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目錄

From: David Chiou

大正藏在許多經卷的最後面有以下這行標示:

+(光明皇后願文)【聖】

很多華人學者在校勘時都會好奇,到底這是指聖本多出這六個字,還是一篇文章叫做光明皇后願文?

至今為止,所有我見過的將經典校勘加以解釋的印經,例如佛光大藏經,都是標為諸如:「聖本有「光明皇后願文」六字。」

近來為了《好讀 雜阿含經》的校勘在此處應如何標示,和 Heawen Chou 及 Daniel Liao 作了些討論。

畢竟是網路時代了,日本的資料也不再遙不可及,於是查了查日本資料中聖本的原稿,例如拍賣會場的聖本手稿,發現「光明皇后願文」其實是一篇文章,寫說光明皇后發願因此抄經流傳的願文,而不是「光明皇后願文」六字。(後記:拍賣會場的聖本手稿圖形檔在拍賣結束後已失效。)

其餘日本資料可見,諸如:

正倉院的不同的經的原手抄本最後都有這一段話,因此可確定光明皇后願文是這麼一回事了。

和讀經本身沒直接關係,只是因為歷來一些朋友對此句都有些疑問,從日本拍賣會場的手抄本得到答案,提供給以後對此事疑惑而用關鍵字搜尋到這篇的人參考 :)

Heawen Chou:

真厲害, 以前一直懷疑是一篇願文, 還真的找出來了.

David Chiou:

是網路厲害,這種資料都搜尋得到 :D 放資料的人也不一定是好心,而是拍賣公司要拍賣古代的佛經手抄本,因此掃瞄放上網作宣傳。殊不知真正的佛教徒不需要買手抄本,看掃瞄本就夠了 :P 過幾天又有一大批當初流到日本的敦煌寫本要到北京拍賣,希望大家多多照相存證 :D

Peter Zou:

當時抄經非常盛行,所抄經文後亦多有願文,願文應是是天皇的近臣所擬,之後的菅家文草中有收錄一些可參考。

奉太皇大后(明子)令旨,奉為太上天皇(清和上皇)御周忌法會願文 元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銀像藥師佛一軀,日光月光菩薩像各一軀,金字法華經八卷,無量義,普賢觀經,般若心經各一卷。奉為登遐太上天皇周忌齋會,所恭敬莊嚴也。天皇以去年十二月四日,就泥洹於圓覺(圓覺寺)仙房。今起十一月二十六日,修功德於清和舊院。先期八日,待七淨土之遍驚,開講四朝,願一乘法之長演。夫寒雨難禁,三界惣是芭蕉。閃光易飛,眾生誰非石火乎。先皇叩根機以催道,追因果而結緣。當為他界遍周之君,豈只我家生老之于。仰願,瑠璃光如來,導聖靈於瑠璃地,蓮華大乘教,鎮聖靈於蓮華臺。三千國土,皆是先皇之本宅。百億須彌.皆是先皇之舊居。同因善根,俱得安樂。

http://miko.org/~uraki/kuon/furu/text/waka/kanke/bunsou/bunsou11.htm

Huiyi Lin 前言:

最近去特殊資料館藏地查詢光明皇后願文電子檔資料(《聖語藏經卷》,宮內廳正倉院事務所編,東京:丸善雄松堂株式會社,2000~年)。這種資料在日本只有少數圖書館有購藏,畢竟研究這批經典的學者是少數中的少數,且這種高貴(以史料價值而言)的資料雖然是電子版,製作成本高昂。較早出版的光碟以22片CD為一組,一組約四十萬台幣,共四組,也就是一百六十萬台幣。後出的改為DVD,2~4片為一組,目前有十二組,共約台幣五百萬,(還有未出版的)。整套購買約台幣六七百萬,所以日本的一般大學圖書館不會特意採購。不過,其實阿含經中的一篇有光明皇后願文的經卷曾經來台灣展示過,那就是故宮南院在2016年底至2017年初向日本借來的國寶展示,其中就有收藏於東京博物館的一卷「雜阿含經第四十五卷」(請見以下插圖)。

