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轉貼悲金悼玉的學佛記(八)
#1
常寂光
悲金悼玉的學佛記

八:情棧紅塵

那一抹圓滿滿,滿月的臉,一陣子不見,已成一彎新月,瘦,那細瘦如竹影搖曳得扶疏 ,
暗過臉上的慘淡青白交錯,髮絲垂下的暗影,認不出眼前是流浪漢還是流浪的吉普賽
人.印象模糊的身影,一頭蓬亂的髮草,一陣子未刮的鬍鬚,活像個深山野人般令人剎
異. 小娟一眼就認出是我來只是她還不能確定,走向前問道:

「 請問你是粱昱偉嗎? 不,我不是粱昱偉,我是孤臣孽子. 」這分明是昱偉的語氣,
但是為何他表情呆滯,回答充滿無力,

(是內心受到傷害與創痛嗎?)

「我是羅小娟,妳還記得嗎?」 迷茫的意緒,不理會小娟,喃喃自語的說: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可是父母不仁,父母不仁...離思
的情緒猛然抽出一絲理智來. 」

「小娟,小捐小姐,妳怎麼會在這裡..」迷惑的眼突然閃亮有神. 

「我問你,你怎麼蓬頭垢面落迫成這樣.」

「 我,我,我.....」支唔其詞,想提起勇氣卻又抬不起頭來. 搖一搖頭默下心頭眼淚
的暗鎖. 

「你可是受了委屈.」這一句話像是一句咒語似的開啟了心中被列為禁區的那一塊冷
硬的疆域. 

「我...!」想開口說還懸在那要脫不脫的出口. 

你放鬆心情,靜下心來慢慢的說.小娟在旁鼓勵的樣子,緩和了我的心情. 「我,我是
孽子.我與父親吵架,我出走離家,我無法待在充滿紛亂不安的家裡,我是芻狗,我是一
隻芻狗,我是一隻父母不仁丟棄的芻狗. 我好難過,離開同學家後,我不知道要向哪裡
走,媽媽和妹妹受到父親無情的迫害而勉強的忍耐,我,我不行,我還要聯考,我只好住
在朋友家裡.可是我心已死,我無能為力,不能重拾書本再做復習,我是孽子,我是孤
臣,我是流浪十九年的小白,晉文公先生.」

 撕聲力竭的說著. 聽著昱偉頗有條理的話語,卻又有幾分失控的感覺,她的直覺告訴
他,他受的傷好深,他就像一個迷失在萬丈深淵中等待救援的人.柔情的看著他一種憐
憫的心情油然而生.

「 那你要不要來我們佛堂住,彌勒祖師會幫你消災化劫,助你躲劫避難.」小娟柔聲
慰語給他鼓勵引導他有個方向來. 

「我,我不可以跟女生同住.」訝異的說著男女有別的道理. 

「你不用擔心我們一向男女分開,乾坤分班.你來會有很多道兄照顧你,請你不要逃
避. 」

「好,好吧!」!茫然無措地隨著曉娟的引導而答應. 於是我便來到離家裡十幾分鐘距
離的佛堂,住了下來,裡面住著一位姓王的先生,他們叫他壇主,還有一位五十幾歲面
容慈藹的婦人,他們叫她點傳師.小娟跟他們說了我的遭遇,莫名奇妙的被他們說著一
些四書倫理及彌勒佛的事情,結果就求道了.我忘了內容說的是什麼,此刻我已無心情
去理會心中困苦引發的感受所能面對的事情. 這屋子是上下兩層樓,樓上是佛堂,樓
下是住家,樓上樓下共有四間寢室,剛好分為男女各兩邊,一邊他們叫乾道,一邊叫坤
道,此刻我才知道這名稱是代表男女的意思. 我時常愁悶,他們說消業障最好的辦法
就是叩首,小娟每天陪我做一千叩.在吃飯時她會親自將飯菜夾到碗中給我,我好感
動. 她時常軟言細語的安慰我,說人生有苦才能出世解脫,如今你遭逢變故就是上天
為你準備將來成就聖賢腳步所蘊釀的資糧.於是我所受的苦,便是在哀慟的痛楚,也受
不了愛語的低呼.

