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轉貼(悲金悼玉的學佛記二)
#1
常寂光
悲金悼玉的學佛記

二  照片拾情
 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咀嚼著基本教材的語句而頗富知味來時

突然傳來一聲叫喚:
「阿偉呀,要下雨了,快點把衣服收一收..」這一聲催促硬是活聲聲的將我沉浸的意
境給扯的撕裂出現實來。.
「來了,真受不了人家正思索的入神的說。」,沒好氣的勞騷滿腹。
「少年哩,20歲了內,敢說老師沒有教你要幫幫家裡的。」母親聽見我的抱怨而說著.
「好啦,好啦..我企收,安哩可以吧!」發著閩南腔表示嚴重的不甘怨.晃著身體走向
陽台.。碰,一聲,陽台上的紗門大量釋出聲音來..
此時母親聽見,開口說:
「謀,你是要把窗門弄歹起是嗯,飼甲你這哩兒子真受不了。」母親也不悅的發出閩
南腔糾正著.
「受不了內人是我, 一天到晚念念念真不愧是淨土宗。」雙腔混雜的表達我極度的
不滿。
「阿謀,你是講完了謀。」母親再次責備著。
為了防止母親話夾子不斷朝我襲來,索性耐著性子不與她爭辯。.
走進陽台, 我看不見太陽和青草,唯一廉映在眼前的是一棟棟像夾層漢堡披著難以計
數的衣服…唉, 這就是無奈的公寓生活。不由自主的說出感受,心裡想著改天我要是
有獨立經濟能力我一定要買一棟別墅。
一邊想著一邊機械般收著衣物, 突然間, 一個眼神不經意的觸動.
「疑、怎麼會有這一張照片掉在地上。」我好奇的拿起想瞧個仔細,突然間一個意
念懸浮的觸動撩撥起內心空泛的曳影。
「天啦、這照片、這照片的女孩是誰ㄚ」
「阿謀!你是收完了謀。」
「吼啦、吼啦、」隨即將照片塞在口袋抱著衣服離開。
「碰、一聲」飛奔似的跑到房間。
「阿謀你是………」廚房、媽媽正在念著。
我,一股腦兒將衣服丟在地上,拉開電腦桌的椅子小心翼翼的將口袋中的照片拿出
來、仔細的檢視照片上是否因剛才急忙塞入而出現縐折的痕跡。
「細細審視照片上的芳容、好美。」內心不自覺的打著問號??這女孩究竟是誰。
我看著照片呆呆凝望出神、望著那雙明亮的雙眼透射出大方含蘊的氣息,娃娃般的
臉龐充滿清逸脫俗的靈氣。隨著思緒舞動幻化的身影映獻眼廉是共遊的憧璟。
正當我思緒陷入茫然之際,妹妹正好推門進來。
「老哥,在幹嘛呀、一臉癡呆像,你是思春了是不是呀! 」
沉浸在照片暇懸飛思的我突然被這一連串的開門講話聲給驚醒,活生生的將我的思
緒給扯出現實面來、我沒好氣的說: 

「老妹、幾歲啦!難到老師都沒教妳基本禮儀嗎?也不敲門、突然打斷了人家的思
緒、妳又無聊想找老哥抬槓了是不是、真煩。」回頭對著背後的妹妹囔著。
「呦,這照片的女孩子是誰ㄚ」妹妹的笑容有些詭異。
「妳給我管。干妳什麼事ㄚ」急忙的將照片塞入書本內。
「OK、OK、不管就不管,只不過呀….. 」
「只不過什麼? 」我對妹妹的斷句感到好奇。
「像老哥這麼矬的男孩子想交女朋友,下輩子吧!哈、哈、哈。」妹妹一溜煙的跑
回房去。
「誰說我矬了,只是還沒找到能讓我心動的女孩子」喃喃自語的念著、順手將覆蓋
書本上的照片給拿了出來。再次仔細的端詳著照片內的倩影,不經意的翻到背面看
到了一首字麗娟秀的筆跡。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 惜春春去、幾點催花語。倚遍闌干、只是無情緒。
人何處、連天芳草、望斷歸來路。」
「這、這、這不是李清照的點降脣嗎?」

對於自小對中國文學的析慕充滿孺慕之情的我彷彿有種知音相契的感覺。莫非照片
的女子也是一片芳心、無安排處嗎?腦海翻動的思維讓我對這莫名的女子更神往起
來。低迴吟詠著李清照的詞句令我心中有著莫大的感受。祇可惜、如此佳人絕詞卻
無法親睹芳顏心中不免煩惱懊悔起來。

走出房間來到陽台,對著鐵欄干上面望一望,想看看這究竟是哪家哪戶的姑娘所遺
失的照片。低頭看看照片、抬頭望望欄干腦海儘是莫名悸動的思念。
這時對面三樓傳來陌生女子的聲音:
「姐、妳有沒有看見我的相片ㄚ。」那聲音有些氣急著.
「沒有呀,妳照片放哪裡自己都不知道嗎?」口氣像是訓著小孩子似的.
「不是啦!我記得是放在桌子上的,該不會是早上忘了關窗戶掉下去。糟了,剛剛
下過雨,要是掉在樓下那就完蛋了。」妹妹大聲說出心中的無奈。
「諾,是不是這張呢?」拿出照片開她個小玩笑.
「姊,妳好壞,剛剛還說沒看到。」聲語吐露著喜悅的歡欣.
「我是鬧著妳玩的。拿去吧!」安撫的說著.
「不對,不是這張,姐姐還有沒有看見別張照片呢!」剎異照片會自動偷跑.
「沒有ㄚ,我回來時只有看見這張照片在妳桌上,難到不是這張嗎?」這下子可有
的找了.
「不是啦,人家要找的又不是這張,難到真的掉到樓下?人家的照片完蛋了。」妹
妹大聲無奈的說著。
「既然如此,那我就沒辦法囉?妳自己找吧!」
恍忽中聽到照片完蛋了這幾個字還以為是剛剛自己在做白日夢,捏捏臉頰,好痛,
痛的如此真實。我不是在作夢耶。我趕緊爬上陽台抓著欄干吼著。
「樓上的是不是在找照片,我這兒有一張,不知道是不是妳的。」
「是的,我在尋找一張照片,可否借我看看呢?」顫抖的聲音顯出她對照片非常的
在意。
「好,那妳到樓下來我拿下去給妳。」一溜煙的就跑到客廳開門下樓,繞過巷口的
馬路來到她家樓下。
只見她正下來穿著一件短袖的藍衫。瞬間就像天雷勾動地火,腦中翻飛喧騰的身影
活生生的呈現在我面前。呆若木雞的瞠口結舌、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
(譁、好美、好美。)心裡直咕噥著。
她看著我呆住的表情、不自覺的害羞了起來。靜默了三秒對我說道

