所欲,
 生下非所須,  以不紹繼故,
 為人法之子,  當作優婆塞。
 於佛法僧寶,  勤修清淨心,
 雲除月光顯,  光榮眷屬眾。」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五戒,如是信、戒、施、聞、慧經,亦如是說。

 

[註解]

隨生子:跟從父母的兒子。

勝生子:勝過父母的兒子。

下生子:劣於父母的兒子。

隨學:效法;模仿。

紹繼:繼承。

佛法僧寶:尊貴的佛陀、佛法、聖眾(僧),又稱為「三寶」、「三尊」。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父母不犯五戒,兒子也不犯五戒,是隨生子;父母犯五戒,兒子不犯五戒,是勝生子;父母不犯五戒,兒子犯五戒,是下生子。

本經如同佛陀一貫的立場,是以每個人的所作所為、所造的善惡業,而不是以其出生(父母甚至種姓),來判定一個人的優劣。

本經提到的「信、戒、施、聞、慧」俗稱「在家五法」,是優秀的在家佛教徒應該具足的五個條件,其定義詳見《雜阿含經》卷三十三第927經

[導讀:四正斷]

「四正斷」是正確地勤奮於四個層面,以斷惡生善:

  1. 斷斷:已經生起的惡,讓它斷除。
  2. 律儀斷:還沒生起的惡,不讓生起。
  3. 隨護斷:還沒生起的善,讓它生起。
  4. 修斷:已經生起的善,讓它增長。

「四正斷」又譯為「四正勤」、「四意斷」。

能斷惡、並讓惡不復生,生善、並讓善更加增長,自然愈修愈好,而是正確的勤奮。

相當的南傳經文以及《瑜伽師地論》卷二十九,對於斷斷、律儀斷的說明和《雜阿含經》以下第877、878經所述的次序對調,對於隨護斷、修斷的說明也是次序對調,可能是傳抄時的解讀不同所致。兩種解讀都說得通,只要能勤奮於全部四個層面,則文字上的不同解讀自然無礙修行。

(八七五)[0221a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斷斷:已經生起的惡,讓它斷除。第一個「斷」是斷除的意思,第二個「斷」是勤奮的意思。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捨斷的勤奮」。

律儀斷:還沒生起的惡,不讓生起。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自制的勤奮」。

隨護斷:還沒生起的善,讓它生起。相當的南傳經文作「隨護的勤奮」。

修斷:已經生起的善,讓它增長。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修習的勤奮」。

[對應經典]

 

(八七六)[0221a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斷斷及律儀,  隨護與修習,
 如此四正斷,  諸佛之所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斷斷」,巴利本作 Pahānappadhāna。

「律儀斷」,巴利本作 Saṃvarappadhāna。

「隨護斷」,巴利本作 Anurakkhaṇappadhāna。

「修斷」,巴利本作 Bhavanap。

 

[對應經典]

 

(八七七)[0221a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為斷斷?謂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方便、精勤、心攝受,是為斷斷。云何律儀斷?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未起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已起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為修斷。」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在「丘」字之後有一「亦」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註解]

欲:意願、欲望,這裡特指善法欲(對善法的喜愛)。

方便:努力;可達成目標的方法。

攝受:引領;前導。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八七八)[0221b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為斷斷?謂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欲、方便、精勤、心攝受,是為斷斷。云何律儀斷?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未起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已起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修斷。」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斷斷及律儀,  隨護與修習,
 如此四正斷,  諸佛之所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宋、元、明三本無「精勤攝受」四字。

 

[對應經典]

 

[導讀:善護根門]

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是感知外境的入口,如果從六根對外境起了貪著,就會追逐外境,導致因緣相續,最後引起苦果。因此佛經中常講「善護根門」,就是將六根比喻為一扇門,把關的好,就不會遭小偷;如果門戶洞開,不加以守護,家產就有危險了。

對於眼所見、耳所聽、鼻所嗅、舌所嘗、身所觸、意所思,有警覺心,不會沉迷其中無法自拔,而能持戒清淨,也是正確的勤奮。

(八七九)[0221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正斷。何等為四?一者斷斷,二者律儀斷,三者隨護斷,四者修斷。云何斷斷?若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起惡不善法不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未生善法令起、生欲、方便、精勤、攝受;已生善法增益修習,生欲、方便、精勤、攝受,是名斷斷。云何律儀斷?若比丘善護眼根,隱密、調伏進向;如是耳、鼻、舌、身、意根善護、隱密、調伏、進向,是名律儀斷。云何隨護斷?若比丘於彼彼真實三昧相善守護持,所謂青瘀相、脹相、膿相、壞相、食不盡,修習守護,不令退沒,是名隨護斷。云何修斷?若比丘修四念處等,是名修斷。」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斷斷律儀斷,  隨護修習斷,
 此四種正斷,  正覺之所說,
 比丘勤方便,  得盡於諸漏。」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四念處,如是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道支四道四法句正觀修習,亦如是說。

[校勘]

「盡」,元、明二本作「淨」。

[註解]

隱密、調伏:藏好、訓練(六根不追逐外境)。

進向:精進修行。

彼彼真實三昧相:那些顯露事物本質的入定的相。「彼彼」是「那些」的意思。相當的《七處三觀經》經文作「善相」,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善之定相」。

青瘀相、脹相、膿相、壞相、食不盡相:屍體變色的影像、屍體腫脹的影像、屍體膿血流溢的影像、屍體腐壞的影像、屍體被(動物、蟲等)吃到剩餘殘骸的影像。這些是屍體腐敗的不同階段,為修不淨觀所觀的相。

