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目錄

Philosopher:

為何《雜阿含經》第550經中,念天的經文,只列舉六欲天?

Chen Jian:

個人想法是兩個原因如下:

1.念自己所修的信、戒、施、聞、慧,之後必能生天而感到心安的這個必能生「天」的層次,就到欲界天,原因是:若要上色界天,非得要修禪定不可。 而在六念法門中,鼓勵念天,這個天是信、戒、施、聞、慧所能達到的,而也因為自己有這樣的信、戒、施、聞、慧,念了後感到必能生天而安慰,但這樣的信、戒、施、聞、慧,無法上色界天,念色界天跟自己所修的信、戒、施、聞、慧法門並不相應。

補充印順老法師法語:

第十六章 在家眾的德行
第一節 一般的世間行
 人天行

...

所以釋尊常說:布施、 持戒,能生人天(阿建註解:這裡的天應該是欲界天);要生色界天以上,非修離欲的禪定不可。

...

補充大剛貼的文章,初禪就到色界囉

http://0rz.tw/MCqeO

閒聊:聽說若禪修修到快出欲界天時,常會遇到干擾。

2.而之所以念天法門會推薦給在家居士,大概是猜測在家居士較不容易修禪定,而信、戒、施、聞、慧比較是在家居士們能知能行的。

Linus Hsao:

初禪至四禪都可修觀道,無須出定,四無色定也可修觀。只不過四無色定無法觀色蘊而已。

至於念天,最好參考一下增一阿含的說明,不只是念欲天,那只是舉例而已。請把念天的說明試著想像一下如何實修念天,如果是有藏傳基礎的同學看念天可能會覺得很眼熟。

『世尊告曰。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結跏趺坐。繫念在前。無有他想。專精念天。身.口.意淨。不造穢行。行戒成身。身放光明。無所不照。成彼天身。善果報。成彼天身。眾行具足。乃成天身。如是。諸比丘。名曰念天。便得具足。成大果報。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無為處。便成神通。除諸亂想。獲沙門果。自致涅槃。是故。諸比丘。常當思惟。不離天念。便當獲此諸善功德。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十念法門看來有十種方式,但結果都能『成大果報。諸善普至。得甘露味。至無為處。便成神通。除諸亂想。獲沙門果。自致涅槃。』,而十念法門本身都是抓緊小動物的方式,依行者個性不同而選擇之。

十念法門展開來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各種顯密教法。

David Chiou:

Linus Hsao 引用了《增壹阿含經》的經文,的確沒有限定六欲天。

因此我也查了一下相當的南傳經文,在本經的對應經典 AN 6.26 直接省略了「再者,學友們!聖弟子回憶諸天:『有四大王天,……(中略)有其他更高之諸天。」,看不出什麼。

要一直往前面查,AN 6.10 才找得到完整經文:「再者,摩訶男!聖弟子回憶諸天:『有四大王天,有三十三天,有夜摩天,有兜率天,有化樂天,有他化自在天,有梵眾天,有其他更高之諸天。」

因此南傳經文也是有欲界之上的天。

簡言之,如 Linus Hsao 所述,《雜阿含經》相關的幾經只提到欲界天,看來只是列舉,而不是只限欲界天。

我想,欲界六天較常與人間互動,有助於提升善有善報的信心;另一方面,念天並不限定於六欲天。

有大家的討論,實在是好處多多。本經的南傳對應經文有所省略,而不容易一下子看出來《雜阿含》只是舉例。藉由大家的討論,而能發現一些自己沒看到的部分。

Jiss Ye:

【色界不包含在「念天」的範圍嗎?】~ ^_^

就我個人所知: 佛世時的印度百姓.普遍都會崇敬:[四大天王、帝釋天王、大梵天王]. 尤其是對色界的[大梵天王]的崇敬.更是普遍於民間的信仰!

