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809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金剛聚落跋求摩河薩羅梨林中。

爾時,世尊為諸比丘說不淨觀,讚歎不淨觀言:「諸比丘修不淨觀,多修習者,得大果大福利。」

時,諸比丘修不淨觀已,極厭患身,或以刀自殺,或服毒藥,或繩自絞、投巖自殺,或令餘比丘殺。

異比丘極生厭患惡露不淨,至鹿林梵志子所,語鹿林梵志子言:「賢首!汝能殺我者,衣鉢屬汝。」

時,鹿林梵志子即殺彼比丘,持刀至跋求摩河邊,洗刀時,有魔天住於空中,讚鹿林梵志子言:「善哉,善哉,賢首!汝得無量功德,能令諸沙門釋子持戒有德,未度者度,未脫者脫,未者令得穌[*]息,未涅槃者令得涅槃,諸長利衣鉢雜物悉皆屬汝。」

時,鹿林梵志子聞讚歎已,增惡邪見,作是念:「我今真實大作福德,令沙門釋子持戒功德者,未度者度,未脫者脫,未穌[*]息者令得穌[*]息,未涅槃者令得涅槃,衣鉢雜物悉皆屬我。」於是手執利刀,順諸房舍、諸經行處、別房、禪房,見諸比丘,作如是言:「何等沙門持戒有德,未度者我能令度,未脫者脫,未穌息者令得穌息,未涅槃令得涅槃?」

時,有諸比丘厭患身者,皆出房舍,語鹿林梵志子言:「我未得度,汝當度我;我未得脫,汝當脫我;我未得穌息,汝當令我得穌息;我未得涅槃,汝當令我得涅槃。」

時,鹿林梵志子即以利刀殺彼比丘,次第,乃至殺六十人。

爾時,世尊至十五日說戒時,於眾僧前坐,告尊者阿難:「何因何緣諸比丘轉少、轉減、轉盡?」

阿難白佛言:「世尊為諸比丘說修不淨觀,讚歎不淨觀。諸比丘修不淨觀已,極厭患身……」廣說乃至「殺六十比丘」。「世尊!以是因緣故,令諸比丘轉少、轉減、轉盡。唯願世尊更說餘法,令諸比丘聞已,勤修智慧,樂受正法,樂住正法。」

佛告阿難:「是故,我今次第說,微細住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速令休息,如天大雨,起、未起塵能令休息。如是,比丘!修微細住,諸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阿難!何等為微細住多修習,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謂安那般那念住。」

阿難白佛:「云何修習安那般那念住,隨順開覺,已起、未起惡不善法能令休息?」

佛告阿難:「若比丘依止聚落……」如前廣說,乃至「如滅出息念而學。」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不淨觀」,巴利本作 Asubhakathā。

「至」,明本作「觀」。

「穌」,聖本作「蘇」。[*]

「順」,大正藏原為「循」,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順」。

大正藏在「者」字之後有一「令」字,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刪去。

「住」,明本作「依」。

聖本無「已」字。

[註解]

金剛聚落: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摩揭陀國的北方,當今印度東北部,是由八個種族組成的聯邦共和國,首都是毘舍離。又譯為金剛國、跋耆國、拔耆國、跋祇、跋闍。

跋求摩河:恆河的上游之一,即當今尼泊爾的巴格馬提河,被印度教徒視為聖河。

薩羅梨:喜馬拉雅長葉松,為松科松屬的常綠針葉大喬木,株高可達四十至六十公尺,生長於約海拔二千公尺的山地,常形成較大面積的純林。

鹿林梵志子:鹿林婆羅門的兒子。「梵志」指有志修梵行(清淨的修行)的人,音譯為「婆羅門」,為古代印度種姓制度中的祭司階級。

穌息:休養、安息。其中「穌」同「甦」。

別房:單獨的房屋。

住微細住:保持在精細的專注狀態。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寂靜的、勝妙的、無混濁的、安樂的住處」。

隨順開覺:順著覺悟而心開意解。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每當惡不善法一生起,它即刻使之消失、平息」。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介紹佛陀開始教觀呼吸的因緣,是因為有弟子修不淨觀太過猛烈,修到厭世自殺,因此佛陀教導較溫和的觀呼吸。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