「請問,你不是要借我看照片嗎?」那探問的口吻像出谷的黃鶯.
我剎時醒悟,回過神把照片交給她。她接到照片後隨即向我道謝,眼神流露出感激
之情。我便藉口問她:
「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心想這難得的機會一定要好好把握.
「江夢蘭」語氣大方的回應著.
「我叫梁昱偉」略微羞澀的說著自己的名字.
「那,可不可以交個朋友呢?」希望她能答應.
「這、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對不起,我要上樓了。」說著就轉身關上鐵門上去.
此刻我整個人像是乘坐著希望飛翔在天上,遽然往下跌落絕望的谷底。我痛恨上蒼
的絕情,好不容易有了目標卻一下子就破滅了,不禁想大罵上天作弄人。
回到家裡,我不禁仔細想想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要不然她怎麼一下子就回絕我了
呢?是不是故意擺高姿態叫我再試探她。想到這裡我趕緊走到鏡子面前,喃喃自語
的念著:「唔、長的不差嘛、挺斯文的…….一定、一定是她在試探我到底有沒有誠
心。唔、沒錯。」自言自語的強化自己的帥氣與優點來.

 於是我呆坐在書桌前隨手在書櫃上拿了本詩詞選集,想找一首表達對她的憧璟及析
慕。翻呀翻著終於找著了一首適合表達自己情意的詞句。終於我寫完了信,想著該
怎麼把信送給她呢?
直接把信投到信箱、唔,不行,太沒情調了。那當面拿信給她?也不行,我又不曉
得她何時會出來。直接按電鈴嘛!!我是很”閉署”的。左思右想突然間靈機一動。
於是我把曬衣用的竹竿拿來當釣竿,用針線串著信纏在竹竿
上,利用釣魚原理將信拋甩出去以便能適時纏住鐵窗。為了怕信太輕無法纏住,我
還在信中附了十元硬幣以增加重量。最後將纏在鐵窗信件上的線用竹竿扯斷,這樣
就完成囉。
我特地為此舉取名為釣魚計劃大作戰呢!

一連過了幾天始終都沒有瞧見信箱、陽台、有著希望的訊息遞來,內心愁悵的失落
感不免向我襲捲起來,雙手托著腮喃喃自語的..
「怎麼她就一點訊息也不留給我,難道我就真的長的這麼差勁嗎?還是我到陽台大
喊直接問她算了。可是,這樣會不會又很奇怪?」
躊躕間妹妹推門進來,我一聽到聲音,心想八成又是要來陶侃我了

「老妹,要是有人撿到妳的東西,送還給妳並且要跟妳作朋友,妳會願意嗎?」我
投出這個問題給妹妹接.
「這個嘛…那就要看這男的長的如何囉。」說出她以貌取人的特色來.
「那,若是妳拒絕他,可是他又不灰心繼續向妳表示、妳會答應他嗎?而且,他長
的不錯呦!」再試探一下的問著.
「那,看他這麼有誠意又長的不錯的份上那我就免為其難的答應好了。」
(免為其難,我心理暗想免為其難的不知會是誰呦!)
「老哥,你怎麼啦!」沒想到妹妹倒也關心我起來了.
「喔!沒事。對了,那假如你又拒絕了呢?」我又再一次的探問著.
「不會吧,有這麼好的事我怎麼會拒絕呢?」敢情妹妹倒也寂寞深閨起來.
「我是說如果這男孩子長的跟我一樣的話那妳……」終於說出問題的原因.
妹妹一聽到是我之後立刻哈哈大笑:
「像你這種又呆、又遜的矬樣,怪不得我會拒絕。」那捧腹大笑的樣子真令人不爽.
「走開,妳這個大笨妹,不要給我進來,出去。」大聲斥責的要她離去.
妹妹十分開心以嘲謔的眼光看著我說:
「老哥呀,你不要難過。下次不要買到過期的保養品就好了。」一副廣告介紹詞.
說完就拍拍我的肩膀,煞有其事的感覺帶著嘲諷後的快感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真想k她……….。)

