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五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導讀:阿育王傳優波掘多因緣]

優波掘多尊者生於佛陀涅槃後約一百年後,即卷二十三中教導阿育王以正法治化,並帶他參訪佛教聖地的優波崛多尊者。

第640經的內容相當於《阿育王傳》〈優波毱多因緣10〉的一部分,這段講的是優波掘多尊者涅槃之後很久的事了,包含佛教傳播的記錄及預示。

(六四〇)[0177b15]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此摩偷羅國,將來世當有商人子,名曰掘多,掘多有子,名優波掘多,我滅度後百歲,當作佛事,於教授師中最為第一。阿難!汝遙見彼青色叢林不?」

阿難白佛:「唯然,已見,世尊!」

「阿難!是處名為優留曼茶山,如來滅後百歲,此山當有那吒跋置迦阿蘭若處,此處隨順寂默最為第一。」

爾時,世尊作是念:「佛陀將佛法付囑人、天共同流傳我若以教法付囑人者,恐我教法不得久住;若付囑天者,恐我教法亦不得久住,世間人民則無有受法者。我今當以正法付囑人、天,諸天、世人共攝受法者,我之教法則千歲不動。」爾時,世尊起世俗心

時,天帝釋四大天王知佛心念,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天帝釋及四大天王:「如來不久當於無餘涅槃般涅槃,我般涅槃後,汝等當護持正法。」

爾時世尊復告東方天王:「汝當於東方護持正法。」次告南方、西方、北方天王:「汝當於北方護持正法。過千歲後,我教法滅時,當有非法出於世間,十善悉壞。閻浮提中,惡風暴起,水雨不時,世多飢饉,雨則災雹,江河消減,華果不成,人無光澤,蟲村鬼村悉皆磨滅,飲食失味,珍寶沈沒,人民服食麁澁草木。

「時,有釋迦王、耶槃那王、鉢羅婆王、兜沙羅王,眾多眷屬。如來頂骨、佛牙、佛鉢安置東方。西方有王,名鉢羅婆,百千眷屬,破壞塔寺,殺害比丘。北方有王,名耶槃那,百千眷屬,破壞塔寺,殺害比丘。南方有王,名釋迦,百千眷屬,破壞塔寺,殺害比丘。東方有王,名兜沙羅,百千眷屬,破壞塔寺,殺害比丘。四方盡亂,諸比丘來集中國

「時,拘睒彌國有王,名摩因陀羅西那,其王生子,手似血塗,身似甲冑,有大勇力。其生之日,五百大臣生五百子,皆類王子,血手冑身。

「時,拘睒彌國,一日雨血。拘睒彌王見此惡相,即大恐怖,請問相師。相師白王:『王今生子,當王閻浮提,多殺害人。』生子七日,字曰難當,年漸長大。時,四惡王從四方來殺人民,摩因陀羅西那王聞則恐怖。

「時,有天神告言:『大王且立難當為王,足能降伏彼四惡王。』時,摩因陀羅西那王受天神教,即捨位與子,以髻中明珠冠其子首,集諸大臣,香水灌頂。召五百大臣同日生子,身被甲冑,從王出征,與四惡王大眾戰;勝,殺害都盡,王閻浮提,治在拘睒彌國。」

爾時,世尊告四大天王:「巴連弗國,於彼國當有婆羅門,名曰阿耆尼達多,通達陀經論,彼婆羅門當納妻。奇特的小孩子影響懷胎的母親時,中陰眾生當來與其作子,入母胎中時,彼母欲與人論議。彼婆羅門即問諸相師,相師答云:『是胎中眾生當了達一切論,故令母生如是論議之心,欲將人論議。』如是日月滿足,出生母胎,以為童子,了達一切經論,恒以經論教授五百婆羅門子,及餘諸論教授餘人,以醫方教醫方者,如是有眾多弟子。有眾多弟子故,名曰弟子。次當從父母求出家學道,乃至父母其出家,彼即於我法中出家學道,通達三藏,善能說法,辯才巧妙,言語談說,攝多眷屬。」

