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148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時,有尼乾子七人、闍祇羅七人、一舍羅七人,身皆麁大,彷徉行住祇洹門外。

時,波斯匿王遙見斯等彷徉門外,即從座起,往至其前,合掌問訊,王自稱名言:「我是波斯匿王、拘薩羅王。」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汝今何故恭敬斯等,三稱姓名,合掌問訊?」

王白佛言:「我作是念:『世間若有阿羅漢者,斯等則是。』」

應謹慎辨別是否為阿羅漢佛告波斯匿王:「汝今且止。汝亦不知是阿羅漢、非阿羅漢,不得他心智故。且當親近觀其戒行,久而可知,勿速自決;審諦觀察,勿但;當用智慧,不以不智。經諸苦難,堪能自辨交契計挍,真偽則分,見說知明,久而則知,非可卒識,當須思惟,智慧觀察。」

王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理,言:『久相習,觀其戒行,乃至見說知明。』我有家人,亦復出家,作斯等形相,周流他國,而復來還,捨其被服,還受五欲。是故當知世尊善說,應與同止,觀其戒行,乃至言說知有智慧。」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不以見形相,  知人之善惡,
 不應暫相見,  而與同心志,

 有現身口密,  俗心不斂攝。
 猶如鍮石銅,  塗以真金色,
 內懷鄙雜心,  外現聖威儀,
 遊行諸國土,  欺誑於世人。」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尼乾子」,巴利本作 Nigaṇṭha。

「闍祇羅」,巴利本作 Jaṭila。

「一舍羅」,巴利本作 Ekasāṭaka。

「王」,大正藏原為「三」,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王」。

「洛」,元本作「絡」,明、聖二本作「終」。

「莫」,元、明、聖三本作「慕」。

「辨」,大正藏原為「辯」,今依據宋、元二本改作「辨」。聖本作「能辯」。

「當須」,宋、元、明三本作「須自」。

「知」,大正藏原為「如」,今依據聖本、高麗藏二本改作「知」。

「現」,聖本作「見」。

「經」,宋、元、明三本作「語」。

[註解]

拘薩羅: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當時的中印度,當今印度北部,其首都為舍衛城,佛陀晚年常在此國。另譯為「憍薩羅」。

審諦:仔細考察。

洛莫:冷落疏離。

交契:交情。

計挍:即「計較」。

鍮石銅:「鍮石」即「黃銅」,是紅銅及鋅的合金,顏色似黃金。「鍮」讀音同「偷」。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如何辨別真修行人?

波斯匿王見到幾位行苦行的外道就拜,認為他們是阿羅漢。

佛陀則告誡他:「你又沒有他心智,怎麼知道他們是阿羅漢?」

佛陀教導波斯匿王,要觀察對方的戒行,觀察他是否清淨;看他遭遇苦難時的反應;並和他交談以知他的智慧。這些都要在長時間、用心、以智慧觀察的前提下。

本經的各對應經典中所教的方法,整理於下表:

譯本 《雜阿含經》第1148經 《別譯雜阿含經》第71經 南傳《相應部尼柯耶》〈拘薩羅相應3〉第11經結髮行者經
觀察一 親近觀其戒行。 持戒破戒;淨行不淨。 共住而知其戒、知其清淨。
觀察二 經諸苦難,堪能自辨。 若其父母,親里眷屬,有死亡者;若遭厄難,為人強逼,令行殺害,或為女人私處逼迫,而不犯戒。 災禍能知其剛毅。
觀察三 交契計挍,真偽則分,見說知明。 欲試其智,聽其所說。 交談能知其慧。
樣本數 久而可知,勿速自決;審諦觀察,勿但洛莫;當用智慧,不以不智。 如共久處,用意觀察,爾乃可知。 長時間而非暫時,以作意而非不作意,以有慧者而非劣慧者。


也可說是觀察對方是否沒有貪、瞋、癡,是否相應於戒、定、慧。

縱使沒有他心智,善於觀察的人還是能辨別來人的善惡,如孔子也說:「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 不要隨便相信人

本經偈頌:「不以見形相,知人之善惡;不應暫相見,而與同心志」,不只能作為拜師求法的提醒,也可作日常生活識人的參考。

許多信仰宗教的人心性單純,容易相信人,但佛陀反而告誡弟子,縱使是大師,也不要隨便相信,要以智慧作判斷。

  • 默認仍是大妄語

讓人以為自己已證聖果聖法,未得言得、未證言證,是大妄語,必墮地獄。

如果有人傳說某人是聖人,某人其實未證聖果卻不澄清,而默認了,是否仍犯大妄語戒呢?

答案是肯定的,如《十誦律》卷五十九:「有人問比丘言:「汝是阿羅漢不?[……]」若默然受,得偷蘭遮(大罪)。」(CBETA, T23, no. 1435, p. 439, b8-10)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