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ALL:

以SA.785/MN.117為主軸之比對。

1.出世間八正道:

1.1 經要:

  • 北:是聖、出世間、無漏、無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各支皆為聖、無煩惱〈無漏〉、出世間及為道的特色。〈《南北雜阿含選讀》中,「道的一支」之翻譯是在表達單獨各支之義,或許用「道的一支特色」會比對清楚其內涵,而此處是以總說來處理本句。

關於此句翻成「道的一支」,參考其它的英譯版本則是:

翻譯者:Upalavanna
that is noble,without desires, transcends this world and is a feature of the path.

翻譯者:Thanissaro Bhikkhu
there is noble right view, without fermentations, transcendent, a factor of the path.

1.2 比對:

  • 北:以四聖諦做主軸,故八正道能達成盡苦或滅苦。
  • 南:以八正道做主軸,故各支皆為正道的重要因素。

2. 出世間正見:

2.1 經要:

  • 北: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於法,選擇、分別、推求、覺知、黠慧、開覺、觀察,是名正見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凡有〈令成就〉聖、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慧、慧根、慧力、擇法覺支、正見道支。這些,比丘們!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為道支的正見。

2.2 比對:

南傳所提的聖道為八正道,以深義而言,或以MN.141所言,是視同北傳所提的四聖諦。在南傳中,正見與擇法覺支息息相關,而在北傳經文中,則是用「選擇、分別、推求、覺知」,這也是可等同南傳所提的「擇法覺支」,如此,這裡可以明晰「擇法覺支」的要旨。

北傳MA.189與南傳MN.117皆提到「於邪見的捨斷,具足了正見,是為正精進。專注地捨斷邪見,專注地進入並保持著正念,是為正念」。這便是南北傳一致以正見為中心的三法來回,此外,也皆提及正見為前導,那是由於正見可內正思維而知邪見、邪思惟、邪語、邪行、邪命、邪精進、邪念了知是邪見、邪思惟、邪語、邪行、邪命、邪精進、邪念,是故,正見為首,會正理故。

3.出世間正志:

3.1 經要:

  • 北:聖弟子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分別、自決、意解、計數、立意,是名正志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凡有聖、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思索、尋、意向、專注、細專注、心的導向、口行,這些,比丘們!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為道支的正志。

3.2 比對:

北→南

分別→尋〈思擇〉
自決→意向〈思惟,對思擇後的方向來思惟〉
意解→專注〈思惟後的理解,專注的用語沒有北傳來的清晰〉
計數→細專注
立意→心的導向、口行〈心之專精、語行,皆有指出行動的重要〉

北傳MA.189與南傳MN.117皆提到「精進於邪志的捨斷,具足了正志,是為正精進。專注地捨斷邪志,專注地進入並保持著正志,是為正念」。這便是南北傳一致以正志為中心的三法來回。

4.出世間正語:

4.1 經要:

  • 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貪、口四惡行,諸餘口惡行離,於彼無漏,遠離不著,固守、攝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是名正語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凡有聖、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遠離、戒絕、迴避、戒離四語惡行,這些,比丘們!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為道支的正語。

4.2 比對:

北→南

無漏遠離不著口四惡行→遠離四語惡行
固守→
攝持→
不犯口四惡行→戒絕四語惡行
不度時節→迴避四語惡行
不越限防→戒離四語惡行

句中的「固守、攝持、不犯」之處,應當是「固守攝持不犯」為一整句話,而依據DA.9,口四惡行指的是妄語、兩舌、惡口及綺語,依據D.33.則是虛誑語、離間語、粗惡語、雜穢語。

「固守」、「攝持」、「不犯」,或許北傳根據的原本就有不同。雖然此三個詞彙本身是略有不同,但是,整句原文讀起來會造成把「固守、攝持」對等於「於彼無漏」及「遠離不著」,而會誤解成口四惡行除去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要「固守」及「攝持」呢?。換言之,本句應是「固守攝持不犯」而與前句作一個段落分別。這段原文的標示錯誤,在印導的彙編版本中已經發現,並作了修正。