又復,世尊告四大天王:「即此巴連弗邑國中,當有大商主,名曰須陀那,中陰眾生來入母胎。彼眾生入母胎時,令母質直柔和,無諸邪想,諸根寂靜。

「時,彼商主即問相師,相師答曰:『胎中眾生極為良善,故令母如是,乃至諸根寂靜。』至月滿足,便生童子,名曰修羅他。年紀漸長,乃至啟白父母,求出家學道。父母即聽,於我法中出家學道,勤行精進,修習道業,便得漏盡,證阿羅漢果。然寡聞、少欲、知足及少知,舊居在山藪林間,山名揵陀摩羅。

「時,彼聖人恒來為難當王說法。彼父王當無常,無常之日,難當見父過世,兩手抱父屍,悲號啼哭,憂惱傷心。時,彼三藏將多眷屬來詣王所,為王說法,王聞法已,憂惱即止,於佛法中生大敬信,而發聲唱言:『自今以後,我施諸比丘無恐畏,適意為樂。』而問比丘:『前四惡王毀滅佛法有幾年歲?』諸比丘答云:『經十二年。』王心念口言,作師子吼:『我當十二年中,當供養五眾,乃至辦諸供具。』即便行施,行施之日,天當降香澤之雨,遍閻浮提,一切實種皆得增長。諸方人眾皆持供養,來詣拘睒彌國,供養眾僧。

大得供養卻使比丘墮落「時,諸比丘大得供養。諸比丘輩食人信施,而不讀誦經書,不薩闍為人受經。戲論過日,眠臥終夜,貪著利養,好自嚴飾,身著妙服,離諸出要、寂靜、出家、三菩提樂。形類比丘,離沙門功德,是法中之大賊,助作末世壞正法幢,建惡魔幢,滅正法炬,然煩惱火,壞正法鼓,毀正法輪,消正法海,壞正法山,破正法城,拔正法樹,毀禪定智慧,斷戒瓔珞,污染正道。

法滅時諸天及優婆塞是最後防線「時,彼天、龍、鬼神、夜叉、乾闥婆等,於諸比丘所生惡意,諸比丘,厭惡、遠離,不復相親,異口同音:嗚呼!如是惡比丘,不應於如來法中。』而說偈言:

「『非吉行惡行,  行諸邪見法,
  此諸愚癡人,  打壞正法山,
  行諸惡戒法,  棄諸如法行,
  捨諸勝妙法,  拔除今佛法,
  不信不調伏,  樂行諸惡行,
  諂偽誑世間,  打破牟尼法,
  毀形習諸惡,  兇暴及千行,
  依法誑世人,  忿恨自貢高,
  貪著求名利,  無惡業不備,
  如佛所說法,  法沒有是相
  今者悉已見,  智者所輕賤,
  此法今出已,  牟尼正法海,
  不久當枯竭,  正法今少在,
  惡人復來滅,  毀壞我正法。』

「時,彼諸天、龍、神等皆生不歡喜心,不復當護諸比丘,而同聲唱言:『佛法却後七日滅盡。』號咷悲泣,共相謂言:『至比丘說戒日,共相鬪諍,如來正法於中而滅。』如是諸天悲惱啼泣。

「時,拘睒彌城中有五百優婆塞,聞諸天之言,共詣諸比丘眾中,諫諸比丘鬪諍,而說偈言:

「『嗚呼苦劇歲,  愍念群生生,
  其法今便滅,  釋師子王法,
  惡輪壞法輪,  如是盡金剛
  乃能不即壞,  安隱時已滅,
  危險法已起,  明智人已過,
  今見如是相,  當知不復久,
  牟尼法斷滅,  世間無復明,
  離垢寂滅口,  牟尼日今沒,
  世人失伏藏,  善惡無差別,
  善惡無差已,  誰能得正覺,
  法燈今在世,  及時行諸善,
  無量諸福田,  此法今當滅,
  是故我等輩,  知財不堅牢,
  及時取堅實。』

「至十五日說戒時,法當沒,爾日五百優婆塞,一日之中,造五百佛塔。時,諸優婆塞各有餘務,不復來往眾僧眾中。

「爾時,住揵陀摩羅山修羅他阿羅漢觀閻浮提:『今日何處有眾僧說戒?』見有拘睒彌國如來弟子說戒為布薩,即詣拘睒彌。

極少比丘學戒律「時,彼僧眾乃有百千人,中唯有一阿羅漢,名曰修羅他[*]。又復有一三藏,名曰弟子,此是如來最後大眾集。爾時,維那行舍羅籌,白三藏上座言:『眾僧已集,有百千人,今為說波羅提木叉。』時,彼上座答言:『閻浮提如來弟子皆來集此,數有百千。如是眾中,我為上首,了達三藏,尚不學戒律,況復餘者而有所學。今當為誰而說戒律?』而說偈言:

