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異處

這裡會顯示出所選的版次與目前版次的差異處。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2 2020/07/01 14:13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2 2020/07/13 01:29 目前版本
行 28: 行 28:
「比丘!那麼你在最初的善法上應該要清淨。什麼是最初的善法呢?已清淨的戒與正直的見。比丘!如果你已有清淨的戒與正直的見時,比丘!你依止於戒、建立於戒後,以三重的方式修習四念處。哪四個呢? 「比丘!那麼你在最初的善法上應該要清淨。什麼是最初的善法呢?已清淨的戒與正直的見。比丘!如果你已有清淨的戒與正直的見時,比丘!你依止於戒、建立於戒後,以三重的方式修習四念處。哪四個呢?
--{內、外、內外}-「比丘!這裡,-<你於內,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外,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內和外,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內、外、內外}-「比丘!這裡,-<你於內,[[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外,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內和外,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於內,安住於隨觀受……(中略)於外,安住於隨觀受……(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隨觀受,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內,安住於受上隨觀受……(中略)於外,安住於受上隨觀受……(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受上隨觀受,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於內,安住於隨觀心……(中略)於外,安住於隨觀心……(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隨觀心,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內,安住於心上隨觀心……(中略)於外,安住於心上隨觀心……(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心上隨觀心,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於內,安住於隨觀法……(中略)於外,安住於隨觀法……(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內,安住於法上隨觀法……(中略)於外,安住於法上隨觀法……(中略)於內和外,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比丘!你依止於戒、建立於戒後,像這樣以三重的方式修習四念處的話,比丘!你可以預期不論是白天或晚上都能增長你的善法,不會減損。」 「比丘!你依止於戒、建立於戒後,像這樣以三重的方式修習四念處的話,比丘!你可以預期不論是白天或晚上都能增長你的善法,不會減損。」
行 40: 行 40:
那時,那位比丘對世尊所說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向世尊作禮、右繞世尊,接著離去。 那時,那位比丘對世尊所說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向世尊作禮、右繞世尊,接著離去。
-那時,那位比丘獨自處在安靜的地方,不放逸、熱誠、堅定地努力時,以證智自作證後,在今生就進入並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家出離、出家修行,以成就無上清淨修行的目標。他證知:「生已滅盡,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完成,自知沒有下一生」+那時,那位比丘獨自處在安靜的地方,不放逸、熱誠、堅定地努力,不久後即達到善男子正信出家的目的:完成無上清淨的修行—在這一生自知自證、成就安住:「生已經滅盡,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應當完成的都已經完成,自知沒有下一生。」
那位比丘即成為阿羅漢之一。 那位比丘即成為阿羅漢之一。
行 47: 行 47:
[] 善逝:指佛陀。「善逝」是古印度對覺者十種常見的稱號(如來十號)之一,意思是徹底地到達彼岸,不再退沒於生死之海,此處以這個稱號來代表佛陀。 [] 善逝:指佛陀。「善逝」是古印度對覺者十種常見的稱號(如來十號)之一,意思是徹底地到達彼岸,不再退沒於生死之海,此處以這個稱號來代表佛陀。
 +
 +[] 安住於身上隨觀身:正念安住在身體上,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或本質。「隨觀」是深切地觀察、貼近地觀察的意思。又譯為「身身觀念處」、「身身觀念住」。
[] 正知:清晰理解。 [] 正知:清晰理解。
行 64: 行 66:
====[進階辨正]==== ====[進階辨正]====
 +
 +[[什麼是「隨觀」]]
[[研討:四念處的定型句和五根的關係]] [[研討:四念處的定型句和五根的關係]]
行 73: 行 77: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毘舍離]]國的木瓜樹村。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毘舍離]]國的木瓜樹村。
-在這裡,世尊告訴比丘們:「比丘們!你們到毘舍離附近,跟著朋友、熟人、友人而進入[[雨安居]]-[]-,而我則在這邊的木瓜樹村中進入雨安居。」+在這裡,世尊告訴比丘們:「比丘們!你們到毘舍離附近,依著朋友、親友、認識的人進入[[雨安居]]-[]-,而我則在這邊的木瓜樹村中進入雨安居。」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們回答了世尊,然後在毘舍離附近,跟著朋友、熟人、友人而進入雨安居,世尊則在木瓜樹村中進入雨安居。+「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們回答了世尊,然後在毘舍離附近,依著朋友、親友、認識的人進入雨安居,世尊則在木瓜樹村中進入雨安居。
那時,世尊進入雨安居後,忽然生了重病,瀕死的劇痛侵襲他。但世尊正念、正知地忍受它,而不苦惱。 那時,世尊進入雨安居後,忽然生了重病,瀕死的劇痛侵襲他。但世尊正念、正知地忍受它,而不苦惱。
行 91: 行 95:
「阿難!-{自依、法依是要依四念處}-比丘要如何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 「阿難!-{自依、法依是要依四念處}-比丘要如何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
-「阿難!這裡,比丘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阿難!這裡,比丘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阿難!比丘這樣地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阿難!不論是現在或我死後,凡是任何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比丘,阿難!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必將是勤於修學者中最上的。」 「阿難!比丘這樣地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阿難!不論是現在或我死後,凡是任何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以佛法為島、以佛法為依處,不依於其他的比丘,阿難!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必將是勤於修學者中最上的。」
