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點符號對照]差摩經中形容重病大苦的三種譬喻

小的發現,《雜阿含經》中,若記載比丘們生重病時的痛苦,常是這麼譬喻 ——

「我病不安。難可安忍。身諸苦痛。轉增無損。即說三種譬。如上叉摩經說。」(《雜阿含經》卷20,540 經)

而「叉摩經」 (有時說「差摩修多羅」、「叉摩修多羅」),應該就是指卷五,103 經吧?!

那麼若以 540 經的「三種譬」對照到 103 經的三個譬喻,則 103 這段也許應該拆為三小段?

《103經》

    [0029c15] 差摩比丘語陀娑比丘言:「我病不差,不安隱身,諸苦轉增無救。

(第一個譬喻)

    譬如多力士夫,取羸劣人,以繩縳頭,兩手急絞,極大苦痛,我今苦痛有過於彼。

(第二個譬喻)

    譬如屠牛,以利刀生割其腹,取其內藏,其牛腹痛當何可堪!我今腹痛甚於彼牛【。】

(第三個譬喻)

    如二力士捉一劣夫,懸著火上,燒其兩足,我今兩足熱過於彼。」 
 
agama/研討_形容重病苦痛的三種譬喻與標點校勘.txt · 上一次變更: 2011/01/25 23:20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778738498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