「『今是十五日,  夜靜月清明,
  如是諸比丘,  今集聽說戒,
  一切閻浮提,  僧眾最後集,
  我是眾中上,  不學戒律法,
  況復餘僧眾,  而有所學習,
  何能牟尼法,  釋迦師子王,
  彼戒誰有持,  是人乃能說。』

「爾時,彼阿羅漢修羅他立上座前,合掌白上座言:『上座!但說波羅提木叉,如佛在世時,舍利弗目揵連等大比丘眾所學法,我今已悉學。如來雖滅度,於今已千歲,彼所制律儀,我悉已備足。』而說偈言:

 『上座聽我語,  我名修羅他,
  漏盡阿羅漢,  僧中師子吼。』

 「牟尼真弟子,  信佛諸鬼神,
  聞彼聖所說,  悲哀泣流淚。
  低頭念法滅,  從今去已後,
  無有說法者,  毘尼別解脫
  不復在於世,  法橋今已壞,
  法水不復流,  法海已枯竭。
  法山已崩頹,  法會從今絕,
  法幢不復見,  法足不復行。
  律儀戒永沒,  法燈不復照,
  法輪不復轉,  閉塞甘露門
  法師不在世,  善人說妙道,
  眾生不識善,  不異於野獸。

「爾時,佛母摩訶摩耶夫人天上來下,詣諸眾僧所,號咷啼泣:『嗚呼!苦哉!是我之子經歷阿僧祇劫,修諸苦行,不顧勞體,積德成佛,今者忽然消滅。』而說偈言:

「『我是佛親母,  我子積苦行,
  經歷無數劫,  究竟成真道。
  悲泣不自勝,  念法忽磨滅,
  嗚呼智慧人,  爾今何所在。
  持法捨諍訟,  從佛口所生,
  諸王無上尊,  真實佛弟子。
  頭陀修妙行,  宿止林藪間,
  如是真佛子,  今為何所在。
  今者於世間,  無有諸威德,
  曠野山林間,  諸神寂無言。
  施戒愍群生,  信戒自莊嚴,
  忍辱質直行,  觀察諸善惡。
  如是諸勝法,  今忽都已盡。』

實修比丘和說法比丘的弟子們殺害對方上座「爾時,彼上座弟子作是念言:『彼修羅他[*]比丘自言:「如來所制戒律,我悉備持。」』爾時,上座有弟子,名曰安伽陀,起不忍之心,極生忿恨。從座起,罵辱彼聖:『汝是下座比丘,愚癡無智,而毀辱我和尚。』即持利刀,殺彼聖人,而說偈言:

「『我名安伽陀,  失沙之弟子,
  利劍殺汝身,  自謂我有德。』

「爾時,有一鬼名曰大提木佉,作是念言:『世間唯有此一阿羅漢,而為惡比丘弟子所害。』執持金剛利杵,杵頭火然,以此打破彼頭,即便命終,而說偈言:

「『我是惡鬼神,  名大提木佉,
  以此金剛杵,  破汝頭七分。』

「爾時,阿羅漢弟子見彼弟子殺害其師,忿恨不忍,即殺三藏。爾時,諸天、世人悲哀啼泣:『嗚呼,苦哉!如來正法今便都盡。』尋即此大地六種震動,無量眾生號咷啼泣,極為愁惱:『嗚呼!今日正法不復現世。』作是語已,各各離散。

「爾時,拘睒彌國五百優婆塞聞已,往詣寺中,舉手拍頭,高聲大哭:『嗚呼!如來愍念世間,濟諸群生,無有巨細,誰當為我說法義?今者,人、天解脫不復可得,眾生今日猶在闇瞑,無有引導,長習諸惡,以此為歡,如諸野獸;不聞牟尼妙法,身壞命終,墮在三塗。譬如流星,世人從今已後,無復念慧、寂靜、三昧十力妙法。』

