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佳文集]為什麼佛教界會誤解密宗
#1
小狗雄
本文來自穢跡金剛站,作者為賴靜涵老師
http://www.ucchusma.idv.tw/article/buddhaya61.htm


回想過去在研究所讀書,也參加過的佛學論文研討會,大概可以了解到,目前台灣
佛學
院校真的不少,可是我所注意的是,能夠契合佛教界需求的研究與課本似乎還是不
足。
佛學院大部分的課程都是以經典為主,但是教導方式是以訓詁章句為主。而比較關
鍵的
佛教史課本,清一色都以日本作品為主。就連彼岸大陸這方面的著作也是以日人研
究為主
。筆者還在念研究所的時候,對這些前輩學者深感敬佩。但是後來發現,佛教史的
內容,
特別是印度佛教史,對於密宗論述不是流於神秘部分,就是有宗派的義氣之爭。
日人判定密宗是印度教左派性力派影響,影響到國內兩位重量級的法師學者,
(註:印順長老與聖嚴法師)跟著就影響了全國佛學院校的教學,到現在,許多顯教
法師都
排斥密宗,蕭平實的"真密與狂密"的作品論調也這樣產生,平心而論,蕭的結論不
算是
創見,只是沿著這一條脈絡衍生出來的。我之所以要說學者們的學養很重要,就在
這裡。



日本人為什麼說密宗無上瑜珈是印度教的左派性力派思想影響,事實上,印度的歷
史,
尤其是宗教歷史並沒有很清楚的紀錄,印度人向來不重視歷史紀錄。假如你翻開印
順法師
寫的"印度佛教史",講到的這個部分,就知道法師引用的幾乎都是日本資料,而日
本方面
的資料又引用誰的資料?據末學所知,絕大多數是日本資料以外,就是歐洲的資
料,但是
歐洲的資料又引用誰的資料?那就是學者作田野與考古調查所得到的。既然是田野
與考古
調查的東西,那我們就得了解他們調查的對象是誰,據了解,在一九六零代以前,
歐洲人
很少去西藏學密宗,就算是有一些著名的學者,如法國烈維(Levi)等人,可能是會
讀巴利
文,梵文與藏文,可是沒有一個學者真正去學佛,更別說去修密宗了。他們用田野
調查的
方式,深入過去沒有到過的地方調查,可以說是探險家了,因此成為歐洲研究亞洲
學術的
權威。好了,日本人後來去歐洲留學,跟著這些學者學"佛教",有些人很可能因為
信仰
根基問題,就提出如"大乘非佛說"之類的問題,這在日本引起很大的爭論,後來也
不了了
之。我曾在台灣大學圖書館看過有一位日本學者關於這個問題的專書,是一本很厚
的論文
集。



問題就在這裡,歐洲早期到印度,中國調查的學者當中,先是基督教的傳教士,後
來是
大學的教授們。這裡面沒有一個是學佛的,還有他們所調查的對象,都是印度人為
主。
印度佛教早就消失上百年,大部分已經是印度教徒,他們說的儀式,教義當然是屬
於印度
教的東西,但他們哪裡懂得佛教?甚至於連佛教也沒有看過,聽過。可是這些印度
的調查
,卻使得日本教授們覺得驚訝,有趣,有學者就開始蒐集印度各地的思想,研究,
到後來
拿耆那教的教義和佛教比較,作出來的結論讓人感到好像是佛教去學人家耆那教一
樣的。
後來印度教左派性力教的東西,和密宗一起比較,也是這樣做出來的。當時很多學
者去
研究印度,所以現在東京大學也好,京都大學也好,大多把佛教和印度宗教研究放
在一起
[如東京大學印度學佛教學研究室],大概就是這個背景。他們學梵文,學巴利文等
等,
看起來很專業,問題是:研究生在這個所能待幾年?日本的碩士要讀兩年,博士三
年,
加起來五年,要在五年內把梵文,巴利文,甚且是藏文學好,有沒有可能?是可
以,問題
是不夠深入!當你藏文學會了,再去西藏灌頂,可不可以?也是可以,問題是時間
根本
不夠的!而且你所學會,也是文字比對,但對於傳統的寺廟體制,修行過程,恐怕
都是
沒法子全盤了解的。所以,日本東京大學所培養的佛教學者,大部分都在作經典語
言比對
工作,五年下來都在學語言,哪有時間搞修行?可是這些博士,碩士這樣栽培出
來,
在台灣與日本都是"位同三寶"喔!就這樣,日本佛教學者開始對佛教有了不同的看
法,
有人反對傳統佛教的觀念,也有人開始反省傳統佛教的觀念。但不管怎麼說,學術
的氣候
就此形成,後來的人要拿博碩士學位,沒有一個人不讀他們的書,到現在台灣許多
大學
研究所要畢業的,論文當中的參考文獻部分,裡面還是滿滿的他們的書籍,而要在
大學
教書的沒有一個人不說他們的學說與看法。可是問題在於,似乎沒有人說過,也沒
有人
敢質疑這些前輩學者們作學問的邏輯與基礎,因為大學的老師們,很多人的老師就
是那些
教授的學生啊!就這樣一代傳一代,到今天台灣的佛學院校,教佛教史的老師還是
說,
密宗就是佛教受到婆羅門教的滲透所影響。