例如: 舍利弗尊者的母親,是七位阿羅漢之母,但她就是信仰大梵天王.而不信佛教! 舍利弗尊者於涅槃前.就是利用母親對大梵天王的崇敬之心.而善巧的勸化母親改信佛教.而證得入流果。

因為.印度百姓.會尊敬梵天、愛著梵天、樂於梵天、而憶念梵天. 所以.印度的許多宗教.都會修行慈悲喜捨四梵住!~ ^_^

佛教順應印度的良善習俗信仰. 修行四梵住.也算是一種「念天」啊!~ ^_^

例如:
中阿含27經/梵志陀然經
中部97經/達那若尼經

[陀然]是舍利弗尊者昔日未出家前的好友, 當舍利弗尊者得知陀然病極危篤,可能因此而命終。 就前往關切昔日的好友,為陀然做臨終前的說法開導。

因為陀然認為:「梵天最勝,梵天最勝。」 所以舍利弗尊者就順著陀然的意願.教導陀然修行慈悲喜捨四梵住,陀然修習四梵住後,斷欲、捨欲念,身壞命終,生梵天中。

因為此事.佛陀很難得的[責問]舍利弗尊者: 「為何不教導陀然更高超的解脫之法呢?」

舍利弗尊者回答說:「彼梵志長夜愛著梵天,樂於梵天,究竟梵天,是尊梵天,實有梵天,為我梵天。是故,世尊!我如是應。」

Bowen Ke:

恩,這段經文很好。 我想,一般沒有定力,但是修念天的,大概最後有可能就是去欲天。要往生色界天,應該要有相應的禪定力才行。但是以佛弟子來說,有相應的禪定力,可能就不以生天為目標,而改以解脫為目標了 ^^

其實,就算沒禪定力,一般佛弟子修習念天,應該也不是以生天為目標的。或許也可看成像是慈念,或是念佛,這種打坐的前行,讓身心可以進入比較輕安的狀態而適宜修習解脫法。

Jiss Ye:

佛陀在《慈經》中說明. 修行解脫.有十五項的基礎前行:
[能幹、正直、坦誠、容易教導、柔軟、不驕傲;知足、易扶養、少俗務、生活簡樸;寂靜諸根、明智、不粗魯、不耽溺俗家;不應該犯智者會指責的任何小過失。]

佛陀說: 在這十五項的基礎前行之後.就接著培育慈心.對十方眾生散播慈心. 無論站著、走著、坐著或躺著,只要他沒睡著,都要保持著慈心正念,這就是所謂的「梵住」。不墮入邪見,持戒並且具有智見;降伏對欲樂的貪愛,他必定不再投胎輪迴。

~~~~~~~~~~~~~~

如果能夠依《慈經》中的修行次第.修學慈心. 那麼.毫無疑惑.修學慈心.當然就是修行解脫的殊勝基礎!~ ^_^

在《慈愛功德經》中. 佛陀也說:[於慈心解脫習行、修習、多作、習慣、作根基、實行、熟練、善精勤者,可期望十一種功德。]

這十一種功德.其中就包括: [心迅速得定]及[不通達上位則至梵天界]。

所以.修行[四梵住].可以成為通達解脫的基礎前行. 如果此生未能通達上位.來世仍可在梵天界繼續的修行!~ ^_^

梵天界的聖者非常多! 大梵天王本人也是證果的聖者!~ ^_^

佛陀說:「比丘,不管世間的任何功德,都不如散發慈心的十六分之一。慈心的散發遠遠地超越任何光芒。」

把梵天人的美德(四梵住).當成是[端正法]來修行. 那麼.四梵住無疑就是殊勝的[端正法]!~ ^_^

[四梵住]是梵天人的美德. 憶念梵天人的美德、愛樂梵天人的美德、進而培養[四梵住]的美德. 把[四梵住]當成[念天](天隨念)來修行.是有益的!~ ^_^

以上是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_^

~~~~~~~~~~~~~~~~

以下是純屬閒聊.還請一笑置之!~ ^_^

把四梵住的[慈無量心]當成[念天](天隨念)來修行.也是很有趣的!~ ^_^ 把[慈無量心]當成[念天]修行時.彷彿感受到梵天人與我非常的親近.會覺得梵天人非常聖潔而又親切.是修行佛法的同伴善友!~ ^_^

有位熟識多年的禪修法友.她專修禪定多年.每天禪坐十幾個鐘頭. 我鼓勵他兼修慈心禪定.對十方眾生.逐一的散播慈心.

