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982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娑枳國安闍那林中。

爾時,世尊告尊者舍利弗:「我能於法略說、廣說,但知者難。」

尊者舍利弗白佛言:「唯願世尊略說、廣說、法說,於法實有解知者。」

佛告舍利弗:「若有眾生於自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我我所我慢繫著使,乃至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者;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我慢使繫著,故我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

「舍利弗!彼比丘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及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

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彼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

「舍利弗!若復比丘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有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彼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

「舍利弗!若復比丘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彼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於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無我、我所見、我慢繫著使,彼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舍利弗!是名比丘斷愛縛結、慢無間等,究竟苦邊。

「舍利弗!我於此有餘說,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

「世間數差別,  安所遇不動
 寂靜離諸塵,  拔根本無明
 已度三有海,  無復老死患。」

佛說是經已,尊者舍利弗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從坐起,作禮而去。

[校勘]

「心解脫」,巴利本作 Cetovimutti。

「慧解脫」,巴利本作 Paññāvimutti。

聖本無「見」字。

「彼」,宋、元、明、聖四本作「及」。

「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巴利本作 Pārāyane Puṇṇakapañhe。

「本無明」,大正藏原為「無悕望」,今依據聖本改作「本無明」。

[註解]

廣說:詳細說明。

法說:佛法的原理。例如如實知見的緣起法。

無我:又作非身、非我;即沒有永遠不變、獨立自存、具有支配能力,為靈魂或本體之實有者。

我所:我所擁有的。

我慢:自我中心、傲慢;因為認為五陰有我而有的傲慢。

繫著:心繫於事物而執著。

使:煩惱。煩惱能驅使人,因此又稱「使」。

現法自知作證具足住者:

於此識身……具足住:比對本經的對應經典,重複的這幾句可能是誤抄重複的冗文。 ??(待未來仔細確認。)

慢無間等:(洞察而)完全地破除我慢。這邊的「無間等」是止滅的意思。

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經名,「波羅延」是音譯,義譯為「到彼岸」,是十六位婆羅門學徒與佛陀的問答集。「富鄰尼迦」是十六位婆羅門學徒中第三位發問的。此經相當於南傳《小部尼柯耶.經集》〈彼岸道品5〉第4經,此事件也記錄於《賢愚經》卷十二〈波婆離品50〉。

安所遇不動:心得止息故能隨遇而安,不起煩惱。

三有:欲有、色有、無色有,即三界。「有」是存在的意思。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