國內也有研究所學習日本的體制,三年內要研究梵文,巴利文,藏文,但是據我所
知,
有些裡面畢業的人說,語文都念不完了,哪有時間去研究教義和教理?不錯,學梵
文,
學巴利文或許對學佛有點幫助,但是全部的時間都在搞語文,沒有什麼時間修行,
所以作出來的學術成果都還是屬於佛法的外圍,說實在是對是錯,實在沒有把握。
但是有一點是真的,畢業之後可以到日本,歐美國家去留學。這可能是一個好處,
但是佛教學術的研究所留下的問題,就這樣一代傳一代下去,培養了梵文與巴利文
的學者
,卻似乎找不到一個專門作修行研究的學者。



佛典語文也許很重要,但是中國花了上百年的時間,不正解決了這個問題?
設立了國家級的大型譯場,完善的翻譯制度,還有印度的大師,中國的大師拿自己
生命
發誓他們的翻譯是正確的,怎麼還會有什麼"偽經"的問題呢?中國佛教的發展,禪
宗的
出現,其實就是說明一個重點,中國佛教徒已經確定了印度以來的佛教傳統,那就
是修行
。自此以後,大家都以生死事大,在修行上好好努力。如果把古代的翻譯當作是問
題重新
拿來談,是不是"畫蛇添足"?但是大家也都看得到,網路上有些人因為過去和佛教
有
惡因緣,就拿這些學者所研究的東西作為反大乘的依據。其實,只是不是佛教徒,
任何學者作出來的研究都有問題,為什麼?凡夫嘛!凡夫是會進步的,這也意味著
學者們
的研究還是不圓滿,有待努力。



我不是要大家排斥學者的研究,希望大家多鼓勵學者研究佛學。但是我個人真心希
望,
佛教學術的發展是應該要以佛教為重心,不要再把自己圈在過去殖民地時代的見
解。
                      
^^^^^^^^^^^^^^^^^^^^^^^^^^^^^^^^^^^^^^^^^^^^^^^^^^^^
早期歐美人士作佛教研究,並不是為了信佛,事實上是為了殖民地政府,更有的是
為了
傳基督教的。我覺得學佛人應該有一個見解,就是為了學佛才作學術研究,只要不
是為了
名利而作就是了。



到今天,大學裡面相關課程的佛學師資,有些還是這樣沒有改變,還是在講所謂的
[原始佛教]這個名詞,也把密宗看成佛教墮落的象徵。難怪過去我在版上說我要當
學者,
就招來一些異議。這不能怪這些人士,因為台灣發生過這種佛學非議佛教的事情,
終究學佛與佛學尚未能夠合一。我希望教佛學的學者,都能夠是佛教信徒,不要是
佛教的
外行人,甚至拿小乘批評大乘的。本來學佛人就是要擁護三寶,何況是教導這些學
佛人的
老師呢?
2005年 6月 6日 11:59:35 星期一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

Warning: Unknown: Your script possibly relies on a session side-effect which existed until PHP 4.2.3.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session extension does not consider global variables as a source of data, unless register_globals is enabled. You can disable this functionality and this warning by setting session.bug_compat_42 or session.bug_compat_warn to off, respectively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