 算了,求人不如求己。感傷的楓葉在我泛遊的心湖流連起來,迴盪的思緒使哀飛的
琴弦低鳴不已。走到鏡台面前仔細照照鏡子。
「不會呀,我長的又不太遜、而且我也沒那麼矬。」仔細的將儀容審視一番,並且
作出我最帥的38度半的姿勢。心想,這麼帥氣的角度任誰也沒話說了吧!
這時妹妹又開門進來看見我正顧影自憐的照著鏡子,頑皮的心情油然而生。
「哎..哎..呦..,大呆哥,在照鏡子呀!小心鏡子裂掉呦!我看看有沒有裂痕。」
說著就走到鏡子前面對著我投映的38度半的帥姿露出驚懼的抓痕。
此刻我已沒心情再和她胡鬧。我緩緩的說:
「慧玲,我是不是真的很矬、很遜呀!」經過她的刺激我也顯的沒有自信.
「老哥,說正格的,你長的不錯,只不過…….. 」語氣一頓突然神秘起來.
「只不過什麼?」我有點好奇.
「只不過是…」那話語真是吊人胃口ㄚ.
「只不過是什麼妳快說呀、」我有點受不了妹妹吊人胃口的感覺。
「祇不過是服裝差了點,顏色醜了點,頭髮亂了點,眼鏡矬了點,表情呆了點,還
有ㄚ…」又故作神秘起來.
「還有什麼!!」我驚訝被她列出了不只五項缺點
「還有ㄚ,身高矮了點。」評頭論足的說出最重要的事實.
「身高矮了點。」我馬上不服氣的說著。
「誰說我矮了,我的身高剛好170公分。哪像妳五短身裁加水桶。」語氣犀利立刻搏
回她的說詞.
「是呦,號稱一百七的老哥,還得加皮鞋。」我懶的和她爭辯而沉默不語。妹妹見
我沉默不語,臉上泛起勝利的笑容安慰我說:
「老哥ㄚ!其實被拒絕也不用太失望,我相信誠意會感動一個人。不過嘛,」妹妹
頓了頓。
「對你來說.可能困難了點。」 (..真令人不悅..)
「不過,你放心,老妹我還是會在精神上支持你的。這樣吧!老哥,你到底有什麼
困難需要老妹幫你指點迷津。」感情當起受人咨詢的專家起來.
「指點迷禁,我哪有什麼迷津。祇不過是寫信給一個女孩子她沒回信罷了。」懶懶
的說出這樣的回應.
「該不會是老哥上次看的那張照片的女孩子吧!」一口訝異的感覺令人覺的莫名.
「嗯,妳覺的她怎麼樣。」肯定的答覆她.
「~譁~,原來是隻癩蛤蟆。」不會吧!!她竟然說癩蛤蟆有沒有眼光呀!!
「喂,老妹,我可不允許妳對我魂牽夢縈的人說這樣的話呦。」警的口吻再下去就
要翻臉了.
「呦ㄡ…怎麼了老哥,連指桑罵槐都不懂呀!」反過來繞著罵我.
「哇類……」 (我又被妹妹給將了一軍)
「閒話休說,我承認我不是那種很帥的的帥哥行了吧!」我說著自己不是帥哥的感
覺.
「呦不是很帥的帥哥耶。」妹妹上下打量著我露出一臉輕蔑的表情。
「哇類….,好啦,我承認我不是帥哥,這樣妳高興了吧!」只好退而求其次,難到
妹妹不懂所謂帥哥的定義嗎?
「老哥,不用難過,早點承認不就得了。這樣妹妹我也才心甘情願為你出謀獻計
ㄚ。」感情她又要發表她的高論了.
「少說廢話,趕快發表妳的意見。」我摧促的口吻希望能獲得解決的方法.
「咳、咳!嗯,依余之拙見,老哥你就砲轟她,不斷的寫,一直寫到她答應為
止。」信誓旦旦的說著.
「拜託,這是什麼高論嘛!有沒有更好的方法ㄚ!」我不屑她這個提議.
「那!就用迂迴戰法如何?」果然又來一個方式.
「可是我又不認識她的家人或朋友怎麼用迂迴戰術。」直覺說出這個方式不可行.
「再不然就來個英雄救美,怎樣!」第三個建議總覺的不可行.
「太老套了,而且她就住在我們家斜對面,走到陽台上就看到了。」珊珊說著她跟
我的距離近在咫尺.
「哎呦!我還以為是老哥學校裡的同學呢?」這話語表明又把我的自我價值觀給貶
低.
「怎麼可能?學校的那些女孩子不是太矬,就是太三八,甚至有的就像公車站一
樣,隨便人都可以上。」我說出班上女子的生態來.
「老哥!你不也是這樣,一天到晚打色情電惱遊戲,什麼夢幻學園的…..。」眼神
邪邪詭異的說著.
「ㄟ、不要破壞我的人格呦!我只不過是偶爾玩一玩,消遣一下,我可是很專一,
很保守的人呦。咦,妳怎麼會知道,妳這大笨妹,竟敢趁我出去玩時偷玩我的電
腦。我、我、我要控告妳侵犯他人隱私權。」這下非告上法院不可.
「告,去告阿!大不了我跟媽說你買電腦回來是玩色情遊戲,不是用來寫報告,難
怪老考不好。」天啦竟然要告訴媽媽,這下我要問斬伺候了.不行.
「拜託!我都已經20歲了,我有權決定如何過我的私生活吧!算了,和妳討論也討
論不出個結果來。」垂頭喪氣的將烏雲收入我的眉尖。
「老哥,不要太難過了,其實你只要繼續再接再勵就能成功。」
妹妹出房門前留下這句看似鼓勵卻很無奈的話。
我低頭伏案,讓那裊飛的思緒化作一縷盤旋飛盤的雲,寂寞浸恣大地籠罩原子筆水
的痕跡。悠悠的情愫如火燄般竄然昇起煎熬著鍋蓋垂打爐心內的精血誠聚,令我催
度環顧寫下了這樣的語句。
「夜闌人靜愁千緒。舉目凝窗,佳人似未寢。
    催握筆管訴情意,          秋水望穿何處寄。
    咫尺芳草總不遠,          天涯羈伴在吾心。
    欲訴還難復亦難,          桌前濕沾三兩滴。」
心中頓時百感交集,凝視信上的兩滴清淚,決定再將這封信投遞至她窗前。懷抱著
心中最後的一份思念,若是仍無音信、只好將石像長眠在內心的無量山洞裡。

終於在第二天收到了期待已久的回信。我仔細的看著這封信,淡藍色的信封有股淺
淺淡淡的茉莉花香味,秀娟的筆跡比上次照片的字跡更脫俗、更具有靈性。真、
真、真是人如其字字如其人呀!守的雲開見明月,心想真是老天有眼.
三步併做兩步的往妹妹房間衝去。
「號外、號外、大號外呦。」(欣喜若狂,欣喜若狂)
「老哥,你又怎麼了,難不成對方願意和妳為友了嗎?」受到我興奮的神情炫染而
好奇的問著.
「嗯,蟄伏二十年的情感總算有了依靠,午夜夢迴的情人也已出現了目標。我希望
的女神閃爍著光亮告訴我就在前方。」雙手捧著信放在胸前,感動的凝視著窗外的
方向。
「老哥!你、你那動作表情,真、真令我受不了。拜託!我們又不是在演話劇。」
指著我的舉止動作笑了起來.

「或許是在偶然的因緣裡找回感受、找到依靠。當我收到這封信時我就已經知
道。」企求的眼神瞭望閃爍的光芒。
「好啦!老哥,不要在那裡演話劇了,趕快給我看吧!」像個急性子似的跟人家要
信.
我突然興起想捉弄妹妹的念頭。
「諾!」正要將信封拿過去。
「等、等一下!」手又將信收回。
「說給妳看就給妳看,那我多沒個性呀!」嘴角上揚.