圖版來源:《日本美術之最—東京、九州國立博物館精品展》,台北:故宮博物院,2016年。

Huiyi Lin:

光明皇后(701-760)發願寫經的底本主要來自日僧玄昉從唐朝帶回的佛教典籍。據推測這批有光明皇后願文的經卷約七千卷,即現在所謂的「聖本」,完整名稱為「聖語藏經卷」。抄寫這些經卷的人當然不是光明皇后一人,主要是由一群稱為寫經生的人負責抄寫,所以會有不同筆跡的情況,而有些保存良好的經卷後面也會看到抄寫者的姓名。

在當時,這些抄寫完的經卷保存於東大寺尊勝院,不過歷經天災人禍後,現存約一千卷,其中七百五十卷仍保存於東大寺的正倉院,其餘兩百多卷散逸在民間,所以東京博物館才會收藏有一卷雜阿含,而古物拍賣會上也會出現這類拍賣品。目前日本出版的「聖語藏經卷」電子資料則是根據正倉院的收藏製作而成。

雖然光明皇后的願文寫了約七千卷,但她並非發了數千多個願,而是主要發了三種願,即「天平十二年(740)五月一日」、「天平十五年(743)五月十一日」、「天平寶字四年(760)正月十一日」,這三種願文。所以我們會看到不同經卷的最後都寫有相同的願文。在以下提供之「雜阿含經」圖檔可看到「天平十五年五月十一日」的願文,目前有這篇願文的經僅存八卷。且目前可見的「雜阿含經」內的願文都同樣是「天平十五年五月十一日」的文本。

附帶一提,有光明皇后願文的「雜阿含經」,現存可知的只有三卷:

  1. 雜阿含經第三十六卷,收藏於 大阪 法道寺。
  2. 雜阿含經第三十九卷,收藏於 天野山金剛寺。
  3. 雜阿含經第四十五卷,收藏於 東京博物館。

東京博物館那卷原本是高野山正智院的寶物,後來捐贈給博物館保存。有興趣親見的人可留意這些收藏地的展示會。

Huiyi Lin:

關於光明皇后為何在那三個年份寫下願文的問題,這很難回答。

抄寫佛經在奈良時代(710-794)相當流行,而這種流行其實源自中國隋唐時期的寫經風氣。在較早的討論中,曾經提過光明皇后的寫經事業有二十年之久。二十年是指光明皇后以皇后職權組織機構進行大規模寫經而言,也就是抄寫玄昉從唐朝帶回的五千多卷《開元釋教錄》開始所花費的時間。在那之前,光明皇后已有個人小規模的寫經經歷,也有願文,只是那時候抄寫的經沒有算在「聖本」之內。

《開元釋教錄》收有唐朝當時最新版、品質最精良的佛教典籍,因此玄昉帶回日本時即大受矚目。如此貴重的東西,當然要抄寫副本保存起來,於是玄昉回國隔年,即天平8年(736),光明皇后即刻展開寫經工作,到了天平十二年(740),不知何故,寫經暫停,同時光明皇后寫了五月一日的願文。願文內容首先是替光明皇后已往生的父母祈求冥福,(居然不是替天皇家的祖先祈求,可見光明皇后的勢力凌駕天皇之上,天皇是不被放在眼裡的),然後才祈求國祚綿長、臣下忠節,接著自己誓願精進、迴向眾生。

願文是天平十二年五月一日寫的,也就是在那之前抄寫的經文本應沒有願文,但是據推測,天平十二年之前寫的經有後補願文進去,所以會看到經文與願文的紙張或筆跡不同的現象。當然,其中仍有少數技術上無法補紙而沒有願文的經卷。

天平十二年五月以後寫的經,就在經文之後接著抄寫光明皇后願文,因此這之後抄寫的經文和願文在紙質和筆跡方面就比較一致。

但寫經工作在天平十四年(742)年底又暫停下來,直到天平十五年(743)五月才再度繼續進行。這一年五月十一日又有一篇願文,但這次的願文不是署名「皇后藤原氏光明子」,而是「佛弟子藤三女」,而且只替已往生的父母及七世父母、六親眷屬祈願,完全沒提到國家社稷。由於光明皇后曾有「藤三娘」的自署,因此大多學者認為藤三女就是藤三娘,也就是光明皇后。但也有人認為藤三女另有其人,疑點之一就是這篇五月十一日的願文不像一國之后的措辭,而比較像普通百姓的祈願。不過由於持懷疑意見者的證據不夠多,目前仍普遍認為五月十一日的願文也是光明皇后所寫。

