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中,「增一阿含經五法」是指「五法集」: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46:「謂於《增一阿笈摩》五法中說五結。九十八法中說九十八隨眠,時經久遠而俱亡失。」(CBETA, T27, no. 1545, p. 236, b28-c1)

《阿毘曇毘婆沙論》卷25〈2 使揵度〉:「佛於《增一阿含》五法中說,以經久故,而亡失之。」(CBETA, T28, no. 1546, p. 182, a15-16)

因此「增一阿含經四法中說」應指「四法集」(「四」開頭的法的整理)當中的經典之一。研判有二種可能性:

1. 《增一阿含經》「四法集」的部分:

根據蘇錦坤居士的研究,找《增一阿含經》「四法集」的部分當中有提到「鬱底迦」者,研判可能指四法中「四問」或「四念」相關的經文。

參見 yifertw.blogspot.tw/2011/04/3.html 。

此推論的不理想處在於和《雜阿含經》五陰誦的前後經文意涵不連貫。

2. 《增一阿含經》「四法經」:

《翻梵語》卷1:「欝低迦修多羅(應云欝低摩修多羅 譯曰欝低摩者最上修多羅者法本)」(CBETA, T54, no. 2130, p. 987, a15)

也就是說「欝低迦修多羅」是「欝低摩修多羅」,義譯為「無上法本」。

《增壹阿含經》卷18〈26 四意斷品〉:「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非獨在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中【為尊】,乃至世間人民中【獨尊】,今有四法本末,我躬自知之,而作證於四部之眾、天上、人中。云何為四?一者一切諸行皆悉無常,我今知之,於四部之眾、天上、人中而作證;二者一切諸行苦;三者一切諸行無我;四者涅槃休息。我今知之,於四部之眾,於天上、人中而作證。是謂,比丘!四法之本,是故於天上、人中而獨得尊。」」(CBETA, T02, no. 125, p. 639, a2-10)

「四法本」是:一切行無常、一切行苦、一切法無我、滅盡為涅槃。

此經的「獨尊」若解為「最上」,則可能稱為「欝低摩修多羅」。

此推論的優點是在意涵上和《雜阿含經》此卷的前後經文較接得起來。

此推論的缺點是必須依賴「翻梵語」的推斷而認為「欝低迦」是「欝低摩」的訛譯。

註:學術上列 AN4.185 經名 Catukot.ikasuññatā (四終極空)又稱作 Brāhmaṇasacca, samanasacca (梵諦、沙門諦) 為《增壹阿含經》此經的參照經典,但不是對應經典,二經的意義相差不少,因此此經缺乏南傳增支部的對應經典作比照。

 
agama/研討_如增一阿含經四法中說.txt · 上一次變更: 2015/07/04 12:27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086391925811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