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目錄

王翔昱:

《雜阿含》259 經中,摩訶拘絺羅向舍利弗詢問,未得無間法的比丘應當思惟何等法,才能入流而得須陀洹果,舍利弗回答「精勤思惟:『五受陰為病、為癰、為刺、為殺、無常、苦、空、非我。』」

而後摩訶拘絺羅又依序問到,斯陀含果證者、阿那含果證者以及阿羅漢聖者,又當思惟何等法?舍利弗的回答皆是「精勤思惟:『五受陰法為病、為癰、為刺、為殺、無常、苦、空、非我。』」

這兩種回答,差異在「思惟五受陰為病 ...」與「思惟五受陰法為病 ...」的「法」字,但是在相應部尼柯耶中,使用的似乎都是同一個字 Upādānakkhandha (取蘊)。

請問這一字之差在義理上有需要特別注意的差別嗎?

http://buddhaspace.org/agama/10.html#二五九

http://agama.buddhason.org/SN/SN0640.htm

David Chiou:

在此經中「五受陰」及「五受陰法」意義相同,沒有差別。此處的「法」是廣義的用法,代表任何有形、無形、真實、虛妄的事物或道理。

所以此經中「五受陰法」=「五受陰」,南傳經文用同一字也很合理。

另外還有幾部經意義相通的,也沒有區分出五受陰或五受陰法,可見只是《雜阿含經》漢譯者當時譯到本經時沒有特別注意細節而已。

陳建:

我想問 思惟是 正思惟的思考 還是正念的注意(經文有時也寫思惟的樣子)?

王翔昱:

陳建,http://buddhaspace.org/agama/10.html 就我所解,意理上來說無論是思惟或者現觀,皆有助於了解五受陰為病,前者可以幫助建立正確知見,後者則有斷除無明的受用,然經由思惟而得的仍是概念上「知道」,與起現觀而獲得的「如實知」還是有差別。就字面上討論,相對於經中的「思惟」,或許可以參考尼柯耶中所使用的字:( yoniso manasi kātabbā) 可以翻譯成如理作意、隨攝等攝作意發意,就我所解,這一字中便同時包含了思惟與現觀。

 
agama/研討_雜阿含經_第259經中_五受陰_和_五受陰法_是同義.txt · 上一次變更: 2015/03/24 18:29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7434606552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