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715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五蓋、七覺分,有、無食,我今當說。諦聽,善思,當為汝說。譬如身依食而立,非不食。如是五蓋依於食而立,非不食五蓋的滋養物貪欲蓋以何為食?謂觸相,於彼不正思惟 ,未起貪欲令起,已起貪欲能令增廣,是名欲愛蓋之食。

何等為瞋恚蓋食?謂障礙相,於彼不正思惟,未起瞋恚蓋令起,已起瞋恚蓋能令增廣,是名瞋恚蓋食。

何等為睡眠蓋食?有五法。何等為五?微弱不樂欠呿多食、懈怠,於彼不正思惟,未起睡眠蓋令起,已起睡眠蓋能令增廣,是名睡眠蓋食。

何等為掉悔蓋食?有四法。何等為四?謂親屬覺人眾覺天覺本所經娛樂自憶念、他人令憶念而生覺,於彼起不正思惟,未起掉悔令起,已起掉悔令其增廣,是名掉悔蓋食。

何等為疑蓋食?有三世。何等為三?謂過去世、未來世、現在世。於過去世猶豫、未來世猶豫、現在世猶豫,於彼起不正思惟,未起疑蓋令起,已起疑蓋能令增廣,是名疑蓋食。

「譬如身依於食而得長養,非不食。如是七覺分依食而住,依食長養,非不食。

七覺支如何不滋養何等為念覺分不食?謂四念處不思惟,未起念覺分不起,已起念覺分令退,是名念覺分不食。

「何等為擇法覺分不食?謂於善法撰擇,於不善法撰擇,於彼不思惟,未起擇法覺分令不起,已起擇法覺分令退,是名擇法覺分不食

「何等為精進覺分不食?謂四正斷,於彼不思惟,未起精進覺分令不起,已起精進覺分令退,是名精進覺分不食。

「何等為喜覺分不食?有喜,有喜處法,於彼不思惟,未起喜覺分不起,已起喜覺分令退,是名喜覺分不食。

「何等為猗覺分不食?有身猗[*]息及心猗息,於彼不思惟,未生猗覺分不起,已生猗覺分令退,是名猗覺分不食。

「何等為定覺分不食?有四禪,於彼不思惟,未起定覺分不起,已起定覺分令退,是名定覺分不食。

「何等為捨覺分不食?有三界,謂斷界、無欲界、滅界,於彼不思惟,未起捨覺分不起,已起捨覺分令退,是名捨覺分不食。

五蓋如何不滋養何等為貪欲蓋不食?謂不淨觀,於彼思惟,未起貪欲蓋不起,已起貪欲蓋令斷,是名貪欲蓋不食。

何等為瞋恚蓋不食?彼慈心思惟,未生瞋恚蓋不起,已生瞋恚蓋令滅,是名瞋恚蓋不食。

何等為睡眠蓋不食?彼明照思惟,未生睡眠蓋不起,已生睡眠蓋令滅,是名睡眠蓋不食。

何等為掉悔蓋不食?彼寂止思惟,未生掉悔蓋不起,已生掉悔蓋令滅,是名掉悔蓋不食。

何等為疑蓋不食?彼緣起法思惟,未生疑蓋不起,已生疑蓋令滅,是名疑蓋不食。譬如身依食而住、依食而立;如是七覺分依食而住、依食而立。

七覺支的滋養物何等為念覺分食?謂四念處思惟已,未生念覺分令起,已生念覺分轉生令增廣,是名念覺分食。

何等為擇法覺分食?有擇善法,有擇不善法,彼思惟已,未生擇法覺分令起,已生擇法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擇法覺分食。

何等為精進覺分食?彼四正斷思惟,未生精進覺分令起,已生精進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精進覺分食。

何等為喜覺分食?有喜,有喜處,彼思惟,未生喜覺分令起,已生喜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喜覺分食。

何等為猗覺分食,有身猗息、心猗息思惟,未生猗覺分令起,已生猗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猗覺分食。

何等為定覺分食?謂有四禪思惟,未生定覺分令生起,已生定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定覺分食。

何等為捨覺分食?有三界。何等為三?謂斷界、無欲界、滅界,彼思惟,未生捨覺分令起,已生捨覺分重生令增廣,是名捨覺分食。」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樂」,宋、元、明、聖四本作「未」。

「何等為」,宋、元、明三本作「云何」。

宋、元、明三本無「謂」字。

「非不食。如是七覺分依食而住,依食長養,非不食。何等為念覺分不食?謂四念處不思惟,未起念覺分不起,已起念覺分令退,是名念覺分不食。何等為擇法覺分不食?謂於善法撰擇,於不善」,聖本作「非食。何等為食覺分不食?謂四食處不思惟,未起食覺分不起,已起食能覺令退,是名食覺分不食。於蓋法撰擇,於不蓋」。

「食」,聖本作「退」。

「猗」,聖本作「倚」。[*]

「貪欲」,宋本作「五」。

「蓋」,宋、元、明三本作「蓋令」。

「止」,聖本作「正」。

聖本無「何等為定覺分食謂有四禪」十一字。

大正藏無「為」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食:這裡是以「食物」比喻(五蓋、七覺支的)滋養物。