北傳MA.189與南傳MN.117皆提到「精進於邪語的捨斷,具足了正語,是為正精進。專注地捨斷邪語,專注地進入並保持著正語,是為正念」。這便是南北傳一致以正語為中心的三法來回。

5.出世間正業:

5.1 經要:

  • 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貪身三惡行,諸餘身惡行數,無漏心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限防,是名正業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凡有聖、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遠離、戒絕、迴避、戒離三身惡行,這些,比丘們!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為道支的正業。

5.2 比對:

北→南

無漏遠離不著口四惡行→遠離四語惡行
固守執持不犯→戒絕四語惡行
不度時節→迴避四語惡行
不越限防→戒離四語惡行

此處「固守執持不犯」為正確,而依據SA.613/DA.9 及D.33,三惡行是指身惡行、口〈D.33:諸〉惡行及意惡行,在DA.6中,三惡行指的是非法婬、非法貪及邪見,但在D.265 中,這是指三〈惡〉法。此外,依北傳此處而言,邪命將導致邪語及邪業。

北傳MA.189與南傳MN.117皆提到「精進於邪業的捨斷,具足了正業,是為正精進。專注地捨斷邪業,專注地進入並保持著正業,是為正念」。這便是南北傳一致以正業為中心的三法來回。

6.出世間正命:

6.1 經要:

  • 北:……於諸邪命,無漏、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越時節,不度限防……
  • 南:……修習聖道者的遠離、戒絕、迴避、戒離邪命……

6.2 比對:「固守、攝持、不犯」同4.2項有文辭表達上的問題。MA.189 中,邪命是:「若有求無滿意,以若干種畜生之咒邪命存命,彼不如法求衣、被,以非法也;不如法求飲食、床榻、湯藥諸生活具,以非法也」而南傳MN.117中則是:「欺騙〈Kuhana〉、饒說〈lapana〉、占相〈nemittikata〉、騙詐〈nippesikata〉、利養」

而其它談到的,尚有 MA.31:「不以多欲無厭足。不為種種伎術呪說邪命活。但以法求衣。不以非法。亦以法求食.床座。不以非法。」與此經相當的南傳M.141.Saccavibhaṅgasutta則並未如此細分言明伎術呪說等邪命活。

另,北傳DA.20則列的更細:

1)「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瞻相男女。吉凶好醜。及相畜生。以求利養。」

2)「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召喚鬼神。或復驅遣。或能令住。種種[袖-由+厭]禱。無數方道。恐嚇於人。能聚能散。能苦能樂。又能為人安胎出衣。亦能呪人使作驢馬。亦能使人盲聾瘖瘂。現諸技術。叉手向日月。作諸苦行以求利養。」

3)「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為人呪病。或誦惡術。或為善呪。或為醫方.鍼灸.藥石。療治眾病。」

4)「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呪水火。或為鬼呪。或誦剎利呪。或誦鳥呪。或支節呪。或是安宅符呪。或火燒.鼠嚙能為解呪。或誦別死生書。或讀夢書。或相手面。或誦天文書。或誦一切音書 。」

5)「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瞻相天時。言雨不雨。糓貴糓賤。多病少病。恐怖安隱。或說地動.彗星.日月薄蝕。或言星蝕。或言不蝕。如是善瑞。如是惡徵。」

6)「食他信施。行遮道法。邪命自活。或言此國勝彼。彼國不如。或言彼國勝此。此國不如。瞻相吉凶。說其盛衰。」

與北傳DA.20相當的DN.3 Ambattha-sutta則並未如此細分言明。然北傳DA.21所說則類同DA.20,而與DA.20相當的D.I. Brahmajala-sutta則也類同此說。而觀其經文之重點則是:

1)「食他信施。行遮道法」及

2)「應遠離如是等任何無益徒勞之橫明。」〈參閱 D.I.〉

北傳MA.189與南傳MN.117皆提到「精進於邪業的捨斷,具足了正業,是為正精進。專注地捨斷邪業,專注地進入並保持著正業,是為正念」。這便是南北傳一致以正業為中心的三法來回。

