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含經》_*_雙品-_4_-大空經-_5_-(第190經)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於東園鹿子母堂。

爾時,尊者阿難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佛所,稽首佛足,卻住一面,白曰:「世尊一時遊行釋中,城名釋都邑,我於爾時從世尊聞說如是義。『阿難!我多行空。』彼世尊所說,我善知、善受,為善持耶?」

爾時,世尊答曰:「阿難!彼我所說,汝實善知、善受、善持。所以者何?我從爾時及至於今,多行空也。阿難!如此鹿子母堂,空無象、馬、牛、羊、財物、穀米、奴婢,然有不空,唯比丘眾。是為,阿難!若此中無者,以此故我見是空,若此有餘者,我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村想,莫念人想,當數念一無事想。彼如是知空於村想,空於人想,然有不空,唯一無事想。若有疲勞,因村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人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無事想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復次,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人想,莫念無事想,當數念一地想。彼比丘若見此地有高下,有蛇聚,有棘刺叢,有沙有石,山嶮深河,莫念彼也。若見此地平正如掌,觀望處好,當數念彼。阿難!猶如牛皮,以百釘張,極張[托>挓]已,無皺無縮。若見此地有高下,有蛇聚,有棘刺叢,有沙有石,[*]山嶮深河,莫念彼也。若見此地平[*]正如掌,觀望處好,當數念彼。彼如是知,空於人想,空無事想,然有不空,唯一地想。若有疲勞,因人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無事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地想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復次,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無事想,莫念地想,當數念一無量空處想。彼如是知,空無事想,空於地想,然有不空,唯一無量空處想。若有疲勞,因無事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地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無量空處想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復次,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地想,莫念無量空處想,當數念一無量識處想。彼如是知,空於地想,空無量空處想,然有不空,唯一無量識處想。若有疲勞,因地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無量空處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無量識處想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復次,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無量空處想,莫念無量識處想,當數念一無所有處想。彼如是知,空無量空處想,空無量識處想,然有不空,唯一無所有處想。若有疲勞,因無量空處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無量識處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無所有處想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復次,阿難!比丘若欲多行空者,彼比丘莫念無量識處想,莫念無所有處想,當數念一無想心定。彼如是知,空無量識處想,空無所有處想,然有不空,唯一無想心定。若有疲勞,因無量識處想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無所有處想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一無想心定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

「彼作是念:『我本無想心定,本所行、本所思,若本所行、本所思者,我不樂彼,不求彼,不應住彼,如是知、如是見,欲漏心解脫,有漏、無明漏心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彼如是知,空欲漏,空有漏、空無明漏,然有不空,唯此我身六處、命存。若有疲勞,因欲漏故,我無是也。若有疲勞,因有漏、無明漏故,我亦無是。唯有疲勞,因此我身六處、命存故。若彼中無者,以此故,彼見是空,若彼有餘者,彼見真實有。阿難!是謂行真實、空、不顛倒也。謂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

「阿難!若過去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彼一切行此真實、空、不顛倒,謂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阿難!若當來諸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彼一切行此真實、空、不顛倒,謂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阿難!若今現在我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我亦行此真實、空、不顛倒,謂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阿難!汝當如是學,我亦行此真實、空、不顛倒,謂漏盡、無漏、無為、心解脫。是故,阿難!當學如是。」

佛說如是。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小空經第四竟(千四百二十三字)

[校勘]

〔中阿含〕-【明】

  明本無「中阿含」三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中阿含」三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M. 121. Cūḷa-suññatā sutta.

  ???

第四=第九【明】

  「第四」,明本作「第九」。
  「第九」,大正藏原為「第四」,今依據明本改作「第九」。

〔第五後誦〕-【明】

  明本無「第五後誦」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第五後誦」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東園鹿子母堂]~Pubbārāma Migāra-māta pāsāda.

  ???

燕=宴【宋】【元】【明】

  「燕」,宋、元、明三本作「宴」。
  「宴」,大正藏原為「燕」,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宴」。

[>釋中]~Sakka.

  ???

耶=邪【德】*

  「耶」,德本作「邪」。[*]
  「邪」,大正藏原為「耶」,今依據德本改作「邪」。[*]

[>無事想]~Araññasaññā.

  ???

