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五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比丘尼相應]

《雜阿含經》「比丘尼相應」的內容為本卷第1198~1207經,記載比丘尼眾在禪修時,魔波旬如何以似是而非的話試圖干擾其修行,而有正見的比丘尼則如何一一退魔。

(一一九八)[0325c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阿臈毘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時,阿臈毘比丘尼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衣鉢,洗足,持尼師壇,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禪。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弟子阿臈毘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已,持尼師壇,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禪。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詣彼比丘尼所,語比丘尼言:「阿姨!欲何處去?」

比丘尼答言:「賢者!到遠離處去。」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世間無有出,  用求遠離為,
 還服食五欲,  勿令後變悔。」

時,阿臈毘比丘尼作是念:「是誰?欲恐怖我。為是人耶?為非人耶?姦狡人耶?」

心即念言:「此必惡魔欲亂我耳。」覺知已,而說偈言:

「世間有出要,  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惡魔,  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  五欲亦如是,
 譬如斬肉形,  苦受陰亦然。
 如汝向所說,  服樂五欲者,
 是則不可樂,  大恐怖之處。
 離一切喜樂,  捨諸大闇冥,
 以滅盡作證,  安住離諸漏。
 覺知汝惡魔,  尋即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彼阿臈毘比丘尼已知我心。」愁憂不樂,即沒不現。

[校勘]

S. 5. 1. Āḷavikā.,[No. 100(214)]

[>阿臈毘]Aḷavikā.

魔波旬Māra pāpimant.

形=刑【宋】【元】【明】

[註解]

阿姨:對年長女性的尊稱。

出要:出離生死的要道。

苦受陰:會產生苦的五受陰。 按:也可以解釋為受陰中苦受的部分,但這個解釋比較狹義,故解釋為產生苦的五受陰(色受陰、受受陰、想受陰、行受陰、識受陰)

[對應經典]

(一一九九)[0326a1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蘇摩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右肩上,至安陀林坐禪。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蘇摩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檀,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禪。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蘇摩比丘尼所,問言:「阿姨!欲至何所?」

答言:「賢者!欲至遠離處去。」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仙人所住處,  是處甚難得,
 非彼二指智,  能得到彼處。」

時,蘇摩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等?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作此思惟已,決定智生,知是惡魔來欲嬈亂,即說偈言:

應以定慧而非男女相評斷人心入於正受,  女形復何為,
 智或若生已,  逮得無上法。
 若於男女想,  心不得俱離,
 彼即隨魔說,  汝應往語彼
 離於一切苦,  捨一切闇冥,
 逮得滅盡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即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蘇摩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悔,即沒不現。

[校勘]

S. 5. 2. Somā.,[No. 100(215)]

〔右〕-【宋】【元】【明】

安=女【聖】

惡魔=應【宋】,=應去【元】【明】【聖】

〔即自磨滅去〕-【宋】【元】【明】【聖】

念+(即時磨滅去)【宋】【元】【明】【聖】

[註解]

仙人:超凡的修行人。

二指智:少許的智慧。南傳的註釋書解釋女人以兩根手指取線而割斷,或探試煮飯是否熟了,因此以二指智批評女人的智慧只能做針線活。

語彼:告訴他。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不管佛弟子的出身為何,佛陀都善護念佛弟子,鼓勵他們精進,縱使目標看似遙遠,佛陀總會解說一步步的次第讓弟子能日漸增上。魔波旬則反之,主張目標遙遠所以應該放棄。

(一二〇〇)[0326b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至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於一樹下結跏趺坐,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於一樹下結跏趺坐,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汝何喪其子,  涕泣憂愁貌,
 獨坐於樹下,  何求於男子?」

時,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作是念:「為誰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者?」如是思惟,生決定智:「惡魔波旬來嬈我耳。」即說偈言:

「無邊際諸子,  一切皆亡失,
 此則男子,  已度男子表
 不惱不憂愁,  佛教作已作,
 一切離愛苦,  捨一切闇冥。
 已滅盡作證,  安隱盡諸漏,
 已知汝弊魔,  於此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吉離舍瞿曇彌比丘尼已知我心。」愁憂苦惱,即沒不現。

[校勘]

S. 5. 3. Gotamī.,[No. 100(216)]

吉離舍瞿曇彌Kisā-gotamī.

壇=檀【聖】*

晝=盡【聖】*

〔食〕-【聖】

智+(知)【宋】【元】【明】,智=知【聖】

愛=憂【宋】【元】【明】

[註解]

邊:盡頭。

已度男子表:已經超越了對於男子表相的執著。

[對應經典]

(一二〇一)[0326c1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優鉢羅色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優鉢羅色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優鉢羅色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妙華堅固樹,  依止其樹下,
 獨一無等侶,  不畏惡人耶?」

時,優鉢羅色比丘尼作是念:「為何等人?欲恐怖我?為是人?為非人?為姦狡人?」如是思惟,即得覺知:「必是惡魔波旬欲亂我耳。」即說偈言:

「設使有百千,  皆是姦狡人,
 如汝等惡魔,  來至我所者,
 不能動毛髮,  不畏汝惡魔。」

魔復說偈言:

「我今入汝腹,  住於內藏中,
 或住兩眉間,  汝不能見我。」

時,優鉢羅色比丘尼復說偈言:

「我心有大力,  善修習神通,
 大縛已解脫,  不畏汝惡魔。
 我已吐三垢,  恐怖之根本,
 住於不恐地,  不畏於魔軍。
 於一切愛喜,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優鉢羅色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愁,即沒不現。

[校勘]

S. 5. 5. Uppalavaṇṇā.,[No. 100(217)]

優鉢羅色Uppalavaṇṇā.

