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988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釋提桓因形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天身威力,光明遍照迦蘭陀竹園。

時,釋提桓因白佛言:「世尊!世尊曾於隔界山石窟中說言:『若有沙門、婆羅門無上愛盡解脫、心善解脫,彼邊際、究竟邊際、離垢邊際、梵行畢竟。』云何為比丘邊際、究竟邊際、離垢邊際、梵行畢竟?」

佛告天帝釋:「謂比丘若所有受覺,若苦、若樂、若不苦不樂,彼諸受集、受滅、受味、受患、受出如實知;如實知已,觀察彼受無常,觀生滅、觀離欲、觀滅盡、觀捨;如是觀察已,則邊際,究竟邊際、離垢邊際、梵行畢竟。拘尸迦!是名比丘於正法、律邊際、究竟邊際、離垢邊際、梵行畢竟。」

乃至天帝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釋提桓因」,巴利本作 Sakka devānaṃ Inda。

宋、元、明三本無「若」字。

「苦」,宋、元、明、聖四本作「苦若」。

[註解]

光明:天界眾生之身都會發光,越高的天光越亮。

畢竟:圓滿。

拘尸迦:天帝釋過去世身為人時姓「拘尸迦」,清淨布施而得到成為天主的果報。又譯為「憍尸迦」。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記載佛陀為天帝釋講解「愛盡解脫」之義,對應經典包括《增壹阿含經》卷十〈勸請品19〉第3經以及 南傳《中部尼柯耶》〈雙大品4〉第37經愛盡小經

同一個事件,在不同經文有時可看到不同角度的側寫。例如《雜阿含經》卷十九第505經提到,大目揵連尊者想知道天帝釋隨喜佛陀解說「愛盡解脫」的背景,就以神通上三十三天請問天帝釋。可惜,天帝釋已經忘記了。《增壹阿含經》卷十〈勸請品19〉第3經以及南傳《中部尼柯耶》〈雙大品4〉第37經愛盡小經的記載,則是將佛陀講解「愛盡解脫」以及大目揵連尊者請問天帝釋這兩段事件,合在同一經中記錄。

在這些經中,佛陀解說要能「愛盡解脫」,是在知道一切不執著後,如實覺知一切,也如實覺知所有的受,包含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觀察諸受無常,觀生滅、觀離欲、觀滅盡、觀捨,而得以解脫。從十二因緣的分析來看,即切斷了「受」支的執著,自然不生「愛」支,而得以「愛盡解脫」。

《雜阿含經》卷二十第552經則記載訶梨聚落主長者想多了解佛陀所說「愛盡解脫」的法義,而請教摩訶迦旃延尊者,摩訶迦旃延尊者則以六根、六境、六識相觸時不喜貪來解釋。這回答和佛陀所說的面向略為不同,應該是視發問者的情境而以最適合的角度切入,以讓發問者受益。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