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53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遊行,於薩羅聚落村北申恕林中住。

爾時,聚落主大姓婆羅門沙門釋種子,於釋迦大姓,剃除鬚髮,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學道,成無上等正覺,於此拘薩羅國人間遊行,到羅聚落村北申恕林中住。又彼沙門瞿曇如是色貌名稱,真實功德,天、人讚歎,聞于八方,為如來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世尊。於諸世間、諸天、、沙門、婆羅門中,大智能自證知:「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為世說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演說妙法。善哉應見!善哉應往!善應敬事!作是念已,即便嚴駕多將翼從,執持金瓶、杖枝、傘蓋,往詣佛所,恭敬奉事。到於林口,下車步進,至世尊所,問訊安不,却坐一面,白世尊曰:「沙門瞿曇!何論何說?」

佛告婆羅門:「我論因、說因。」

又白佛言:「云何論因?云何說因?」

世間因緣集滅佛告婆羅門:「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有因有緣滅世間,有因有緣世間滅。

婆羅門白佛言:「世尊!云何為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

佛告婆羅門:「愚癡無聞凡夫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不如實知。不如實知故,愛樂於色,讚歎於色,染著心住;彼於色愛樂故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惱、苦,是則大苦聚集。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婆羅門,是名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

婆羅門白佛言:「云何為有因有緣滅世間,有因有緣世間滅?」

佛告婆羅門:「多聞聖弟子於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離如實知。如實知已,於彼色不愛樂、不讚歎、不染著、不留住。不愛樂、不留住故,色愛則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惱、苦滅。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婆羅門!是名有因有緣滅世間,是名有因有緣世間滅。婆羅門!是名論因,是名說因。」

婆羅門白佛言:「瞿曇!如是論因,如是說因。世間多事,今請辭還。」

佛告婆羅門:「宜知是時。」

佛說此經已,諸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足而去。

[校勘]

「到」,宋、元、明三本作「到此」。

「薩」,大正藏原為「婆」,宋本則為「娑」,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薩」。

「杖枝」,宋、元、明三本作「金杖」。

「不」,宋、元、明三本作「否」。

宋、元、明三本無「如實」二字。

[註解]

拘薩羅: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北部,其首都為舍衛城,佛陀晚年常在此國。另譯為「憍薩羅」。

人間遊行:遊歷各個地方,隨緣度化。也稱作「遊行人間」、「遊行」、「行腳」。

薩羅聚落:名為薩羅的村落。「聚落」即村落、部落。

印度黃檀

申恕:印度黃檀,為豆科黃檀屬的落葉大喬木,原產於印度。又譯為「身恕」、「尸舍婆」、「尸攝惒」。

聚落主:村長。

大姓:世家大族。

婆羅門: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祭司階級。

沙門:出家的修行人。古代印度原泛指傳統婆羅門教以外的出家修行者,在佛教中指修行人。

釋種:姓釋迦的一族。

釋迦:釋迦牟尼佛的族姓,古印度剎帝利種的望族,義譯為「能仁」。

袈裟:出家人所穿的衣服,須經染色,以別於在家人所穿的白衣。又作「染色衣」。

正信非家,出家學道:基於正信從家出離,出家修行。

瞿曇:佛陀俗家古代的族姓,後分族稱釋迦氏。又譯為「喬達摩」。佛弟子稱佛陀為「世尊」,而外道則以佛陀的俗家古姓「瞿曇」或「沙門瞿曇」來稱呼他。

如來:依於真理而來成佛,即指佛陀。「如來」是古印度對覺者十種常見的稱號(如來十號)之一,如來十號是: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古來對於如何斷句為如來十號,有不同的看法。一個合理的看法為,「世尊」是佛弟子對佛陀的尊稱、對佛德性的總稱,因此算十號之外的總稱。)

應:應受人、天的供養。另譯作「應供」,音譯「阿羅漢」。

等正覺:完全契於真理、遍於一切的覺悟。另譯作「正遍知」。

明行足:智慧(宿命明、天眼明、漏盡明等三明)與行為(戒、定等)皆圓滿具足。

善逝:徹底地到達彼岸,不再退沒於生死之海。

世間解:瞭解世間一切的事理。

無上士:至高無上的人。

調御丈夫:能調御一切可以度的人,讓他們修行。「丈夫」指勇健修行的人。

天人師:天與人的導師。

佛:覺者;自覺覺他的人。又譯為佛陀。

世尊:世間所尊重的覺者。梵文原文音譯為「婆伽梵」、「婆伽婆」,是佛陀德性的總稱,一字多義,經中常單譯為「世尊」、舊譯「眾祐」。

初、中、後善:開頭、中間、結尾都是善的。

善義、善味:意義正確,文句正確。

純一滿淨:完全清淨。

嚴駕:整備車馬。

多將翼從:帶許多隨從。「將」是「帶領」的意思。

有因有緣集世間,有因有緣世間集:這兩句話有二種解法。第一種解法為「有因緣條件集起了世間,有因緣條件使得世間已集起成立」,第一個「集」作動詞,第二個「集」作形容詞。第二種解法為這兩句話是同義、換句話說,解為「有因緣條件集起了世間」,兩個「集」都是動詞。

世間多事,今請辭還:我在世俗中還有許多事要處理,現在便請辭先回去了。

宜知是時:現在是適當的時候(回去)了。

[讀經拾得]

在十二因緣中,本經舉例的為其中的第八支至十二支:
愛 → 取 → 有 → 生 → 老病死憂悲惱苦

也就是說,貪「愛」,而執「取」,執取而「有」了善惡業,而產「生」後續的身心變化。以下舉幾個例子:

  • 花瓶打破了

家中一個精美的花瓶打破了!由於對這個花瓶的喜「愛」,執「取」(我語取)認為這花瓶是「我所有」的卻毀壞了,因為「有」這業力而產「生」憂悲惱苦的感覺。

如果有智慧,就知道花瓶是身外之物,設法解決問題,而不會心痛。

  • 執著於美味

對於喜愛美味的人而言,由於對美味貪「愛」,因此執「取」(欲取)想要保留或持續美味,由於執著在美味上,就「有」了必須要美食的纏縛,產「生」的心已變成美味的奴隸,擔憂沒有美味、吃到難吃的食物則會苦惱。

每天的生活中都充斥了十二因緣,這些因緣也造就了人的一生,以及無盡的輪迴。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