四念處:專注於當前的四種目標之一:(1)身念處、(2)受念處、(3)心念處、(4)法念處。詳見卷二十四。本句中的「四念處……八道支」總稱為「三十七道品」,是三十七類成就涅槃的方法。

四如意足:基於四種因素產生禪定、成就神通:(1)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2)精進定斷行成就如意足、(3)意定斷行成就如意足、(4)思惟定斷行成就如意足。詳見《相應部尼柯耶》神足相應。又譯為「四神足」。

五根:如同根生莖葉般能增上其他善法的五個根本:(1)信根、(2)精進根、(3)念根、(4)定根、(5)慧根。詳見卷二十六

五力:由五根實修而發揮出的具體力量,即:(1)信力、(2)精進力、(3)念力、(4)定力、(5)慧力。詳見卷二十六

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1)念覺分、(2)擇法覺分、(3)精進覺分、(4)喜覺分、(5)輕安覺分、(6)定覺分、(7)捨覺分。詳見卷二十六卷二十七

八道支:即「八聖道」,邁向解脫的八個正確途徑:(1)正見、(2)正志、(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詳見卷二十八

四道:修行通往涅槃的四種模式:(1)苦遲通行(由五受陰的逼迫,厭離苦而生起軟弱的五根,修行證得涅槃)、(2)苦速通行(由五受陰的逼迫,厭離苦而生起猛利的五根,修行證得涅槃)、(3)樂遲通行(由禪定的安樂而生起軟弱的五根,修行證得涅槃)、(4)樂速通行(由禪定的安樂而生起猛利的五根,修行證得涅槃)。又譯為「四通行」。也可解為卷二十一第560經中解說止觀順序的四道。

四法句:不貪、不瞋、正念、正定。又譯為「四法足」。

正觀:正確的觀察、見解(而依之修行)。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如何正確地勤奮以實踐「四正斷」的四個層面,有各種方法,本經作了一種實踐上的闡釋:

  1. 斷斷:勤奮於已生惡令斷滅、未生惡令不生、未生善令生起、已生善令增長。(將前述四正斷都列於「斷斷」之中。)
  2. 律儀斷:善護六根,自然未生惡就不會生。
  3. 隨護斷:守護已得的定相,不要退失,因定發慧自然未生善會生起。
  4. 修斷:修四念處,四念處作為念覺支可漸次增長七覺支,自然已生善會增長。也可以修其餘的三十七道品。(四正斷在三十七道品中,因此四正斷也可是「修斷」。)

如何正確地勤奮、日起有功,每個人都可有自己的方法,各種方法都可靈活運用。例如《中阿含經》卷二十三〈穢品 3〉第95經住法經也提供了另一種實踐的方法:修行增加善法,而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狀態,包含煩惱的狀態以及善法的狀態。知道有哪些煩惱,則可採用方法,精進修行,正念正智,以滅去煩惱。和本經相較,兩經提供的實踐方法都重視精勤不退、正念(四念處)、正智(善護六根),以及採用方法滅去煩惱(三十七道品)。

本經只是舉例,並非唯一的標準,因此四正斷不只可分四個層面,也可全算作「斷斷」的方法或「修斷」的方法。

(八八〇)[0221c0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有人作世間建立,彼一切皆依於地;如是比丘修習禪法,一切皆依不放逸為根本,不放逸集、不放逸生、不放逸,比丘不放逸者,能修四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聖本無八八〇和八八一兩經共一百九十四字。

[註解]

作世間建立:在世界上建立設施,例如蓋房子。

不放逸:不怠惰。

轉:生起、轉動。

[對應經典]

 

[導讀:三毒]

我們會沉陷於生死輪迴,無法解脫,是因為有種種的煩惱。這些煩惱當中,最重要的有三種:

  1. 貪欲:貪求而不知足的欲念。
  2. 瞋恚:生氣;忿怒。
  3. 愚癡:無智;無明。

簡稱貪、瞋、癡或是貪、恚、癡,統稱為「三毒」。

對於我所喜愛的,就生貪欲。我所喜愛的拿不到、有違逆我的,就生瞋恚。這些都是因為沒有智慧,也就是無明。

修行到最後能不被貪欲、瞋恚、愚癡所束縛,而能解脫自在。

(八八一)[0221c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如是比丘能斷貪欲瞋恚愚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斷貪欲、瞋恚、愚癡,如是調伏貪欲、瞋恚、愚癡;貪欲究竟,瞋恚、愚癡究竟,出要、遠離、涅槃,亦如是說。

 

[註解]

究竟:完畢;結束。

出要:出離;離欲。

[對應經典]

 

(八八二)[0221c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百草藥木,皆依於地而得生長;如是種種善法,皆依不放逸為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黑沈水香是眾香之上,如是種種善法,不放逸最為其上。

「譬如堅固之香,赤栴檀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一切皆依不放逸為根本。如是,乃至涅槃。

「譬如水陸諸華,優鉢羅華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皆不放逸為根本,乃至涅槃。

「譬如陸地生華,摩利沙華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乃至涅槃。

「譬如,比丘!一切畜生跡中,象跡為上;如是一切諸善法,不放逸最為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畜生,師子為第一;所謂畜生主,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屋舍堂閣,以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