行 138: 行 142:
「是的,學友!」 「是的,學友!」
--{如何能正法久住}-「學友!-<因未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因已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哪四個呢?學友!這裡,比丘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如何能正法久住}-「學友!-<因為沒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因為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哪四個呢?學友!這裡,比丘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學友!因未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學友!因已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 +「學友!因為沒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學友!因為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
====[註解]==== ====[註解]====
行 156: 行 160: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曾有一時,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時,某一位[[婆羅門]]來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問候。問候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說: +那時,某一位[[婆羅門]]來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致意。歡迎慰勞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跟世尊說:
「喬達摩先生!什麼因、什麼緣,會造成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呢?什麼因、什麼緣,會造成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呢?」 「喬達摩先生!什麼因、什麼緣,會造成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呢?什麼因、什麼緣,會造成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呢?」
-「婆羅門!因未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因已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哪四個呢?婆羅門!這裡,比丘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婆羅門!因為沒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因為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哪四個呢?婆羅門!這裡,比丘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婆羅門!因未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婆羅門!因已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在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 +「婆羅門!因為沒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不長久住世;婆羅門!因為有妥善修習、多修習四念處,如來般涅槃後正法長久住世。」
-當這麼說時,那位婆羅門對世尊說: 「太棒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讓我從今天起成為終身皈依的優婆塞。」+當這麼說時,那位婆羅門跟世尊說: 「太棒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接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身皈依。」
====[註解]==== ====[註解]====
行 236: 行 240:
「大德!我不能忍受,沒有好轉,我強烈的苦受增加而沒有減輕,能覺察這苦受的增加而沒有減輕。」 「大德!我不能忍受,沒有好轉,我強烈的苦受增加而沒有減輕,能覺察這苦受的增加而沒有減輕。」
-「長者!那麼因此你應該這麼學:『我要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長者!你應該這麼學。」+「長者!那麼因此你應該這麼學:『我要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長者!你應該這麼學。」
-「大德!關於世尊所教導的四念處,我相信並確實奉行。大德!我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大德!關於世尊所教導的[[五下分結]],我看見在心中沒有任何一個沒有斷除。」+「大德!關於世尊所教導的四念處,我具備這個法,我依循這個法。大德!我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隨……(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大德!世尊教導的[[五下分結]],我沒發現任何一個不被斷除的。」
「長者!這是你的得利,長者!這是你的善利益。長者!你已[[記說]]-[三]-了[[不還果]]-[四]-。」 「長者!這是你的得利,長者!這是你的善利益。長者!你已[[記說]]-[三]-了[[不還果]]-[四]-。」
行 265: 行 269:
當時,摩那提那長者生病了,病情非常嚴重、痛苦。那時,摩那提那長者呼喚某一位男子:「喂!男子!過來!……(中略)。」 當時,摩那提那長者生病了,病情非常嚴重、痛苦。那時,摩那提那長者呼喚某一位男子:「喂!男子!過來!……(中略)。」
-「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強烈的苦受增加而沒減緩,我清楚了知其不減反增。但,大德!當被這樣苦受接觸時,我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大德!凡這些被世尊教導的五下分結,大德!我看見在心中沒有任何一個沒有斷除。」+「大德!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強烈的苦受增加而沒減緩,我清楚了知其不減反增。但,大德!當被這樣苦受接觸時,我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受上隨觀受……(中略)安住於心上隨觀心……(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大德!世尊教導的五下分結,我沒發現任何一個不被斷除的。」
「長者!這是你的得利,長者!這是你的善利益。長者!你已記說了不還果。」 「長者!這是你的得利,長者!這是你的善利益。長者!你已記說了不還果。」
行 290: 行 294:
緣起於舍衛城。 緣起於舍衛城。
-「『這是安住於隨觀身。』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這安住於隨觀身應該被修習。』……(中略)『這安住於隨觀身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這是安住於身上隨觀身。』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應該修習這安住於身上隨觀身。』……(中略)『這安住於身上隨觀身已修習。』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這是安住於隨觀受。』……(中略)+「『這是安住於受上隨觀受。』……(中略)