愛=受【聖】*

[註解]

三垢:貪、瞋、癡,又譯為「三毒」。

妙華堅固樹:一棵盛開花朵的沙羅樹。 按:在漢譯雜阿含中只提到優鉢羅色比丘坐在一棵樹下,對應的南傳經文則提到那是盛開花朵的沙羅樹下。

[對應經典]

(一二〇二)[0327a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尸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尸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精舍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羅比丘尼前而說偈言:

「眾生云何生?  誰為其作者?
 眾生何處起,  去復至何所?」

尸羅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作是思惟已,即生知覺:「此是惡魔欲作留難。」即說偈言:

汝謂有眾生,  此則惡魔見,
 唯有空陰聚,  無是眾生者。
 如和合眾材,  世名之為車,
 諸陰因緣合,  假名為眾生。
 其生則苦生,  住亦即苦住,
 無餘法生苦,  苦生苦自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則自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尸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10. Vajirā.,[No. 100(218)]

汝=女【聖】

捨=於【宋】【元】【明】【聖】

愛=憂【宋】*【元】*【明】*

知=為【宋】【元】

[註解]

空陰聚:不實的五陰的積聚。

無餘法生苦:苦的生起,都是五陰因緣和合所生,沒有其他的原因了。

[對應經典]

(一二〇三)[0327b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毘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毘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當往彼,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毘羅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云何作此形?  誰為其作者?
 此形何處起?  形去至何所?」

毘羅比丘尼作是念:「是何人來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如是思惟,即得知覺:「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此形不自造,  亦非他所作,
 因緣會而生,  緣散即磨滅。
 如世諸種子,  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風,  陰界入亦然。
 因緣和合生,  緣離則磨滅,
 捨一切[*]愛苦,  離一切闇冥。
 已證於寂滅,  安住諸漏盡,
 惡魔以知汝,  即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毘羅比丘尼已知我心。」生大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9. Selā.,[No. 100(219)]

[註解]

此形:這個形體、身體。

陰界:(界名)五陰與十八界也。 (我直接貼一行辭典的 by Brandon)

[對應經典]

(一二〇四)[0327c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毘闍耶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弟子毘闍耶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其前而說偈言:

「汝今年幼少,  我亦是年少,
 當共於此處,  作五種音樂
 而共相娛樂,  用是禪思為?

時,毘闍耶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是人耶?為非人耶?為姦狡人耶?」如是思惟已,即得知覺:「是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歌舞作眾伎,  種種相娛樂,
 今悉已惠汝,  非我之所須。
 若寂滅正受,  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與,  亦非我所須。
 捨一切喜歡,  離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當自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是毘闍耶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4. Vijayā.(毘闍耶),[No. 100(220)]

伎=妓【元】【明】

已=以【宋】【元】【明】

歡=樂【宋】【元】【明】【聖】

[註解]

五種音樂:單面鼓、雙面鼓、弦樂器、打擊樂器、吹奏樂器。

用是禪思為:禪思又有什麼用呢?

今悉已惠汝:這些全都贈與你。

若寂滅正受: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人間一切樂」,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危脆易破碎,對此污穢身,我唯恥厭惡,拔除愛欲根」。

[對應經典]

(一二〇五)[0328a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遮羅比丘尼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至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洗足畢,舉衣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遮羅比丘尼前而說偈言:

「覺受生為樂,  生服受五欲,
 為誰教受汝,  令厭離於生。」

時,遮羅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作恐怖?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而來至此,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生者必有死,  生則受諸苦,
 鞭打諸惱苦,  一切緣生有。
 當斷一切苦,  超越一切生,
 慧眼觀聖諦,  牟尼所說法。
 苦苦,  滅盡離諸苦,
 修習八正道,  安隱趣涅槃。
 大師平等法,  我欣樂彼法,
 我知彼法故,  不復樂受生。
 一切離[*]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覺知汝惡魔,  自當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6. Cālā.(遮羅),[No. 100(221)]

(即)+化【宋】【元】【明】

受=授【宋】【元】【明】【聖】

至=到【宋】【元】【明】【聖】

集=業【宋】【元】【明】

[註解]

遮羅:比丘尼名,是舍利弗的妹妹。舍利弗家有四兄弟、三姊妹出家學佛,三姊妹包括遮羅、優波遮羅、尸利沙遮羅。

苦苦:(術語)梵語Duḥkha-duḥkhatā之譯。三苦之一。苦眾生身心之苦,從飢餓疾病風雨寒熱鞭打勞役等苦緣而生之苦也。大乘義章三曰:「從彼苦緣逼而生惱,名為苦苦。刀杖等緣能生內惱,說之為苦。從苦生苦,故曰苦苦。」法界次第中之下曰:「苦受從苦緣生,情覺是苦,即苦苦也。」

苦集:(術語)四諦之二。苦者業煩惱之結果生死之苦患,即一切生死之果報也。其集成生死苦果之業煩惱謂之集,即生死之原因也。

八正道:邁向解脫的正確途徑 (1)正見、(2)正志、(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

平等法:一切眾生平等成佛的法。或指不落於有、無二邊的「中道」(《增壹阿含經》卷19〈等趣四諦品27〉第2經)。

[對應經典]

(一二〇六)[0328b16]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優波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優波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優波遮羅比丘尼所而說偈言: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發願得往生。」

優波遮羅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是姦狡人?」自思覺悟:「必是惡魔欲作嬈亂。」而說偈言:

「三十三天上,  炎魔兜率陀
 化樂他自在,  斯等諸天上。
 不離有為行,  故隨魔自在,
 一切諸世間,  悉是眾行聚
 一切諸世間,  悉皆動搖法
 一切諸世間,  苦火常熾然。
 一切諸世間,  悉皆煙塵起,
 不動亦不搖,  不習近凡夫。
 不隨於魔趣,  於是處娛樂,
 離一切愛苦,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覺汝惡魔,  則自磨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優波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7. Upacālā.(優波遮羅),[No. 100(222)]

[>炎魔]Yāmā.