7.出世間正方便〈正精進〉:

7.1 經要:

  • 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憶念相應心法,欲精進方便,勤踊超出,建立堅固,堪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常不休息,是名正方便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生起[使]未起諸惡、不善法不生之欲,精進、活力、盡心、激勵、奮力【志欲、精進、發勤,以持策心】;生起[使]已生諸惡、不善法斷除之欲,精進、活力、盡心、激勵、奮力【志欲、精進、發勤,以持策心】;生起[使]未起諸善法生起之欲,精進、活力、盡心、激勵、奮力【志欲、精進、發勤,以持策心】;生起[使]已生諸善法持續、不忘失、增強、擴大、修習成就之欲,精進、活力、盡心、激勵、奮力【志欲、精進、發勤,以持策心】〈MN.141【SN45.8.8】〉

7.2 比對:

北→南

精進方便→精進
勤踊超出→活力
建立堅固→不忘失、增強、擴大
堪能造作→激勵、奮力
精進心法攝受→盡心
常不休息→持續

上述前五支皆與本支三法來回,故經略說。

8.出世間正念:

8.1 經要:

  • 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若念、隨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謂念隨順。念不妄.不虛】,是名正念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轉向苦邊。〈SA.785【SA.784】〉
  • 南:保持在身上看到身,熱心、正知、專注【熱誠、正知、具念】,調伏關於世間的貪、憂。保持在受上看到受……(中略)保持在心上看到心……保持在法上看到法,熱心、正知、專注【熱心、正知、其念】,排除有關世間的貪、憂。學友們!這就叫作正念。〈MN.141【SN45.8.8】〉

8.2 比對:南傳的正念嚴守在四念處,北傳的正念則含攝或注重六念法門。

由於SA.785與MN.141此處不太相應,可再參照其它經文,比對隨念、重念及憶念的相對所指,在SA.931之中:

「比丘住在學地。求所未得。上昇進道。安隱涅槃。修六隨念。乃至疾得安隱涅槃。」

此經相當於南傳AN6.19 Mahanamasuttam:

「摩訶那摩〈mahanama〉!世有聖弟子〈ariyasavako〉,隨念〈an-ussarati〉如來……隨念法……隨念僧…………聖弟子修天隨念…… 」

依巴利文anussarati是「為了記得、有記憶或回憶」之意,它的陰性是anussati,為「記憶、回憶或深切注意」,一般翻譯照其傳統皆使用「隨念」,而此字於經中,皆是針對佛〈Buddha˚〉、法〈 Dhamma˚〉、僧〈Sangha˚〉、戒〈sila˚〉、捨〈caga˚〉及天狀態者〈devata˚〉等來說的,故,這AN6.19的隨念的統稱,即指六隨念,而這「隨念」〈anussarati〉應是為了記得的「隨時憶念」,而含有漢譯中的重念及憶念。

9.出世間正定:

9.1 經要:

  • 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住不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是名正定是聖、出世間、無漏、不取,正盡苦、轉向苦邊。
  • 南:比丘離欲,離惡、不善法,有尋、有伺,由離而生喜與樂,進入並保持在初禪。尋與伺寂止,自信、一心,無尋,無伺,由定而生喜與樂,進入並保持在第二禪。喜的褪去,保持著平靜……[ 專注、正知,感受身樂,進入並保持在聖弟子[因此而]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保持著樂者』的]第三禪……[樂與苦的捨斷,以及之前喜與憂的滅沒,進入並保持在不苦不樂、由於平靜而有遍淨專注的第四禪 ]。學友們!這叫作正定。〈MN.141/SN45.8.8〉

9.2 比對:

北→南

不亂不散→有尋、有伺
攝受寂止→尋與伺寂止⇒喜與樂
三昧→平靜、專注⇒樂
一心→樂與苦的捨斷⇒不苦不樂、由於平靜而有遍淨專注

此處北傳的「不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之語,應是「不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而南北對照,則更顯出法義的清晰輪廓。

 
agama/研討_南北傳出世間八正道的異同.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1/22 06:08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69555044174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