「譬如一切閻浮果,唯得閻浮名者,果[*]最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

「譬如是一切俱毘陀羅樹薩婆耶旨羅俱毘陀羅樹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諸山,以須彌山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金,以閻浮檀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衣中,伽尸細㲲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色中,以白色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眾鳥,以金翅鳥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諸王,轉輪聖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天王,四大天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三十三天,以帝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焰摩天中,以宿焰摩天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兜率陀天,以兜率陀天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化樂天,以善化樂天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他化自在天,以善他化自在天子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梵天,大梵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閻浮提一切眾流皆順趣大海,其大海者最為第一;以容受故,如是一切善法皆順不放逸……」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雨滴皆歸大海,如是一切善法皆順趣不放逸海……」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薩羅阿耨大薩羅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第一……」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閻浮提一切河,四大河為第一;謂恒河新頭司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第一……」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眾星光明,月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第一……」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諸大身眾生,羅睺羅阿修羅最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諸受五欲者頂生王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欲界諸神力,天魔波旬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眾生,無足、兩足、四足、多足,色、無色,想、無想,非想、非無想,如來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所有諸法,有為無為,離貪欲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諸法眾,如來眾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譬如一切所有諸界苦行梵行聖界為第一;如是一切善法,不放逸為其根本……」如上說,乃至涅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大正藏無「依」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主」,元本作「王」。

大正藏無「譬」字,今依據元、明、聖三本補上。

「檀」,大正藏原為「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檀」。

「滴」,大正藏原為「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滴」。[*]

「博」,大正藏原為「搏」,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博」。

[註解]

沈水香:採自瑞香科沉香屬常綠喬木的香料,這種木材在朽敗或開採時,由中心木質部分滲出樹脂,黑色樹脂和黃白色木質成分的固態凝聚物,稱為「木蜜」或「蜜香」,常態下幾乎聞不到香味,熏燒時則香氣濃郁,可作香料、藥用、或雕刻材料。其中投入水中會沉底的即為「沈水香」,質地愈密實、顏色愈深,表示凝聚的樹脂愈多,品質也愈好。略稱「沈香」。

栴檀:檀香,為檀香科檀香屬的常綠小喬木,有白檀、赤檀等種類。原產於印度,株高可達十二公尺,心材黃褐色,有強烈香味,可作香料、藥用、或雕刻材料。

優鉢羅華:青蓮花。

摩利沙華:茉莉花。又譯為「末利」。

師子:即「獅子」。

畜生主:百獸之王。

棟:房屋的正樑。

閻浮果:閻浮樹的果子。閻浮樹即肯氏蒲桃樹,為桃金孃科赤楠屬的大喬木,原產於印度,株高可達二十五公尺,果實成熟時呈紫黑色,近葡萄香味,可供食用及藥用,為古代為重要的藥材,在糖尿病藥物發明前為治療糖尿病的藥物。在此特指世界最大、果實最香的一株閻浮樹,印度古代稱地球為「閻浮提」即因此樹而命名,

俱毘陀羅樹:黑檀的一種,此樹的根、莖、枝、葉、花、果實皆有香氣。

薩婆耶旨羅俱毘陀羅樹:忉利天最高的樹名,位於忉利天善見城的東北角,香味遍薰忉利天宮。義譯為「晝度」、「圓生」,又譯為「波利質多羅」、「波梨耶多羅拘毘陀羅香樹」。詳見《長阿含經》卷二十。

須彌山王:佛經所載此世界最高的山。

閻浮檀金:最上等的金子。在閻浮樹旁河中出產的金沙,相傳是地球上最好的金子。

伽尸細㲲:伽尸國出產的細緻衣料。「伽尸」是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拘薩羅國東南,中印度北部。「㲲」是細緻的棉布,讀音同「疊」。

金翅鳥:佛經所載世界上最大的鳥,展翅有三百多萬里,以吃地龍(鱷魚之類)維生,一般人見不到,是天龍八部之一。音譯為「迦樓羅」、「迦留羅」。

轉輪聖王:以正法統治世界的君主,具三十二相,即位時由善業感召天空中飛來輪寶,四方國家看到輪寶就自行歸服,因此稱作轉輪王。又譯為「轉輪王」。

四大天王:欲界六天當中,四天王天的四位天王,各守護一方的天下,包括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又譯為「四天王」。

三十三天:欲界六天的第二天,位於須彌山頂上,中央為帝釋天,四方各有八天,合稱三十三天。又稱為「忉利天」。

帝釋:欲界六天當中,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的天主。又譯為「天帝釋」、「釋提桓因」。

焰摩天:欲界六天的第三天。又譯為「炎摩天」、「夜摩天」、「豔天」。

大梵王:色界初禪天當中最高層大梵天的天主,是第一位在梵天出生的天眾,被後來往生梵天的天眾尊為天主。此天離欲界的淫欲,寂靜清淨。又譯為「大梵天」、「大梵天王」、「娑婆世界主梵天王」。

閻浮提:此世界的四大洲之一,我們居住於此。另譯為「南贍部洲」、「閻浮洲」、「閻浮里」。

薩羅:為音譯,義譯為溪流、池水。

阿耨大薩羅:義譯為「無熱惱池」,位於雪山山頂,香醉山以南,是四條大河的發源地,住有阿耨達龍王。又譯為「阿耨大池」、「阿耨達池」、「阿耨達泉」。

恒河:恆河,是四大河之一。又譯為「恒伽」、「恆水」、「殑伽」。

新頭:即今日的印度河,是四大河之一。又譯為「辛頭」、「私頭」。

博叉:即今日的阿姆河(Amu Darya),是中亞最長的河流,是內流河,歷史上曾注入裏海,今日注入鹹海南部。四大河之一。又譯為「婆叉」。

司陀:可能是今日的錫爾河(Syr Darya),是中亞著名內流河,注入鹹海。也有學者認為是今日的葉爾羌河(Yarkand),是塔里木河四源之一。四大河之一。又譯為「私陀」、「死陀」、「悉陀」、「斯陀」。

羅睺羅阿修羅:阿修羅王名,前世曾以救佛塔免於被火吞噬的功德,迴向身體巨大,因此生為欲界身形最大的眾生,能變大變小。「阿修羅」是喜愛戰鬥的眾生,有福報但因為瞋、慢、疑而生為阿修羅。