[>兜率陀]Tusitā.

「化樂」,巴利本作 Nimmānaratin。

他自在 [Paranimmita-]Vasavattin.

隨=墮【宋】【元】【明】

愛=憂【宋】【元】【明】

[註解]

優波遮羅:比丘尼名,是舍利弗的妹妹。又譯為「波羅遮羅」、「優波折羅」。

炎魔:欲界六天的第三天。又譯為「夜摩天」、「焰摩天」。

兜率陀:(界名)即兜率天。欲界諸天之一。其義為妙足。亦譯知足。謂此天人。於五欲皆知足也。

眾行聚:眾多因緣和合的會聚。此處的「行」指「有為法」,也就是一切因緣和合的事物。

動搖法:會轉變更易、無常的事物。按: apajjalitaṃ 從 calati 來 這個字是 (移)動,搖動.aor.cali,caliṃsu; pp.calita; caus.cāleti,caleti 使(移)動,搖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十念中有「念天」,繫念諸天的身口意三業清淨,而精進修行。但佛弟子的終極目標是解脫輪迴,而不是往生天界。

(一二〇七)[0328c19]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亦住舍衛國王園比丘尼眾中,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精舍,舉衣鉢,洗足畢,持尼師[*]壇,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樹下,入[*]晝正受。我當往彼,為作留難。」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利沙遮羅比丘尼所而作是言:「阿姨!汝樂何等諸道?」

比丘尼答言:「我都無所樂。」

時,魔波旬即說偈言:

「汝何所諮受,  剃頭作沙門?
 身著袈裟衣,  而作出家相,
 不樂於諸道,  而守愚癡住。」

時,尸利沙遮羅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為人?為非人?為姦狡人?」如是思惟已,即自知覺:「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此法外諸道,  諸見所纏縛,
 縛於諸見已,  常隨魔自在
 若生釋種家,  稟無比大師
 能伏諸魔怨,  不為彼所伏。
 清淨一切脫,  道眼普觀察
 一切智悉知,  最勝離諸漏。
 彼則我大師,  我唯樂彼法,
 我入彼法已,  得遠離寂滅。
 離一切愛喜,  捨一切闇冥,
 寂滅以作證,  安住諸漏盡。
 已知汝惡魔,  如是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尸利沙遮羅比丘尼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S. 5. 8. Sīsupacālā.(尸利沙遮羅),[No. 100(223)]

(即)+化【宋】【元】【明】

闇冥=耶導【聖】

[註解]

尸利沙遮羅:比丘尼名,是舍利弗的妹妹。

常隨魔自在:總是受到魔(五欲煩惱)的使役。

若生釋種家,稟無比大師:如果能成為佛陀的弟子,承蒙佛陀的教導。

道眼普觀察:以能夠分別真偽的眼力洞察一切。

[對應經典]

[導讀:婆耆舍尊者;婆耆舍相應 (1/2)]

婆耆舍尊者是佛弟子中最著名的詩人,常以即興的詩偈讚歎三寶。

《雜阿含經》「婆耆舍相應」的內容依次為現今版本的本卷第1208~1221經和卷三十六第993~994經,收錄有婆耆舍尊者所作詩偈的經文。

從這些記載也可見到婆耆舍尊者的修學歷程,從讚佛、讚僧,到觀察自己的心念並捨去惡念,乃至親自證得三明,甚至卷三十六中他滅度前也不忘說偈,不愧是佛陀稱讚能造偈頌的詩人兼修行人。

(一二〇八)[0329a2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瞻婆揭伽池側。

爾時,世尊月十五日布薩時,於大眾前坐。月初出時。時,有尊者婆耆舍於大眾中,作是念:「我今欲於佛前歎月譬偈。」作是念已,即從坐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欲說者便說。」

時,尊者婆耆舍即於佛前而說偈言:

「如月停虛空,  明淨無雲翳,
 光炎明暉曜,  普照於十方。
 如來亦如是,  慧光照世間,
 功德善名稱,  周遍滿十方。」

尊者婆耆舍說是偈時,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S. 8. 11. Gaggarā.,[No. 100(224)]

[>瞻婆]Campā.

[>揭伽]Gaggarā.

[>婆耆舍]Vaṅgīsa.

坐=座【宋】*【元】*【明】*

[註解]

瞻婆:古代印度六大都市之一,是鴦伽國的首都,位於恆河南岸。當時有以首都名作為國號的習慣,因此鴦伽國又稱為瞻波國,為十六大國之一,位於中印度恆河沿岸,曾隸屬於摩竭陀國。又譯為「瞻波」、「占波」。

揭伽池:瞻婆國的蓮花池名,池旁的樹林是佛陀及弟子的修行場所之一。又譯為「伽伽池」。

婆耆舍:比丘名,佛弟子中最著名的詩人,常以即興的詩偈讚嘆三寶,佛陀稱讚他「能造偈頌嘆如來德」、「言論辯了而無疑滯」第一。又譯作「婆耆奢」、「鵬耆舍」。

[對應經典]

