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255經

如是我聞:

一時,尊者摩訶迦旃延阿磐國濕摩陀江側,獼猴室阿練若窟。有魯醯遮婆羅門,恭敬承事,如羅漢法。

爾時,尊者摩訶迦旃延晨朝著衣持鉢,入獼猴室聚落,次行乞食,乞食還,舉衣鉢,洗足已,入室坐禪。

時,魯醯遮婆羅門有諸年少弟子,遊行採薪,至尊者摩訶迦旃延窟邊,共戲笑言:「此中剃髮沙門住,是黑闇人,非世勝人,而魯醯遮婆羅門尊重供養,如羅漢法。」

時,尊者摩訶迦旃延語諸年少言:「年少!年少!莫作聲。」

諸年少言終,不敢復言。

如是再三,語猶不止。

於是尊者摩訶迦旃延出戶外,語諸年少言:「年少!年少!汝等莫語。我今當為汝等說法,汝等且聽。」

諸年少言:「諾,唯願說法,我當聽受。」

爾時,尊者摩訶迦旃延即說偈言:

「古昔婆羅門,  修習勝妙戒,
 得生宿命智,  娛樂真諦禪,
 常住於慈悲,  關閉諸根門
 調伏於口過,  古昔行如是。
 捨本真實行,  而存虛偽事,
 守族姓放逸,  從諸根六境,
 自餓居塚間,  三浴三典
 不守護根門,  猶如夢得寶。
 編髮衣皮褐,  戒盜灰坌身
 麁衣以蔽形,  執杖持水瓶,
 假形婆羅門,  以求於利養。
 善攝護其身,  澄淨離塵垢,
 不惱於眾生,  是道婆羅門。」

爾時,諸年少婆羅門瞋恚不喜,語尊者摩訶迦旃延:「謗我經典,毀壞所說,罵辱婆羅門。」執持薪束,還魯醯遮婆羅門所,語魯醯遮婆羅門言:「和上[*]知不?彼摩訶迦旃延誹謗經典,毀言說,罵辱婆羅門。」

魯醯遮婆羅門語諸年少:「諸年少!莫作是語。所以者何?摩訶迦旃延宿重戒德,不應謗毀經典,毀呰言說,罵婆羅門。」

諸年少言:「和上[*]不信我言,當自往看。」

時,魯醯遮婆羅門不信諸年少語,往詣摩訶迦旃延,共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語摩訶迦旃延言:「我諸年少弟子來到此不?」

答言:「到此。」

「少多與共言語不?」

答云:「與共言語。」

魯醯遮婆羅門言:「汝與諸年少共語,今可為我盡說是。」

摩訶迦旃延即為廣說。時,魯醯遮婆羅門亦復瞋恚,心得不喜,語摩訶迦旃延:「我先不信諸年少語,今摩訶迦旃延真實誹謗經典,毀呰而說,罵辱婆羅門。」作此語已,小默然住須臾,復語摩訶迦旃延:「仁者所說『門』。何等為『門』?」

摩訶迦旃延言:「善哉,善哉,婆羅門!所問如法,我今當為汝說『門』。婆羅門!眼是門,以見色故。耳、鼻、舌、身、意是門,以識法故。」

婆羅門言:「奇哉!摩訶迦旃延!我問其門,即說其門,如摩訶迦旃延所說不守護門。云何不守護門?」

摩訶迦旃延言:「善哉,善哉,婆羅門!問不守護門,是如法問,今當為汝說不守護門。

「婆羅門!愚癡無聞凡夫眼見色已,於可念色而起緣著,不可念色而起瞋恚。不住身念處,故於心解脫、慧解脫無如實知。於彼起種種惡不善法,不得無餘滅盡,於心解脫、慧解脫妨礙,不得滿足;心解脫、慧解脫不滿故,身滿惡行,不得休息,心不寂靜,以不寂靜故,於其根門則不調伏、不守護、不修習。如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復如是。」