「爾時,拘睒彌王聞諸比丘殺真人阿羅漢及三藏法師,心生悲惱,惋慨而坐。爾時,諸邪見輩諍競打破塔廟,及害比丘,從是佛法索然頓滅。」

爾時,世尊語釋提桓因:「四大天王!諸天、世人於我滅度之後,法盡之相,如上所說。是故汝等,今者不可不以勤力加於精進,護持正法,久令在世。」

爾時,諸天、世人聞佛所說,各各悲顏,以手揮淚,頂禮佛足,各自退去。

[校勘]

「減」,大正藏原為「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減」。

大正藏在「彌」字之後有一「鞞」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比」,元、明二本作「毗」。

「後」,大正藏原為「彼」,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後」。

「呰」,大正藏原為「訾」,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呰」。

「嗚」,大正藏原為「鳴」,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嗚」。

「爾」,大正藏原為「今」,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爾」。

「他」,明本作「陀」。[*]

「舍」,大正藏原為「沙」,今依據前後文改作「舍」。

「僧眾」,大正藏原為「眾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僧眾」。

「他」,宋、元、明三本作「陀」。[*]

「語」,大正藏原為「說」,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語」。

「念」,大正藏原為「今」,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念」。

「有弟」,大正藏原為「弟有」,今依據前後文改作「有弟」。

「尚」,大正藏原為「上」,今依據明本改作「尚」。

「瞑」,宋、元、明三本作「暝」。

[註解]

優波掘多:比丘名,是阿難尊者弟子商那和修尊者的弟子,後來成為阿育王的國師。又譯為「優波崛多」。

隨順寂默:依從寂靜,指環境清幽,有利於修定。

起世俗心:使得世俗眾生能知佛心之所念。較低層次的眾生一般不知較高層次的眾生的心念,例如人通常不知天的心念、欲界天人通常不知色界天人的心念、天人通常不知佛無漏、出世的心念。但較高層次的眾生可以選擇降低其心念層次,讓較低層次的眾生可以得知,因此佛起世俗心時天人可知其心念。

天帝釋:欲界六天當中,忉利天(又稱三十三天)的天主。

四大天王:欲界六天當中,四天王天的四位天王,各守護一方的天下,包括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又譯為「四天王」。