受五欲者:享受五欲(色欲、聲欲、香欲、味欲、觸欲)的人。

頂生王:遠古以前的一位轉輪聖王,極有福報,財寶無數,統一人間四大洲後拜訪忉利天,天帝釋分一半的座位給他坐,以示尊重。然而頂生王還不滿足,起了篡天帝釋位的念頭,此時卻墜落回人間,重病而死。他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之一。詳見《中阿含經》卷十一〈王相應品 6〉第60經四洲經、《增壹阿含經》卷八〈安般品 17〉第7經,關於他的福報的描述詳見《中阿含經》卷三十四〈大品 1〉第138經福經

波旬:惡魔的名字,是欲界最高天(他化自在天)的一位天主。

有為:有造作的;因緣而生的。「為」是「造作」的意思。

無為:無造作的;不是由因緣而生的(因此也不會隨因緣而滅)。例如涅槃。

諸界苦行:各種類別的苦行。「界」是差別、分類。

梵行:清淨的修行。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八八三)[0222c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種禪,有禪三昧善,非正受善;有禪正受善,非三昧善;有禪三昧善,亦正受善;有禪非三昧善,非正受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住三昧善,非住正受善;有禪住正受善,非住三昧善;有禪住三昧善,亦住正受善;有禪非住三昧善,亦非住正受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起善,非正受起善;有禪正受起善,非三昧起善;有禪三昧起善,亦正受起善;有禪非三昧起善,亦非正受起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時善,非正受時善;有禪正受時善,非三昧時善;有禪三昧時善,亦正受時善;有禪非三昧時善,亦非正受時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處善,非正受處善;有禪正受處善,非三昧處善;有禪三昧處善,亦正受處善;有禪非三昧處善,亦非正受處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迎善,非正受迎善;有禪正受迎善,非三昧迎善;有禪三昧迎善,亦正受迎善;有禪非三昧迎善,亦非正受迎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念善,非正受念善;有禪正受念善,非三昧念善;有禪三昧念善,亦正受念善;有禪非三昧念善,亦非正受念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念不念善,非正受念不念善;有禪正受念不念善,非三昧念不念善;有禪三昧念不念善,亦正受念不念善;有禪非三昧念不念善,亦非正受念不念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來善,非正受來善;有禪正受來善,非三昧來善;有禪三昧來善,亦正受來善;有禪非三昧來善,亦非正受來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惡善,非正受惡善;有禪正受惡善,非三昧惡善;有禪三昧惡善,亦正受惡善;有禪非三昧惡善,亦非正受惡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方便善,非正受方便善;有禪正受方便善,非三昧方便善;有禪三昧方便善,亦正受方便善;有禪非三昧方便善,亦非正受方便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止善,非正受止善;有禪正受止善,非三昧止善;有禪三昧止善,亦正受止善;有禪非三昧止善,亦非正受止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舉善,非正受舉善;有禪正受舉善,非三昧舉善;有禪三昧舉善,亦正受舉善;有禪非三昧舉善,亦非正受舉善。

「復次,四種禪,有禪三昧捨善,非正受捨善;有禪正受捨善,非三昧捨善;有禪三昧捨善,亦正受捨善;有禪非三昧捨善,亦非正受捨善。」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三昧善:好好地專注不散亂。「三昧」指心專注於一境而不散亂。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定善巧」,南傳註釋書解釋為熟練於決意初禪五支、二禪三支等各支。

正受善:正確地、符合佛法目標地入定。「正受」指正確地到達定境,尤其是符合佛法解脫的目標而達成的「正定」。相當的南傳經文作「等至善巧」,南傳註釋書解釋為把握有益的食物、有益的氣候後熟練地進入等至。

三昧住善:止住;保持。

三昧起善:

三昧時善:

三昧處善:

三昧迎善:

三昧念善:

三昧念不念善:

三昧來善:

三昧惡善:

三昧方便善:

三昧止善:

三昧舉善:

三昧捨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禪定有各種別名,像「三昧」、「正受」都是禪定的別名,這些名詞通常可以互用,但各名詞間又有些細微意義的差別,本經即指出「三昧」和「正受」的差別:

「三昧」指心專注於一境而不散亂。

「正受」指正確地到達定境。

根據定力的深淺,可以將禪定區分為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空入處定、識入處定、無所有入處定、非想非非想入處定、滅盡定等,不外乎欲界層次的定、色界層次的定、無色界層次的定,以及解脫的定。

依據修定的方法,則可以將禪定區分為非常多種法門,例如安那般那(觀呼吸)、三三昧、四無量心、十遍處、不淨觀等,即是各種不同的三昧。除此之外,像《增壹阿含經》〈弟子品 4〉記載各比丘分別精通金光三昧、金剛三昧、日光三昧、雷電三昧等各種三昧。各種三昧除了修定外,還能達成不同的功能,像金光三昧就可以將任何物質暫時轉換為黃金。《十誦律》卷八則記載波斯匿王有官兵修習了慈心三昧後,曾以慈心三昧折伏了叛賊。《雜阿含經》卷十九第505經則記載大目揵連入三昧,而以腳趾就震動了天帝釋的天宮。這些是由定力引發神通的作用,不須要多深的定境,甚至是在欲界定的層次就能發起一些神通。

同一種「三昧」可以修到不同的定力深淺,例如修慈心三昧可能入初禪、二禪、或更深的定境。符合佛法解脫的目標而達成的「正定」,則稱為「正受」。

舉例來說,金光三昧可以將任何物質暫時轉換為黃金,這是一種「三昧」,但由金光三昧將心力專注在所緣境,以證得初禪至四禪,甚至獲得解脫,則稱為「正受」。

[進階辨正]