「哼!大呆哥、大矬男。明明想給人家看,還故意吊人胃口。誰理你呀!以後就別
叫我幫你出主意。」威脅的口吻讓我驚覺會失去一位顧問.
「好吧!」無奈的將信遞給妹妹,想趁機抬高身價一番又被識破了。
「嗯、哇,ㄡ!老哥,恭喜你踏出成功的第一步呦。對了,老哥!你是用什麼方法
讓她回信的。」眼神洋溢驚訝喜悅的感覺.
「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寫了一封信罷了。」滿懷自信的回到房間將信的草稿拿給妹
妹看。
「哇!老哥!這可能是你寫的嗎?這麼有內涵的詩句,該不會是哪本愛情小說抄來
的吧!」不會吧竟然瞧不起我.
「誰像妳一樣,一天到晚只看愛情小說!你之所以無法寫出這麼優美的文句是因為
妳不知道什麼叫做思念。」這次換我來刺激她了.
「是呦,我不知道思念。那是因為我從來不會像某人一樣有色無膽的行動被人拒絕
那麼多次,卻又死皮賴臉的做自我推銷。怎麼,效法國父的革命精神嗎?哈、
哈。」那張口大笑的感覺讓我掉了滿地的雞皮胳瘩.
「走開、不給妳看。」我一手搶回妹妹的信件離開房間,
心中仍惦記著妹妹剛說過的話。自己真的那麼差嗎?算了,反正一切都已過去。現
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珍惜著這次的機遇。 

 星期天的午后我佇立在咖啡館前,靜靜等候她的到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不
停的張望四周,撥動衣袖對著手錶,一下子已超過我們所約定的時間。不知是她故
意爽約還是路上塞車,亦或是…。總之,心理已經產生出一些莫名奇妙的想法,祇
希望她出現在我身旁。就在我邊看四周邊對錶的情況下過了五十多分鐘。這時那令
我難忘的身影正一步步的向我走來。每當她愈接近我一步,我的心跳也開始加速,
起伏不定是那興奮的神情。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在苦等五十多分鐘後見到她
的倩影。 
「江夢蘭」我大力的招招手。 
只見她不徐不急的走來。 
「你早到囉。」 說話的語調真像仙女的聲音.
「不會吧,我早到。」正納悶間猛然瞧見她手上戴著的手錶。 
奇怪怎麼和我的時間整整差了一個小時。阿!昨天為了怕遲到故意把時間提早一個
小時, 

「哇類。」一不小心隨口說出。 
「怎麼呢?」夢蘭問著。 
不,沒事。我仔細的看著她發現她比上次更迷人。突然間四目交接,我趕緊將眼神
略微轉向他處,而她似乎正移開視線看著前方的咖啡屋。 
「請問你喜歡喝咖啡嗎?」心想約我來到咖啡店的門口兵該就是喝咖啡了.
「我喜歡寧靜的地方。怎麼呢?妳不喜歡嗎?」像夢蘭這樣氣質美女咖啡應該是適
合她的.
「不是,祇是我知道有家更寧靜的店卻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喝茶。」這個提議讓人耳
目一新. 
「我、我喜歡喝茶。如果姑娘知道更好的地方不妨請姑娘帶路。」俏皮的文言,迎合
她的典雅.

於是我跟著她走到較少人跡的巷子裡。當我走到這家店門口前發現竟然有如此別緻
的設計。門前是一泓池水,兩側種了許多的蓮花驚訝的是這裡的蓮花各種顏色都
有。中間是用許多大石頭排出一條路直通門內。走在石頭上,一步一個石階伴著身
旁的蓮花,真可謂步步生蓮。看著池底下的魚兒個個身長逾尺、體態雄壯、精神飽
滿的樣子就可以知道這家店的主人待它們不薄。走到門口,夢蘭輕輕的將門推了進
去。進來屋內彷彿就像到了世外桃源般。只見前方有個演奏台,上面放了一具古
箏,牆邊放了幾株盆景,右側掛了一幅山水畫,左邊還掛了一幅美麗的女子在散
花。右前方是一座出納櫃台,左側放著一座茶壺架,右側放著一個金元寶形狀的盆
景,元寶上面寫著吉祥如意。演奏台的左側則是走道與迴廊,旁邊是品茗泡茶的地
方。以暗紅,橙黃為基調,採用暗紅色瓷瓦片為地板,黃顏色的桌椅面,米白色為牆邊,
一道仿古製的木門是咖啡近褐色的大門,以及歐飾精品屋購來的風玲叮叮噹噹地響,
可是古代聚賢樓會的房舍屋瓦,別具一番氣象.整個空間約莫有二十坪大。凝視著如
此典雅的茶樓心裡著實一驚。難以想像的是外面陽光普照,這裡卻是夜燈初綻,圍
繞的是夜涼如水般的寂靜與清涼。牆邊是一大片透名的防彈玻璃牆。掛著重樓的簾
幕巧妙的分開日與夜交替的景象。此刻前方走來一位身著唐裝的長髮女郎,眉宇間
散發的氣質令我心神盪漾。 

「請問二位是泡茶嗎?」聲音甜軟語柔. 
「嗯」 夢蘭從那女子手中接過目錄在那沉思之際,我想著口袋那一千元的

   鈔票是否能夠完成這次出遊的神聖使命。 
「你喜歡喝什麼茶。」夢蘭突然問我,一時之間我不知所措。靜默間突然靈機一
動: 
「其實,我喜歡喝茶,並不會太在意茶的種類,只要能夠令人清心、清淨、滌除內
心的混亂思緒那就是好茶。」我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手上的目錄。所幸這兒的價錢非
常公道,所攜帶的錢尚能應付裕如。
「那妳最喜歡喝什麼茶呢?」我趕緊把問題推回去。 
「老實說,這兒的每一種茶我都滿喜歡的耶。喜歡烏龍茶的醇厚,金萱茶的清新提
神,武夷茶的渾融,雪藏茶的自然味及高山茶的清甜。那你呢?」說出每一種茶的
特色提供我一個方向選擇.
「我、我、我喝高山茶好了。」直覺的說出高山茶是夢蘭給我的影像.
「嗯!我也一樣。」附和著我,感覺到她也非常喜愛這味茶.
我將目錄交給那女郎之後,開始正視著夢蘭卻傻了眼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你怎麼了呢?」雙手交叉合立頂著下巴問我.
「我、我、我覺的妳好美。」禁不住的口吻洩出心中真正的話.
「阿!」夢蘭微側著臉,臉上泛起兩片紅暈。此情此景給我桃花源般的詩意。我像
是在欣賞件藝術品眼睛直楞楞的盯著她瞧。 
「咳、咳、嗯!先生,你的茶點送來了。」那位古典的女子,眼神朝我瞄來,犀利
的眼神使我低下了頭,細數那腦海撩繞的烏鴉。 
定一定神。只見夢蘭看著我呆滯的表情輕抹梨花泛映的微笑。我隨即恢復清醒。
「妳常來這裡嗎?」 好奇的看著夢蘭的眼神感覺她對這裡的環境非常熟悉.