她鼓勵我打電話回家看看跟母親報平安,她知道我恨透我的父親了.只是我每次打回
去就是那音聲燥燥的問話聲語. 

我發覺我正一步步的喜歡上小娟.是移情作用,還是感情無以依託的憑藉,還是她像夢
蘭,我審慎調整自己對她的感覺.我在佛堂住了半個多月,這天,手機突然間響起.我接
起電話,是媽媽打來的,她說她已經在嘉義外公家跟小妹在一起,慧玲也住在同學家
去.爸爸打了好幾次電話回去還說要把她們帶回台北來. 

我告訴小娟我想回嘉義去看媽媽,但是我害怕見到爸爸.

小娟看著我沉重的表情,知道我的心裡的痛苦並不是一時間就能消除. 我心中有悲,
更有來不及說出的苦,只要那悲與苦不能宣洩想要重建親子間的天倫,難!!

於是小娟每天跟我講著一些勸人行善的事情.叫我安心的默念彌勒真經.守住玄關默
念真言,不讓思緒心情轉浮飄懸放逸無助.要我全神灌注這樣才能收攝心念.這樣才能
穫得佛菩薩的幫助.

我常利用時間騎著車四處遊蕩,只想讓風兒帶領我奔向天堂.媽媽給我的幾千元都讓
我用來當加油的燃料費,這天我有種深深愁濃的感覺.我不知不覺間騎車經過家裡樓
下.樓下的鄰居阿忠見到我關心的問著我的近況.我告訴他們我現在住在別人家已經
很久沒跟家人連繫.他對我說.

「你父親發酒瘋,每天晚上凌晨一兩點就會把伴唱機的音響開到最大聲吵的附近鄰居
都睡不著覺.對面的陳先生曾經三次打電話報警要他不要擾亂鄰居安寧,只是警察告
誡無效,原本要進入你家.沒想到你父親對警察說你沒有收索票我不讓你進來.最後警
察只好摸摸鼻子走了,有時候突然會在深夜一兩點聽到你父親的發財車發出燥音震耳
欲嚨的喇叭聲繞著我們這條路來回大聲鳴放.附近的人一直都在抗議.紛紛找里長請
他來解決這件事情..」

我問他說你怎麼知道這麼詳細.

他說是她媽媽開里民大會聽到的反應.有時候我們都會被你爸爸的舉動給驚醒.

我向他道歉.說著父親給他們及鄰居所帶來的困擾.他很同情我的說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要好好的照顧你自己..」也因為我家的這個事件後來學成里
里長招募志工組成一個巡邏隊.

我聽了真是非常感慨.您傷了我們一家人還不夠,又給別人製造麻煩來.

這天是星期天的下午,我在下午的兩點時分來到承天禪寺.

對著正殿外面望著土城市區的攜來人往朝山的旅客人滿為患,駱驛不絕看著承天禪
寺,人山人海,陽光曬在承天禪寺的樓牌,更顯的亮麗耀眼起來.這是星期日,寧靜的殿
堂傳來詳和的梵唄聲.回想起從小迄今刻骨銘心的感受.心中因著念佛聲有著清醒的
一刻.意觸頻頻茫茫失落一份感觸吟出一首詩的寂寞.

 車影幢幢人湧動.

日映承天照碧空.

生命境轉恍如夢,

似幻煙塵難重縫.