[導讀:三明]

三明是阿羅漢所能通達無礙的三種智慧神通:

  1. 無學宿命智證通(宿命明):了知自己及他人過去世的種種的智慧。
  2. 無學生死智證通(天眼明):了知自己及他人未來世的種種的智慧。
  3. 無學漏盡智證通(漏盡明):了知四聖諦、解脫煩惱及輪迴的智慧。

宿命明能讓人瞭解「因」,知道過去苦而厭離;天眼明能讓人瞭解「果」,知道未來苦而厭離;漏盡明則能讓人斷盡煩惱而解脫。

常有人問:「阿羅漢能有的六神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盡通)中,為何只有三個稱為明?」

因為這三者能讓人了知過去、現在、未來的集起及滅去,有了這智慧能幫助人徹底地解脫。

以下第884至887經即為解說阿羅漢所得「三明」定義的經文。

(八八四)[0223b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無學三明。何等為三?無學宿命智證通、無學生死智證通、無學漏盡智證通。」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觀察知宿命,  見天惡趣生,
 生死諸漏盡,  是則牟尼明。
 其心得解脫,  一切諸貪愛,
 三處悉通達,  故說為三明。」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知」,宋、元、明三本作「智」。

「處」,大正藏原為「夜」,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處」。

「三明」,巴利本作 Te-vijjā。

[註解]

無學:阿羅漢已無惑可斷、畢業了,因此稱為「無學」。

[對應經典]

 

(八八五)[0223b1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無學三明。何等為三?謂無學宿命智證通、無學生死智證通、無學漏盡智證通。

「云何無學宿命智證通?謂聖弟子知種種宿命事,從一生至百千萬億生,乃至劫數成壞,我及眾生宿命所更如是名、如是生、如是姓、如是食、如是受苦樂、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受分齊;我及眾生於此處死、餘處生,於餘處死、此處生,有如是行、如是因、如是信,受種種宿命事,皆悉了知,是名宿命智證明。

「云何生死智證明?謂聖弟子天眼淨過於人眼,見諸眾生死時、生時,善色、惡色,上色、下色,向於惡趣,隨業受生如實知;如此眾生身惡行成就、口惡行成就、意惡行成就,毀謗聖人,邪見受邪法因緣故,身壞命終,生惡趣泥犁中;此眾生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不謗毀聖人,正見成就,身壞命終,生於善趣天人中,是名生死智證明。

「云何漏盡智證明?謂聖弟子此苦如實知,此苦集、此苦滅、此苦滅道跡如實知;彼如是知、如是見,欲有漏心解脫、有有漏心解脫、無明漏心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是名漏盡智證明。」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觀察知宿命,  見天惡趣生,
 生死諸漏盡,  是則牟尼明
 知心得解脫,  一切諸貪愛,
 三處悉通達,  故說為三明。」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姓」,大正藏原為「性」,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姓」。

大正藏無「毀」字,今依據元、明二本補上。

「漏」,聖本作「為漏」。

[註解]

受分齊:應為「壽分齊」的訛誤。「壽分齊」指壽命的盡頭。「分齊」指「界限」。

上色、下色:

泥犁:「地獄」的音譯。

牟尼明: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八八六)[0223c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慰勞,慰勞已,退坐一面。而作是說:「此則婆羅門三明,此則婆羅門三明。」

爾時,世尊告婆羅門言:「云何名為婆羅門三明?」

婆羅門白佛言:「瞿曇!婆羅門父母具相,無諸瑕穢,父母七世相承,無諸譏論,世世相承,常為師長,辯才具足;誦諸經典、物類名字、萬物差品、字類分合、歷世本末,此五種記,悉皆通達,容色端正,是名。瞿曇!婆羅門三明。」

佛告婆羅門:「我不以名字言說為三明也,賢聖法門說真要實三明,謂賢聖知見,賢聖法、律真實三明。」

婆羅門白佛:「云何?瞿曇!賢聖知見,賢聖法、律所說三明?」

佛告婆羅門:「有三種無學三明。何等為三?謂無學宿命智證明、無學生死智證明、無學漏盡智證明……」如上經廣說。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一切法無常,  持戒寂靜禪,
 知一切宿命,  已生天惡趣,
 得斷生漏盡,  是為牟尼通。
 悉知心解脫,  一切貪恚癡,
 我說是三明,  非言語所說。

「婆羅門,是為聖法、律所說三明。」

婆羅門白佛:「瞿曇!是真三明。」

爾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坐起而去。

[校勘]

「相」,聖本作「想」。

「婆」,大正藏原為「波」,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婆」。

「門」大正藏原為「間」,宋、元、明三本作「門」,聖本作「聞」,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門。

聖本無「賢」字。

「知」,聖本作「欲」。

「為」,聖本作「名」。

[註解]

異婆羅門:某位大家較不熟悉的婆羅門。「婆羅門」是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祭司階級,佛陀則表示婆羅門不應以出生來界定,而要以行為來界定,因此在佛教中指修行人。

[對應經典]

 

(八八七)[0224a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與世尊面相慰勞,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瞿曇!我名信。」

佛告婆羅門:「所謂信者,信增上戒、施、聞、捨、慧,是則為信,非名字是信也。」

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坐起而去。

 

[註解]

[]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信、戒、施(捨)、聞、慧」俗稱「在家五法」,是優秀的在家佛教徒應該具足的五個條件,其定義詳見《雜阿含經》卷三十三第927經。