「嗯,每當我想要靜下心或準備考試時我都會在這裡坐上半天才肯走。對了,謝謝
妳幫我找回相片。」語氣充滿一絲感激.
「哪裡,也許妳我有緣才能藉此相識吧!!」夢蘭喳一喳眼睛,我很高興繼續說
著。 
「惜春春去,幾點催花語,倚遍闌干、只是無情緒!!我很喜歡妳相片後面這一首
詞句,相信妳也是相信緣份的人吧!!」希望我的猜測沒有錯.
「嗯!」 發出頗有同感的認同.

果然我中獎了,興奮的繼續下去.
「其實人生的變化無常。有時想想在現實環境之中若能有一位談的來又能彼此關心
的朋友,我想、那就是最大的福份。」思索的語句不經意輕洩觸動的痕跡。 

「對不起,請問哪一位主泡。」女郎走到我們身旁柔聲柔氣的問著我們.
「主泡,什麼主泡。」我發出空前未曾聽過的驚嘆號.
「主泡就是負責泡茶的人。」夢蘭解釋著。 
「放在這就好了。」我面對著這些陌生的工具卻又厚著臉皮去接觸它。心中祈導著
神明,待會不要讓我在夢蘭面前出盡洋相。果然,我真的出了狀況。我竟然把一個
圓形像碗狀的東西用來裝茶,真正盛茶的杯子誤認為是要裝茶葉渣的用具。夢蘭看
我突然手忙腳亂,胡攪一通趕緊教我使用這每一種用具。 
「對不起,搞砸了。」赧然失色的訕笑著.
「沒關係,反正茶已經泡好了。」夢蘭將茶杯遞給我,我輕啜了一口。「嗯、好
香、好甜。」清新的味道帶點甘甜的口感,沁入口腔中的是一陣平和的溫暖還有一
股回甘盪漾在其間滋味舒服極了。一口將杯中的茶喝光想再繼續喝一杯時,夢蘭微
笑的告訴我說: 
「一般而言,我們在喝第一杯茶時會先品茶。」像個專家似的開始指導我飲茶之道.
「品茶,什麼是品茶呢?」我不懂.
「品茶就是將一杯茶分三次啜飲。第一次由齒縫滲入少許茶水,讓齒縫間充滿了芳
香,然後刺激大腦,有提神作用。第二次就可將嘴稍微張大讓舌尖去接觸它的味道
是甜還是苦、甘、澀、淡。第三次就可將茶整個流入口腔裡。」夢蘭熟悉的說著這
樣的話語.

 聽完夢蘭介紹如何品茶之後,才發覺原來喝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在這喝茶和
在市面上買鋁薄包裝的那種心情和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我不禁好奇的問她如何知道
這些知識呢? 
「因為我有許多朋友喜歡喝茶,時間一久就知道這些喝茶的方法。也因此、便時常
去尋找和比較看看哪一家的風格和茶種適合自己的感覺。」感情她也是個愛茶人. 
「那妳是如何知道這裡呢?」我說出這裡不容易找及今天現在只有我們兩位客人的
疑慮.
「說起來那也是一種巧合。當時我和朋友到輔大找朋友回來時經過巷口突然有種吸
引力,讓我不自覺的停下腳步。我和朋友興起想到這裡一探究竟的念頭,於是我們
小心翼翼的走入巷子裡。結果發現恍如世外桃源般的茶藝館。也讓我知道山不在高
的涵意。」怪怪怎麼會有山不在高這個名詞.
「山不在高?」腦中突然出現一頭霧水。 
「有仙則名呀!!」 原來如此的意思令我茅塞頓開.
「阿,對,對,是陋室銘.可是這裡可不是陋室耶。」我推翻她的語句用詞.
「不是陋室,那這裡是什麼?」夢蘭好奇的看著我。 
「是仙境呀,仙境才有仙女往來的地方呀!!」我說出這裡的人事物及對她的讚美.(看
著她的面容,她好像好像我的神仙姐姐.) 
夢蘭聽了微笑不語.

過了不久,只見門外來了一位旗袍打扮的女子,她的一雙單鳳眼透映著那古典高貴的
感覺,沒多久便看她朝著放置古箏那兒坐下。夢蘭看著我好奇的盯著那女子瞧,便對
我說道: 
「那一位是來表演古箏演奏的,她的表演非常好聽,尤其那首鵲橋仙.」夢蘭的神情有
些陶醉. 
「鵲橋仙,是秦觀那一首鵲橋仙嗎? 」(心想好像有看過) 
「嗯,」夢蘭點點頭. 
(哇塞,我竟然可以在這裡聽到宋代名詞).於是我凝神傾聽專注著那女子唱的一字一
句.優揚流暢的滑音,輕挑慢攏的感覺好令人震憾.那女子嘴對著麥克風輕輕的唱起這
闕詞.夢蘭幽幽的凝神傾聽著這闕詞.那女郎的手在那撥來撥去的,令人非常的神往,
那像聲樂般的歌聲,令人餘波盪漾,餘音繞梁.尤其是當她唱到~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那份淒楚,那份寄遠.真是撩他離緒更纏綿.我暗自咀爵著這個滋味.只見夢蘭,聽了
這首歌(應該是詞!)時我看見她的眼睛掛著兩顆天上的明星.觸動的神情使我有種未
知的莫名.夢蘭陶醉在那份神思飛渺裡.一時間,我竟然也癡愷了. 
隨著她的情緒沉下了表情.片刻後我回過神好奇的問著夢蘭, 
「請問一下,為什麼她在表演時要捏捏搓搓的呀!」感覺有點像在搓麵團.
 「捏捏搓搓?」噗茲,夢蘭笑了出來.(我好像問了笨問題!) 
「那不是捏捏搓搓,」夢蘭臉有些紅. 
「那叫吟、揉、按、放.左手吟、揉、按、放,右手撥音彈弦.有點類似吉它左手壓和
弦,右手彈單音的感覺.」耐心的為我解釋著.
「左手壓弦,右手彈單音??」(算了我對音樂一竅不通.)笑一笑點點頭.,就不懂裝懂
吧!!(微笑是最好的武器). 
「你知道嗎?這首詞的曲是這家店的主人編的,而且他還會吟詩作詞寫文章呢?這家店
的風格也是他設計的呢!! 」說出來讓我大吃一驚.
「哇,這麼厲害,」(心想光是能設計這麼典雅的環境就已夠讓我崇拜,更遑論其
它!!) 
「這家店的主人是位居士呦,是一位很潛心修習佛法的人.」我看見她心中嚮往的感
覺. 
(修習佛法,光是聽了就讓我想到家裡那個整天就只會念念念的淨土宗大菩薩.)我咕
噥著. 
你怎麼了呢?」 關心的問著我.
「ㄡ,沒事.」我沉默. 
「對了,你信中寫的那首是詞句嗎?」夢蘭好奇的問著我.在她所知的一百多種格式中
並沒有這樣的詞牌句型來.
「怎麼了呢?」我好奇的回答. 
「沒有.,因為我在詞集中並沒有看到這闕詞,所以想請問你知不知道是誰的作品,.」
夢蘭說著自己找不到這闕詞的窘態.

