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信人: abstsai@Lion (老小子)
標 題: 皈依佛
發信站: 由 獅子吼站 收信 (Mon May 10 06:49:42 1999)

—--自皈依佛———————————————-

阿含經上有一則記載,談到皈依出家眾和皈依佛的事情,值得有興趣的人的注意。

事情起因於世尊滅後,一些少年比丘不向婆羅門長者行禮,因為世尊在世時,凡是在一起聽世尊說法者,當時的世尊總是要少年比丘們向有德行的婆羅門長者行禮的。

有一次,摩訶迦遮延(就是摩訶迦旃延)和五百名比丘在婆那國遊化(傳法給有緣人),當時有婆羅門長者也在那裡傳法,除了兩組社團打個招呼之外,對方也要順便問問這種失禮的事,身為領隊的摩訶迦旃延是如何解釋。

經上說:

聞如是。

一時,尊者摩訶迦遮延遊婆那國深池水側,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爾時,尊者迦遮延有此名聞,流聞四遠。尊者長老姦荼婆羅門在此遊化。爾時,婆羅門聞尊者迦遮延在此池側遊化,將五百比丘。尊者長功德具足,我今可往問訊彼人。是時,上色婆羅門將五百弟子,往至尊者迦遮延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

上色婆羅門和五百弟子來到摩訶迦旃延處,主要是來問“為何你們的比丘看到我們的長老『姦荼婆羅門』不行禮呢?

姦荼是意譯,荼就是引火、如火焚的激烈,如荼毗,或者是毒害的意思,姦荼就是對於性事的欲念很強烈( 因為這一派婆羅門以性力為主)。

上色婆羅門問道:

爾時,彼婆羅門問尊者迦遮延曰:「如迦遮延所行,此非法律,年少比丘不同我等諸高德婆羅門作禮。」

此非法律,意思就是這是不合世尊所教的法和戒律,比丘看到我們婆羅門也要行禮才是。

迦旃延回答他:

迦遮延曰:「婆羅門當知:彼如來、至真、等正覺,說此二地。云何為二地?一名老地,二名壯地。」

“婆羅門當知,當時如來至真等正覺(佛)是說過有這兩種地位之分,壯地的人要向老地的人行禮。”(意思是:不是說少年仔要向老頭子行禮,而是說“壯地”的要向“老地”的行禮)

婆羅門問曰:「何者為老地?何者為壯地?」

迦遮延曰:「正使婆羅門年在八十、九十,彼人不止淫欲,作諸惡行,是謂婆羅門雖可言老,今在壯地。」

用現代話的說法,年紀八、九十歲的人還在四處搜購萎而剛,天天作種種惡行的,那樣的婆羅門雖是老頭,但仍在壯地,還勇得很呢。所謂惡行是指這一票人放縱生活、行欲無制、殺生取食行口腹之慾的事情。

婆羅門當然又問:

婆羅門曰:「何者年壯住在老地?」

迦遮延曰:「婆羅門「若有比丘年在二十,或三十、四十、五十,彼亦不習淫欲,亦不作惡行,是謂婆羅門年壯在老地。」

婆羅門曰:「此大眾中頗有一比丘不行淫法,不作惡行乎?」

迦遮延曰:「我大眾中無有一比丘習欲作惡者。」

時,婆羅門即從座起,禮諸比丘足,並作是語:「汝今年少住於老地,我今年老住於少地。」

過了幾天,上色婆羅門再來找迦遮延,要“皈依他”。但是迦遮延指出,不是皈依他,是要皈依佛。經上說:

爾時,彼婆羅門復往至迦遮延所,頭面禮足,而自陳說:「我今自歸迦遮延及比丘僧,盡形壽不殺。」

迦遮延曰:「汝今莫自歸我,我所歸者汝可趣向之。」

婆羅門曰:「尊者迦遮延「為自歸誰?」

時,尊迦遮延便長跪向如來所般涅槃處:「有釋種子出家學道,我恆自歸彼,然彼人即是我師。」

迦旃延一句:“汝今莫自皈我,我所歸者汝可趣向之。”足令現今廣收門徒歸於自己者深省。

婆羅門曰:「此沙門瞿曇為在何處?我今欲見之。」

迦遮延曰:「彼如來已取涅槃。」

婆羅門言:「若如來在世者,我乃可百千由旬往問訊之。彼如來雖取涅槃,我今重自歸作禮及佛、法、眾,盡形壽,不復殺生。」

爾時,上色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迦旃延對於世尊的句義了了分別,指出了外道斷章取義的錯誤:並非小的一定要尊敬老的,而是老的要有可敬之處,順便委婉的指出了外道追求縱欲的不合佛法、律。