無餘涅槃:完全斷絕煩惱、生死,指解脫者的去世。

十善:不犯殺生、偷盜、邪婬、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等十惡。

水雨不時:風雨不調;發生乾旱或是水災之類的天災。

蟲村鬼村:指山林草木。鬼類及畜牲依止於草木而生存,因此稱山林草木為「鬼神村」。

麁澁:即「粗澀」。

中國:文化的中心,指佛陀遊行教化的地區,印度恆河流域中的摩羯陀國(首都王舍城)、拘薩羅國(首都舍衛城)為中心的區域。

比陀經論:婆羅門教所傳的經典,又譯為「吠陀」、「闈陀經典」。

中陰眾生:介於死後與再生中間暫時狀態的眾生。

日月滿足:懷胎足月。

醫方:醫術。

聽:允許。

無常:在這裡特指過世。

五眾:五種出家的修行者:比丘、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

供具:供養給三寶的物品,例如衣被、飲食、臥具、湯藥等。

行施:布施。

信施:基於信心的布施;信徒的布施。

薩闍:為音譯,義譯是「誦」。

嚴飾:裝飾、打扮。

妙服:形式華麗布料貴重的衣服。

三菩提:為音譯,義譯為「正覺」,另譯作「三佛」,指真正的覺悟。

形類比丘,離沙門功德:只有外在的形相是比丘,而沒有一切比丘應有的戒德清淨梵行。

戒瓔珞:瓔珞是以玉編綴的飾品,此處比喻以戒莊嚴身體。

毀呰:毀謗;非議。

法沒有是相:佛法滅沒時有這樣的現象。

如是盡金剛:像這樣滅了如金剛般能破煩惱的佛法。

伏藏:埋於地裡的寶藏,常用來譬喻人心中的寶藏。

維那:寺院中掌管各種庶務和雜事的人。又譯為「知事」。

行舍羅籌:分發計算人數用的竹片(以方便統計接受供養的僧眾數目),又譯為「行籌」。「籌」是計算人數的用具,以竹片製成。

毘尼:為音譯,義譯作「律藏」,是佛所說戒律的結集。

別解脫:「戒律」的别名,音譯為「波羅提木叉」。

甘露門:用甘露(不死藥)譬喻佛所教授的解脫法門。

阿僧祇劫:極久遠的時間。其中「阿僧祇」是一極大的數字,「劫」是一極長的時間單位。

頭陀:捨棄對衣服、飲食、住處的貪著,以修鍊身心、去除塵垢煩惱的苦行法。

不忍:不能忍受。

失沙:「弟子」的音譯,這位三藏法師的名字是「弟子」。

三塗: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其中「塗」通「途」,即道路。

三昧:心定於一處(或一境)而不散亂。又譯為「三摩提」、「三摩地」,義譯為「等持」。

十力:只有佛才具足的十種智力。參見卷二十六第684經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本經記載佛陀將佛法同時付囑於人、天共同流傳。
  • 本經預示法滅時的歷史。法滅前有國王大布施供養比丘,許多比丘卻因貪著利養而墮落,於是佛法滅於比丘,優婆塞及諸天則是最後防線。
  • 「從今去已後,無有說法者,毘尼別解脫,不復在於世」,並非經典、戒本在就有經、律,而是沒有人說正法、行淨戒,因此正法、律消滅。
  • 參考《摩訶摩耶經》卷二對本經提到法滅事件的描述:「千五百歲,俱睒彌國有三藏比丘善說法要,徒眾五百;又一羅漢比丘善持戒行,徒眾五百。[……]即以利刀殺彼三藏。天龍八部莫不憂惱,惡魔波旬及外道眾踊躍歡喜,競破塔寺、殺害比丘。一切經藏皆悉流移至鳩尸那竭國,阿耨達龍王悉持入海,於是佛法而滅盡也。」(CBETA, T12, no. 383, p. 1013, c19-p. 1014, a3) 本經所說的「法滅」可能發生在佛滅後約一千年至一千五百年的印度,並不是指佛法全滅,而是指一個時期的終結。至於事件的詳情除了本經所載外已不可考,因為印度傳統上沒有編纂史書的習慣,現代對印度歷史的了解及考據,多為經由宗教典籍的描述以及中國僧人在西域的見聞所拼湊而成,《阿育王傳》也是學術界用以推估印度歷史的重要依據。
  • 諸行無常,佛教的發展也不例外。西元五世紀末起白匈奴(嚈噠)等國入侵北印度,毀壞塔寺、殺害眾僧,在七世紀玄奘法師西行時佛教已殘破不堪,玄奘法師曾遇到的戒日王統一中印度三十年,他是印度教徒但也重視佛法,因此佛教曾短暫恢復興盛,至八世紀印度教商羯羅破佛,印度的佛教終為印度教所取代。在其他國家而言,錫蘭佛教自七世紀起也曾多次被滅,西藏有西元 840~842 年的朗達瑪滅佛,中國有西元 842~845 年的會昌法難等佛教流傳的斷層。之後各國的正統佛教修法,都是由高僧大德們根據三藏經典研習佛法並實修出心得,而再次開展各法門,繼續佛法的流布,也可見深入經藏的重要性。

[導讀:阿育王傳半阿摩勒果因緣]

第641經的內容相當於《阿育王傳》〈半菴羅果因緣5〉,講述阿育王命終前的行誼,至其後代滅亡的歷史。

(六四一)[0180a06]

阿育王施半阿摩勒果因緣經

阿育王於如來法中得大敬信。時,王問諸比丘言:「誰於如來法中行大布施?」

諸比丘白王言:「給孤獨長者最行大施。」

王復問曰:「彼施幾許寶物?」

比丘答曰:「以億千金。」

王聞已。如是思惟:「彼長者尚能捨億千金,我今為王,何緣復以億千金施?當以億百千金施。」

時,王起八萬四千佛塔,於彼一一塔中復施百千金,復作五歲大會,會有三百千比丘,用三百億金供養於彼僧眾中。第一分是阿羅漢,第二分是學人,第三分是真實凡夫。除私庫藏,此閻浮提夫人、婇女、太子、大臣施與聖僧,四十億金還復贖取。如是計挍,用九十六億千金,乃至王得重病時,王自知命欲終盡。