「妳是指那首夜闌人靜愁千緒.」我要確認她的問題.
「嗯.」肯定的答覆我.
「那首詞呀!遠在天邊.」意思轉了一轉故意旋一個彎.
「你,你,你該不會是指你吧!」夢蘭驚訝著.有些失態. 
(怯,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我寫不出這樣的文章,連妹妹也這麼說.) 
「好個美香菱!」夢蘭小聲的說著,眼神卻對我突然亮了起來. 
「什麼美香菱呀!!」突然覺的莫名奇妙. 
「ㄡ,沒事,對了,你讀過紅樓夢嗎?」期待著我說出有.
 「沒有耶,怎麼了呢?」(會不會顯示我知識淺薄孤陋寡聞呢?)
夢蘭這時仔細的朝著我的臉上細瞧, 
「怎麼了呢?我的臉上有蚊子呀!!」望著她直視的眼開她一個玩笑.
 「什麼!!」她楞了一下,滿臉狐疑的看著我剎時眼神跳動了一下.
「不然,怎麼會老是叮(盯)著人瞧..」夢蘭聽到這句,好像整個人震了起來.一時間說
不出半句話,隱約間我感覺到夢蘭的身上好像有些氣流從體內竄出. 
此刻我發覺道她的眼神對我更加專注,那大而明亮的雙眼,好美,好美.

夢蘭望著我出了神,那種感覺好受寵若驚呦(好高興!!) 
.接著那位彈奏古箏的女郎亦連續彈奏了數曲,琴聲有委婉,有奔放,有空曠,有迷惘,
一連串下來,每一首樂曲的樂風都給人不同的感受,只是,只是卻已無法挑動我剛才最
初的悸動.

不知為了什麼,總是覺的少了適才聽到第一首的那份神韻.,心理正納悶著,抬頭,剛好
看見門突然被推了開.一個穿著清瞿古裝打扮約莫三四十歲的男子給我一種很深遂的
感覺,在他身上我好像看到那個雲層對流的空氣似的(奇怪我是在上地理課嗎?)不
懂?? 
夢蘭突然朝著門口外望,興奮的對我說. 
「那一位就是這家店的主人,他叫做別塵居士.」夢蘭喜色添分的說著老板的名字. 
「別塵居士,」我突然震了一下,這個名字很像有點熟悉,可是又怎麼記不得了.一時
間腦海像是好幾道電流閃過去似的.不知不覺間竟然有種想哭的感覺.空泛的流光,觸
及虛浮的微粒.怎麼我就這麼個不知覺的失了神,失了魂呢?. 
「昱偉,梁昱偉,你怎麼了呢?」怪怪的神情讓夢蘭好奇的呼喚,叫醒. 
「粱昱偉....,」猛然間,我好像聽到了夢蘭的叫喚,抖然起身,藉著推開椅子的動作,
好好的把頭大力的搖一搖了起來. 
「對不起,請問一下洗手間在哪裡.」我急忙問著傾洩情緒之地.
「你往前面左轉繞過那個屏風後右轉就到.」夢蘭的眼神充滿關切.

順著美麗的迴廊走到洗手間,此刻我已無暇去看這裡的景觀設計,

急忙推了門進去.進入洗手間,對著鏡子一種莫名的感觸從鏡子中投映出來.(這是我
嗎?怎麼我流眼淚了,我記得我沒流淚呀,為什麼我會流淚.我沒流淚,那這個鏡子中的
我又是誰.我好奇怪,我究竟是誰???????????)突然間我好像發瘋似的這樣的念頭一
直盤懸纏繞不已,(發神經,發神經!!)打開水龍頭,用手盛著水讓水大量浸漬著臉頰,
潤及那乾裂的地痕.水量的浸恣沖擊著似曾相似的記憶,那份莫名的哀傷有著聖水的
洗滌,好像是上帝在為我受洗.

 

不一會,我回過神來,撕下掛在牆邊的捲紙筒,輕拭著雨過初新的大地.覺的自己的容
光好像煥發了起來.

