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583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羅睺羅阿修羅王月天子。時,諸月天子悉皆恐怖,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說偈歎佛:

「今禮最勝覺,  能脫一切障,
 我今遭苦惱,  是故來歸依。
 我等月天子,  歸依於善逝,
 佛哀愍世間,  願阿修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破壞諸闇冥,  光明照虛空,
 今遮那,  清淨光明顯。
 羅睺避虛空,  速放飛兔像!」

羅睺阿修羅,即捨月而還,舉體悉流污,戰怖不自安,神惛志迷亂,猶如重病人。

時,有阿修羅名曰婆稚,見羅睺羅阿修羅疾捨月還,便說偈言:

「羅睺阿修羅,  捨月一何速,
 神體悉流污,  猶如重病人。」

羅睺羅阿修羅說偈答言:

瞿曇說呪偈,  不速捨月者,
 或頭破七分,  受諸隣死苦。」

婆稚阿修羅復說偈言:

「佛興未曾有,  安隱於世間,
 說呪偈能令,  羅睺羅捨月。」

佛說此經已,時月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羅睺羅阿修羅王」,巴利本作 Rāhu Asurinda。

「毘」,宋、元、明、聖四本作「鞞」。

「盧」,宋、聖二本作「魯」。

「睺」,聖本作「睺羅」。

「虛空」,聖本作「去」。

「惛」,大正藏原為「昬」,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惛」。

「婆稚」,巴利本作 Vepacitti。

大正藏無「羅」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障:遮蔽。

解:解除阿修羅的障蔽。

毘盧遮那:光明遍照。

飛兔像:即月亮,中國古代有時以「玉兔」稱呼月亮。相當的《別譯雜阿含經》經文作「彼月」,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月」。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 羅睺羅阿修羅王和月天子的戰事

《長阿含經》卷二十〈忉利天品8〉:「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城名城,依國名國,依土名土,依山名山,依河名河。」(CBETA, T01, no. 1, p. 135, a29-b3)

「月天子」是依於月球為名的天人,天人和阿修羅時常征戰,《雜阿含經》卷四十即有許多相關記載。至於經典流傳中是否因為翻譯者或傳抄者的解讀,而影響到一些用詞,則不得而知。

常有人聯想到本經所述是否和月蝕有關?佛教早期即知道月亮圓缺的原理,是由於月亮運行到離太陽近的地點時,影子朝向著我們而造成。其實日、月本身並沒有變化,因此本經所述應該不是指一般的月蝕成因,詳見本經線上「進階辨正」收錄的討論。

  • 佛陀的祝願

本經中佛陀「說呪偈」有效,一般是認為聖者口業清淨,所說的為「真實語」,因此祝願(咒願)特別有效,這是各佛教部派都承認的一個現象。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