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目錄

David Chiou:

《雜阿含經》第9經講「無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者亦非我所」: http://buddhaspace.org/agama/1.html#

印度傳統的婆羅門教,認為「有我」,即有靈魂之類,具有「永恆、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特性。

而佛陀悟道時,發現一切的事物以及身心,都是因緣而生、因緣而滅。一般人執著於有「我」的見解(「我見」),事事以自我為中心,反而造成業與輪迴,造成生、老、病、死、憂、悲、惱、苦。

如果有「恆常、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我」,這個「我」應該是不會變的,不會變也就不應該有苦(受逼迫)。但實際上

  • 身心都是遷流變化的,因此才會有苦:無常即苦。
  • 會變、會苦就不是「永恆、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我:苦即非我。
  • 既然沒有「永恆、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我」,身心也就不是「我」所擁有的:非我者亦非我所。

有同學覺得以上的學術上的講解可能較抽象,而詢問是否有生活上的解釋?

David Chiou:

我先拋磚引玉生活上的例子:

  • 色無常,無常即苦:身體會一直變化老去,有時健康有時生病,被無常逼迫著就是苦。
  • 苦即非我:生病時痛不欲生,會寧願沒有這個病苦的身體、寧願不把身體視為我。
  • 非我者亦非我所:究竟來看,既然連「我」都沒有,哪還有什麼東西是「我所擁有」的呢?

若有更好的例子或建議修正,也還請提供,謝謝。

Wizer Liu:

眼、色為緣生眼識。非恆常的因(眼與色)與非恆常的緣(不同狀況的眼根與可見光色)所產生的視覺(眼識)云何有常?貪愛而想要抓取重現我所認為的愉悅的視覺經驗,必然會因為因緣的改變而無法使期待的經驗完全重現(更何況人的大腦會改變經驗),無法滿足這種期待(識追逐四取陰,四取陰為緣而生識)而苦。因為上述現實狀況不是我所能完全主宰控制(欲令如是,不令如是)的,所以不是我也不是我所擁有的。一點淺見肯請各位師兄賜教。

Cheng Soon Lee:

“无常即苦”:

站久了苦,这时坐是乐;坐久了又苦,这时站是乐。行住坐卧,不停地反复交换,久了一定是苦,这个容易明白,那么刚开始感受是乐的时候呢?其实,也是苦,是‘新’的苦,我们不去注意而已。我们只是注意到解决了之前的苦而感受的乐。这个所谓的乐其实是从苦而来,这个所谓的乐是有苦的性质,为什么?因为久了必定是苦。世间一切五欲的感受,也是这样子。所以说世间无常变化的一切法都是苦,只是我们错把“新的苦”当成“乐”,没有看清它的真实相貌。时间久了,新苦成旧苦,生起苦的感受,才知道是苦。

(其他例子:饭好吃,不停吃下去就要呕;游戏好玩,不停玩下去就受不了等等。)

“苦即非我,非我者亦非我所”:

“我、我所”就是我们所取著的,我们认为是好的,我们要拥有的、占有的、不愿意相离的。这样的东西当然应该是好的、是能给我们乐的。如果这个东四不好,不给乐,反而给苦,那么这样的东西哪有智者会取著它,会把它当成是我、是我的呢?那么既然已经看清世间一切法都是无常的,无常即是苦,就应该知道“苦即非我,非我者亦非我所”。

如何不把解释束缚在古印度宗教的理论,的确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莊曜禎:

大智度論裡有一篇故事,是個鬼故事,末學還蠻喜歡的。轉貼如下: (兩鬼爭屍) 有人遠行,獨宿空舍,夜中有鬼,擔一死人,來至其前;復有一鬼追來瞋罵,謂死人是我物,汝忽擔來,是何道理?先鬼言:『此是我物,我自當持來。』後鬼言:『是死人實我所有。』二鬼各捉死人一手一足爭之。前鬼復言:『此事有人可問。』後鬼即問其人:『是死人誰擔來?』是人自思:此二鬼力大,吾言若實若妄,俱不免死。即從實言:『前鬼擔來。』後鬼大瞋,便捉其人手,拔斷著地;前鬼取死人一臂,插入其身易之。如是兩臂兩腳頭脅乃至全身皆易。於是二鬼共食所易人身,食盡,拭口而去。其人思惟:我父母生身,眼見二鬼食盡,今我此身悉是他肉,我今究為有身耶?為無身耶?行到佛塔,問諸比丘,詳述上事。諸比丘言:『從本已來,恒自無我;但以四大和合故,計為我身。如汝本身,與今無異。』諸比丘復為說法度之,其人開解,得阿羅漢果。