附有五月十一日願文的經卷數量不多,且天平十五年以後寫的經,其後的願文大部份抄錄的仍是天平十二年五月一日那篇。

至於第三個願文,相關資料極少,我得再查查其他研究資料。這一則願文的紀年是天平寶字四年(760)正月十一日,而光明皇后在這一年的六月往生。光明皇后晚年健康狀況不佳,大概她在那一年已經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故而再度發願。

總之,那三年發生了什麼事而讓光明皇后發願,單是從她的生平年表上是看不出來的,目前我也沒有看到能具體說明原因的研究。

Huiyi Lin:

話說回來,光明皇后的五月一日願文被抄寫了數千遍卻完全沒替天皇家族祈願。難道聖武天皇(光明皇后的老公)沒意見嗎?聖武天皇個性軟弱,加上朝政被光明皇后的娘家掌控,恐怕是有意見也不敢言。可是光明皇后的婆婆藤原宮子是在754年往生的,也就是這位婆婆不可能不知道這篇願文的存在,光明皇后為何不怕她婆婆抗議?

其實光明皇后的婆婆藤原宮子是她同父異母的姊姊。光明皇后的爸爸藤原不比等為了讓大女兒宮子嫁給天皇,結交與後宮關係良好的橘三千代(光明皇后的生母)。這位橘三千代是貴族女,擔任后宮的女官,早就嫁給皇族美努王且生了兒子,但不知道是藤原不比等太有魅力還是怎樣,居然和老公離婚再改嫁給藤原不比等,然後生了光明皇后。光明皇后的異母姐姐宮子嫁給天皇後生了兒子(後來的聖武天皇),藤原不比等就計畫要把同一年出生的光明皇后許配給宮子的兒子,所以以輩分而言,光明皇后的老公是她的外甥。

聖武天皇當然不只一個老婆,光明皇后只是其中之一,且光明皇后沒有皇族血統,原本不具備被立后的資格。在光明皇后之前,能成為皇后的都是天皇家族的女性,即擁有皇族血統的人,理由是天皇死了,皇后也是皇位繼承人之一(所以日本很早就有女皇)。而光明皇后家族並非皇族,她被立后是因為她娘家的人實在太厲害了,硬是把她推上皇后寶座。當然,這個過程不可避免的要剷除異己,例如極力反對的長屋王及其家族就被藤原四兄弟(光明皇后的兄弟)迫害而自殺。

此外,光明皇后本來有一個兒子,但出生沒多久即夭折,只剩下女兒。而聖武天皇的其他老婆有生兒子,照理說皇位繼承人的優先權是兒子,但光明皇后家族勢力太龐大,仍是讓她女兒當上皇位繼承人,後來繼位為孝謙天皇。

所以,雖然光明皇后集榮華富貴於一身,但也排擠、犧牲了很多人。不論是以皇家之力進行大規模寫經,還是建造東大寺及世界最大銅佛,或在全國各處興建佛寺,其背後說不定隱含著替她家族懺悔的內在意義。

Huiyi Lin:

關於中文的光明皇后願文研究,查了一下,目前台灣沒有,大陸因為北京圖書館收藏有一卷光明皇后願文的經,有人寫這方面的文章,但內容簡要。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AN/92177.htm

台灣目前雖然沒有光明皇后願文研究,但有學者研究聖武天皇詔書,文中提及光明皇后: http://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MISC/misc377881.pdf?fbclid=IwAR1-5BMrt9ZKcSYcSGH6cH-mlveVNPOQoPickbvG5hiIkpCHyLkoYNm7-os

 
agama/什麼是_光明皇后願文.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4/22 18:34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90492010116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