時,有大臣名羅陀崛多。時,王宿命是施佛土時同伴小兒。時,彼大臣羅陀崛多見王重病,命垂欲盡,稽首以偈問曰

「顏貌常鮮澤,  百千婇女遶,
 譬如諸蓮華,  蜜蜂當聚集,
 今覩聖王顏,  無有諸鮮澤。」

王即以偈答:

「我今無所憂,  失財及王位,
 此身及餘親,  及諸種種寶,
 我今所愁者,  不復覩賢聖,
 四事以供養,  我今唯念此,
 顏色有變異,  心意無所寧。

「又復,我常所願,欲以滿億百千金作功德,今願不得滿足,便就後世時,計挍前後所施金銀珍寶,唯減四億未滿。」王即辦諸珍寶,送與鷄雀中。

法益之子,名三波提,為太子。諸臣等啟太子言:「大王將終不久,今以此珍寶送與寺舍中,今庫藏財寶已竭,諸王法以物為尊,太子今宜斷之,勿使大王用盡也。」時,太子即典藏者,勿復出與大王用之。

時,大王自知索諸物不復能得,所食金器送與寺中。時,太子令斷金器,給以銀器,王食已,復送與寺中。又斷銀器,給以銅器,王亦以此送與寺中。又斷銅器,給以瓦器。

時,大王手中有半阿摩勒果,悲淚告諸大臣:「今誰為地主?」

時,諸臣啟白大王:「王為地主。」

時,王即說偈答曰:

「汝等護我心,  何假虛妄語,
 我今坐王位,  不復得自在。
 阿摩勒半果,  今在於我手,
 此即是我有,  於是得自由。
 嗚呼尊富貴,  可厭可棄捨,
 先領閻浮提,  今一旦貧至。
 如恒河駛流,  一逝而不返
 富貴亦復然,  逝者不復還。」

又復,如佛偈所說:

「凡盛必有衰,  以衰為究竟,
 如來神口說,  真實無有異,
 先時所教令,  速疾無有礙
 今有所求索,  無復從我教,
 如風礙[*]於山,  如水礙[*]於岸,
 我今所教令,  於今已永絕,
 將從無量眾,  擊鼓吹貝螺,
 常作諸伎樂,  受諸五欲樂,
 婇女數百眾,  日夜自娛樂,
 今者都永盡,  如樹無花實,
 顏貌轉枯盡,  色力亦復然,
 如花轉萎悴,  我今亦復爾。」

時,阿育王呼侍者言:「汝今憶我恩養,汝持此半阿摩勒果送鷄雀寺中,作我意,禮拜諸比丘僧足,白言:『阿育王問訊諸大聖眾,我是阿育王,領此閻浮提,閻浮提是我所有,今者頓盡,無有財寶布施眾僧,於一切財而不得自在。今唯此半阿摩勒果,我得自由,此是最後布施檀波羅蜜,哀愍我故,納受此施,令我得供養僧福。』而說偈言:

「半阿摩勒果,  是我之所有,
 於我得自在,  今捨於大眾。
 緣心在於聖,  更無濟我者,
 憐愍於我故,  納受阿摩勒。
 為我食此施,  因是福無量,
 世世受妙樂,  用之無有盡。」

時,彼使者受王勅已,即持此半阿摩勒果,至鷄雀寺中,至上座前,五體著地作禮,長跪合掌,向上座而說偈曰:

「領於閻浮提,  一繖擊一鼓,
 遊行無所礙,  如日照於世,
 業行報已至,  在世不復久,
 無有王威德,  如日雲所翳,
 號曰阿育王,  稽首禮僧足,
 送此布施物,  謂半阿摩勒,
 願求來世福,  哀愍彼王故,
 聖眾愍彼故,  受是半果施。」

時,彼上座告諸大眾:「誰聞是語而不厭世間?我等聞是事,不可不生厭離,如佛經所說。見他衰事,應生厭離,若有識類眾生者,聞是事豈得不捨世間?」而說偈曰:

「人王世中最,  阿育孔雀姓,
 閻浮提自在,  阿摩勒為主,
 太子及諸臣,  共奪大王施,
 送半阿摩勒,  降伏財者,
 使彼生厭心,  愚夫不識施,
 因果受妙樂,  示送半摩勒。」

