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成唯識論》新解
#1
達摩書院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理事長張尚德講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正記錄


第六次

第一章    首語

 

稽首唯識性,

滿分清淨者。 

我今釋彼說,

利樂諸有情。

【註】稽首:下頭至地也。行宗記一上曰:「頭至地為稽首。」

 

1. 我現在向至高的聖者致敬;

2. 在修行次第果位上,祂們圓滿或部分的成就了自己,

3. 因著一切有情眾生的幸福與利樂,

4. 我現在解釋世親的《唯識三十頌》。

(中文翻譯  張尚德)

 

以上是根據韋達哲士譯述的,其英文語句如下:

 

I pay homage to the Beings that are either completely

or partially purified by Vijnaptimatrata.

For the welfare and happiness of all sentient

beings, I now explain what Vasubandhu

has said in his Treatise in Thirty

Stanzas on Vijnaptimatrata.

【註】Vijnaptimatrata:唯識

      Vasubandhu:世親.

像玄奘大師所著的《成唯識論》,從學術思想和佛法的系統來說,雖然複雜但並未複雜到難
以理解。這部書的目的在說明ㄧ個有情凡夫眾生,究竟採取什麼樣的步驟,才能成佛。

玄奘大師寫好《成唯識論》後,深深體會到光從此書來理解「如何成佛」是不夠的,所以他
又寫了《八識規矩頌》。

唯識學又稱為法相唯識學,也就是法相宗。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只是應機說法,最
後歸到禪。所以祂強調一生沒有說一個字。

唯識學和法相宗的內容當然都包含在釋迦牟尼佛的思想系統中,那為什麼有法相宗呢?因
世親寫了代表法相宗思想系統的基要典籍,最重要的如《唯識二十頌》、《唯識三十頌》等,
所以有法相宗的建立。

之後,很多人對《唯識三十頌》做解釋,故有十大論師和各門各派的興起。主要的重點是解
釋我們

一、  生理是什麼

二、  心理是什麼?

三、  心理與生理合在一起又是什麼?

四、  心理與生理和外界的關係又如何?

五、  怎麼用它?

六、  怎樣超越上述五點?

唯識學除了解釋人的存在,也說明一切眾生的起始、轉折與歸結是什麼。

釋迦牟尼佛將眾生分為胎生、卵生、溼生、化生等類,一切存在有其起始,釋迦牟尼佛將
其稱為種子識、阿賴耶識、第八識。第八識與其他七識(末那識、意識與眼、耳、鼻、
舌、身識)如何開展,在此《成唯識論》系統會一步一步解釋。

上面說到《成唯識論》並非很難處理,但因有玄奘大師大弟子窺基大師的《成唯識論述記》及
種種著作,這樣一來,它就變得和宇宙的不可知一樣的複雜。自唐、宋、元、明、清、民
國一代代演變下來,唯識學被搞得複雜到幾乎沒有人敢碰。以民國為例:

歐陽竟無的種種錯解,用不著說了。像畢其一生研究唯識的演培大師,解釋《成唯識論》就
有近百萬字。光解釋四句開卷偈就寫了約有五千四百多字。過去我陪道友讀演培大師的《成
唯識論講記》,對照玄奘與窺基大師的著作,也發現演培大師的很多錯誤。

如何是好呢? 

四十年前,香港有位精通唯識、英語和哲學的韋達先生,他將《成唯識論》譯成英文後,送
了我一部,現在引起了我的一種認識:

要將東方的哲學思想和佛法譯成歐美的語言,實在是不容易。理由是:

歐美文化語言中,很多地方沒有東方文化思想的概念,例如西方只有「上帝」,沒有
「佛」的觀念,只有「範疇」(category),沒有「境界」這個英文字。同樣的,在英文
中也沒有禪門和佛法常用的「放下」這個字。釋迦牟尼佛說:「放下」是你生命唯一的歸
命處。我在為英語國家的學者主持禪七時,始終找不到適當的英文來翻譯「放下」。「放
下」不是放棄(give up),也不是有個東西要放下來(put down),更不是落下(fall
down)。

在佛法的解釋中,放下自己由貪嗔癡所產生的情意欲,透過階梯、次第、果位來成佛叫做
「放下」。所以我在為英語學者主持禪七時,只好意譯為:

Nothingness----Beyond Anything and over Buddha!