人來人往的花團錦簇般,陽光的斜照是亮麗的殿堂.而生命是否在車水馬龍之際像一
場遊移的浮夢,如輕煙一履飄過難抓,難得,難再重逢.我回憶起生命中的每一個境轉
的抉擇點是否就像如夢輕煙,清醒了,太陽蒸融霧氣變成美麗水滴.我的相思愁苦是否
已變成那一滴凝聚的生命汁液.那這水要放在哪裡.要如何讓這水滴不枯竭而取之不
盡.放杯子裡吧!!放在杯子裡水就不會消失.只是杯子裡的水還是一滴水.那要放在那
裡呢?放在池塘裡吧!!池塘也會因旱災而有乾旱的時候,那要放在哪裡呢?那麼就放在
江河裡,順著江河的滾滾不絕緩慢的注入大海裡成為永遠不盡的生命.昱偉.昱偉.昱
偉你這小小的水滴要如何放入江海裡.........!!昱偉,何處是你心底的皈依.

後來接到媽媽的電話叫我回去外公家裡看她.我跟小娟說了這件事之後她很高興的讓
我走.於是我來到外公家裡看見媽媽眼神的愁苦.親戚舅舅們對父親非常的不諒解都
勸媽媽離婚算了.看著四歲大的小妹無知的表情媽媽只是搖搖頭..心底正愁著到底還
要不要回台北的家裡.

慧玲也說著自從我離家之後父親搔擾她的事情.有一次她氣不過竟和父親打起來.我
真佩服她有這種勇氣.只可惜這樣還是無法轉變父親的習性.後來父親亂的讓人受不
了在跟媽媽商量之後決定離開這個家.在放暑假的第一天她就跑到同學家住.母親也
帶著小妹離開這個長期折磨她精神的痛苦之地.來到外公家裡開始討論父親來時要如
何面對的事情.我跟母親說我住在佛堂裡.母親心中略感寬心.問我到接下來要如何安
排自己考試是否能上榜上的去.說到這裡我真的是痛苦的不知所以只有淡淡的一句
說:

我要重考就輕言帶過去.後來我回去台北,媽媽打電話來說.父親來外公家找她時被外
公趕了出去.我的心情竟然有了一絲喜悅的表情.我是否不孝我不知道,就讓讀者去評
論吧!!

就在二叔新居落成搬新家時父親到二叔家裡去慶祝誰知他一喝酒馬上胡言亂語得罪
了不少親戚.後來二叔面子掛不住親友建議在他的酒裡放安眠藥.

就這樣順利的將父親送到泰山一所精神療養院去強制戒酒.

自從父親被送到泰山的精神療養院戒酒之後我便告訴小娟說我可以回家了,媽媽叫我
要好好的看著房子.他還要待在外公家裡一陣子.

於是我回到家裡,看著整個空曠家裡的擺設,那牆璧塗滿了一些字句.寫著.佛.寫著
道.寫著我是濟公活佛.我看著心底有股愁默的厭煩感.心想這又是老爸醉酒時的傑作
了.來到後陽台.我聽到微微人語的聲音,夢蘭的房間燈光亮起.我趕緊跑出屋外,上了
頂樓陽台,想一覽而下的看著窗內是否夢蘭在家.霧影迷濛的天色拍下微亮的曙光,徹
夜未眠的佇立在陽台上,恣情縱意的領略著清晨破曉前的寒涼.我只能癡癡的傻望.此
刻夢蘭是否還記得我,是否在與過去的情人甜蜜如膠似漆的氣氛中發現到我.發現到
一個曾經陪她走過寂寞的寒冬. 

 我在家裡靜靜的思索.回想她給我的種種感受.那印像最深刻的貓空之遊讓我興起寫
這短句詩的念頭.時間隨著詩意撩繞的研磨.一句一句寫下心底的表露.

失望是深陷泥沼的土褐.

失落是無盡深淵的黯藍.

傷神是令人失望的白綠.

憂鬱是微怏不快的玉藍.

恐懼是心驚膽顫的墨綠.

懷疑是心神不定的紫綠.

輕愁是幾分凝重的淡棕.

癡心是令人迷醉的酒紅.

