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Chiou:

《增壹阿含經》弟子品提到「恒觀惡露不淨之想,所謂善勝比丘是」,然而大藏經中找不到另一位稱作「善勝」的比丘,在《分別功德論》中解說為:

《分別功德論》卷四:「善勝比丘者,本是貴族之子。初生之時,有自然金屣著足而生。父母珍之,為起三時殿,伎女娛樂不去左右。時婦睡眠,覩其白齒,身形雖妙但是骨爾,具觀惡露森然毛竪,顧視宮宅猶似塚墓,驚走出戶。二神迎接,問二神曰:「今者委厄,誰能為拯?」二神答曰:「唯有世尊善能拯厄。」曰:「今為所在?」答曰:「近在祇洹,可從啟請。」尋光至佛,頭面禮足。佛因本心為演妙法,即時心開漏盡結解。以是因緣,善勝比丘惡露觀第一。」(CBETA, T25, no. 1507, p. 41, a6-15)

可注意的是,《增壹阿含經》弟子品的第一段,都是佛陀最早度化的比丘。而佛陀度化的第六位比丘「耶舍」,又譯為「耶輸陀」,就是因為一天歌舞娛樂過後,半夜醒來,見到睡著的美女,睡相難看有如死人,邊睡邊流口水,美女口中的白齒也是白骨,因此生厭離心,心神不寧地跑出城外,在河岸邊遇到佛陀,聽佛說法後隨佛出家。

這也可以說是「恒觀惡露不淨之想」的一個面向。

這則記錄在非常多經典中都有記載,和《分別功德論》中的記載非常相近,就不一一貼上了。

「耶舍」義譯為名聞、名稱、善稱,因此個人判斷「善勝」有可能是「善稱」的訛誤,註釋為:

善勝:疑為「善稱」的訛誤,又譯為「耶舍」,是隨佛出家的第六人。出生自波羅奈國的巨富世家,一天歌舞娛樂過後,半夜醒來,見到睡著的美女,睡相難看有如死人,邊睡邊流口水,美女口中的白齒也是白骨,因此生厭離心,心神不寧地跑出城外,在河岸邊遇到佛陀,聽佛說法後隨佛出家。

 
agama1/研討_善勝比丘疑為耶舍比丘.txt · 上一次變更: 2016/10/21 20:59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知客處  
帳號:

密碼:

以後自動登入



忘記密碼?

歡迎註冊以享全權!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2959218025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