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212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夏安居,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斷除有結,正智心善解脫,除一比丘,謂尊者阿難,世尊記說彼現法當得無知證。

爾時,世尊臨十五日月食受時,於大眾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諸比丘:「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後邊身,為大醫師,拔諸劍刺。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此後邊身,無上醫師,能拔劍刺。汝等為子,從我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當懷受我,莫令我若身、若口、若心有可嫌責事。」

爾時,尊者舍利弗在眾會中,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世尊向者作如是言:『我為婆羅門,得般涅槃,持最後身,無上大醫,能拔劍刺。汝為我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諸比丘,當懷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責。』我等不見世尊身、口、心有可嫌責事。所以者何?世尊不調伏者能令調伏,不寂靜者能令寂靜,不穌息者能令穌息,不般涅槃者能令般涅槃。如來知道,如來說道,如來向道,然後聲聞成就,隨道、宗道,奉受師教,如其教授,正向欣樂真如善法。

「我於世尊都不見有可嫌責身、口、心行。我今於世尊所,乞願懷受見聞疑罪,若身、口、心有嫌責事。」

佛告舍利弗:「我不見汝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所以者何?汝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修行遠離,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厭離智慧、大智慧、廣智慧、深智慧、無比智慧,智寶成就,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為眾說法,未曾疲倦。

「譬如轉輪聖王,第一長子應受灌頂而未灌頂,已住灌頂儀法,如父之法,所可轉者亦當隨轉。汝今如是,為我長子,應受灌頂而未灌頂,住於儀法,我所應轉法輪,汝亦隨轉,得無所起,盡諸有漏,心善解脫。如是,舍利弗!我於汝所,都無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我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此五百諸比丘得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耶?」

佛告舍利弗:「我於此五百比丘亦不見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所以者何?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已捨重擔,斷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除一比丘,謂尊者阿難,我記說彼於現法中得無知證。是故,諸五百比丘我不見其有身、口、心見聞疑罪可嫌責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無有見聞疑身、口、心可嫌責事,然此中幾比丘得三明?幾比丘俱解脫?幾比丘慧解脫?」

佛告舍利弗:「此五百比丘中,九十比丘得三明,九十比丘得俱解脫,餘者慧解脫。舍利弗,此諸比丘離諸飄轉,無有皮膚,真實堅固。」

時,尊者婆耆舍在眾會中,作是念:「我今當於世尊及大眾面前歎說懷受偈。」作是念已,即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右膝著地,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說。善逝!欲有所說。」

佛告婆耆舍:「隨所樂說。」

時,婆耆舍即說偈言:

「十五清淨日,  其眾五百人,
 斷除一切結,  有盡大仙人。
 清淨相習近,  清淨廣解脫,
 不更受諸有,  生死已永絕。
 所作者已作,  得一切漏盡,
 五蓋已雲除,  拔刺根本愛[*]。
 師子無所畏,  離一切有餘,
 害諸有怨結,  超越有餘境。
 諸有漏怨敵,  皆悉已潛伏,
 猶如轉輪王,  懷受諸眷屬。
 慈心廣宣化,  海內悉奉用,
 能伏魔怨敵,  為無上導師。
 信敬心奉事,  三明老死滅,
 為法之真子,  無有飄轉患。
 拔諸煩惱刺,  敬禮日種。」

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校勘]

「寶」,宋、元、明三本作「實」。

「未」,聖本作「來」。

「應」,大正藏原為「鄰」,今依據聖本改作「應」。

聖本無「法輪」二字。

大正藏在「此」字之下有一「諸」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刪去。

「懷」,聖本作「聽」。

「起」,大正藏原為「超」,今依據前後文改作「起」。

[註解]

無知:這裡特指「無」學聖者的了「知」;沒有仍須知道的法。

月食受:依據律制,在雨季結夏安居的最後一天,比丘會邀請僧團的其他比丘恣意指出自己的過失,若有犯戒則發露懺悔,以得清淨,此時也會受新歲。又譯為「懷受」、「自恣」、「請請」、「受歲」。

敷座:鋪設座位。

後邊身:生死輪迴中最後一世的身體。

得法餘財:

懷受:邀請(僧眾)對我的過失提出告誡。同「月食受」。

可嫌責事:

捷疾:於一切之法沒有滯礙。

明利:聰明銳利。

厭離:捨棄。

離諸飄轉,無有皮膚,真實堅固:離於煩惱,不膚淺,真材實料。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離諸塵垢,無有腐敗,悉皆貞實」,相當的《中阿含經》經文作「無枝無葉,亦無節戾,清淨真實,得正住立」,相當的南傳經文無這幾個字。

應受灌頂而未灌頂:

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這五種覆蓋心識、阻礙善法發生的煩惱。

日種:佛陀俗家古代的族姓。印度神話傳說釋迦族的遠祖,是由甘蔗中孕育,之後甘蔗經過日曬裂開而出生,因此稱為「日種」、「甘蔗種」。音譯為「瞿曇」。

胤:後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佛陀說「汝等為子,從我口生,從法化生,得法餘財」(CBETA, T02, no. 99, p. 330, a13-14),其餘經中也有說清淨的僧眾是佛真子,如《中阿含經》卷二十九〈大品1〉第121經:「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汝當教化,轉相教訶。」(CBETA, T01, no. 26, p. 610, a17-18)

後代有論師以《妙法蓮華經》卷二〈譬喻品3〉:「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CBETA, T09, no. 262, p. 10, c13-14) 衍生主張佛陀的聲聞弟子不是佛子,菩薩才是佛真子,這恐怕是種誤解。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