信、戒、施、聞、慧有兩種解釋,一種解釋是要有信、要持戒、要布施、要聞法、要智慧,第二種解釋是信仰「戒、施、聞、慧」然後實踐。

第一種解釋在經中較常見,本經及《增壹阿含經》卷三〈阿須倫品8〉第8經則為第二種解釋。兩種解釋是相通的,因為通常要信佛後才會持戒、布施、聞法、發慧。

經中談在家五法時,通常施、捨是同一回事,以下第888、889經也不區分兩者,本經中將施、捨拆開而成為六法較少見。

(八八八)[0224a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面相慰勞,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我名增益。」

佛告婆羅門:「所謂增益者,信增益,戒、聞、捨、慧增益,是為增益,非名字為增益也。」

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坐起而去。

 

[註解]

[]

[對應經典]

 

(八八九)[0224a2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問訊安否,問訊已,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名等起。」

佛告婆羅門:「夫等起者,謂起於信,起戒、聞、捨、慧,是為等起,非名字為等起也。」

爾時,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坐起而去。

 

[註解]

等起:生起一切之因(??)。

[對應經典]

 

(八九〇)[0224a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為汝說無為,及無為道跡。諦聽,善思。云何無為法?謂貪欲永盡,瞋恚、愚癡永盡,一切煩惱永盡,是無為法。云何為無為道跡?謂八聖道分,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無為道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無為,如是難見、不動、不屈、不死、無漏、覆蔭洲渚濟渡、依止、擁護、不流轉、離熾焰、離燒然、流通、清涼、微妙、安隱、無病、無所有、涅槃,亦如是說。

[校勘]

「無為」,巴利本作 Asaṅkhata。

「無為道跡」,巴利本作 Asaṅkhatagāmimagga。

「跡」,宋、元、明三本作「智」,聖本無「跡」字。[*]

「志」,大正藏原為「智」,宋、元、明三本作「止」,今依聖本改作「志」。

「渡」,宋、元、明、聖四本作「度」。

「然」,聖本作「燃」。

[註解]

無為法:相對於「有為法」而言; 非因緣所生的法,如涅槃即是無為法。

道跡:途徑。

覆蔭:

洲渚:水中可以居住的地,大的稱洲,小的稱渚。(在本經的意思是?)

濟渡:幫助他人安全的通過水域;佛教以苦海比喻輪迴,所以使他人脫離輪迴苦海為「濟渡」。

[對應經典]

 

(八九一)[0224b1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湖池,廣長五十由旬,深亦如是。若有士夫以一毛端滴[*]彼湖水。云何?比丘!彼湖水為多?為士夫毛端一滴[*]水多?」

比丘白佛:「世尊!士夫毛端少耳,湖水無量千萬億倍,不得為比。」

佛告比丘:「具足見真諦,正見具足。世尊弟子見真諦果,正無間等,彼於爾時已斷、已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更不復生,所斷諸苦甚多無量,如大湖水,所餘之苦如毛端滴[*]水。」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毛端滴[*]水,如是草籌之端滴[*]水亦如是。

如湖池水,如是薩羅多吒伽、恒水、耶扶那、薩羅㳛、伊羅跋提、摩醯、大海,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尠:讀音同「顯」,為「尟」之異體字。意思為少。

見真諦:

正無間等:即「正慢無間等」,我慢的完全止息 (完全止息我慢)。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所說的「見真諦」是初果聖者的能力,因此提到「所餘之苦如毛端渧水」,初果聖者不墮三惡道,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七次就能涅槃,但在證阿羅漢、徹底解脫前還是有苦,然而已斷了輪迴無數生的苦了。

[導讀:入界陰相應]

《雜阿含經》「入界陰相應」的內容為本卷第892~901經,是佛陀提到(六)入(處)、(十八或六)界、(五)陰的一些經文。

「界」是「差別、分界、種類」的意思,因此可有各種分類,例如「十八界」為:眼界、色界、眼識界、耳界、聲界、耳識界、鼻界、香界、鼻識界、舌界、味界、舌識界、身界、觸界、身識界、意界、法界、意識界。而「六界」則為地、水、火、風、空、識。

這些經文以六內入處的分析為起點,同理也可分析六外入處,所謂「緣眼、色,生眼識」,六內入處對應到六外入處即生起各識,加起來就是如上述的十八界。

同理也可分析五陰。因此這些經文歸類於入、界、陰相應。

值得一提的是,陰、界、入,是佛經中常用的對於一切事物的三種不同的分類法、或三種不同的觀察切入角度。舉例來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空五陰);無眼、耳、鼻、舌、身、意(空六入處);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空十八界)」(CBETA, T08, no. 251, p. 848, c11-13)

[第892經經文導讀]

[待撰寫]六內入處、六外入處

修道的階位可以分為四向四果:

階段 名稱
趣向於初果 須陀洹向,又分隨信(心修)行、隨法(智修)行
證初果 須陀洹果
趣向於二果 斯陀含向
證二果 斯陀含果
趣向於三果 阿那含向
證三果 阿那含果
趣向於四果 阿羅漢向
證四果 阿羅漢果

又稱為四雙或八輩。

證得果位的條件以及剩餘輪迴的束縛,如下表所述:

果位 條件 輪迴的束縛
須陀洹果 斷身見、戒取、疑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七次就能涅槃。
斯陀含果 斷身見、戒取、疑,貪瞋癡薄 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一次就能涅槃。
阿那含果 斷五下分結(身見、戒取、疑、欲貪、瞋恚) 不再生於欲界。例如下一生生於色界或無色界的天界,並在天界證得涅槃。
阿羅漢果 斷五上分結(色愛、無色愛、掉舉、慢、無明);貪瞋癡永盡、煩惱永盡 證得涅槃、解脫輪迴。

其中一些名詞的簡略意義如下:

  • 身見:執著於有「我」。
  • 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
  • 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
  • 欲貪:欲界眾生的貪愛。
  • 瞋恚:生氣。
  • 愚癡:無智;無明。