(一二〇九)[0329b0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瞻婆國揭伽池側。

爾時,尊者阿若憍陳如久住空閑阿練若處,來詣佛所,稽首佛足,以面掩佛足上,而說是言:「久不見世尊,久不見善逝。」

爾時,尊者婆耆舍在於會中,作是念:「我今當於尊者阿若憍陳如面前,以上座譬而讚歎之。」作此念已,即從[*]坐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欲說時便說。」

時,尊者婆耆舍即說偈言:

「上座之上座,  尊者憍陳如,
 已度已超越,  得安樂正受。
 於阿練若處,  常樂於遠離,
 聲聞之所應,  大師正法教。
 一切悉皆陳,  正受不放逸,
 大德力三明,  他心智明了。
 上座憍陳如,  護持佛法財,
 增上恭敬心,  頭面禮佛足。」

尊者婆耆舍說是語時,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S. 8. 9. Koṇḍañña.,[No. 100(225)]

阿若憍陳如Aññāsi-Koṇḍañña.

婆耆舍Vangīsa.

會=舍【聖】

財=教【明】

[註解]

阿若憍陳如:比丘名,以「寬仁博識,善能勸化,將養聖眾,不失威儀」聞名,為佛陀最早度化的五比丘之一,也是五比丘當中第一位證果的。又譯為「阿若拘隣」。

阿練若:離開聚落,寂靜而適合修行的地方。十二頭陀行之一。

聲聞:從佛聽法而修行的佛弟子。另譯為「弟子」。

大德力三明::XXX

頭面禮佛足:五體(兩肘、兩膝、頭額)投地,以頭碰觸佛陀的腳或地面的最高禮法。

[對應經典]

(一二一〇)[0329b2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瞻婆國揭伽池側。

時,尊者舍利弗在供養堂,有眾多比丘集會而為說法,句味滿足,辯才簡淨,易解樂聞,不閡不斷,深義顯現。彼諸比丘專至樂聽,尊重憶念,一心側聽。

時,尊者婆耆舍在於會中,作是念:「我當於尊者舍利弗面前說偈讚歎。」作是念已,即起,合掌白尊者舍利弗:「我欲有所說。」

舍利弗告言:「隨所樂說。」

尊者婆耆舍即說偈言:

「善能略說法,  令眾廣開解,
 賢婆提舍,  於大眾宣暢。
 當所說法時,  咽喉出美聲,
 悅樂愛念聲,  調和漸進聲。
 聞聲皆欣樂,  專念不移轉。」

尊者婆耆舍說此語時,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S. 8. 6. Sāriputta.,[No. 100(226)]

閡=礙【宋】【元】【明】

婆=波【聖】

[註解]

略說法:深入淺出地說法。

優婆提舍:舍利弗俗家父親的名字,人們有時也會從父名而以之稱呼舍利弗。義譯為「論議」。此處一語雙關。

[對應經典]

(一二一一)[0329c15]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那伽山側,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逮得己利,斷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

尊者大目揵連觀大眾心,一切皆悉解脫貪欲。時,尊者婆耆舍於大眾中,作是念:「我今當於世尊及比丘僧面前說偈讚歎。」作是念已,即從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所樂說。」

時,尊者婆耆舍即說偈言:

「導師無上士,  住那伽山側,
 五百比丘眾,  親奉於大師。
 尊者大目連,  神通諦明了,
 觀彼大眾心,  悉皆離貪欲。
 如是具足度,  牟尼度彼岸,
 持此最後身,  我今稽首禮。」

尊者婆耆舍說是語時,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S. 8. 10. Moggallāna.,[No. 100(227)]

[>那伽]Nāga.

[>牟尼]Muni.

[註解]

所作已作: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

具足度:XXX

[對應經典]

(一二一二)[0330a04]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夏安居,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斷除有結,正智心善解脫,除一比丘,謂尊者阿難,世尊記說彼現法當得無知證。

爾時,世尊臨十五日月食受時,於大眾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諸比丘:「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後邊身,為大醫師,拔諸劍刺。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此後邊身,無上醫師,能拔劍刺。汝等為子,從我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當懷受我,莫令我若身、若口、若心有可嫌責事。」

爾時,尊者舍利弗在眾會中,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世尊向者作如是言:『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最後身,無上大醫,能拔劍刺。汝為我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諸比丘,當懷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責。』我等不見世尊身、口、心有可嫌責事。所以者何?世尊不調伏者能令調伏,不寂靜者能令寂靜,不穌息者能令穌息,不般涅槃者能令般涅槃。如來知道,如來說道,如來向道,然後聲聞成就,隨道、宗道,奉受師教,如其教授,正向欣樂真如善法。

「我於世尊都不見有可嫌責身、口、心行。我今於世尊所,乞願懷受見聞疑罪,若身、口、心有嫌責事。」

佛告舍利弗:「我不見汝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所以者何?汝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修行遠離,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厭離智慧、大智慧、廣智慧、深智慧、無比智慧,智寶成就,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為眾說法,未曾疲倦。

「譬如轉輪聖王,第一長子應受灌頂而未灌頂,已住灌頂儀法,如父之法,所可轉者亦當隨轉。汝今如是,為我長子,鄰受灌頂而未灌頂,住於儀法,我所應轉法輪,汝亦隨轉,得無所起,盡諸有漏,心善解脫。如是,舍利弗!我於汝所,都無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我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此諸五百諸比丘得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耶?」

佛告舍利弗:「我於此五百比丘亦不見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所以者何?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已捨重擔,斷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除一比丘,謂尊者阿難,我記說彼於現法中得無知證。是故,諸五百比丘我不見其有身、口、心見聞疑罪可嫌責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然此中幾比丘得三明?幾比丘俱解脫?幾比丘慧解脫?」

