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58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東園鹿母講堂

爾時,世尊於晡時從禪覺,於諸比丘前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有五受陰。云何為五?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

時,有一比丘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此五受陰,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耶?」

佛告比丘:「還座而問,當為汝說。」

時,彼比丘為佛作禮,還復本座[*],白佛言:「世尊!此五受陰,以何為根?以何集?以何生?以何觸?」

佛告比丘:「此五受陰,欲為根,欲集、欲生、欲觸。」

時,彼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隨喜,而白佛言:「世尊為說五陰即受,善哉所說,今當更問。世尊!陰即受,為五陰異受耶?」

佛告比丘:「非五陰即受,亦非五陰異受;能於彼有欲貪者,是五受陰

比丘白佛:「善哉,世尊!歡喜隨喜,今復更問。世尊!有二陰相關耶?」

佛告比丘:「如是,如是。猶若有一人如是思惟:『我於未來得如是色、如是受、如是想、如是行、如是識。』是名比丘陰陰相關也。」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歡喜隨喜。」

更有所問:「世尊!云何名陰?」佛告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總說陰,是名為陰。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如是,比丘!是名為陰。」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歡喜隨喜。」

更有所問:「世尊!何因何緣名為色陰?何因何緣名受、想、行、識陰?」

佛告比丘:「四大因、四大緣,是名色陰。所以者何?諸所有色陰,彼一切悉皆四大,緣四大造故。觸因、觸緣,生受、想、行,是故名受、想、行陰。所以者何?若所有受、想、行,彼一切觸緣故。名色因、名色緣,是故名為識陰。所以者何?若所有識,彼一切名色緣故。」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歡喜隨喜。」

更有所問:「云何色味?云何色患?云何色離?云何受、想、行、識味?云何識患?云何識離?」

佛告比丘:「緣色生喜樂,是名色味;若色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色患;若於色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色離。若緣受、想、行、識生喜樂,是名識味;受、想、行、識,無常、苦、變易法,是名識患;於受、想、行、識,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識離。」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歡喜隨喜。」

更有所問:「世尊!云何生我慢?」

佛告比丘:「愚癡無聞凡夫於色見我、異我、相在,於受、想、行、識見我、異我、相在,於此生我慢。」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歡喜隨喜。」

更有所問:「世尊!云何得無我慢?」

佛告比丘:「多聞聖弟子不於色見我、異我、相在,不於受、想、行、識,見我、異我、相在。」

比丘白佛:「善哉所說,更有所問,何所知、何所見,盡得漏盡?」

佛告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如是知,如是見,疾得漏盡。」

爾時,會中復有異比丘鈍根無知,在無明㲉起惡邪見,而作是念:「若無我者,作無我業,於未來世,誰當受報?」爾時,世尊知彼比丘心之所念,告諸比丘:「於此眾中,若有愚癡人,無智無明,而作是念:『若色無我,受、想、行、識無我,作無我業,誰當受報?』如是所疑,先以解釋彼。云何比丘,色為常耶?為非常耶?」

答言:「無常,世尊!」

「若無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世尊!」

「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於中寧見是我、異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比丘!若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是見者,是為正見;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便修厭,厭已離欲,離欲已解脫,解脫知見:『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說此經時,眾多比丘不起諸漏,心得解脫。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陰、根、陰即受  二陰共相關
 名字、因、二味  我慢、疾漏盡

[校勘]

「東園鹿母講堂」,巴利本作 Pubbārāma Migāramātupāsāda。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座」。

「座」,大正藏原為「坐」,今依據前文改作「座」。[*]

大正藏無「無」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宋本無「色」字。

[註解]

東園鹿母講堂:佛陀的道場之一,是由鹿母出資設立的大講堂,在舍衛城。

晡時:黃昏時分,約下午三點至五點多。

從禪覺:禪坐完畢。

尼師壇相片,取自 http://www.foyuan.cn/goods-2548-A%25CB%25AB%25B2%25E3%25CE%25D4%25BE%25DF-%25CC%25A8%25CD%25E5%25C2%25E9%25C9%25B4-%25CC%25A8%25CD%25E5%25B0%25C5%25C0%25E8.html

敷座:鋪設座位。

世尊為說五陰即受,善哉所說,今當更問。世尊,陰即受,為五陰異受耶:佛陀說的(我理解為)五陰就是執著,說得真好。現在我還要再確認:請問佛,五陰就是執著嗎?還是五陰之外有執著?(這位比丘聽佛陀說五受陰是欲根、欲集、欲生、欲觸,因此以為五陰即受、五陰就是五受陰。但隨之又沒把握,所以才再問,真的是五陰即受?還是五陰異受?)

非五陰即受,亦非五陰異受,能於彼有欲貪者,是五受陰:五陰並不就是執著,也不是五陰之外有執著,而是哪裡有欲貪,哪裡就有五受陰(執著的五陰)。

二陰相關:二個陰是相關連的,例如前一生的五陰與後一生的五陰相關;某人對五陰有欲貪,而希望未來會有什麼樣的五陰,就會有相續的五陰。

疾得漏盡:快速的滅盡煩惱,得到解脫。

鈍根:愚鈍的根器;悟性低。

在無明㲉起惡邪見:由於無明而生出不合乎正法的外道見解。「㲉」是「卵」,譬喻無明如同卵一般,能生出邪見。

若無我者,作無我業,於未來世,誰當受報:如果沒有「我」,那麼造作都沒有我的業,如此一來,在未來世又是誰來承受業報呢?

陰、根、陰即受,二陰共相關,名字、因、二味,我慢、疾漏盡:此攝頌即此經的十個問題:(1)陰(2)根(3)陰即受(4)陰陰相關(5)名字(6) 因(7)味患離(8)我慢(9)無我慢(10)疾漏盡。原經文的「二味,我慢」疑為「味,二我慢」的訛誤。攝頌一般為十經一頌,這裡為整理一經的十個問題,較少見,可稱為內攝頌。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的「非五陰即受,亦非五陰異受,能於彼有欲貪者,是五受陰」一段,在《中阿含經》中也有一則內涵相似的問答,本經中的「受陰」在《中阿含經》中譯為「盛陰」:

《中阿含經》卷五十八〈晡利多品3〉第210經:「復問曰:「賢聖!陰說陰,盛陰說盛陰,陰即是盛陰,盛陰即是陰耶?為陰異、盛陰異耶?」

法樂比丘尼答曰:「或陰即是盛陰,或陰非盛陰。云何陰即是盛陰?若色有漏有受,覺、想、行、識有漏有受,是謂陰即是盛陰。云何陰非盛陰?色無漏無受,覺、想、行、識無漏無受,是謂陰非盛陰。」」(CBETA, T01, no. 26, p. 788, b17-23)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二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