她告訴我: 當她逐一的對十方眾生散播慈心時.發現一件奇特的事情: 當她針對梵天人散播慈心時.就明顯的感受到梵天人會馬上回傳慈心給她. 梵天人所回傳給她的慈心.遠遠超勝於她的慈心. 梵天人的慈心.非常的殊勝美妙!~ ^_^

一位擅長慈心禪定的法友說: 發現有許多的梵天人.祂們終日都不間斷的對十方世界散播著慈心! 無論何時.祂們都是不間斷的對十方世界散播著慈心! 無論何時.祂們都是處於慈心正念! 真是不可思議的慈心正念!~ ^_^

一位擅長禪定的法友說: 當她初學禪修時.發現天上有殊勝的光明照射下來. 原來是梵天人為了隨喜她開始禪修.就從梵天界放光下來.表示隨喜慶賀之意! 梵天人也會隨喜人類的修行喔!~ ^_^

有許多的梵天人.非常聖潔而又親切.是修行佛法的同伴善友...... !~ ^_^

凡僧雲水:

出家法師比較少在版面上的討論出現。很多時候自己就感覺太多話了。特別又是出身在現代很不討好的一個佛教傳承中,本身知道得又少,因此就特別感覺不要誤導了其他人(法師或是居士),當然會被我誤導的應該不會很多,但還是要先表明一下自己的惶恐和慚愧。下面是個人的見解和查找,僅供參考。

對佛法的理解,個人是覺得這樣:「佛,都是引導弟子們,向於涅槃的。」如果這個想法是對的,那依於這個想法,來看「念天」這個法門和這裡所提出的問題,基本上,就會覺得,這裡的「天」一定是指向有佛法可以修學的場所。這句話對不對呢?除了上面 Linus Hsao 提到《增壹阿含經》卷2〈廣演品3〉中的經文,「獲沙門果,自致涅槃。」 從CBETA中找到的一些其他《阿含經》經文如下:

《雜阿含經》卷20:「復次,聖弟子念於天德,念四王天、三十三天,炎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清淨信心,於此命終,生彼諸天。我亦如是,信、戒、施、聞、慧,於此命終,生彼天中。如是,聖弟子念天功德時,不起欲覺、瞋恚、害覺。如是,聖弟子出染著心。於何染著?謂五欲功德。於此五欲功德離貪、恚、癡,安住正念正知,乘於直道,修天念,正向涅槃,是名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說第六出苦處昇於勝處,一乘道淨於眾生,離苦惱,滅憂悲,得如實法。」(CBETA, T02, no. 99, p. 144, a15-26)

經文中說,「聖弟子念於天德,‧‧‧,於此命終,生彼諸天。」「聖弟子念天功德時,不起欲覺、瞋恚、害覺。‧‧‧出染著心。‧‧‧安住正念正知,乘於直道,修天念,正向涅槃,是名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說第六出苦處昇於勝處‧‧‧得如實法。」

在《別譯雜阿含經》中,對六欲天特別提到了須陀洹、斯陀含。經文如下:

《別譯雜阿含經》卷9:「云何念天?常當護心,念六欲天,念須陀洹、斯陀含,生彼六天。」(CBETA, T02, no. 100, p. 441, c4-5)

除了《阿含經》外,在其他多處的漢譯經典中還有:

