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138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摩訶迦葉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時,尊者摩訶迦葉晡時從禪覺,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尊者摩訶迦葉:「汝當為諸比丘說法教戒、教授。所以者何?我常為諸比丘說法教戒[*]、教授,汝亦應爾。」

尊者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今諸比丘難可教授,或有比丘不忍聞說。」

佛告摩訶迦葉:「汝何因緣作如是說?」

摩訶迦葉白佛言:「世尊!我見有兩比丘,一名槃稠,是阿難弟子;二名阿浮毘,是摩訶目揵連弟子。彼二人共諍多聞,各言:『汝來當共論議,誰所知多?誰所知勝?』」

時,尊者阿難住於佛後,以扇扇佛,語尊者摩訶迦葉言:「且止,尊者摩訶迦葉!且忍,尊者迦葉!此年少比丘少智、惡智。」

尊者摩訶迦葉語尊者阿難言:「汝且默然,莫令我於僧中問汝事。」

時,尊者阿難即默然住。

爾時,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至彼槃稠比丘、阿浮毘[*]比丘所,作是言:『大師語汝。』」時,彼比丘即受教,至槃稠[*]比丘、阿浮毘[*]比丘所,作是言:「大師語汝。」

時,槃稠[*]比丘、阿浮毘[*]比丘答言奉教,即俱往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

爾時,世尊告二比丘:「汝等二人,實共諍論,各言:『汝來試共論議,誰多誰勝』耶?」

二比丘白佛言:「實爾,世尊!」

佛告二比丘:「不應以經文作競諍的工具汝等持我所說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尼陀那、阿波陀那、伊帝目多伽、闍多伽、毘富羅、阿浮多達摩、優波提舍等法,而共諍論,各言:『汝來試[*]共論議,誰多誰勝』耶?」

二比丘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二比丘:「汝等不以我所說修多羅,乃至優波提舍,而自調伏,自止息,自求涅槃耶?」

二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二比丘:「汝知我所說修多羅,乃至優波提舍,汝愚癡人,應共諍論,誰多誰勝耶?」

時,二比丘前禮佛足,重白佛言:「悔過,世尊!悔過,善逝!我愚、我癡,不善、不辯,而共諍論。」

佛告二比丘:「汝實知罪悔過,愚癡、不善、不辯,而共諍論。今已自知罪,自見罪,知見悔過,於未來世律儀戒生。我今受汝,憐愍故,令汝善法增長,終不退減。所以者何?若有自知罪,自見罪,知見悔過,於未來世律儀戒生,終不退減[*]。」

時,二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戒」,大正藏原為「誡」,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戒」。[*]

「諸」,大正藏原為「世」,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諸」。

「槃稠」,巴利本作 Bhaṇḍa。

「阿浮毘」,宋、元、明三本作「阿毘浮」。[*]

「阿浮毘」,巴利本作 Abhijika。

「稠」,大正藏原為「禂」,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稠」。[*]

「試」,聖本作「誡」。[*]

「目」,聖本作「日」。

「摩」,聖本作「磨」。

「波」,聖本作「婆」。

大正藏無「汝」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減」,聖本作「咸」。[*]

「悔過」,宋、元、明、聖四本作「懺悔」。

[註解]

默然:沉靜無聲。

止息:停止;熄滅,相當的南傳經文常作「寧靜(passaddhi,古譯為「輕安」)與冷靜」。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不應以經文作競諍的工具

有兩位比丘諍論誰背經文比較厲害,吵了起來,想要一較高下。

大迦葉尊者看不下去,而反映給佛陀。佛陀於是找來這兩位比丘,問他們是否有拿經文想要一較高下?兩位比丘承認了。

佛陀接著問他們在諍論時,是在受持十二部經當中所說的教誨嗎?也就是說十二部經有教過他們該諍論誰背經文比較厲害嗎?

當然沒有。

佛陀所說的法都是為了讓人「自調伏,自止息,自求涅槃」的,而不是讓人比勝負的。

佛弟子在引用經文而議論佛法時,也要思考:是否放下自我,以經文來修正自己、而不是為自己臉上貼金?是否如實客觀地引用經文、而不是斷章取義?是否以經、律為師,而自調伏、自止息、自求涅槃?

除了本經的對應經典外,其他經典中也常這麼強調,例如《增壹阿含經》卷四十八〈禮三寶品50〉:「若有愚人習於法行,所謂契經、祇夜、偈、授決、因緣、本末、譬喻、生、方等、未曾有、說、廣普;雖誦斯法,不解其義;以不觀察其義,亦不順從其法,所應順法終不從其行。所以誦斯法者,從欲與人共競諍,意計勝負,亦不自為己有所濟及,彼誦法已,則犯制限。猶如有人出彼村落欲求惡蛇,彼若見極大之蛇,到已,以左手摩抆其尾,然彼蛇迴頭螫蜇其手,由此緣報,便致命終,此亦如是,若有愚人翫習其法,十二部經靡不斟酌,亦不觀察其義。所以然者,由不究竟正法義故。」(CBETA, T02, no. 125, p. 813, a15-27)

  • 大迦葉尊者為何要阿難別說了?

本經中大迦葉尊者將問題反映給佛陀時,阿難尊者要大迦葉尊者不要理他們,但大迦葉尊者卻要阿難尊者別說了。

為什麼?

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尊者迦葉語阿難言:「爾止!阿難!汝莫僧中作偏黨語。」相當的《增壹阿含經》經文及南傳經文則沒有此句。

若根據《雜阿含經》及《別譯雜阿含經》的經文,或許阿難尊者心腸較軟,因此大迦葉尊者不希望他為弟子開脫,而是由佛陀制止不當的行為,回歸律制,也可作為後世佛弟子的前車之鑒。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