低潮是一抹憂鬱的暗紫.

淚水是情緒失控的霧灰.

哀愁是葉落凋澪的澀黃.

傷心是撕裂音碎的絹紅.

驚悚是心卜未定的慘綠.

等待是一掃蛭固的灰白.

於是我學會世上最難忘的回憶是相思與等待........................








只見茶坊進來了一位男子,推門而入,滄桑的面容使人印象 深刻一種熟悉感讓她突然
間想不起誰來.

「歡迎光臨」麗容職業性的笑容回答著.
「嗯,」那男子悶了一聲.
「請問是用餐還是泡茶,」親切的口吻給人體貼的感受.
「給我高山茶壺泡的好嗎?」來人這樣的說著話語.

「好的,請稍等.麗容走到茶水間準備著茶葉,心裡面覺的奇怪怎麼現在來的這一位男
子好像在哪裡見過.不一會兒準備好茶水一一的遞送到那男子的面前來.這時麗容仔
細的 端詳著這位陌生的男子.竟然是昱偉.

「昱偉,你怎麼來了都沒叫我.半年多了最近過的好嗎?.」

「小姐,妳認錯人了吧!!.」

麗容微微一楞.不會吧!!眼前這位竟然不是昱偉.是我的錯覺了嗎?為何他身上有著振
辰的感覺.再仔細的看著那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面容比昱偉多了條魚尾紋線.
 不是他才對,麗容覺的有些不對勁,因為這位男子雖然很像昱偉.卻沒有昱偉來到這
裡的朝氣與活力,看著眼前這位客人.活像個天涯追夢客般,臉上的滄桑感不像娃娃臉
般的男子所擁有的感覺.仔細端詳他的臉眉宇間有種不凡的氣質,眼睛旁邊勾勒的魚
尾紋,直覺比昱偉大了幾歲,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麗容評估過後還是先道歉.

「沒關係..」笑一笑那感覺擺明就是昱偉.

麗容不去想這件事情.過一會便送上這位客人所需要的東西.

麗容對著這位陌生的訪客多了一份關注與留意.一個人靜靜的在那邊吃著東西.她突
然產生一種憐惜的感覺.在這雕欄玉砌的雅室裡,總是覺的有些冷清,也許是仙境註定
要閒少人居才能有著那桃花源的詩意.麗容看看這熟悉  的工作環境,歡笑耳語,滌塵
映心的直契,愈發不忍別離,只是...(怔仲間)別塵居士從樓上下來,輕柔神穩的氣品,
讓麗容回過神來.

 「麗容,還有客人嗎?」一聲平穩和緩的聲音.

    「是的,居士.」麗容甜美的回應著.

 只見別塵居士走到那位男子的旁邊,突然間那位男子放下了筷子,一動也不動的直盯
著居士瞧,眼框中不自覺地泛著淚水,    別塵居士坐了下來,對他說.

「你已經完成自己的心願了吧!!」居士這樣對來者說.
「嗯,我已完成十年前所預設的一樁心願.」肯定的語氣釋放內心的心情.
「很漫長吧!!十年是一段不短的時間,也是該說說你寫這本書的事情的感受吧.

「我的心兒只剩下一小塊.我的心兒只剩下一小塊........!!.」來者微微悲鳴著.

「我懂.這是滾滾紅塵中所必須經驗的歷練與折磨.」別塵居士安慰的說.

「只是這時空境物的遞合,最後的毀滅竟只剩殘存意懸的思念.我該如何我也不知道.
只知道目前的我只能自淨其意我只能藉由寫作慢慢找回自己.找回過去.」心中的無
奈一切只能自淨其意.

「能說說你這部作品的緣起嗎?.」居士關心的探問著.

