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719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巴連弗邑。爾時,尊者優波摩、尊者阿提目多住巴連弗邑鷄林精舍

爾時,尊者阿提目多晡時從禪覺,詣尊者優波摩所,共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問尊者優波摩:「尊者!能知七覺分方便,如是樂住正受,如是苦住正受?」

優波摩答言:「尊者阿提目多!比丘善知方便修七覺分,如是樂住正受,如是苦住正受。」

復問:「云何比丘善知方便,修七覺分?」

優波摩答言:「調伏五蓋以修七覺分比丘方便修念覺分時知思惟:『彼心不善解脫,不害睡眠,不善調伏掉悔,如我念覺處法思惟,精勤方便,不得平等。』如是擇法、精進、喜、猗、定、捨覺分,亦如是說。若比丘念覺分方便時先思惟:『心善解脫,正害睡眠,調伏掉悔,如我於此念覺處法思惟已,不勤方便,而得平等。』如是,阿提目多!比丘知方便修七覺分,如是樂住正受,如是不樂住正受。」

時,二正士共論義已,各從座起而去。

[校勘]

「優波摩」,巴利本作 Upavāṇa。

「晡時」,巴利本作 Sāyaṇhasamayaṃ。

大正藏在「悔」字後有「不害睡眠」四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勤」,大正藏原為「進」,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勤」。

[註解]

優波摩:比丘名,曾擔任佛陀的侍者。又譯為「優波摩那」。

晡時:黃昏時分,約下午三點至五點多。

從禪覺:禪坐完畢。

能知七覺分方便,如是樂住正受,如是苦住正受:怎樣能知道努力於七覺支,如何是安樂地正確地獲得,如何是艱苦地(而難以)正確地獲得?

不害睡眠:不除去睡眠。

精勤方便,不得平等:勤奮努力仍然難以心平等、寧靜。

不勤方便,而得平等:不特別費力努力,心就能平等、寧靜。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五蓋和七覺支是此消彼長的關係,如果無法克服五蓋,就很難生起七覺支;如果調服了五蓋,就容易獲得七覺支。因此修習七覺支時,要先觀察、調伏五蓋。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