迦遮延能得到世尊稱讚為“善能分別句義,為佛弟子中議論第一”的原因不止是分別句義而已,對方於發心皈依時,還能明白指導他何是三皈之意,這才是學者真風範。

當我們在某師座下皈依時,應感念某師為我指出明燈,但是於法,仍是皈依佛。兩者不可混淆。

羅須:

的確,皈依僧的僧定義為聖眾,不是皈依單一僧人。

(1)大正句王經卷下

時正句王聞尊者迦葉說是語已,深心慚悔,謂迦葉言:「尊者!我從初聞日月喻時早已信伏,但為欲聞尊者智慧辯才,故以是言激引宣說。唯願尊者!察我誠心,知我信伏,誓願歸依迦葉尊者。」

迦葉報言:「【勿歸依我】,我歸依處謂佛法僧,汝當歸依。」

王復告言:「依尊者教歸佛法僧,受近事戒,從今已去,誓不殺、不盜、不婬、不妄,復不飲酒,終於身命持佛淨戒。」

(2)佛說護國經

俱盧大王聞尊者說伽陀已,歡喜信受而復白言:「護國尊者能善出離,是故,我今歸依尊者。」

護國告言:「大王!【勿歸依於我】,我所歸依是佛世尊及法、僧眾,王當歸依。」

王言:「如是如是!我今歸依佛、法、僧眾,盡形受持優婆塞戒。」

是時,大王作誓願已,禮奉尊者,還復王宮。

David Chiou:

也整理一下《阿含經》中提到相關議題的經文供大家參考:

[應皈依佛及聖眾,而非單一僧人] <中阿含、六、二、二七>

梵志陀然即從坐起,偏袒著衣,叉手向尊者舍梨子白曰:「舍梨子!我有愛婦,名曰端正,我惑彼故,而為放逸,大作罪業。舍梨子!我從今日始,捨端正婦,自歸尊者舍梨子。」

尊者舍梨子答曰:「陀然!汝莫歸我,我所歸佛汝應自歸。」

梵志陀然白曰:「尊者舍梨子!我從今日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唯願尊者舍梨子受我為佛優婆塞!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註:這是經中另一個強調「皈依佛及聖眾,而非一僧」的例子。梵志陀然尊崇梵天,因此對於佛法了解有限。後來要命終時,舍梨子為其開示梵天法,而得生梵天。

其中的「我從今日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嚴格說來應是「我從今日自皈於佛、法及聖眾」(參見其餘阿含諸經),可能由於梵志陀然對佛法了解有限,因此在經舍梨子更正不必只皈 依他一人後,還有此言詞上的落差。

[應當自誓歸依於佛] <增壹、二十三、三十二、七>

那羅陀言。此經名曰除憂之患。當念奉行

時王報言。實如所說。除去愁憂。所以然者。我聞此法已。所有愁苦今日永除。若尊者有所教敕者。數至宮中。當相供給。使國土人民長受福無窮。唯願尊者廣演此法。永存於世。使四部之眾長夜安隱。我今自歸尊者那羅陀

那羅陀曰。大王。莫自歸我。當自歸於佛

時王問曰。今佛在何處

那羅陀曰。大王當知。迦毘羅衛大國。轉輪聖王種出於釋姓。彼王有子。名曰悉達。出家學道。今自致成佛。號釋迦文。當自歸彼

大王復問。今在何方。去此幾所

那羅陀曰。如來已取涅槃

大王曰。如來取滅度何其速疾。若當在世者。經數千萬由旬。當往覲省

是時。即從坐起。長跪叉手。而作是說。我自歸如來.法及比丘僧。盡形壽聽為優婆塞。不復殺生。

[歸佛而非歸一僧] <中阿含、十六、五、七一>

蜱肆王聞已,白曰:「尊者初說日月喻時,我聞即解,歡喜奉受,然我欲從尊者鳩摩羅迦葉求上復上妙智所說,是故我向問復問耳!我今自歸尊者鳩摩羅迦葉。」

尊者鳩摩羅迦葉告曰:「蜱肆!汝莫歸我!我所歸佛,汝亦應歸。」

蜱肆王白曰:「尊者!我今自歸佛、法及比丘眾,願尊者鳩摩羅迦葉為佛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尊者鳩摩羅迦葉!我從今日始行布施修福。」

 
agama2/研討_應皈依於佛及聖眾_而非單一僧人.txt · 上一次變更: 2019/08/08 20:00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4477491378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