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獨臂的滋味
#1
南無阿彌陀佛
◎邱常梵

獨臂的日子諸多不便,但換個角度欣賞,不也是「人生處處皆風景」?
尤其每天睡醒,發現右手臂又能往上舉高一些,
就像初為人母看到自己寶貝學走路,
跌跌撞撞中終於往前跨了一步那般歡喜……

元月二日到法鼓山上參加導覽義工培訓,行至貴賓室時,為了趕到隊伍前面錄下解說
內容,匆忙中三步併做兩步,外加一個跳躍,沒想到一個踉蹌,重重摔倒在地。被身
旁的師姊們扶起來後,眼冒金星,視野一陣模糊,右手臂劇痛無法動彈,大家著急詢
問有沒受傷的聲音,好像是從外太空飄入耳中。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只是傻傻地微笑
著,直到坐在椅上連續深呼吸一陣後,終於回過神,腦中同時想起弘一大師用齋的小
故事。

有一次,弘一大師和朋友用齋,有道菜鹹到令人舌根發麻,大家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
,直嚷好鹹,只有大師歡歡喜喜地繼續吃著:「鹹是鹹了些,不過,鹹也有鹹的滋味
。」回過神的那刻,一個念頭也平靜地在腦中浮現:「有機會體會獨臂的滋味了。」

頭幾天,總在夜半睡夢中被疼痛驚醒,我用左手輕柔地撫摸著疼痛的每一吋肌膚。醫
學說人體內約有六十兆個細胞,各負責不同的任務,以維持身體的正常運作,那麼,
疼痛是一種訊息吧,是細胞在吶喊抗議我的疏忽所造成的損害,同時也代表他們正在
努力修理,好讓身體早日康復。我不禁懷著虔誠感恩的心,向每一顆細胞深深致意。

因為同修出國,兩個小孩在外地求學,一切都要自己來,本是配角的左手,承擔起右
手的工作。我旋即驚覺平常是多麼忽略左手的存在啊!因為左手欠缺機會練習,所以
即使是單手就可完成的簡單動作,現在也只好笨拙地嘗試。我告訴自己:別急,慢慢
來,還不時給左手讚美鼓勵。

有些動作實在單手無法完成,只好試探右手疼痛的底線,先找一個支點給右手肘依靠
,讓右手臂不必太費力就可幫忙。接著,慢慢地嘗試使力,這個角度使力會痛,就換
個角度;還是會痛,再換個角度……,以遊戲般的心情,反覆在不同程度的痛中,尋
找比較不痛的可能性。

這也是受傷後最大的收穫──體會「慢」和「放鬆」。記得在一本書上看過:「放鬆
、放鬆,要放才會鬆,愈慢愈能鬆。」不只身體如此,心更是如此,當雙手無法如常
運作時,若愈急就愈弄巧成拙,欲速而不達,唯有靜下心、放鬆心,一切動作慢慢來
,反而有餘裕能圓滿完成。

意料之外的收穫還有,以前出門不是開車就是騎摩托車,都是採最快最短的路線;受
傷後,近程靠步行,遠程靠公車。公車總是繞經人煙稠密的路段,花費許多時間,但
也讓我看到之前沒機會瀏覽的街道風景及乘客眾生相,有時不想外觀,就轉而內省,
或是持咒、冥想、觀呼吸,身心一片自在。

回首獨臂的日子雖有諸多不便,換個角度欣賞,也是「人生處處皆風景」。尤其每天
睡醒,發現右手臂又能往上舉高一些,就像初為人母看到自己寶貝學走路,跌跌撞撞
中終於往前跨了一步那般歡喜,總是滿溢重生的喜悅。

〈摘自法鼓雜誌183期〉
Wed Mar 9 07:23:46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

Warning: Unknown: Your script possibly relies on a session side-effect which existed until PHP 4.2.3.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session extension does not consider global variables as a source of data, unless register_globals is enabled. You can disable this functionality and this warning by setting session.bug_compat_42 or session.bug_compat_warn to off, respectively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