-「『這是安住於隨觀心。』……(中略)+「『這是安住於心上隨觀心。』……(中略)
-「『這是安住於隨觀法。』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這安住於隨觀法應該被修習。』……(中略)『這安住於隨觀法已修習。』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這是安住於法上隨觀法。』比丘們!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應該修習這安住於法上隨觀法。』……(中略)『這安住於法上隨觀法已修習。』在以前不曾聽過的法上,我的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註解]==== ====[註解]====
-[] 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形容聖者證果時見證真理。「眼」指看見正法,「智」指對正法的理解,「慧」指智慧,「明」即「無明」的對稱,徹底明白佛法,「光」是光明。《雜阿含經》中譯為「眼、智、明、覺」。+[] 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形容聖者證果時見到真理。「眼」指看見真理,「智」指斷定真理,「慧」指體會真理,「明」指顯明真理,「光」指照亮真理,都是從不同角度比喻見到真理。《雜阿含經》中譯為「眼、智、明、覺」。
====[讀經拾得]==== ====[讀經拾得]====
行 308: 行 312:
也可參見《雜阿含經》[[http://buddhaspace.org/main/modules/dokuwiki/agama:%E9%9B%9C%E9%98%BF%E5%90%AB%E7%B6%93%E5%8D%B7%E7%AC%AC%E4%BA%8C%E5%8D%81%E5%9B%9B#六一五|卷二十四第615經]]所示,四念處是念覺支,能促成其餘各覺支,完成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也可參見《雜阿含經》[[http://buddhaspace.org/main/modules/dokuwiki/agama:%E9%9B%9C%E9%98%BF%E5%90%AB%E7%B6%93%E5%8D%B7%E7%AC%AC%E4%BA%8C%E5%8D%81%E5%9B%9B#六一五|卷二十四第615經]]所示,四念處是念覺支,能促成其餘各覺支,完成七覺支(覺悟的七個要素)。
 +
 +====[進階辨正]====
 +
 +  *[[agama:什麼是「眼、智、明、覺」|什麼是「眼生起,智生起,慧生起,明生起,光生起」]]
=====(47.32 無欲經)===== =====(47.32 無欲經)=====
-「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完全厭離、無欲、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哪四個呢?+「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確實厭離、無欲、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哪四個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比丘們!這裡,比丘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比丘們!已修習、已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完全厭離、無欲、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確實厭離、無欲、滅盡、寂靜、證智、正覺、涅槃。」
====[註解]==== ====[註解]====
行 329: 行 337:
「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從此岸到彼岸。哪四個呢? 「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從此岸到彼岸。哪四個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安住於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安住於隨觀受……(中略)安住於隨觀心……(中略)安住於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比丘們!這裡,比丘安住於身上隨觀身,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於受上……(中略)於心上……(中略)安住於法上隨觀法,精勤、正知、具念,調伏對於世間的貪欲和憂惱。
「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從此岸到彼岸。」 「比丘們!已修習、多修習這四念處時,導致從此岸到彼岸。」
行 362: 行 370:
如何有正念?修習四念處。 如何有正念?修習四念處。
-如何有正知?知道受、尋、想的生起、持續、滅沒。其中受、尋、想分別屬於受陰、行陰、想陰。+如何有正知?知道受、尋、想的生起、持續、滅沒。 
 + 
 +其中受、尋、想分別屬於受陰、行陰、想陰。正知行陰以尋作為例子,是因為尋常是最明顯的、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尋引生各種妄想執著,如南傳《中部尼科耶》〈師子吼品2〉 第18經蜜丸經所說:「以眼和色為緣,生起眼識,三者的會合而有觸,以觸為緣而有受,感受時則有認知,認知時則有尋思,尋思時則有迷執。」
  ***培養正知的方法:**   ***培養正知的方法:**
-以下經文也表示知道受、想、尋的生起、持續、滅沒可培養正知:+以下經文也表示:知道受、想、尋的生起、持續、滅沒可培養正知。
    *《雜阿含經》卷十一第275經:「彼善男子難陀覺諸受起,覺諸受住,覺諸受滅,正念而住,不令散亂;覺諸想起,覺諸想住,覺諸想滅,覺諸覺起,覺諸覺住,覺諸覺滅,正念而住,不令散亂,是名善男子難陀正念正智成就。」     *《雜阿含經》卷十一第275經:「彼善男子難陀覺諸受起,覺諸受住,覺諸受滅,正念而住,不令散亂;覺諸想起,覺諸想住,覺諸想滅,覺諸覺起,覺諸覺住,覺諸覺滅,正念而住,不令散亂,是名善男子難陀正念正智成就。」
    *南傳《增支部尼科耶》集4〈赤馬品5〉第41經:「哪一種修習定(的方式),當修習、多修習時,導致念與正知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在受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想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尋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比丘們!這樣修習定,當修習、多修習時,導致念與正知。」     *南傳《增支部尼科耶》集4〈赤馬品5〉第41經:「哪一種修習定(的方式),當修習、多修習時,導致念與正知呢?比丘們!這裡,比丘在受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想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尋的生起、現前、滅沒時都清楚知道。比丘們!這樣修習定,當修習、多修習時,導致念與正知。」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四-2.1593584004.txt.gz · 上一次變更: 2020/07/01 14:13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9935202598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