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71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有身、有身集、有身滅、有身滅道跡。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有身?謂五受陰。云何為五?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是名有身。云何有身集?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染著,是名有身集。云何有身滅?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無餘斷、吐、盡、離欲、滅,是名有身滅。

「云何有身滅道跡?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有身滅道跡。是名當說有身、有身集、有身滅、有身滅道跡。」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餘如是說。差別者:「當知有身,當知斷有身集,當知證有身滅,當知修斷有身道跡。」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當說,有及當知,亦如是說。又復差別者:「比丘知有身,斷有身集,證有身滅,修斷有身道,是名比丘斷愛欲縛諸結等法,修無間等,究竟苦邊。」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究竟邊際,究竟離垢,究竟梵行純淨上士。」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阿羅漢盡諸有漏,所作已作,已捨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解脫。」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

又復差別者:「云何斷關?謂斷五下分結。云何度塹?謂度無明深塹。云何超越境界?謂究竟無始生死。云何脫諸防邏?謂有愛盡。云何建聖法幢?謂我慢盡。」

又復差別者:「是名比丘斷五枝成六枝守護一依四種棄捨諸諦離諸求淨諸覺身行息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純一立梵行,無上士。」

 其道有三種  實覺亦三種
 有身四種說  羅漢有六種

[校勘]

「枝」,元、明二本作「支」。[*]

[註解]

無間等:洞察。沒有任何間隔、差距地以智慧觀察。又譯作「現觀」。

邊際:盡頭。

梵行:清淨的修行。

純淨上士:完全清淨的上等人。

盡諸有漏:斷盡所有的煩惱。

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突破關口,渡過壕溝,超越疆界,脫離各巡邏者(的巡察範圍),建立聖法的旗幟。

有愛:對存在的渴愛。這裡的「有」即是十二因緣中的「有」支,指「生命的存在」。

斷五枝:斷除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

成六枝:成就對六根的守護;當六根對六境時,不喜不憂而安住於捨,有正念、正知。

守護一:以正念守護心。

依四種:依於四種事;《成實論》表示可解讀四種事為著糞掃衣、常行乞食、依樹下坐、服陳棄藥,也可解讀為熟思而遠離(惡象、惡馬等)、熟思而習近(衣服、飲食等)、熟思而除遣(散亂、疲勞等)、熟思而忍受(寒熱等)。相當的南傳經文解釋為後者。相當的《增壹阿含經》經文解釋作四如意足

棄捨諸諦:捨棄外道以為真實的各種邪見。

離諸求:遠離種種的希求、執著。

淨諸覺:沒有不善的意向;捨斷欲的意向(欲覺)、惡意的意向(恚覺)、加害的意向(害覺)。

身行息:身體的各種造作都止息,例如第四禪呼吸止息。也有解為身體輕安(平靜、輕鬆)。

純一:沒有雜質;沒有任何缺失。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文中約略提到的比喻:「斷關、度塹,超越境界,脫諸防邏,建聖法幢」,以及「斷五枝,成六枝,守護一,依四種,棄捨諸諦,離諸求,淨諸覺,身行息,心善解脫,慧善解脫,純一立梵行,無上士。」在卷十五第387經第388經的「讀經拾得」有較為詳細的比對。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