魯醯遮婆羅門言:「奇哉!奇哉!摩訶迦旃延!我問不守護門,即為我說不守護門。摩訶迦旃延!云何復名善守護門?」

摩訶迦旃延語婆羅門言:「善哉,善哉,汝能問我善守護門義。諦聽,善思,當為汝說守護門義。

「多聞聖弟子眼見色已,於可念色不起緣著,不可念色不起瞋恚;常攝其心住身念處,無量心解脫、慧解脫如實知,於彼所起惡不善法寂滅無餘,於心解脫、慧解脫而得滿足;解脫滿足已,身觸惡行悉得休息,心得正念,是名初門善調伏守護修習。如眼及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復如是。」

魯醯遮婆羅門言:「奇哉!摩訶迦旃延!我問守護門義,即為我說守護門義。譬如士夫求毒藥草反甘露,今我如是,瞋恚而來至此座坐,而摩訶迦旃延以大法雨,雨我身中,如雨甘露。摩訶迦旃延!家中多事,今請還家。」

摩訶迦旃延言:「婆羅門!宜知是時。」

時,魯醯遮婆羅門聞摩訶迦旃延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校勘]

「摩訶迦旃延」,巴利本作 Mahā-kaccāna。

「磐」,宋、元、明三本作「盤」。

「阿磐提」,巴利本作 Avantī。

「獼猴室」,巴利本作 Makkarakaṭe。

「阿練若」,巴利本作 Arañña。

「魯醯遮」,巴利本作 Lohicca。

「年少」,大正藏原為「少年」,今依據高麗藏改作「年少」。

「浴」,大正藏原為「洛」,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浴」。

「杖」,元本作「林」。

宋、元、明三本無「言」字。

「哉」,宋、元、明三本作「哉言」。

「門」,大正藏原為「問」,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門」。

「反」,宋、元、明三本作「乃」。

[註解]

摩訶迦旃延:比丘名,以「善解經律,而能論義」聞名。又作「大迦旃延」。

阿磐提: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西印度。是摩訶迦旃延的祖國。又譯為「阿槃提」。

阿練若:離開聚落,寂靜而適合修行的地方。又譯為「空閑」、「空閑處」、「阿蘭若」。

剃髮沙門:佛教的出家人剃除鬚髮,與外道的蓄鬚髮不同,因此有時外道稱佛教出家人為剃髮沙門。

根門: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是外境進入身心的門戶,因此稱為根門。

守族姓放逸:自視出身高貴而行為放逸。

自餓:指自餓外道長久忍受飢餓的苦行。

三典:婆羅門教傳統的三種吠陀經典:梨俱、沙摩、夜柔。

灰坌身:指以灰塗身的苦行。

呰:毀謗。

默然住:保持靜默不語。

身念處:正念安住在身體上,覺知當下的身體狀態或本質。

休息:止息。

無量心解脫、慧解脫如實知:依無量心(慈、悲、喜、捨)三昧,離欲得到心解脫,斷無明得到智慧的解脫,契合真理地了知。

甘露:印度傳說中的不死藥。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外道少年罵尊者摩訶迦旃延「是黑闇人,非世勝人」,可能會讓一些人誤以為摩訶迦旃延尊者出身種姓差。而摩訶迦旃延尊者的回覆中,也只提到種姓不可恃。

實際上,「迦旃延」這個種姓為婆羅門十八姓之一;而依據《佛本行集經》〈那羅陀出家品〉,摩訶迦旃延出生於巨富人家,父親富有到成為國師,而摩訶迦旃延學婆羅門教到處是第一名,成為仙人的接班人,並且在仙人過世後被視為仙人,只是仍貪名聞利養,最後因為無法回答別人的問題,去找佛陀,聽了佛法而證道。

雖然他出身婆羅門貴族,卻完全沒見到他說「我的種姓比你尊貴得多」來回覆外道少年的污辱,反而是一貫的認為四姓無別、種姓平等,貴族不可恃,而以論議佛法改變對方,可見尊者的確對佛法有徹底的瞭解,論議第一的稱號不是浪得虛名。

本經中一開始提到「魯醯遮婆羅門,恭敬承事,如羅漢法」,或許魯醯遮婆羅門一開始即是敬重摩訶迦旃延出身婆羅門貴族,且從佛出家前為婆羅門中最尊貴者,因此而恭敬承事他的。直到聽了摩訶迦旃延尊者的論議,才對佛法有進一步的瞭解,對佛法產生淨信。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九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