(八九二)[0224b2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內六入處。云何為六?謂眼內入處,耳、鼻、舌、身、意內入處。於此六法觀察、,名為信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若此諸法增上觀察、忍,名為法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若此諸法如實正智觀察,三結已盡、已知,謂身見戒取,是名須陀洹。不墮決定惡趣,定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邊。此等諸法正智觀察,不起諸,離欲解脫,名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六識身、六觸身、六受身、六想身、六思身、六愛身、六界身、五陰,亦如上說。

[校勘]

「若」,聖本作「願」。

「命」,大正藏原無此字,今依據前後文補上。

[註解]

忍:忍可;接受、安住。

信行:隨著對佛法的清淨信心而修行,是「須陀洹向」的階段。又譯為「隨信行」。

超昇離生:超昇入聖道,朝向出離生(死)的方向。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正性決定」。又譯為「正性離生」。

須陀洹果:見到真理,而斷身見(執著於有「我」)、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的聖人,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七次就能涅槃。是四沙門果(解脫的四階段果位)的初果,又稱為預流果。

法行:隨著修證佛法而生的智慧修行,是「須陀洹向」的階段。又譯為「隨法行」。

三結:身見(執著於有恆常不變的自我)、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斷除三結,即為初果聖者。

身見:執著於五陰有「我」的見解。

戒取:執著於無益解脫的禁戒、禁忌。

疑:對於真理的懷疑猶豫;對佛法僧戒的疑惑。

三菩提:為音譯,義譯為「正覺」,另譯作「三佛」,指真正的覺悟。

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邊:最多於天界與人間往返七次,就能到達苦的盡頭(涅槃)。

漏:煩惱。一般人由眼、耳等感官,時常流漏煩惱而不停止,所以以漏譬喻煩惱。

阿羅漢:斷盡煩惱、不再輪迴的四果聖人。

逮得己利:達到、獲得佛法對自己的利益。「逮」是「達到」的意思。

盡諸有結:滅盡所有「生命存在」的束縛,也就是不再有來生。「有」指生命的存在。

外六入處:色、聲、香、味、觸、法。

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六觸: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提到修行的進程和觀察六內入處的能力,關係如下:

  • 信行:觀察、忍。
  • 法行:增上觀察、忍。
  • 須陀洹:正智觀察。
  • 阿羅漢:正智觀察,不起諸漏,離欲解脫。

也可和《雜阿含經》卷三第61經對照,會更加清楚:「比丘!若於此法以智慧思惟、觀察、分別、忍,是名隨信行;超昇離生,越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
比丘!若於此法增上智慧思惟、觀察、忍,是名隨法行;超昇離生,越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
比丘!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三結盡斷知,謂身見、戒取、疑。比丘!是名須陀洹果,不墮惡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然後究竟苦邊。
比丘!若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不起心漏,名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捨離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CBETA, T02, no. 99, p. 16, a5-17)

(八九三)[0224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種種子生。何等為五?謂根種子、莖種子、節種子、枝種子、種種子。此諸種子不斷、不破、不腐、不傷、不穿堅,新得地界,不得水界,彼諸種子不得生長增廣;得水界,不得地界,彼諸種子不得生長增廣;要得地界、水界,彼諸種子得生長增廣。如是業,煩惱、有、愛、見、慢、無明而生行;若有業而無煩惱、愛、見、無明者,行則滅。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行,如是識、名色、六入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亦如是說。

[校勘]

「枝」,大正藏原為「壞」,今依據前後文改作「枝」。

「諸」,宋本作「謂」。

[註解]

[]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根據本經所說,有業因,但無煩惱、愛、見、無明,則不必然有果,也就是能切斷輪迴的鎖鏈。佛教的因果論是「果必由因」,但若能解脫則因不必然有果,才可能解脫於無止盡的輪迴。

(八九四)[0224c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於我世間,於世間及世間集不如是知者,我終不得於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及諸世間,為解脫、為出、為離,離顛倒想,亦不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我於世間及世間集如實知故,是故我於諸天、世人、魔、梵、沙門、婆羅門及餘眾生,為得解脫、為出、為離,心離顛倒,具足住,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是世間世間集、世間滅,世間集、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道跡,世間集、世間滅、世間集道跡、世間滅道跡,世間集、世間滅、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世間集、世間滅、世間集道跡、世間滅道跡、世間味、世間患、世間出。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沙門、婆羅門:修行人的統稱。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八九五)[0225a1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三愛。何等為三?謂欲愛色愛無色愛。為斷此三愛故,當求大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求大師,如是次師、教師、廣導師、度師、廣度師、說師、廣說師、隨說師、阿闍梨、同伴、真知識之善友、哀愍、慈悲、欲義、欲安、欲樂、欲觸、欲通、欲者、精進者、方便者、出者、堅固者、勇猛者、堪能者、攝者、常者、學者、不放逸者、修者、思惟者、憶念者、覺想者、思量者、梵行者、神力者、智者、識者、慧者、分別者、念處、正勤、根、力、覺、道、止觀、念身、正思惟求,亦如是說。

 

[註解]

欲愛:欲界眾生(感官之欲)的渴愛。

色愛:(斷除淫欲的)色界眾生的渴愛。

無色愛:(斷除淫欲與物質欲的)無色界眾生的渴愛。

大師:有能力教導如何斷除三愛的老師。

廣導師、度師、廣度師、說師、廣說師、隨說師、阿闍梨:

欲義、欲安、欲樂、欲觸、欲通、欲者:

出者、堅固者、勇猛者、堪能者、攝者、常者、學者:

[對應經典]

 

