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284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六天女對彈琴人自說升生天的因緣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拘薩羅國有彈琴人,名曰麁牛,於拘薩羅國人間遊行,止息野中。時,有六廣大天宮天女,來至拘薩羅麁牛彈琴人所,語麁牛彈琴人言:『阿舅!阿舅!為我彈琴,我當歌舞。』麁牛彈琴者言:『如是,姊妹!我當為汝彈琴,汝當語我汝是何人?何由生此?』天女答言:『阿舅!且彈琴,我當歌舞,於歌頌中,自說所以生此因緣。』彼拘薩羅國麁牛彈琴人即便彈琴,彼六天女即便歌舞。

「第一天女說偈歌言:

「『若男子女人,  勝妙衣惠施,
  施衣因緣故,  所生得殊勝。
  施所愛念物,  生天隨所欲,
  見我居宮殿,  乘虛而遊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迴向中之最。』

「第二天女復說偈言:

「『若男子女人,  勝妙香惠施
  愛念可意施,  生天隨所欲。
  見我處宮殿,  乘虛[*]而遊行,
  天身若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迴向中之最。』

「第三天女復說偈言:

「『若男子女人,  以食而惠施,
  可意愛念施,  生天隨所欲。
  見我居宮殿,  乘虛而遊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迴向中之最。』

「第四天女復說偈言:

「『憶念餘生時,  曾為人婢使,
  不盜不貪嗜,  勤修不懈怠。
  量腹自節身,  分餐救貧人,
  今見居宮殿,  乘虛而遊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供養中為最。』

「第五天女復說偈言:

「『憶念餘生時,  為人作子婦,
  嫜姑性狂暴,  常加麁澁言。
  執節修婦禮,  卑遜而奉順,
  今見處宮殿,  乘虛而遊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供養中為最。』

「第六天女復說偈言:

「『昔曾見行跡,  比丘比丘尼,
  從其聞正法,  一宿受齋戒
  今見處天,  乘虛而遊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勝。
  觀察斯福德,  迴向中之最。』

「爾時,拘薩羅國麁牛彈琴人而說偈言:

「『我今善來此,  拘薩羅林中,
  得見此天女,  具足妙天身。
  既見又聞說,  當增修善業,
  緣今修功德,  亦當生天上。』

「說是語已,時諸天女即沒不現。」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拘」,大正藏原為「憍」,今依據聖本改作「拘」。

「虛」,大正藏原為「空」,今依據元、明、聖三本改作「虛」。[*]

「惠施」,聖本作「施惠」。

「天」,元本作「大」。

「懈」,明本作「解」。

「嫜姑」,聖本作「章嫗」。

「澁」,聖本作「惚」。

「跡」,宋、元、明、聖四本作「路」。

「天」,聖本作「宮」。

「宮」,大正藏原為「殿」,今依據高麗藏改作「宮」。

「時」,大正藏原為「此」,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時」。

[註解]

拘薩羅:即「憍薩羅」,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北部,其首都為舍衛城,佛陀晚年常在此國。

麁牛:彈琴人的名字。

阿舅:對人的尊稱,「您」、「先生」的意思。

嫜姑:公婆。

麁澁:

一宿受齋戒:受了一個晚上的齋戒。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六天女獲得升天之報的原因,可歸納為布施、持戒、忍辱、精進。
  • 這六位天女是乘UFO來地球的?

本經提到,這六位天女向彈琴人自述自己生天的因緣,大家都提到:「見我居宮殿,乘空而遊行。」《別譯雜阿含經》則是說:「汝觀我宮殿,乘空自在行。」《雜阿含經》卷50第1345經,梵天王來地球詣見世尊的方式,也是「乘其宮殿」。

所以,也許這些「宮殿」就是我們地球人說的UFO吧。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