「這部作品最初叫做地角窮隅有奇花.主要的是要人們留意生活周遭不經意的事情也
會有著璀燦的光暈.這部作品又叫做愛佛.因為佛像錢.佛像媽媽.佛是一切所願圓滿
的覺者.愛佛.請佛讓我了卻一段未完成的戀情.因為愛佛所以學佛.因為失落所以有
著深沉刻苦的感受.因此這部作品又叫做悲金悼玉的學佛記.用來記念我那未完成的
戀情及自己的親身經歷.

「看著你述說的感受還真像是一個修行者的修證了義..」別塵居士有感而發.

「諸菩薩萬行.....」來者突然說出這句.

「首楞嚴經...」振辰突然聽見諸菩薩萬行馬上插了這句話來.

只見來者與居士相視一看突然間笑了出來.

 振辰突然插入這句引的兩人發遽而笑.心中有股不好意思的感覺.

「對不起打擾你們的對話..」振辰道歉的說自己不該條件反射下就亂插話語.

「沒關係.請坐..」來者笑一笑的說.

「對了振辰.這位是一位很優秀的學佛作家..」居士介紹眼前的這位客人.

「噢!!請問您都寫什麼類的作品..」振辰好奇的問著.

「這.........」來者突然有著沉默的感受.

「這位作家以前是寫武俠小說.只可惜雖然有獨特的意境卻沒有更緊湊的張力及豐富
的學養..」別塵居士說著來者當初的火候不夠.

說到這裡來者心中黯下了表情.註定無法補捉到真人們心路經歷的感受.

「那很可惜.那您現在都寫什麼小說呢?.」振辰關心的問著.

「簡單的小說.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小自傳類小說.」來者謙虛的說.

「出書了嗎?.」振辰好奇的問著.

「嗯.快出了.就在你問的這個當下..」來者對他微微一笑.

「希望能有這榮幸拜讀到您的作品.居士寫的作品都比較屬於專業性的論著..」振辰
說著自己讀著別塵居士作品的感受.

「振辰這位居士對楞嚴經也有一番不同的見解呦!!.」居士說著來者對楞嚴經也有涉
獵.

「ㄡ楞嚴經..」一提到他的最愛.心想倒要試試此人對楞嚴的看法.

「我可以請問您一件事嗎?.」心想就選個簡單的問題吧!!

「請說..」大方的回答著.

「請問您對密因的看法為何..」振辰想起楞嚴經的經義故意選個簡單的問法.

只見來者緩緩的說出.

「密因一出因緣自滅..」

「什麼?.」振辰楞了一下以為來者會依照一般佛經註解的說詞.突然間他想起有一陣
子居士一直有感而發的說著.

「依經解經轉經輪.依法用法轉法輪..」原來是這一個意思.將求密義.原來是心意識
共感的念頻.也難怪有句流傳的俗語叫做天機不可洩漏原來是指真人以上的密行因
緣.

振辰突然覺的來者不是簡單的人物.

「請問您是來自哪個道場呢?」振辰奇的問著.

只見來者說.

「直心是道場.無虛假故.深心是道場增益功德故.神通為道場成就六通故..」難不成
他是再世的維摩頡.振辰突然有種受挫的感覺.

「您還有問題想要問我嗎?」來者提出這個問提說法.

振辰突然想到心底微殃不快的一件事情.

「是這樣的我想問您對磁光效應及微波全息有什麼看法.是否夢境中就是這種頻律能
量的傳遞現象.」以前居士一言以蔽之讓振辰以前在超心理學會討論的很熱烈的感覺
被壓抑住.一直想證明這種靈學及光學的特色效應性來.

「有關磁光效應及微波全息其實早在十九世記就有人提出來.後來經過不斷的改良研
發變成我們目前所知的日常用品.關於微波全息就是高於紅外線的一種波長.而目前
利用此波長開發出全息圖像.

關於磁光效應馬志欽博士台大電機系教授曾發表下列的文章說.