佛告舍利弗:「此五百比丘中,九十比丘得三明,九十比丘得俱解脫,餘者慧解脫。舍利弗,此諸比丘離諸飄轉,無有皮膚,真實堅固。」

時,尊者婆耆舍在眾會中,作是念:「我今當於世尊及大眾面前歎說懷受偈。」作是念已,即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右膝著地,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所樂說。」

時,婆耆舍即說偈言:

「十五清淨日,  其眾五百人,
 斷除一切結,  有盡大仙人。
 清淨相習近,  清淨廣解脫,
 不更受諸有,  生死已永絕。
 所作者已作,  得一切漏盡,
 五蓋已雲除,  拔刺根本[*]愛。
 師子無所畏,  離一切有餘,
 害諸有怨結,  超越有餘境。
 諸有漏怨敵,  皆悉已潛伏,
 猶如轉輪王,  懷受諸眷屬。
 慈心廣宣化,  海內悉奉用,
 能伏魔怨敵,  為無上導師。
 信敬心奉事,  三明老死滅,
 為法之真子,  無有飄轉患。
 拔諸煩惱刺,  敬禮日種。」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Pravāraṇa (Hoernle, Ms. Remains, p. 36) S. 8. 7. Pavāraṇā.,〔Nos. 100 (228,) 26 (121), 125 (32.5), 61-63, 分別功德論中〕

寶=實【宋】【元】【明】

未=來【聖】

鄰=應【聖】

〔法輪〕-【聖】

〔諸〕-【宋】【元】【明】

懷=聽【聖】

[註解]

無知:在此特指關於「無」的智慧;解脫於一切(知見)的智慧。

月食受:依據律制,在雨季結夏安居的最後一天,比丘會邀請僧團的其他比丘恣意指出自己的過失,若有犯戒則發露懺悔,以得清淨,此時也會受新歲。又譯為「懷受」、「自恣」、「請請」、「受歲」。

敷座:鋪設座位。

後邊身:生死輪迴中最後一生。

得法餘財:XXX

懷受:邀請(僧眾)對我的過失提出告誡。同「月食受」。

可嫌責事:XXX

捷疾:於一切之法沒有滯礙。

明利:聰明銳利。

厭離:1.捨棄。2.對貪瞋癡生厭而捨離。

離諸飄轉,無有皮膚,真實堅固:離於煩惱,不膚淺,真材實料。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離諸塵垢,無有腐敗,悉皆貞實」,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無枝無葉,亦無節戾,清淨真實,得正住立」,相當的南傳經文無這幾個字。

應受灌頂而未灌頂:XXX

日種:佛陀俗家古代的族姓。印度神話傳說釋迦族的遠祖,是由甘蔗中孕育,之後甘蔗經過日曬裂開而出生,因此稱為「日種」、「甘蔗種」。音譯為「瞿曇」。

胤:後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佛陀說「汝等為子,從我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CBETA, T02, no. 99, p. 330, a13-14),其餘經中也有說清淨的僧眾是佛真子,如《中阿含經》卷二十九〈大品1〉:「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汝當教化,轉相教訶。」(CBETA, T01, no. 26, p. 610, a17-18)

後代有論師以《妙法蓮華經》卷二〈譬喻品3〉:「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CBETA, T09, no. 262, p. 10, c13-14) 衍生主張佛陀的聲聞弟子不是佛子,菩薩才是佛真子,這恐怕是種誤解。

[進階辨正]

(一二一三)[0330c2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尊者尼拘律想住於曠野禽獸住處,尊者婆耆舍出家未久。有如是威儀:依聚落城邑住,晨朝著衣持鉢,於彼聚落城邑乞食,善護其身,守諸根門,攝心繫念。食已,還住處,舉衣鉢,洗足畢,入室坐禪,速從禪覺,不著乞食而彼無有隨時教授、無有教誡者,心不安樂,周圓隱覆,如是深住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不得利,難得非易得。我不隨時得教授、教[*]誡,不得欣樂,周圓隱覆心住。我今當讚歎自厭之偈。」即說偈言:

「當捨樂不樂,  及一切貪覺,
 於無所作,  離染名比丘。
 於六覺心想,  馳騁於世間,
 惡不善隱覆,  不能去皮膚
 穢污樂於心,  是不名比丘,
 有餘縛所縛,  見聞覺識俱。
 於欲覺悟者,  彼處不復染,
 如是不染者,  是則為牟尼。
 大地及虛空,  世間諸色像,
 斯皆磨滅法,  寂然自決定。
 法器久修習,  而得三摩提
 不觸不諂偽,  其心極專至。
 彼聖久涅槃,  繫念待時滅。」

時,尊者婆耆舍說自厭離偈,心自開覺,於不樂等開覺已,欣樂心住。

[校勘]

S. 8. 2. Arati.,[No. 100(229)]

「想」,大正藏原為「相」,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想」。

「尼拘律想」,巴利本作 Nigrodha-Kappa。

曠=廣【聖】

誡=戒【聖】*

我=非【宋】【元】【明】

鄰=憐【聖】

[>三摩提]Samāhita.