《方廣大莊嚴經》卷1〈法門品4〉:「念天是法門,起廣大心故」(CBETA, T03, no. 187, p. 544, b9-10)

《佛本行集經》卷6〈上託兜率品4〉:「念天,是法明門,發廣大心故。」(CBETA, T03, no. 190, p. 681, a14) 這裡提到念天法門的一項功能,是讓我們發起「廣大心」。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40〈離世間品33〉:「念天,念兜率陀天一生補處菩薩」(CBETA, T09, no. 278, p. 655, a17-18)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57〈離世間品38〉:「念天,常憶念兜率陀天宮一生補處菩薩故」(CBETA, T10, no. 279, p. 300, b25-26)

《大寶積經》卷12:「緣念天哉,心以存立備悉功德一生補處故。」(CBETA, T11, no. 310, p. 67, a6-7)

這裡特別點出來是憶念一生補處菩薩的功德,和上面《別譯雜阿含經》的經文提到須陀洹和斯陀含,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憶念天界「聖者」的功德。

《大般涅槃經》卷18〈梵行品8〉:「云何念天?有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若有信心,得四天王處,我亦有分。若戒、多聞、布施、智慧,得四天王處,乃至得非想非非想處,我亦有分;然非我所欲。何以故?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皆是無常,以無常故,生老病死,以是義故,非我所欲。譬如幻化,誑於愚夫;智慧之人,所不惑著。如幻化者即是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愚者即是一切凡夫,我則不同凡夫愚人。我曾聞有第一義天,謂諸佛菩薩常不變易,以常住故,不生、不老、不病、不死,我為眾生精勤求於第一義天。何以故?第一義天能令眾生除斷煩惱,猶如意樹。若我有信乃至有慧,則能得是第一義天,當為眾生廣分別說第一義天。是名菩薩摩訶薩念天。」(CBETA, T12, no. 374, p. 470, c14-28)

《大般涅槃經》這裡同樣地有提到,念天的範圍,從「四天王處,乃至非想非非想處」。也跟《阿含經》講的五項功德一樣,信心、戒、多聞、布施、和智慧。另外,特別的是,提說了「第一義天」。

《大方等大集經》卷4:「慧聚菩薩復作是言:「善哉!世尊!唯願演說。云何慧根?云何慧業?」」(CBETA, T13, no. 397, p. 26, b21-23)

《大方等大集經》卷4:「念天名根,獲得淨天名之為業。」(CBETA, T13, no. 397, p. 27, a2-3)

《大方等大集經》很有趣的地方在於把念天法門用「慧根」和「慧業」來看,其實也就是,因果的關係,根為因,業為果,佛教的修行,不離因果,如是因,得如是果。特別是「慧」的因果,是帶凡夫出離煩惱,究竟涅槃的關鍵。

《大方等大集經》有個非常有趣的一段經文,講說了「念天法門」的危險,以及為什麼能有效地帶出「獲沙門果,自致涅槃。」在各個天中,除了「兜率天宮」之外,連「淨居天」都不願意去。而以念天發起大悲心,「菩薩雖念諸天,不依欲界、色界、無色界天處,而於三界眾生起大悲心,是為菩薩不離如如來所許念天。」整段經文如下:

《大方等大集經》卷15:「善男子!云何菩薩不離如如來所許念天者?若菩薩念天,所謂念欲界天,或色界,或無色界天。念欲界天持戒果報故,受適意色聲香味觸,以天五欲遊戲娛樂,天衣飲食自恣滿足,一向受愛喜適意樂。菩薩作是念:『此一切興盛皆當衰滅,是諸天等亦當無常變異。由放逸故不造善根,先有善業今悉當盡。此諸天等雖生天上,猶未脫地獄畜生餓鬼之分。』菩薩作是念已,不希望生欲界天處,唯除兜率天宮。兜率宮中有一生補處菩薩,於一切菩薩行以到彼岸,一切諸地,一切神通,一切諸定,一切陀羅尼,一切辯才,一切菩薩事,於一切方便等以度彼岸。但憶念如是功德,於此天中心生欣仰,若欲生天者當願生如是天中。