為什麼如此譯「放下」呢? Nothingness 意指本來無一物;Beyond Anything,義為超越
一切;Over Buddha 即指成佛且佛亦為幻也。

如此說來,「放下」,也就是「提起」。

我發現韋達先生的《成唯識論》英文翻譯得非常好,所以就將其英文再翻回中文來解釋唯
識。他的翻譯好在哪裡呢?比如他用複數和大寫的Beings,就可指一切超越性的存在和佛
法中的四生(胎、卵、溼、化)。他用「completely (圓滿地)」、「 partically (部
分地)」來解釋果位上佛的圓滿成就與羅漢、菩薩的部分成就,翻譯得真好。

對與錯,不是我ㄧ個人的事,文化本來是大家的事。不過這不是搞「文化論壇」。

附帶一提的是,上一次尚德評論過歐陽竟無的《唯識抉擇談》的第一部分,後來我覺得這樣
既花時間,也沒有人看懂我的批評。所以就開始正面的解釋唯識,我就不再評歐陽竟無大
師了。

第七次待續。
2009年 9月 5日 7:58:54 星期六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成唯識論》新解
#2
達摩書院
 

唯識新引

《成唯識論》新解
 

唯識學會理事長張尚德講述 

達摩書院副院長黃高正記錄

第七次

第一章    造論意旨(一)

 

《成唯識論》卷一

 

今造此論為於二空有迷膠者生正解故[1]。

〔述記:安慧等欲顯論主為令生解斷障得果所以造論。〕

生解為斷二重障故[2]。

由我法執二障具生,若證二空,彼障隨斷[3]。

斷障為得二勝果故。

由斷續生煩惱障故證真解脫,由斷礙解所知障故得大菩提[4]。

 

[1] 述記:正解故者,入見道前資糧加行二位之時……此即第一加行位也。 

[2] 述記:此即第二通達位也。 

[3] 述記:此即第三修習位也。

[4] 述記:顯金剛心斷煩惱障證真解脫,斷所知障得大菩提故,此即第四究竟位也。

 
英譯(韋達)

THE PURPOSE OF THE TREATISE

1.According to Sthiramati

Vasubandhu wrote the Trimsika (Thirty Stanzas) for those who misunderstood or made
nothing of the Doctrine of the two Sunyatas or Voids [1], in order that they might
acquire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it [2].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is doctrine
is essential if one is to cut off the two heavy avaranas or barriers [i. e., (a)
klesavarana, the barrier of vexing passions which obstructs one's way to Nirvana or
true deliverance, and (b) jneyavarana, which impedes Mahabodhi or Supreme
Enlightenment] [3]. Both these avaranas are due to a belief in the subjective
existence of the Atman or individual ego (atmagraha, Atmanclinging) and to a belief
in the objective existence of dharmas or external things (dharmagraha,
dharmaclinging). If the two Sunyatas are realized, both barriers will be lifted
[4]. The sundering of the two barriers has for excellent fruits the attainments of
true deliverance or Nirvana and of Supreme Enlightenment or Mahabodhi.[5] The
former is the result of cutting away the barrier of vexing passions which cause
rebirth, while the latter is the result of cutting away the barrier which hinders
Absolute Knowledge.[6]

----------------------------------------------

[1] The two Sunyatas are: pudgalasunyata, voidness of Atman or ego, and
dharma-sunyata, voidness of all dharmas or external things.

[2] This corresponds to the first two of the five stages of the Path leading to
Vijnaptimatrata, namely, the stage of moral provisioning (sambharavastha) and the
stage of intensified effort (prayogavastha). 

[3] This corresponds to the third stage of the Path, namely, the stage of unimpeded
penentrating understanding (prativedhavastha or darsanamarga). 

[4] This corresponds to the fourth stage of the Path, namely, the stage of
exercising cultivation (bhavanavastha or bhavanamarga). 

[5] This corresponds to the fifth (i. e., the last) stage of the Path, nsmely, the
stage of final attainment or ultimate realization (nisthavastha). See Section on
The Path in Book IX.

[6] This corresponds to the moment of Vajropamasamadhi or diamond meditation, that
of the last stage of the Bodhisattva, characterized by firm, indestructible
knowledge, penetrating all reality, and attained after all vestiges of illusion
have been shed.  See Section on The Path in Book IX.
2009年 9月12日 10:06:54 星期六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成唯識論》新解
#3
達摩書院
中譯(張尚德)

造論意旨

1. 根據安慧的說法

世親寫《唯識三十頌》的目的,是為那些不了解我空、法空二種空(Voids)的人,使其有正確的
理解。

如果人們要消除自己的二類重障---煩惱障與所知障,那麼對我空和法空的理論有正確的了解,
便是基本的。

[二類重障也就是說:

(a)       煩惱障(klesavarana,貪、嗔、癡、慢、疑、惡見六個根本煩惱和二十個隨煩
惱)阻礙了自己的涅槃或真正的解脫。

(b)       所知障(jneyavarana,也就是對主觀與客觀人事物的無知)阻礙大菩提或至高的
覺悟。]

為什麼有我執、法執二障呢?