五蓋依於食而立,非不食:五蓋依於滋養物而存在,並非沒有滋養物(而存在)。

觸相:感官、外境、識,三者接觸而感受到的相,例如眼睛看外境而見到的影像。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淨相」,指令人喜愛的影像。

正思惟:正確地思惟;如理地思惟。

障礙相:阻礙的相;違逆、不順心的境界。

微弱:萎靡不振。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心的退縮」。

不樂:沒有興趣。

欠呿:打呵欠。「呿」指張口,讀音同「區」。

多食:吃太多。

親屬覺:思念親屬。「覺」在這裡指念頭,也是「有覺有觀(有尋有伺)」的「覺(尋)」,是投向的注意力。禪定時心投向專注的目標,日常生活裡心則投向各種不同的目標。又譯為「親里覺」。

人眾覺:思念民眾、國事。又譯為「國土人民覺」。

天覺:思念升天。又譯為「生天覺」、「不死覺」。

本所經娛樂覺:思念過去愉快的事。

自憶念、他人令憶念而生覺:(前面這四種覺是)自己思念或他人引發的思念。

猶豫:懷疑;不確定。

喜處法:造成喜心的所在、方法。例如因為精進修行離於世俗的心念而心生歡喜。

斷界、無欲界、滅界:三個層次的解脫境界,其中「斷界」指斷身見、戒禁取見、疑結等煩惱的境界,「無欲界」指斷除愛欲的境界,「滅界」指所有由因緣而生的事物滅盡的境界,參見卷十七第464經。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捨覺支處之法」,即造成捨覺支的所在、方法。

不淨觀:觀察身體是由皮膚、不同的血肉器官、乃至骨頭組成的,而得知美麗的外表只是幻象,其實是不淨的。不淨觀可以對治貪欲。

慈心:願給眾生安樂的心。

明照:能令人歡喜的光明、清淨相(例如光明想、念佛的功德等),參見卷二十四第615經。

寂止:寂靜安定。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取食物能滋養身體的比喻,來分析五蓋、七覺支分別由什麼滋養,而可從這些原因下手以調伏五蓋、培育七覺支。表格整理如下:

五蓋 以何不正思惟為食(生活中的例子) 於何思惟為不食
貪欲蓋 觸相(眼見美色) 不淨觀
瞋恚蓋 障礙相(意見衝突) 慈心
睡眠蓋 微弱(萎靡不振)、不樂(沒興趣)、欠呿(打呵欠後沒試著振作)、多食(吃太多)、懈怠(懶散) 明照
掉悔蓋 親屬覺(想家人)、人眾覺(想國事)、天覺(想有好報能升天)、本所經娛樂覺(回憶快樂往事) 寂止
疑蓋 過去世猶豫(過去造了什麼孽?)、未來世猶豫(未來是否能有錢?)、現在世猶豫(打坐有用嗎?) 緣起法


這些都在「不正思惟」的前提下,才會滋養五蓋,例如眼見美色不一定就會滋養貪欲蓋,而是眼見美色後「不正思惟」,才滋養貪欲蓋。

七覺支 以何思惟為食 於何思惟為不食
念覺支 四念處 四念處
擇法覺支 擇善法、擇不善法 擇善法、擇不善法
精進覺支 四正斷 四正斷
喜覺支 喜、喜處 喜、喜處
猗覺支 身猗息、心猗息 身猗息、心猗息
定覺支 四禪 四禪
捨覺支 斷界、無欲界、滅界 斷界、無欲界、滅界


相當的南傳經文解說略有不同,如下表所示:

五蓋 以何不如理作意為食 於何如理作意為離食
貪欲蓋 淨相 不淨相
瞋恚蓋 嫌惡相 慈心解脫
昏沉睡眠蓋 不樂、倦怠、打哈欠、餐後的睡意、心的退縮 發勤界、精勤界、努力界
掉悔蓋 心的不平息 心的平息
疑蓋 疑惑處之法 善、不善法,有罪過、無罪過法,下劣、勝妙法,黑白有對比法


七覺支 以何如理作意為食 於何不如理作意為離食
念覺支 念覺支處之法 念覺支處之法
擇法覺支 善、不善法,有罪過、無罪過法,下劣、勝妙法,黑白有對比法 善、不善法,有罪過、無罪過法,下劣、勝妙法,黑白有對比法
精進覺支 發勤界、精勤界、努力界 發勤界、精勤界、努力界
喜覺支 喜覺支處之法 喜覺支處之法
猗覺支 身體的寧靜、心的寧靜 身體的寧靜、心的寧靜
定覺支 止相、不混亂相 止相、不混亂相
捨覺支 平靜覺支處之法 平靜覺支處之法


南傳巴利義注中參考此經的南傳經文(南傳《相應部尼柯耶》〈覺支相應46〉第51經食經) 高達23次,總計1208個連結、連到652段文字,可見此經被後世所引用的頻繁程度以及其實用性。

在實修上來說,初學者打坐通常都會被五蓋困擾,仔細思考本經的內容,即可找到對治的方法。由於每個人各五蓋的輕重程度不一,因此一定要自己根據自己的情況反省、分析,而能突破自己修行的瓶頸,進而生起七覺支,更上一層樓。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