脈衝微波(電報加載於微波上,即AM調變)也能為人耳或哺乳類動物聽得見、磁場
也能為人眼看得見時〔即所謂的磁光效應(magneto-phosphones)〕

看得見的電磁波已不是新鮮事,如電視已變成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聽得到的電磁
波也不是新鮮事,如電報、電話。但是,以上二者都必須經過一番裝置,才能看得
見或聽得到。現在所要談的,是我們的耳朵(包括哺乳動物)或聽覺系統不需要經
過任何裝置,「直接」可聽到一種經由脈衝調幅(AM)的微波

其原理如下:當一束微波脈衝(能量)撞擊頭部而被吸收時,先轉變成熱,產生一
小而快速的溫度上升,並隨即在極短時間內,在頭部組織中產生一快速的熱彈性膨
脹,接著此一熱彈性膨脹再誘生一行進中之壓力聲波,而可為耳蝸中的纖毛細胞所
偵測出來。之後,此一訊息便經由正常聽覺神經系統傳送至大腦的聽覺中樞。

如果說所謂的夢境是微波全息或是磁光效應的一種頻律的接受.這點說法很勉強.因
為這些波長必須經由儀器接手後改良才能變成所謂的圖像.如果你說夢境是這樣產生
的那麼研究太空科學或是光學家每一位都是製造夢境的行家.若是由靈學的關點其所
說明的現象與靈修時頗為接近.仙道裡有所謂的養靈術.必須經由其修習傳承藉由養
靈來達到一種所謂的通頻作用.這也就是一般奇幻小說喜歡用所謂的召喚獸這個名
詞.而召喚獸亦是東西方的靈媒用所稱的降靈術.如果您想要對夢境有更詳細的研就
可以看航太博士楊憲東教授寫的靈界通訊網路一書裡面有所攢述.

只見振辰覺的這位居士居然比別塵居士說的更讓他心服.轉過身來問別塵居士道:

「居士您認為他說的如何呢?」

只見居士微笑不語.

看著居士微笑的樣子.他總算明白當初居士一言以蔽之卻又認同科學的觀念是實證佛
經的最好方式之一.讓他不得不佩服眼前這位居士來.

「想必您的佛學的學養相當豐富吧!!」振辰開心的說.

「其實學佛的人滿街都是.但是能夠有清楚的理念的邏輯觀念就少有了這就是"比
量"的差異.大多的人都只是到寺廟去求佛保佑很少有人接近出家眾直接請問佛法內
容.就算請問佛法內容也少有人會統合靈學光學及佛學演化名詞的名相意思及差
異.」

「那請問你是如何整理出來這些內容的呢?」振辰想明白來者是如何修持的.

只見來者感慨的說:

為了愛   夢一生  中了術法進醫院

誰知苦                           心遺恨

殘障手冊一張證

振辰微微一楞.為何來者會說出這樣的話語.難道是他修行的過程中出了問題.為了
愛.夢一生.中了術法進醫院.振辰突然有種感慨的感覺.

難怪您能融會貫通這些領域的差異性.突然間振辰沉默起來微微想起摩登伽女的事
情.

這時突然又有客人來.振辰連忙起身道歉先行去招呼.

只見別塵居士問來者.您還有未了的心願嗎?

「祇希望能再見她一面.」來者淡淡的說.

別塵居士陷入沉默...........!!

 麗容看著這兩人,一個似山的沉穩,一個似風的飄懸,靜靜的懸出一種氣流出來,突然
間她有著非常深刻的觸動,那種感覺像是內在有人在挖井水一樣,一直鑿呀鑿的,她突
然領悟到掘井九仞的意義.過了不久,那個人起身離去,麗容站在櫃台旁邊只見別塵居
士站在門口,兩個人相視而望,久久不能忘懷.來者對居士深深的凝視那種感覺像即將
遠遊的感受.

「你何時會再來呢?」居士問到話語充滿留意.

心中有著種種的感觸想送別的說:

送別君歸君別送.

東西過往過西東.