開=聞【聖】

[註解]

尼拘律想:比丘名,是婆耆舍尊者的老師(參見本卷第1221經),本名「想」,因為在尼拘律樹下證得阿羅漢而得到「尼拘律」稱號。又譯為「尼瞿陀劫波」。

曠野禽獸住處:古印度國名、城名,在舍衛城以南二百多公里的恆河沿岸,位於佛陀從舍衛城前往王舍城的路途中。又譯為「曠野」,音譯為「阿邏鞞」、「阿羅毘」。

速從禪覺,不著乞食:很快從禪定中起來,不貪著吃飯。此句《雜阿含經》的經文可能有訛誤,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至夕夜,或至翌日早(拖缽前)皆不出戶門」。

而彼無有隨時教授、無有教誡者,心不安樂,周圓隱覆,如是深住:尼拘律想尊者沒有時常教授佛法、教誡婆耆舍比丘,因此婆耆舍比丘的心沒有得到安樂,心被煩惱所覆蓋,深陷在這樣的狀況下。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其時尊者婆耆沙生不快,貪欲污其心」。

鄰:鄰近的人事物,也就是能攀緣的人事物。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煩惱林」,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林」。

於六覺心想:心念投向於色、聲、香、味、觸、法而起各種想法。此處的「覺」為「尋」的舊譯。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第六意出覺」,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而依止六十者有尋」。

惡不善隱覆,不能去皮膚:XXX

見聞覺識:看、聽、感覺、知道。又譯為「見、聞、覺、知」,其中「見」是眼識的作用,「聞」是耳識的作用,「覺」是鼻舌身三識的作用,「識(知)」是意識的作用。

三摩提:心定於一處(或一境)而不動。又譯為三昧,義譯為正定、正受。

彼聖久涅槃,繫念待時滅:這樣的聖人久已滅除煩惱,正念繫心直到滅度的時候。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雖求念存身,為有所利益,若能如是者,同彼入涅槃」,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賢達寂靜道,牟尼依涅槃,以滅除煩惱,待般涅槃時」。

[對應經典]

(一二一四)[0331a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阿難陀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以尊者婆耆舍為伴。時,尊者婆耆舍見女人有上妙色,見已,貪欲心起。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得不利,得苦非得樂,我今見年少女人有妙絕之色,貪欲心生。今為生厭離故,而說偈言:

「貪欲所覆故,  熾然燒我心,
 今尊者阿難,  為我滅貪火。
 慈心哀愍故,  方便為我說。」

尊者阿難說偈答言:

「以彼顛倒想,  熾然燒其心,
 遠離於淨想,  長養貪欲者。
 當修不淨觀,  常一心正受,
 速滅貪欲火,  莫令燒其心。
 諦觀察諸行,  苦空非有我,
 繫念正觀身,  多修習厭離。
 修習於無相,  滅除憍慢使
 得慢無間等,  究竟於苦邊。」

尊者阿難說是語時,尊者婆耆舍聞其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S. 8. 4. Ānanda.,[No. 100(230)]

今=令【宋】【元】【明】【聖】

有我=我有【聖】

憍=高【宋】*【元】*【明】*

邊=道【宋】【聖】

[註解]

不淨觀:以心念專注觀察身體各組成成分的不淨,可以對治貪欲。

憍慢使:XXX

慢無間等:(洞察而)完全地破除我慢。這邊的「無間等」是止滅的意思。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婆耆舍尊者和阿難尊者一起在舍衛城乞食,路上見到容貌極美之女子,升起了貪欲心。

婆耆舍尊者察覺到自己的心念,心想: 「我現在心念雜亂,是苦,不是樂。」

婆耆舍尊者請阿難尊者為自己說偈以滅貪欲之火。

阿難尊者說道: 「修不淨觀,置心於一處而不動,能夠快速滅除貪欲之火,避免使得心念雜亂。

(如實 有打錯字嗎?)如時地觀察世間的一切人事物,皆是因緣生因緣滅,皆是一種現象而不是實質的存在,亦非恆常不變。

把心念專注於觀察身體的覺受,厭離於一切煩惱,不執著於一切的現象,滅除驕傲、傲慢,無間斷地去除自我中心的執著,如此能夠究竟出脫於苦。」

[進階辨正]

(一二一五)[0331b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長者請佛及僧就其舍食。入其舍已,尊者婆耆舍直日住守,請其食分。

時,有眾多長者婦女從聚落出,往詣精舍。時,尊者婆耆舍見年少女人容色端正,貪欲心起。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樂,見他女人容色端正,貪欲心生。我今當說厭離偈。」念已,而說偈言:

「我已得出離,  非家而出家,
 貪欲隨逐我,  如牛念他苗。
 當如大將子,  大力執強弓,
 能破彼重陣,  一人摧伏千。
 今於日種胤,  面前聞所說,
 正趣涅槃道,  決定心樂住。
 如是不放逸,  寂滅正受住,
 無能於我心,  幻惑欺誑者。
 決定善觀察,  安住於正法,
 正使無量數,  欲來欺惑我。
 如是等惡魔,  莫能見於我。」

時,尊者婆耆舍說是偈已,心得安住。

[校勘]

S. 8. 1. Nikkhanta.,[No. 100(250)]

[註解]

[對應經典]

(一二一六)[0331c02]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尊者婆耆舍自以智慧堪能善說,於法聰明梵行所生[*]憍慢心,即自心念:「我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樂,我自以智慧輕慢於彼聰明梵行者,我今當說能生厭離偈。」即說偈言:

瞿曇莫生慢,  斷慢令無餘,
 莫起慢覺想,  莫退生變悔。
 莫隱覆於他,  埿犁殺慢墮
 正受能除憂,  見道住正道。
 其心得喜樂,  見道自攝持,
 是故無礙辯,  清淨離諸蓋。
 斷一切諸慢,  起一切明處,
 正念於三明,  神足他心智。」

時,尊者婆耆舍說此生厭離偈已,心得清淨。

[校勘]

S. 8. 3. Pesalātimaññanā.,[No. 100(251)]

法=彼【明】

埿犁殺慢墮Māngatā nirayam upapannā.