時,彼上座作是念言:「云何令此半阿摩勒,一切眾僧得其分食?」即教令研磨,著石榴羹中,行已,眾僧一切皆得周遍。

時,王復問傍臣曰:「誰是閻浮提王?」

臣啟王言:「大王是也。」

時,王從臥起而坐,顧望四方,合掌作禮,念諸佛德,心念口言:「我今復以此閻浮提施與三寶,隨意用之。」而說偈曰:

「今此閻浮提,  多有珍寶飾,
 施與良福田,  果報自然得,
 以此施功德,  不求天帝釋,
 梵王及人主,  世界諸妙樂,
 如是等果報,  我悉不用受,
 迴向成佛道以是施功德,  疾得成佛道,
 為世所尊仰,  成得一切智,
 世間作善友,  導師最第一。

時,王以此語盡書紙上,而封緘之,以齒印印之。作如是事畢,便即就盡

爾時,太子及諸臣、宮人、婇女、國界人民,興種種供養葬送,如王之法而闍維之。

爾時,諸臣欲立太子紹王位,中有一大臣,名曰阿[少/兔]陀,語諸臣曰:「不得立太子為王。所以者何?大王阿育在時,本誓願滿十萬億金作諸功德,唯減四億,不滿十萬,以是故,今捨閻浮提施與三寶,欲令滿足。今是大地屬於三寶,云何而立為王?」

時,諸臣聞已,即送四億諸金,送與寺中,即便立法益之子為王,名三波提。次復太子,名毘梨訶波低,為紹王位,毘梨訶波低太子,名曰毘梨訶西那,次紹王位。毘梨訶西那太子,名曰沸沙須摩,次紹王位。沸沙須摩太子,名曰沸沙蜜多羅,次紹王位。

時,沸沙蜜多羅問諸臣曰:「我當作何等事,令我名德久存於世?」

時,賢善諸臣信樂三寶者,啟王言:「阿育大王是王之前種姓,彼王在世,造立八萬四千如來塔,復興種種供養,此之名德,相傳至今。王欲求此名者,當造立八萬四千塔,及諸供養。」

王言:「大王阿育有大威德,能辦此事,我不能作,更思餘事。」

中有惡臣,不信向者,啟王言:「世間二種法傳世不滅,一者作善,二者作惡。大王阿育作諸善行,王今當行惡行,打壞八萬四千塔。」

時,王用侫臣語,即興四兵眾,往詣寺舍,壞諸塔寺。王先往鷄雀寺中,寺門前有石師子,即作師子吼。王聞之即大驚怖,非生獸之類,而能吼鳴,還入城中。如是再三,欲壞彼寺。

時,王呼諸比丘來,問諸比丘:「使我壞塔為善?壞僧房為善?」

比丘答曰:「二不應行。王其欲壞者,寧壞僧房,勿壞佛塔。」

時,王殺害比丘,及壞塔寺。如是漸漸至婆伽羅國,又復唱令:「若有人能得沙門釋子頭來者,賞之千金。」

爾時,彼國中有一阿羅漢,化作眾多比丘頭,與諸百姓,令送至於王所,令王庫藏財寶竭盡。時,彼王聞阿羅漢作如是事,倍復瞋恚,欲殺彼阿羅漢。

滅盡定三昧力能不受刀傷時,彼羅漢入滅盡正受,王作無量方便,殺彼聖人,終不能得。入滅盡三昧力故,不傷其體。如是漸進至佛塔門邊。

善人惡人各有神護彼所塔中,有一鬼神,止住其中,守護佛塔,名曰牙齒。彼鬼神作是念:「我是佛弟子,受持禁戒,不殺害眾生,我今不能殺害於王。」又復作念:「有一神名曰為蟲,行諸惡行,兇暴勇健,求索我女,我不與之;今者為護正法故,當嫁與彼,令其守護佛法。」即呼彼神語言:「我今嫁女與汝,然共立約誓,汝要當降伏此王,勿使興諸惡行,壞滅正法。」

時,王所有一大鬼神,名曰烏茶,威德具足,由彼神故不奈王何。時,牙齒神作方便,今日王威勢自然由此鬼神,我今誘誑共作親厚。如是與彼神作知識,極作知識已,即將此神至於南方大海中。