 

走出了洗手間我回過神來只見夢蘭坐在那位藍衫古裝的男子旁邊,我好奇的看著夢
蘭,只見夢蘭說: 
「昱偉,你回來了呀,坐.這位是我剛才跟你說的別塵居士,.」開心的介紹我們認識. 
「你好.」我有禮貌的點頭問好.
只見那位居士微微點頭,眼神中出現了很渺遠的感覺.那種感覺像是高掛在天際的環
宇,無窮無際.頓時間我好像看到心中有著無限大的感覺從內心一直擴散開來.這種感
覺好奇怪,怎麼我好像變成了太空人似的.
這時那位居士居然劈頭就來著一句: 
「你為何而來. 」(我為何而來?)莫名奇妙,不就是夢蘭帶我來的嗎?) 
我突然搞不楚清,吱吱唔唔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只見那位居士輕輕的嘆了口氣,對我說道: 
「從前從前有一對夫婦住在江邊,養著一大堆的珍珠,靠著賣珍珠維生.有一天,他在
市場看見了一位陌生人對他說. 
((喂:賣珍珠的,你養的珍珠有我的珍珠好嗎?))說著便把珍珠拿出來,只見這顆珍珠
光彩奪目,令人目不暇幾,養珍珠的一看就知道這顆珠子價值連城.於是苦苦哀求願意
將所有家當及一大片的養殖場全部給他,只要換得那顆珍珠.那位陌生人聽到頭也不
回的走了,養珍珠的人受到打擊決定這輩子一定要養出像這樣的一顆珍珠出來,於是
他花盡畢生的精力到處去詢問同行飼養珍珠的方法,終於拔山涉水花了好多年的功夫
才把各家飼養珍珠的方法綜合,找到了能夠飼養珍珠的方式,卻因為過於投入.家人和
妻子因為不堪經濟的負荷而導致傾家蕩產,最後他終於養出一顆稀世的珍珠出來,等
他回頭注意身旁時他發現他早已失去家人,失去昔日共同飼養珍珠的歡笑,他突然發
現他一無所有他只剩下手邊的這顆珍珠.腦海盤懸著是昔日妻兒歡笑的深影,一個人
失神的走著來到了市場,一個賣珍珠的人向他兜售著珍珠,他對著他說:((你賣的珍珠
有我養的好嗎?))說著拿起那顆光彩奪目的珍珠,賣珍珠的人動了心無論怎麼喊價他
就是不賣,最後他拿著手中的珍珠頭也不回的走了.市場空泛的喧鬧聲一直在他腦海
纏繞不已,心中卻是失去妻兒歡笑的愁緒.最後他走到湖畔,一氣之下將那顆珍珠丟入
湖底,只聽到噗通的水聲,遊泛殘存的漣漪.」說完時間彷彿靜止下來. 

別塵居士說道這裡,我的心中湧出一陣一陣的莫名,抖然瞧見夢蘭臉上掛著晶瑩的淚
水一直對著我瞧,那種感覺,那種感覺......................................
「阿,對不起,我失陪一下,」起身快速的離開走進了洗手間讓那激動的淚珠狂瀉下
來,我怎麼了呢?我竟然在同一天哭了兩次,而且還是不知不覺?(真是莫名奇妙,莫名
奇妙)過了一會我回過神來,走回剛才那個地方只見夢蘭和別塵居士都已經站了起
來. 
「夢蘭輕輕的問我:時間不早了你還要待在這裡嗎?」 
我看看手錶晚上九點了.也是該送夢蘭回家的時候.只見別塵居士開了門,輕輕的對我
說: 
「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你找到你身上的那粒珍珠了嗎?」 
「我身上的珍珠??????????」不懂!! 

「希望你將來能照破山河萬朵.」別塵居士在兩人轉身離開的說.

回家的路上我看見夢蘭,好奇的問她. 
「剛剛那位別塵居士說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耶, 」 
「是呀,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 」 
「那我怎麼看不見我手上的那一粒珍珠呢?」左瞧瞧,右看看. 
「珍珠在這裡呢!!」夢蘭從我身上用手晃了一下一顆小珠子從手上晃了出來. 
「好呀,夢蘭妳.」 直覺她的古靈精怪.
「我怎麼了,」夢蘭盯著我瞧. 
「妳~好美呦~.」語氣中充滿真誠與陶侃.
「你..少來.」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了夢蘭家門口,抖然想起了一件事. 
「對了今天到茶坊花了多少錢,我還沒給妳耶.」拿起皮包準備將錢掏出來
「不用了呀!!」搖搖頭真像個可愛的美人兒
「為什麼不用?」我第一次發現到陪美女外出吃飯竟然可以不用付帳.
「因為你又沒欠我什麼的.所以我付賬.」語氣大方.
 「我,我,我欠"妳"呀!! 」情急之下說這一句話. 
「阿!!」夢蘭聽了臉迅速的紅了起來,這時月光照映投射在這朵矯潔的花瓣上.

當我目送著夢蘭上樓離開時心中湧出一陣溫暖的感覺,邊走著邊咀嚼著心中的這份感
觸,這時候我正發現到前方走來一位男子,容貌和我有著幾分的相似,穿著大衣從我旁
邊擦身而過,突然有種很冷的感覺,那種感覺好奇怪說是有著幾分熟悉可是面容透露
出歷盡滄桑蕭索.(奇怪,這位男子是從國外流浪回來的嗎?)莫名奇妙出現這種想法,
算了.不想了,回想起夢蘭對我的好感,真是充滿甜蜜.馬上飛奔的跑回家. 框郎一聲,
鐵門大聲的釋放出聲音來. 
(哇,糟糕一不小心又犯了這個毛病 !!)準備趕快一溜煙的衝到房間.行走間,奇怪怎
麼沒聽見那位一直念念念的大菩薩.左右張望一看,原來媽媽還沒回來. 
「好家在,好家在!!」 拍拍胸哺,順順口氣.
走到房間聽到: 
「哎呦,咱們的老哥回來了耶,怎麼,凱旋而歸嗎!!要不要給你放鞭炮,拍拍手,慶祝一
下.」一副準備看我笑話的表情令我有點不爽.
「慶祝什麼? 」我好奇的說. 
「慶祝,終於有人要和你做朋友了呀!!」妹妹的話語好像在我身上裝了針孔攝影機,
這麼精準.

 「唉呦!!感情妳是我肚裡的蛔蟲似的,這麼瞭解我.妳怎麼知道我今天出門是一件好
事,沒被人拒絕.」我也幽她一默
「看你一付興奮的模樣,臉上還寫著"我出運啦!!"像賣狗皮膏藥似的還長尾巴.」一
付口才伶利的語氣,準備唇槍舌戰一番.

「長尾巴,沒有呀.」往後看看.看著她的眼輕挑嘲笑.
「還沒有類,跟樓下對面的施施一樣,哈,哈,哈.」施施,我又不是狗.
「哈,哈,哈.妳居然說我跟樓下的哈巴狗一樣,妳夠了ㄡ.」模仿她的語氣指責她.

頓一頓妹妹又說道:
「人家是看到你有那麼一點才氣才跟你出去的耶!!」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但我不太
相信.
「是呦,」(難到不是我的誠意打動..) 
「還沒有類,給你三分顏色就開起染房,給你五批綢鍛就開起布莊.」這句話可以昭告
天下了. 
「哇類!!」 她又刺激我.