(八九六)[0225b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三有漏。何等為三?謂欲有漏、有有漏、無明有漏,為斷此三有漏故,當求大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求大師,如是乃至求正思惟,亦如是說。

 

[註解]

欲有漏、有有漏、無明有漏:欲貪引起的煩惱、想要生命存在而引起的煩惱、無明煩惱;欲界眾生的煩惱、色界與無色界眾生的煩惱、三界的無明煩惱。「有漏」是「有煩惱」的意思。

[對應經典]

 

(八九七)[0225b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尊者羅睺羅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云何知、云何見我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不憶念,於其中間盡諸有漏?」

佛告羅睺羅:「有內六入處。何等為六?謂眼入處。耳、鼻、舌、身、意入處,此等諸法,正智觀察,盡諸有漏正智心善解脫,是名阿羅漢,盡諸有漏,所作已作,已捨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亦如是說。

 

[註解]

王舍城:中印度摩羯陀國的首都。

伽蘭陀竹園遺址,照片取自 http://tupian.hudong.com/a2_84_05_01300000173424123545053488487_jpg.html

迦蘭陀竹園:佛陀的道場之一,為迦蘭陀長者所擁有的竹林中所建立的道場,是佛教最早蓋的寺院。又譯為「竹林加蘭哆園」、「竹林精舍」。

羅睺羅:比丘名,以嚴持戒律、精進修道聞名,譽為「密行第一」。他是佛陀未出家求道前的兒子,又譯為「羅云」。

云何知、云何見:如何知道、如何見解?

我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我這個「有識的身體」及「身外的一切境界、形相」。

內六入處:即「六根」;指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意處。

盡諸有漏:斷盡所有的煩惱。

正智心善解脫:以正確的見識(解脫的智慧) 而解脫。

五陰:五蘊;色、受、想、行、識。

[對應經典]

 

(八九八)[0225b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於眼欲貪斷,欲貪斷者,是名眼已斷,已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成不生法。如眼。如是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亦如是說。

 

[註解]

截多羅樹頭:多羅樹即棕櫚樹,截多羅樹頭是指將棕櫚樹的根截去,表示不再生長。

[對應經典]

 

(八九九)[0225b2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眼生、住、成就、顯現,苦生、病住、老死顯現;如是,乃至意亦如是說。若眼滅、息、沒,苦則滅、病則息、老死則沒;乃至意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亦如是說。

 

[註解]

生、住、成就、顯現:

滅、息、沒:盡滅、寂止、滅沒。是以同義字重複以使語意更加充實的用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提到「眼生、住、成就、顯現」、「眼滅、息、沒」,並不是指長出眼睛或眼睛壞掉。經中有時會用「眼」代表眼見所緣生的一連串因緣,例如以下這一連串的因緣:「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病、死、憂、悲、惱、苦集。」(CBETA, T02, no. 99, p. 54, c22-24)

(九〇〇)[0225c0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比丘於眼味著者,則生上煩惱,生上煩惱者,於諸染污心不得離欲,彼障礙亦不得斷,乃至意入處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亦如是說。

 

[註解]

味著:愛樂貪著。

上煩惱:粗強的煩惱,例如貪欲、瞋恚、愚癡、我慢、疑惑等煩惱。

[對應經典]

 

(九〇一)[0225c1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世間所作,皆依於地而得建立,如是一切善法,皆依內六入處而得建立。」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內六入處,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亦如是說。

[校勘]

聖本無「內」字。

[註解]

[]

[對應經典]

 

[導讀:不壞淨相應 (1/3)]

四不壞淨是:

  1. 佛不壞淨:對於佛的不壞的信心。
  2. 法不壞淨:對於法的不壞的信心。
  3. 僧不壞淨:對於僧的不壞的信心。
  4. 聖戒成就:持戒清淨。

凡夫對於三寶的信心有進有退,持戒時好時壞,而初果聖者親身體證佛法,自然斷除對三寶的狐疑,成就對於三寶的不壞的信心,並且持戒清淨。因此四不壞淨是初果聖者的成就之一。

有四不壞淨的人,淨信三寶,自然行於正道,而感得人天善果甚至解脫;奉持淨戒,自然不造惡業,不生惡果。因此經中說成就四不壞淨者有種種的善報,能自在如意。

《雜阿含經》「不壞淨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本卷第902~904經、卷三十第833~860經、卷四十一第1121~1135經,是佛陀解說四不壞淨的經文。

(九〇二)[0225c2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有眾生,無足、二足、四足、多足,色、無色,想、無想,非想、非非想,於一切如來最第一,乃至聖戒亦如是說。」

 

[註解]

於一切如來最第一:在一切眾生中,佛陀是最為尊貴的。

[對應經典]

 

(九〇三)[0225c2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諸世間眾生所作,彼一切皆依於地而得建立;如是一切法,有為、無為,離貪欲法最為第一……」如是廣說,乃至「聖戒亦如是說。」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一般凡夫如果沒有主見,通常只會人云亦云。佛教講「無我」,佛弟子如果沒有我執,是否也會人云亦云呢?

不會的,因為佛弟子雖然不以我執為依歸,但是以佛、法、僧、戒為依歸,也可說是以四不壞淨取代我執,以戒定慧取代貪瞋癡,而能成就初果、入聖道之流。由於親證佛法,而不會人云亦云,經中常描述為:「見法得法,不由於他,於正法中,得無所畏」(CBETA, T02, no. 99, p. 6, b26-27)

(九〇四)[0226a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諸世間眾生,彼一切皆依於地而得建立;如是一切諸眾,如來聲聞眾最為第一……」如是廣說,乃至「聖戒。」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一

[校勘]

聖本在「一」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一.txt · 上一次變更: 2020/09/27 11:16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8347311019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