棘刺=刺棘【宋】【元】【明】

  「棘刺」,宋、元、明三本作「刺棘」。
  「刺棘」,大正藏原為「棘刺」,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刺棘」。

山嶮=山峪【元】【明】*

  「山嶮」,元、明二本作「山峪」。[*]
  「山峪」,大正藏原為「山嶮」,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山峪」。[*]

正=政【德】【聖】*

  「正」,德、聖二本作「政」。[*]
  「政」,大正藏原為「正」,今依據德、聖二本改作「政」。[*]

棘刺=刺棘【明】

  「棘刺」,明本作「刺棘」。
  「刺棘」,大正藏原為「棘刺」,今依據明本改作「刺棘」。

彼如是=如是見【宋】【元】【明】

  「彼如是」,宋、元、明三本作「如是見」。
  「如是見」,大正藏原為「彼如是」,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如是見」。

[>無量空處想]~Ākāsānañcāyatanasaññā.

  ???

[>無所有處想]~Ākiñcaññāyatanasaññā.

  ???

[>無想心定]~[Nevasaññānāsaññāyatanasaññā.>animitta cetosamādhi.]

  ???

空=定【宋】【元】【明】

  「空」,宋、元、明三本作「定」。
  「定」,大正藏原為「空」,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定」。

住=注【聖】

  「住」,聖本作「注」。
  「注」,大正藏原為「住」,今依據聖本改作「注」。

〔小空…竟〕-【明】

  明本無「小空…竟」四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小空…竟」四字,今依據明本刪去。

〔千四百二十三字〕-【宋】【元】【明】【聖】

  宋、元、明、聖四本無「千四百二十三字」七字。
  大正藏在「?」字之前/後有「千四百二十三字」七字,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刪去。

[註解]

無量空處:以無邊的空間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一天的層次。又譯為「空入處」、「空處」、「空無邊處」。

無量識處:以無邊的識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二天的層次。又譯為「識入處」、「識處」、「識無邊處」。

無所有處:以無所有為意念專注的對象(所緣)所成就的定境,是無色界第三天的層次。又譯為「無所有入處」。

無想心定:沒有一般粗重的想陰,但想陰仍未真正斷盡的定境。猶如油已經倒光的油筒,倒不出油來了,但表面還是黏著一些油;非想非非想入處已幾乎沒有想陰,但又不能說斷盡想陰。是無色界天的最高層次。又譯為「非想非非想入處定」。

唯此我身六處、命存:只有(緣於)這個身體六入處的運作、(緣於)生命的存在。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後世很多人誤以為「空」就是一切無忌諱、不守戒、無次第。其實闡述空的小空經、大空經,都強調次第的修習,而不是一蹴可幾。

c.f. yifertw.blogspot.tw/2011/04/2_18.html

在《中阿含.190經.小空經》中,世尊解說一系列的禪修經驗以導入殊勝的空觀,在此過程中經文提及「無想心定」,並說此修習為基於「知」此禪定的本質。

(11)《中阿含.190經》:「當數念一無想心定。彼如是知,…然有不空,唯一無想心定。」

不過,此段經文在 巴利與藏譯的對應經典為「無相心定 animittaṃ cetosamādhiṃ」,或是「無相界 mtshan ma med pa dbyings」,這樣的解讀比較適合本經文。

「無想」這兩字有時不恰當地出現在一些經文裡,這似乎是一再發生的議題。如《中阿含.211經.大拘絺羅經》「有二因二緣生無想定」,「unconcious concentration無想定」在 巴利與藏譯的對應經文為「signless concentration無相定」,這個例子得到《大乘成業論 Kar­masid­dhi-pra­karaṇa》引用同一經典的支持,此處翻譯的也是作「無相」。

在其他漢譯經典中,可以發現相當數量的經文顯示「相」與「想」字常混淆在一起,所以正確的「相」字或「想」字必須基於經文去建立。「相」字和「想」字很容易在翻譯中發生混淆,不僅是因為兩者在書寫時非常相似,只差一個「心」的部首,而且在早期的中古漢語的發音也十分近似,直到現代中文也是如此。由於「無相」與「無想」兩者有相關的意義,因此,兩字誤用的錯誤在後來的字辭的校對也難被查核出來。印順導師在《空之探究》建議:「無想定是無相心定的異譯」,上述的發現與此見解吻合。

[進階辨正]

回到《中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