「怎麼啦,老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經不起"虧"呀!!」幽默的語氣要我接受她的說詞. 
「夠了,從現在起我不跟你開玩笑了,我要變的很有格調,像紳士一樣,這樣才配的上
夢蘭.」說著我的人生即將為她而改變.
「哇,夢蘭!!蟄伏二十年的情感總算有了依靠,午夜夢迴的情人也已出現了目標。我
希望的女神閃爍著光亮告訴我就在前方.」熟悉的感覺再次由腦海迴響起.
「慧玲,妳,妳,妳夠了呦,居然模彷我.」我抗議她侵權. 
「好啦,不跟你開玩笑了,對了你們今天去玩的怎麼樣.」這下總算問到重點了. 
「夢蘭今天帶我去一家茶坊,很別緻典雅,古色古香呦.」我說出自己未曾去過的美麗
的地方. 
「古色古香,在哪下次我要帶朋友去.」慧玲打算呼朋引伴有福同享一般.
「不告訴妳,免得妳去破壞格調.」氣惱的口吻說著慧玲語氣尖酸沒有淑女的氣質. 
「是呦,嫌我沒格調,看你以後有什麼事就不要找我商量.」(哇.天拉!!那我不就少一
個愛情顧問師) 
「好拉,這我們以後再說,對了後來我在那裡有遇到那一位老板,他還說了一個賣珍珠
的故事,還說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說.」我分享這個感人的故事給妹妹知.
「賣珍珠的故事?」妹妹聽了一臉疑惑. 
我仔細的將故事說了一遍,看看妹妹一直猛點頭,最後妹妹很慎重對我說了一句話. 
「老哥,我覺的你被那個人騙了,」一副煞有其事的口吻說出最後的判斷價值.
「什麼,我被騙了,怎麼說.」我訝異那動容故事的背後竟然被妹妹認為不誠實. 
「你聽那個人說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是不是.」頡問的口吻令我不得不承認. 
「嗯,」我回答她像是告訴她這是真理的話. 
「我不覺的每個人都有一粒珍珠耶,不過,」她的斷句引發我的好奇. 
「不過什麼,」 我接著她的口語想瞭解妹妹想表達的真意.
「不過我倒覺的老哥是有一粒珍珠.」語氣充滿一絲吊詭與肯定.
(咦,奇怪,難得妹妹倒也識貨,把我捧了起來.) 
「不過此珠非彼珠呦?」猜一猜看是什麼珠. 
「此珠非彼珠,什麼珠?」我要答案. 
「真豬呀!!真是~豬~呦.」說著拿起手機帶頭套的那個豬頭對著我然後,一溜煙的把
門給關上. 
「大笨妹,妳太過份了.」(按奈不住!!) 
「誰叫你不告訴我那家茶坊在哪裡.」隔著門傳來微弱的聲音.

我回到房間坐在書桌前仔細的想著剛才自己與妹妹的對話. 
老實說,妹妹說的一點也沒有錯,或許是夢蘭看我真的有著那麼一點才氣才願意跟我
做朋友,什麼美香菱的, 
「咦,美香菱,紅樓夢…」,心中覺的莫名奇妙,趕緊把電腦打開, 在搜尋系統上輸入
美香菱的名稱,只見不一會兒出現了一些美香菱的資料,原來在紅樓夢裡可是那引文
的介紹竟然是什麼來著” 美香菱屈受貪夫棒….,莫名奇妙,說我沒個性也就算了怎
麼還遇人不淑的屈害受苦,這是夢蘭說我像香菱的意思嗎?不懂,索幸的將這回的紅樓
夢給看完,還是不懂,又將紅樓夢從頭看了幾回…天啦,我發現我的腦海又出現烏鴉盤
旋,眼冒金星,受不了,真是受不了…整本紅樓夢,我只記得以前念國文課那個劉姥姥
什麼來著,ㄚ,對,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嘛!!說我像劉姥姥,還說的過去,因為今去去的地
方真的令人大開眼界.問題是夢蘭竟然說我像美香菱,真是不懂,不懂,搞不楚清,改天
再問她好了.仔細想想,好像又不能當面問她,要是她覺的我胸無點墨,那怎麼辦,雖然
我是很想在她面前表現我是很有涵養,可是術業有專攻,我又不念”茍文系的”(猛然
想起國中那個外省老師的口音),這叫我怎麼啟口嘛!!難得今天給夢蘭的印像這麼好,
我要努力保持下去,想著,想著,又在網上看了紅樓夢兩回. 
(天啦,敢情這曹公才情之高,竟也如此風雅隨興,一大堆莫名奇妙的詩呀詞的,真令人
歎服,尤其第五回的真像是今天去的茶坊一樣,那種感覺好像仙境,夢蘭真的好像那個
神仙姐姐呦). 
「倒是那個寶玉,我倒覺的形容的感覺和我有點貼切.」自言自語的回過頭看看後面
房門有沒有打開,免得待會被妹妹聽到又說我在那自以為是的說嘴自誇,老實說雖然
我是念工科的,但自小就是中文這科一直都沒有在成積單上出現過紅字所以才會感到
興趣,要不是古典文學比其它小說來的耐讀便宜,自己又沒太多閒錢去買有的沒的,我
才不會去看那些像儒林外史啦,鏡花緣啦,西遊記,三國演義的.要不是國中受到那個
小太陽作者的影響, 我才會想說靠寫信交筆友去提昇心靈的涵養,及與人交流拓展生
活領域及知識空間的.只是,這本紅樓夢對我而言,未免是天書了吧!!看的暈頭轉相,
還不如讀讀金庸先生的武俠說來的刺激有趣..呆愣愣的將電腦關上,躺在床回想今天
思緒的昂揚,凝視著天花板雙手向前伸張. 「夢蘭,我的夢蘭…」陽台邊傳來貓兒配
樂思春的叫聲
2003年11月11日 9:33:53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

Warning: Unknown: Your script possibly relies on a session side-effect which existed until PHP 4.2.3. 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session extension does not consider global variables as a source of data, unless register_globals is enabled. You can disable this functionality and this warning by setting session.bug_compat_42 or session.bug_compat_warn to off, respectively in Unknown on 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