遠山迭疊迭山遠.

風動風隨風動風

念頭的話語即將脫口說出心中一念.罷了這詩已經要送給風姿了.

只見來者深沉的說對著別塵居士說:

「就當作是一場緣起的風動.」

正當離來者離開之際振辰突然走來對來者說.

「請問該如何稱呼你.」振辰希望能夠認識這位客人.

「叫我作者吧!!」來者突然這麼說.

「作者.」振辰突然訥悶起來.

只見作者像神喻一樣對著他說.

「也許未來的你將是主角.」

「主角..」難道作者要寫我嗎?突然有一種喜悅感泛遊上來.

(奇怪修行人該有這樣的喜悅嗎?)振辰馬上將這種感覺壓抑下來.

「希望你的修業之路會更順利..」別塵居士送來祝福的感受訪彿是知己的遠行.

 

坐在屋子裡我靜靜的看著環顧這幾個月未曾住過的房間.心中起了陣陣的感慨.如今
只是景色依舊.景色依舊...於是我翻開床頭櫃成堆的信件.那是我從國中交筆友就累
積的信件.林林總總一共有四百多封.我細細的回憶當初用心回應感受信的內容.有幽
默,有鼓勵.有談心.有逗趣.有著嘻笑怒罵種種感受和遭遇.突然間我見到夢蘭回我的
兩封信.一股熱淚緩緩的自眼中流出.

我想起她.想起夢蘭.想起夢蘭是否在美國幸福快樂的生活著.突然間我放下信件走到
書桌旁的書櫃.拿起紅樓夢翻閱.只可惜如今女主角已不見.只剩下一本書.一本悲金
悼玉的書.我暗自咀嚼這微微的感觸.心底亦發的悶愁了起來.夢蘭.可知妳是我今世
未完的相思與等待.看著電腦.想想自從在佛堂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沒有再碰過.心想
也是該好好整理信箱裡面的信件的時候.收著信發覺到有著一百多封的廣告信件唯一
讓人覺的亮眼的是標題寫著"無恙".的一封信件.於是我看了內容:

與你相識是最平凡又訝異的驚喜. 昱偉.好久不見.現在過的好嗎?

不知道你是否已經考上了大學了呢?希望你能來當我學弟.我在美國過的很平安.只是
在攻讀博士的他對我很冷淡忽冷忽熱的感覺讓我心底愁悶了起來.剛開始與他相處時
心情既高潮又失望. 快樂既短暫又沉默. 相思既悸動又神往. 戀愛既鮮美又帶傷.我
總是難以掌握他的動作曲向.有時候我們會吵架.每次我都讓他壓抑不住就哭.

哭累了就埋在枕頭裡睡了起來.這一陣子他對我很冷默.我不知道是否我們之前已有
了第三者.還是之前他的女友有在回頭找他過.你呢?之前聽打電話給姐姐聽姑媽說她
們開里民大會討論你父親的事情你還好吧!!一切是否如意呢?

幾個月前因為腎臟的關係我住院了.也因此我沒念哈佛.或許我會考慮回台灣繼續完
成台大的學業.心底愁悶的無闌憑處.還好振辰哥寫信給我讓我在身心交迫的痛苦中
有個宣洩的窗口.昱偉.對你的思慕日益漸濃.想起過往的前塵總總我也只能稍來一封
簡短的信給你輕輕的問候.也許以後我就不會再寫信給你.也希望你將來會有一段屬
於自己的真正戀情.

呼吸是相思哺動的霧白. 空氣是為愛漫延的豔紅. 我找不到任何顏色形容這句 --我
愛你-- 是我在美國思念你後所呼吸到的空氣. eilee

看著夢蘭的信.頓時讓兩顆輕觸交互的心變得透明. 頓時讓沉醉的光暈效應變的清
醒. 頓時讓愛慕發紅的情愫變的亮麗.頓時讓冷酷寂寞的眼睛變的熱情.頓時讓鐵青
無情的臉色變的歡喜. 頓時讓青春湧出的活力變的帥氣.