礙=閡【聖】

[註解]

我不利,不得利:XXX

瞿曇:佛陀俗家古代的族姓,後分族稱釋迦氏。此處婆耆舍尊者以佛子自許,而以佛陀的族姓稱呼自己。

埿犁殺慢墮:地獄是慢心害人墮入的。「埿犁」是地獄的音譯。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皆為慢所害,為害墮地獄」,相當的南傳經文作「被慢殺害,跌落地獄」。

神足:能依意念飛行、前往不論遠近的地方、或轉變物質的神通。又譯為「神足通」、「如意足」。

他心:能知道他人心中在想什麼的神通。

[對應經典]

(一二一七)[0331c1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尊者婆耆舍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獨一思惟,不放逸住,專修自業,逮得三明,身作證。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獨一靜處思惟,不放逸住,專修自業,起於三明,身作證,今當說偈讚歎三明。」即說偈言:

「本欲心狂惑,  聚落及家家
 遊行遇見佛,  授我殊勝法。
 瞿曇哀愍故,  為我說正法,
 聞法得淨信,  捨非家出家。
 聞彼說法已,  正住於法教,
 勤方便繫念,  堅固常堪能。
 逮得於三明,  於佛教已作,
 世尊善顯示,  日種苗胤說。
 為生盲眾生,  開其出要門,
 苦苦及苦因,  苦滅盡作證。
 八聖離苦道,  安樂趣涅槃,
 善義善句味,  梵行無過上。
 世尊善顯示,  涅槃濟眾生。」

[校勘]

S. 8. 12. Vaṅgīsa.,[No. 100(252)]

[註解]

三明:宿命明(宿命神通)、天眼明(天眼神通)、漏盡明(漏盡神通)。

聚落及家家:從聚落到聚落、從一家到另一家。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經歷諸城邑」,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從村到村,從城到城」。

[對應經典]

(一二一八)[0332a08]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四法句。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四?

賢聖善說法,  是則為最上。
 [*]愛說非不愛  是則為第二。
 諦說非虛妄  是則第三說。
 法說不異言  是則為第四。

「諸比丘!是名說四法句。」

爾時,尊者婆耆舍於眾會中,作是念:「世尊於四眾中說四法句,我當以四種讚歎稱譽隨喜。」即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所樂說。」

時,尊者婆耆舍即說偈言:

「若善說法者,  於己不惱迫,
 亦不恐怖他,  是則為善說。
 所說[*]愛說者,  說令彼歡喜,
 不令彼為惡,  是則為[*]愛說。
 諦說知甘露,  諦說知無上,
 諦義說法說,  正士建立處。
 如佛所說法,  安隱涅槃道,
 滅除一切苦,  是名善說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S. 8. 5. Subhāsitā.,[No. 100(253)]

賢聖=聖賢【明】

[註解]

四法句:具備四法的文句。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四句偈法」,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四支具足之語」。

善說:適當的話,而非惱迫自己或恐怖他人的話。

愛說非不愛:讓人歡喜的話,而非讓人厭惡的話。

諦說非虛妄:真實語,而非虛妄之言。

法說不異言:合於佛法的話,而非外道之言。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佛陀表示說法應具備的四個條件中,以善說(適當的話)為第一,而不是以諦說(真理)為第一。

也可說要優先以對方(聽法者)的立場來看,聽的人能接受的說法,才有實際的效果。否則若在不當的時機、對不適當的人宣說真理,對方不只無法接受,甚至可能因此而謗法,說法就失去了正面的意義。

[進階辨正]

(一二一九)[0332b01]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那伽山側,與千比丘俱,皆是阿羅漢,盡諸有漏,所作已作,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

爾時,尊者婆耆舍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塜間,作是念:「今世尊住王舍城那伽山側,與千比丘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我今當往,各別讚歎世尊及比丘僧。」作是念已,即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而說偈言:

「無上之導師,  住那伽山側,
 千比丘眷屬,  奉事於如來。
 大師廣說法,  清涼涅槃道,
 專聽清白法,  正覺之所說。
 正覺尊所敬,  處於大眾中,
 德陰之大龍,  仙人之上首。
 興功德密雲,  普雨聲聞眾,
 起於[*]晝正受,  來奉覲大師。
 弟子婆耆舍,  稽首而頂禮。

「世尊!欲有所說。唯然,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汝所說,莫先思惟。」

時,婆耆舍即說偈言:

波旬起微惡,  潛制令速滅,
 能掩障諸魔,  令自覺知過

 觀察解結縛,  分別清白法,
 明照如日月,  為諸異道王。
 超出智作證,  演說第一法,
 出煩惱諸流,  說道無量種。
 建立於甘露,  見諦真實法
 如是隨順道,  如是師難得。
 建立甘露道,  見諦崇遠離,
 世尊善說法,  能除人陰蓋
 明見於諸法,  為調伏隨學。」

尊者婆耆舍說是偈已,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S. 8. 8. Parosahassa.

