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471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諸受如風譬如空中狂風卒起,從四方來,有塵土風、無塵土風、毘濕波風鞞嵐婆風薄風厚風,乃至風輪起風。身中受風亦復如是,種種受起——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樂身受、苦身受、不苦不樂身受,樂心受、苦心受、不苦不樂心受;樂食受苦食受、不苦不樂食受,樂無食苦無食、不苦不樂無食受;樂貪受苦貪受、不苦不樂貪受,樂出要受苦出要受、不樂不苦出要受。」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譬如虛空中,  種種狂風起,
 東西南北風,  四維亦如是。
 有塵及無塵,  乃至風輪起,
 如是此身中,  諸受起亦然。
 若樂若苦受,  及不苦不樂,
 有食與無食,  貪著不貪著。
 比丘勤方便,  正智不傾動,
 於此一切受,  黠慧能了知。
 了知諸受故,  現法盡諸漏,
 身死不墮數,  永處般涅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毘濕波風:工巧的風,能雕琢萬物。

鞞嵐婆風:迅速猛烈的風。又譯為「旋風」。

薄風:小風。

厚風:大風。

風輪:大地四輪之一,世界成立於空輪(虛空)之上,空輪之上有風輪(移動性),其上有水輪、金輪,合稱四輪。

樂食受:世俗的樂的感受。這裡「食」指世俗的、肉體的。

苦食受:世俗的苦的感受。

樂無食:非世俗的樂的感受。「無食」指非世俗的、精神的。

苦無食:非世俗的苦的感受。

樂貪受:依貪著而起的樂的感受。

苦貪受:依貪著而起的苦的感受。

樂出要受:依出離而起的樂的感受。

苦出要受:依出離而起的苦的感受。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諸受如風

各種感受有如各種風,來無影、去無蹤,也是無常,因此無須執著於感受,就好像不會想要緊握住風一樣。

  • 本經中對於受的分類舉例於下表:
類別 樂受 苦受 不苦不樂受
身的 細滑的感受 刺痛的感受 接觸而沒特別感受
心的 欣喜的感受 憂傷的感受 捨的感受
食的 感到好吃;感到好聽 感到難吃;感到刺耳 吃飽而感到不想多吃了
無食的 發現相對論的快樂 解不開數學難題的苦悶 打坐的捨受
貪的 貪吃而感到好吃 貪吃而吃不到好吃的苦 貪吃但吃飽感到不想多吃了
出要的 持戒修定而輕安喜樂 持八關齋戒而不能看電影的苦受 解脫的捨受


進階的例子可見本卷第483經。

  • 本經中食、無食的對比大約是欲界、非欲界的差別,貪、出要的對比大約是執著與出離的差別。舉例來說,色界、無色界的眾生已超出五欲因此他們的受是無食的,但色界、無色界眾生仍會依貪著而起受。
  • 有同學提問:「為什麼有苦出要受?出離不是能離苦嗎?」

本經中對於受有不同的分類法,其中一種是將受區分為因貪而起的、或是因出離而起的。舉例來說:為了出離,練習打坐因而感到腿痛,也算是一種因出離而起的苦受。縱然因出離也會有苦受,但也如風一般,無需執著。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