「菩薩發心言:『我何時當得如是天身?』菩薩復念:『色界諸天,此諸天等,由諸禪、四無量心果報故生彼天處,已過欲界欲患,一心處定以喜為食,一向知受第一樂報。』菩薩作如是念:『彼色界諸天,受少味故用為歡喜,無常有常想,苦有樂想,無我有我想,無涅槃有涅槃想。此色界諸天,亦有無常變異,未脫地獄、餓鬼、畜生之分。』是菩薩不願生色界諸天處,唯除淨居天,即彼入涅槃不還此間者。菩薩作是念:『此是清淨諸天,已脫五道流轉生死。』是菩薩以如是故,生敬重之心,亦不願樂求生彼處。

「菩薩復念:『無色界諸天,受無色定果報,已過欲界、色界,心處寂定。』菩薩作是念:『此無色界諸天,雖見佛聞法及供養僧,此諸天等,不知求出無色界法,假令久住會當變滅,未脫地獄、餓鬼、畜生之分。』是故於彼天處亦不願生。但作是念:『我當作天中天——如來、應供、正遍知。』是菩薩雖念諸天,不依欲界、色界、無色界天處,而於三界眾生起大悲心,是為菩薩不離如如來所許念天。」(CBETA, T13, no. 397, p. 101, c16-p. 102, a20)

這裡的討論以「經」、「律」為主要依據。想在這裡提出一個論中的故事,來增添自已一開頭所提「佛,都是引導弟子們,向於涅槃的。」想法的信心。 《分別功德論》卷3:「念天者,有三種天也:有舉天、有生天、有清淨天。云何舉天?謂轉輪聖王,為眾人所舉。所以名為天者,以聖王有十善教世,使人皆生天。在人之上,故稱為天。或有說曰:聖王勝佛。何以言之?聖王治世人,無墮三惡道者;佛出世時,三惡不斷。以是為勝也。或復說曰:佛勝聖王。所以言勝,聖王以十善教世,不過人天;佛出教世,得至涅槃。以是為勝也。云何生天?從四天王至二十八天,諸受福者盡是生天。所以言生天,流轉不息不離生死,故曰生天也。云何清淨天?謂佛、緣覺、聲聞三人,皆盡結使出於三界,清淨無欲,故曰清淨天也。八淨居天者,過於生、舉,不及清淨,處其中間。

念天者,之所慕也。因念生、舉亦有至涅槃理。何者?舍衛城中有清信士夫婦二人,無有子姪。二人精進心存三寶。時婦早亡,即生三十三天為天女,端正無雙天中少比。女自念言:「誰任我夫?」以天眼觀世間,見本夫已出家學道,年高闇短專信而已,常以掃除塔廟為行。見其精勤理應生天,必還為我夫。時處靜室夜坐思惟,霍然見明,怪其有異,舉頭仰視見有天女,問其所由,從何而來?天女答曰:「我從三十三天上來。本是君婦,今為天女。天上無任我夫者,觀君精進,應還為我夫,是以故來白意。」語訖忽然不見,還歸天上。時老比丘自是以後倍加精進,兼更補繕故廟。晨夕不懈,積功遂多福德轉勝,乃應生第四兜率天。天女復以天眼觀之,見其乃應生第四天,復來語言:「積精進已過我界,我不復得君為夫。」語訖還去。比丘倍更精進勝於前時,晝則經行、夜則禪思,心意轉明思惟四諦,如是不久遂得羅漢。所謂因念天得至涅槃。」(CBETA, T25, no. 1507, p. 38, b22-c25)

感謝大家的耐煩。如有不當,還請慈悲指正。

 
agama/研討_為何_雜阿含經_第550經中念天只念六欲天.txt · 上一次變更: 2016/09/04 13:19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9535694122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