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224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爾時,王舍城人普設大會,悉為請種種異道。

有事遮羅迦外道者作是念:「我今請遮羅迦外道天,先作福田。」或有事外道出家者,有事尼乾子道者,有事老弟子者,有事火弟子者,有事佛弟子僧者,咸作是念:「今當令佛面前僧,先作福田。」

時,天帝釋作是念:「莫令王舍城諸人捨佛面前僧,而奉事餘道,求索福田。我當疾往,為王舍城人建立福田。」即化作大婆羅門,儀容嚴整,乘白馬車,諸年少婆羅門眾前後導從,持金斗繖蓋,至王舍城,詣諸處處大眾會中。

王舍城一切士女作是念:「但當觀望此大婆羅門所奉事處,我當從彼而先供養,為良福田。」

時,天帝釋知王舍城一切士女心之所念,駕乘導從,逕詣耆闍崛山,至於門外,除去五飾,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善分別顯示,  一切法彼岸,
 悉度諸恐怖,  故稽首瞿曇。
 諸人普設會,  欲求大功德,
 各各設大施,  常願有餘果。
 願為說福田,  令斯施果成。」

「帝釋大自在,  天王之所問。
 於耆闍崛山,  大師為記說,
 諸人普設會,  欲求大功德。
 各各設大施,  常願有餘果,
 今當說福田,  施得大果處。
 正向者有四,  四聖住於果,
 是名僧福田,  明行定具足。
 僧福田增廣,  無量踰大海,
 調人師弟子,  照明顯正法。
 斯等善供養,  施僧良福田,
 於僧良福田,  佛說得大果。
 以僧離五蓋,  清淨應讚嘆,
 施彼最上田,  少施收大利。
 是故諸人者,  當施僧福田,
 增得勝妙法,  明行定相應。
 供此珍寶僧,  施主心歡喜,
 起於三種心,  施衣服飲食。
 離塵垢劍刺,  超度諸惡趣,
 躬自行啟請,  自手平等與。
 自利亦利他,  是施獲大利,
 慧者如是施,  淨信心解脫。
 無罪安樂施,  乘智往生彼。」

時,天帝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為佛作禮,即沒不現。

爾時,王舍城諸人民即從座起,整衣服,為佛作禮,合掌白佛言:「世尊!唯願世尊與諸大眾受我供養。」爾時,世尊默然受請。

是王舍城人民知世尊默然受其請已,作禮而歸,到諸大會處,具飲食,布置床座,晨朝遣使,白佛:「時到,唯願知時。」

爾時,世尊與諸大眾著衣持鉢,至大會所,於大眾前敷座而坐。

王舍城人知佛坐定,自行種種豐美飲食。食訖,洗鉢澡漱畢,還復本座,聽佛說法。

爾時,世尊為王舍城人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從座起而去。

[校勘]

「王舍城耆闍崛山」,巴利本作 Rājagaha Gijjhakūṭa pabbata。

「請」,聖本作「得」。

大正藏無「外」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火」,大正藏原為「大」,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火」。

「斗」,聖本作「升」。

「諸」,宋、元、明、聖四本作「語」。

「咸」,聖本作「皆」。

「說」,宋、元、明三本作「設」。

「令斯」,宋、元、明三本作「今期」,聖本作「今斯」。

「人」,明本作「天」。

「慧」,大正藏原為「慈」,今依據聖本及高麗藏二本改作「慧」。

「養」,宋、元、明三本作「食」。

「大」,大正藏原為「人」,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大」。

「訖」,宋、元、明、聖四本作「已」。

「漱」,聖本作「嗽」。

[註解]

耆闍崛山:為音譯,義譯為「靈鷲山」,因山頂似鷲頭、且山中多鷲而得名。位於摩竭提國王舍城東北角。

士女:??

澡漱:洗手、漱口。

示、教、照、喜:佛陀教化眾生的四種方式,又稱為「示、教、利、喜」,即開示(示)、教導(教)、鼓勵(利)、使歡喜(喜)。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在供養大會的節慶中,天帝釋化身作大婆羅門,讓見到外道就拜的婆婆媽媽,看到他的排場而跟著他去供養佛陀。

依據本經記載,天帝釋能化身為實體的人,許多經中也有高級的天眾化身為一般人的記載,可見民間附身乩童才能和人溝通的,通常不是高級的天眾或菩薩。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