討厭看古文的,就看翻譯版。有人旅行遠方,獨宿於空屋中,半夜裏有個鬼,揹著一具死屍,來到此人面前,隨後又有一鬼追來,忿怒叫罵,說:『死屍是我的,你為什麼揹到這裡來?』前鬼道:『胡說,這死屍原是我的,我當然可以自由移動。』後鬼仍爭辯死屍是他的,於是二鬼各拉住死屍的一手一腳,互相扯奪。前鬼又道:『這裡有個活人做見證,可以問他。』後鬼便問此人:『死屍是誰揹來?』此人心想,二鬼皆兇惡而力大,我無論說實話說謊話,討好得一鬼,必致惹惱別一鬼,看來今夜活不成了,於是說實話道:『我見前鬼揹此死屍來。』後鬼果然大怒,捉住此人一手,用力一拔,拔斷了,向地下一擲;前鬼見了,忙拔死屍之臂,給此人插進換上。這樣後鬼拔,前鬼換,把此人的兩臂、兩腳、頭、脅、以至全身,通通拔出換上。最奇怪的,二鬼不再爭執了,各取地上拔來的新鮮人體嚼喫,喫完了各自抹抹嘴巴而去。此人心想:『我父母所生的身體,眼見給二鬼喫盡了,我現在的身體,悉是他人之肉,這樣我現在究竟算是有身體是無身體呢?』為欲解決這問題,明天一早,他就跑向佛塔,找幾位比丘(即和尚)請問,把夜裏事情詳述一遍。諸比丘道:『從元始以來,根本沒有什麼「我J,不過是四大(骨肉等固體物名地大,血痰涎等液體物名水大,暖氣名火大,呼吸之氣名風大。)因業緣和合,凡夫妄認以為我身;你的原身與現在所有身,既皆是四大和合所成,這其間原沒有什麼彼我。』諸比丘更給他說法拔度,此人心開意解,得了阿羅漢果,超出三界,永絕輪迴。

莊曜禎:

至於大剛師兄要問有沒有現代身邊的例子,請看以下: 前些日子的夜裡,很晚了,老婆睡不著覺,纏著我要講佛教故事。她很有善根,只要聽佛教故事就很容易睡著。(^^) 睜著朦朧眼睛的我,開始說道: “如果有一天,很不幸地妳老公出了車禍,被迫要放棄雙手雙腳,換成義肢。你還會認他是老公嗎?” 她回答,”會呀!! 雖然沒了手腳,當然還是我老公。” 再問,” 如果哪天醫院宣布妳老公心、肝、脾、肺、腎各個器官都壞了,必須移植新的器官,你還會認為這個移植完新的個體是妳老公嗎?” “嗯,應該會吧!” 她雖然有點遲疑,但終究還是同意。

“好了,如果再有一天,科學文明已經很進步,人工腦袋已經發明,新的腦袋只要灌入舊有的記憶體,移植到人身上,他所有的想法,態度,記憶,感情表現都跟以前的老公一模一樣,你還會認他作老公嗎?” 她遲疑了。

我接著說,”其實,根據科學家的研究,我們人的全身細胞每十四天就全部更新一次,這就如同整個身體換了一副新的一樣。至於想法,也是天天在變,小時候喜歡的東西,現在認為是可笑的。年輕時堅持的理想,也被視為不成熟的表現。當思想與肉體不斷不斷地在變易,誰才是你的老公呢?” 她沒有回答,因為她已睡著了。

這下換我失眠了。唉...。

Cathy:

增壹阿含經六重品第10經提到:「色者無常,無常者即是苦,苦者即是無我,無我者即是空也。」

為什麼「苦者即是無我」?

David Chiou:

苦即非我,因為如果有永存自在的我,這我怎麼會被逼迫(苦)到呢?

所謂的 “我” 就是能為所欲為的意思啦,就像國王,在領土內想怎樣就怎樣。但是我們對自己的身心都不具完全的自主權,不能說想不病就不病、想不苦就不苦,顯然不是 “我” 說了算。

 
agama/研討_無常即苦_苦即非我_在生活上的體驗.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03/12 23:50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695190429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