時彼蟲神排攩大山,推迮王上,及四兵眾,無不死盡。眾人唱言:「快哉!快哉!」是世人相傳,名為快哉。彼王終亡,孔雀苗裔於此永終,是故世間富樂不足為貪。阿育大王有智之人,覺世無常,身命難保,五家財物亦如幻化。覺了彼法,勤行精進,作諸功德,乃至臨終,係心三寶,念念不絕,無所悋惜,唯願盡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校勘]

「一一」,大正藏原為「諸」,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一一」。

「羅陀崛多」,巴利本作 Rādhagupta。

「曰」,大正藏原為「王」,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曰」。

「雞雀」,巴利本作 Kurkuṭa。

「三波提」,巴利本作 Sampadī。

「阿摩勒」,巴利本作 Amalaka。

「有」,大正藏原為「物」,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有」。

「河」,宋本作「何」。

「返」,宋、元、明三本作「反」。

「礙」,大正藏原為「閡」,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礙」。[*]

「波」,大正藏原為「婆」,今依據高麗藏改作「波」。

「擊」,大正藏原為「繫」,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擊」。

「恡」,大正藏原為「憍」,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恡」。

「尊」,宋、元、明三本作「遵」。

「少/兔」,大正藏原為「少/免」,今依據前後文改作「少/兔」。

「羅」,明本作「樓」。

「毘梨訶波低」,巴利本作 Vṛhaspati。

「毘梨訶西那」,巴利本作 Vṛhasena。

「沸沙須摩」,巴利本作 Puṣyadharman。(沸沙達摩)

「沸沙蜜多羅」,巴利本作 Puṣyamitra。

宋、元、明三本無「王」字。

「由」,大正藏原為「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由」。

大正藏無「故」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威」,宋、元、明三本作「滅」。

「推迮」,元、明二本作「磓笮」。

[註解]

"Phyllanthus officinalis" 由 L. Shyamal - 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hyllanthus_officinalis.jpg#mediaviewer/File:Phyllanthus_officinalis.jpg 的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2.5 條款授權

阿摩勒:是音譯,即「餘甘子」,蒴果呈核果狀,圓球形,直徑約1.5公分,可以生食,味酸、微澀苦而甘香,食用先苦後甘,口中尚餘甘味,可生津止渴,也可藥用。

學人:佛弟子中尚未證阿羅漢的聖者,還有法須修學,因此稱為「學人」或「有學」。

還復贖取:還付錢贖回(夫人、婇女、太子、大臣等阿育王施給僧團的眷屬)。

計挍:即「計較」。

就後世:即將往生。

法益之子,名三波提:阿育王兒子拘那羅(義譯為「法益」)的兒子,名叫三波提。他是阿育王的孫子。

檀波羅蜜:即「布施波羅蜜」,修行布施到彼岸,例如清淨布施、離相布施而能到涅槃的彼岸。其中「檀」是音譯,義譯作「布施」;「波羅蜜」是音譯,義譯作「到彼岸」,單譯為「度」。

厭離:捨棄。

恡:「吝」的異體字。

封緘:封信。

就盡:過世。

闍維:為音譯,即火葬。又譯為「荼毘」。

向者:剛才(賢善諸臣所說的話)。

侫臣:奸臣。

排攩大山,推迮王上:將山岳推倒,推壓到國王身上。「攩」同「擋」,「迮」讀音同「則」,逼迫的意思。

不足:不值得。

五家財富:隨時會換人擁有的財富。五家指王、賊、水、火、惡子,這五者都可能奪走財富,因此說財富是五家的。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是轉輪王,至死護持佛法。但是他的一位後裔則是大惡王,奸臣並跟他說要留名百世的話,可以「遺臭萬年」比較容易。因此太子登基後毀滅佛法、破佛塔寺,只為成為千古名人。實際上,後世只記載阿育王的後裔一敗塗地,在本經外這位惡王早被人遺忘。
  • 大惡王基於過去的福報而有大鬼神守護(或許也受到阿育王廣植福田的庇蔭),不易橫死,但守護的鬼神一旦疏忽,橫死的機率就會增加,終於被其它鬼神所害。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五

 
agama/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五.txt · 上一次變更: 2018/12/01 05:53
 
Recent changes RSS feed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Donate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 Driven by DokuWiki
© 1995-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TIME:0.12014198303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