由於相信有主觀的我(subjective existence of the Atman)或個體的自我(individual
ego),就有了我執;再由於相信萬物客觀存在(objective existence of dharmas)或種種客
觀人事物的存在(external things),就有了法執。

如果超越證知二空,則斷二障。

強制斷除(sundering)煩惱障和所知障會得到至為美好的果實,那就是成就真正的解脫(true
deliverance)或涅槃,以及成就至高無上的覺悟(Supreme Enlightenment)或大菩提
(Mohabodhi)。

前者(真解脫)的結果是因為斷除了業力輪迴不已而一再衍生的種種煩惱。後者(大菩提)的
結果則是由於斷除妨礙絕對知識的所知障。

 

[1] 所指的兩種空,是我空(pudgalasunyata)和法空(dharma-sunyata),我空用弗洛依德
或西洋哲學術語來說,就是「自我空」(Voidness of ego);法空也就是指一切外在人事物
(external things)都空。

[2] 此即契合五位聖道的前二位,彼成就資糧位---即道德上的修持(moral provisioning)和
加行位---即在歷劫修行中的精進(intensified effort)。

[3] 此即契合五位聖道的第三位:通達位,也就是徧知一切的一切(unimpeded penentrating
understanding)。

[4] 此即契合五位聖道的第四位:修習位,也就是歷劫修行(exercising cultivation)。

[5] 此即契合五位聖道的第五位:究竟位,即最終果位(final attainment)和究竟覺
(ultimate realization)---本覺(也就是佛)。見本書第九章。

[6] 此即契合金剛喻定(梵文Vajropamasamadhi)或如金剛鑽般的禪定 (diamond
meditation)。也就是菩薩成就的最後階段,這是由堅定而堅不可摧的(firm,
indestructible)知識達成的,契入一切存在的實在(penetrating all reality),同時破除一
切幻想和種種微細無明(all vestiges of illusion),以上請參閱本書第九章。

 

尚德感言: 

韋達先生將佛法所說的「空」翻譯為 Voids, 用複數來表示,那是內行的。這裡是指我空與法
空。我空是人的主觀存在的空,法空是客觀存在的空。就人來說,既是主觀,也是客觀。本為
客觀,所以也就無所謂主觀;本為主觀,所以也就無所謂客觀。這種種說法,從釋迦牟尼佛的
認識和智慧來看,都是人的戲論而已,毫無意義。

所以釋迦牟尼佛在印心的《楞伽經》中說:人的一切一切意識、觀念和語言種種,即使是人的存
在本身,都是「妄想」。因此祂在菩提樹下悟道後說:

「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在「妄想」中,龍樹菩薩的《大智度論》有所謂十八空(內空、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第一
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始空、散空、性空、自性空、諸法空、不可得空、無法
空、有法空、無法有法空。),祂從內空、外空,也就是主觀、客觀一直空到底,最後形而上的
第一義也空。

空個什麼?

既然連哲學的形而上本體都要空掉,只好用「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來表示,這是
佛的功夫境界。沒有「證量」,一切就免談!

十地菩薩都還有「障」的道理在此。

在此要強調的是:

韋達先生將佛法的空,翻成Voids,沒有錯,但也不算對,因為英語世界中並無佛法「空」的思
想。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以二分法將世界分為生滅變化的世界和永恆的世界。生滅變化的世界
是佛法的「諸行無常」而已,不是佛法的「空」;而其永恆的世界和希伯來一神教相結合,便
形成獨一無二的「上帝」文化。

佛法是在五個範疇中又超越五個範疇:

一、  有

二、  空

三、  即有即空

四、  非有非空

五、  超越前四種

最後連超越也超越。

歸到慧照一切,在常寂光中常樂我淨,這就是「佛」。

 

關於「由斷續生煩惱障故證真解脫,由斷礙解所知障故得大菩提」這兩句,窺基法師用了八、
九百字來解釋,演培法師更用了一千多字字來說明這二十四個字,其實這兩句話很簡單,就是
說人要了解自己以及宇宙的存在,因為貪嗔癡所以有煩惱障,因為無知所以有所知障。韋達先
生的翻譯是對的。

在此要再肯定韋達先生的翻譯:

他的「金剛喻定」英文翻譯的最後一句是:

「and attained after all vestiges of illusion have been shed. 」

他用「all vestiges of illusion」,這表明他實精通佛法。

「Illusion」的英文原始意義是「幻想」,韋達在此用「一切所遺留的(all vestiges)種種
幻想」,真是內行之至。

 楞伽經講,佛要破除一切「妄想」,妄想即幻想也,而人的最根本幻想,就是微細「無明」。 

從韋達先生將唐玄奘大師《成唯識論》原文譯成的英文來看,究實說來,不懂中文和佛法的英語
世界人士,是否真能懂得韋達先生所要傳達與表達的唯識學真實意義,我是很懷疑的。

我再將韋達的《成唯識論》英文翻成中文,是從其英文的原始語義、語法及結構,且多少注意到
《成唯識論》的原文意義來翻譯的。

我自己覺得好笑。

我的認識是:

人類必須有一種「共同的語言」,來理解和表達不能用任何語言表達出來的思想。這種說法本
身與事實本身就是矛盾的,人類永遠在玩語言和意識,所以永遠鬥爭,永遠不得清淨。

我在說夢。人生、人世和世界,以及宇宙本來夢夢相夢、夢夢互夢也。

我又何必作夢。
2009年 9月14日 7:48:58 星期一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

Warning: Unknown: Your script possibly relies on a session side-effect which existed until PHP 4.2.3.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session extension does not consider global variables as a source of data, unless register_globals is enabled. You can disable this functionality and this warning by setting session.bug_compat_42 or session.bug_compat_warn to off, respectively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