作=辦【宋】【元】【明】

覲=現【聖】

頂=現【宋】【元】【明】

[註解]

清白法:巴利本作 dhamma(法)。

隨汝所說,莫先思惟:就隨你的意而說,不需要先思考準備。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婆耆沙!此等偈乃汝以前所作耶?或汝立即憶起者耶?』『世尊!此等偈非以前之作,乃我當今立即所現。』『然則,婆耆沙!既非以前所作者,即更再多說』」。

波旬起微惡,潛制令速滅,能掩障諸魔,令自覺知過:XXX

真實法:正法;真實的教義。

陰蓋:指「五蓋」,即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這五種覆蓋心識、阻礙善法發生的煩惱。

隨學:效法;模仿。

[對應經典]

(一二二〇)[0332c07]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波羅㮈國仙人住處鹿野苑中。爾時,世尊為比丘眾說四聖諦相應法,謂此苦聖諦、此苦集聖諦、此苦滅聖諦、此苦滅道跡聖諦

時,尊者婆耆舍在會中,作是念:「我今當於世尊面前讚歎拔箭之譬。」如是念已,即從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唯然,世尊!欲有所說。唯然,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所樂說。」

時,尊者婆耆舍即說偈言:

「我今敬禮佛,  哀愍諸眾生,
 第一拔利箭,  善解治眾病。
 迦露醫投藥,  波睺羅治藥,
 及彼瞻婆耆,  耆婆醫療病。
 或有病小差,  名為善治病,
 後時病還發,  抱病遂至死。
 正覺大醫王,  善投眾生藥,
 究竟除眾苦,  不復受諸有。
 乃至百千種,  那由他病數,
 佛悉為療治,  究竟於苦邊。
 諸醫來會者,  我今悉告汝,
 得甘露法藥,  隨所樂而服。
 第一拔利箭,  善覺知眾病,
 治中之最上,  故稽首瞿曇。」

尊者婆耆舍說是語時,諸比丘聞其所說,皆大歡喜。

[校勘]

[No. 100(254)]

㮈=柰【宋】【元】【明】

治藥=醫藥【聖】

病=治【聖】

差=瘥【宋】【元】【明】

[註解]

四聖諦:四項聖者所證的真理,即「苦、集、滅、道」。「苦」是說明生命是苦迫的,「集」是說明苦的起因,「滅」是說明苦的止息,「道」是說明正確達到生命苦迫止息的解脫之道。

相應:這裡指與眼、耳、鼻、舌、身、意相應。

苦聖諦:聖者所證的苦的真理;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怨憎會(遇見仇人)是苦、愛別離(和所愛的離別)是苦、所求不得是苦,簡言之五受陰是苦;無常即是苦,會受到逼迫因此是苦。

苦集聖諦:聖者所證的苦的起因的真理;苦是由於沒有智慧、貪愛等因緣而來。

苦滅聖諦:聖者所證的苦的止息的真理,即煩惱熄滅的涅槃。

苦滅道跡聖諦:聖者所證的可以滅苦的解脫之道的真理,即「八正道」。

迦露:古印度名醫的名字。

波睺羅:名醫的名字,另音譯作「婆呼盧」。

瞻婆耆:XXX

耆婆:優婆塞名,王舍城的良醫。又譯為「耆域」。

那由他:數目字,十的二十八次方,比喻相當大的數目。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一二二一)[0333a03]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有尊者尼拘律想住於曠野禽獸之處,疾病委篤,尊者婆耆舍為看病人,瞻視供養。

彼尊者尼拘律想以疾病故,遂般涅槃。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和上為有餘涅槃無餘涅槃?我今當求其相。」

爾時,尊者婆耆舍供養尊者尼拘律想舍利已,持衣鉢,向王舍城。次第到王舍城,舉衣鉢,洗足已,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而說偈言:

「我今禮大師,  等正覺無滅,
 於此現法中,  一切疑網斷。
 曠野住比丘,  命終般涅槃,
 威儀攝諸根,  大德稱於世。
 世尊為制名,  名尼拘律想,
 我今問世尊,  彼不動解脫。
 精進勤方便,  功德為我說,
 我為釋迦種,  世尊法弟子。
 及餘皆欲知,  圓道眼所說,
 我等住於此,  一切皆欲聞。
 世尊為大師,  無上救世間,
 斷疑大牟尼,  智慧已具備。
 圓照神道眼,  光明顯四眾,
 猶如天帝釋,  曜三十三天。
 諸貪欲疑惑,  皆從無明起,
 若得遇如來,  斷滅悉無餘。
 世尊神道眼,  世間為最上,
 滅除眾生愚,  如風飄遊塵。
 一切諸世間,  煩惱覆隱沒,
 設餘悉無有,  明目如佛者。
 慧光照一切,  令同大精進,
 唯願大智尊,  當為眾記說。
 言出微妙聲,  我等專心聽,
 柔軟音演說,  諸世間普聞。
 猶如熱渴逼,  求索清涼水,
 如佛無減知,  我等亦求知。」

尊者婆耆舍復說偈言:

「今聞無上士,  記說其功德,
 不空修梵行,  我聞大歡喜。
 如說隨說得,  順牟尼弟子
 滅生死長縻,  虛偽幻化縛。
 以見世尊故,  能斷除諸愛,
 度生死彼岸,  不復受諸有。」

佛說此經已,尊者婆耆舍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Sn. II. 12. Vaṅgīsa.,[No. 100(255)]

「尼拘律想」,巴利本作 Nigrodha-Kappa。

和上=和尚【宋】【元】【明】

滅=減【宋】【元】【明】

備=修【宋】【聖】

遇=過【宋】【元】【明】【聖】,=愚【CB】

設=諸【明】【聖】

減=滅【聖】

[9] (光明皇后願文)【聖】

[註解]

有餘涅槃:【待以後改為三果的敘述】,即證得三果阿那含。??

無餘涅槃:完全斷絕煩惱、生死,即證得阿羅漢。

當求其相:應當求證這個問題(尊者尼拘律想是有餘或無餘涅盤?)的真相(答案)。

如說隨說得,順牟尼弟子:隨著佛陀的說法而獲得益處,而佛陀也會依照弟子的根性而因材施教。

[對應經典]

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五

 
agama/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五.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4/17 01:28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20811319351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