 我細細的重讀著夢蘭的信,那口裡吐出了青鳥嘴上啾啾的說,

((我要飛翔,要飛翔,飛翔到有妳的地方,吶喊著心中對你的想望,))終於竄出語默的
囚籠,在空中飛舞著,四面八方滲著恐懼的毒箭,紛紛射來,血紅哀思的血,泌泌的從中
箭處滲出,瞬間的失控下墜,墜落無底深淵,淒慘哀楚的慘烈,連連落墜.剎那間一片黑
暗見不到任何色彩,有人將燈光遮了起來.

突然萬物竄出與身影交叉而過,下跌中看見即將閤上的寶盒,失神的跌落盒內,閤上.
祇見盒中一片亮黃,這亮黃的光芒它輕聲的告訴我,他的名字叫--希望.

我極度悲傷,因為此刻我已無法在她的面前釋放心中的亮黃.於是盒子被我相思的撞
擊,奮力的撞擊,撞的頭破血流,終於撞出個窗. 我走到陽台對窗相望,可是否能在此
窺視激竄而出的希望之光

.小小的後陽台鐵窗,罕見地由頂樓折射照下落日的光芒.可是希望女神再次眷顧祝
福..

無助.......!! 

離開了家走在寂闃無人的街道上街燈將影子拉長,影子裡彷彿有一陣孤獨正在牆上無
邊無際地擴大,就像陰影的黑蟒要將我小小的身軀吞下,黑夜與暗色外套的遮蔽讓我
的心漆黑地摸不清方向,無助行走的跫音.寂寞再度降臨.深深的回憶止不住的黑白眼
睛的嘆息.

我走過寂靜的步屢陰風愁慘闃夜寂寂.有誰能回流既往的經歷與跫音. 


回到家裡,我收攝心念,拿起振辰哥給的書將當初未完成的詞填起來.
本是春情的蝶戀花,因著心傷而改起傷春的內容來.

傷 春      蝶戀花

朝露曙光車響動  後座無人   抱柱誰能懂


紅綠燈下浮影弄       喧宵紛擾奔疾湧


逝水如斯人慌恐  乍見春明   惹遍心傷痛


緣滅盡聞相思種       獨情棧戀紅塵夢

早朝時分天色微露,悠揚的車響聲發動了又是一天的開始.望著後面的座位,那曾經愉
快而甜蜜的相聚,如今只剩下尾生的信守,我的心情有誰能懂,這份心念是我的等待與
追求.
紅綠燈下的浮影喧騰,亂過整片亂舞.喧囂吵雜的喧鬧聲像潮水波湧不停,這是生命必
經的喧鬧,也是成人世界裡所必須面臨的壓力.

逝水於生命的長河裡不斷流逝的感慨所愁悵的是何種心情而傷懷,
給我的日記像是一種希望,事實卻刺痛我滿傷.

緣滅了應是收拾重整心情歸於平淡的時候了.可是因果已了,可是愛緣已斷.我可是否
能像菩薩一樣,泛愛眾而親仁.還是以神愛世人來覺悟眾生.

 何處又是我的因,哪裡又是我的果.

可是菩薩?可是眾生.在云云眾生的有情世界裡,哪一個是我的因?我為何而來?

覺悟的可是有情!!情棧紅塵,哪一個是我棧情紅塵的悲願之心.

 我愛妳eilee.

昱偉于!!
回覆 | 轉寄 | 轉貼 | 返回
2003年11月11日 9:42:10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

Warning: Unknown: Your script possibly relies on a session side-effect which existed until PHP 4.2.3.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session extension does not consider global variables as a source of data, unless register_globals is enabled. You can disable this functionality and this warning by setting session.bug_compat_42 or session.bug_compat_warn to off, respectively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