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121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迦毘羅衛國尼拘律園。時,有眾多釋氏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諸釋氏:「汝等諸瞿曇,於法齋日神足月受持齋戒,修功德不?」

諸釋氏白佛言:「世尊!我等於諸齋日有時得受齋戒,有時不得;於神足月有時齋戒,修諸功德,有時不得。」

佛告諸釋氏:「瞿曇!汝等不獲善利,汝等是者、煩惱人、憂悲人、惱苦人。何故於諸齋日或得齋戒,或不得?於神足月或得齋戒,作諸功德,或不得?諸瞿曇!譬人求利,日日增長,一日一錢,二日兩錢,三日四錢,四日八錢,五日十六錢,六日三十二錢。如是士夫日常增長,八日、九日乃至一月,錢財轉增廣耶?」

長者白佛:「如是,世尊!」

佛告釋氏:「云何?瞿曇!如是士夫錢財轉增,當得自然錢財增廣。復欲令我於十年中一向喜樂心樂,多住禪定,寧得以不?

釋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釋氏:「若得九年、八年、七年、六年、五年、四年、三年、二年、一年喜樂心樂,多住禪定以不?」

釋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釋氏:「且置年歲,寧得十月、九月、八月乃至一月喜樂心樂,多住禪定以不?復置一月,寧得十日、九日、八日乃至一日一夜喜樂心樂,禪定多住以不?」

釋氏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釋氏:「我今語汝,我聲聞中有直心者,不諂不幻,我於彼人,十年教化,以是因緣,彼人則能百千萬歲一向喜樂心樂,多住禪定,斯有是處。復置十年,若九年、八年乃至一年,十月、九月乃至一月,十日、九日乃至一日一夜,我教化,至其明旦,能令勝進。晨朝教化,乃至日暮,能令勝進,以是因緣,得百千萬歲一向喜樂心樂,多住禪定,成就二果,或斯陀含果、阿那含果,以彼士夫先得須陀洹故。」

釋氏白佛:「善哉,世尊!我從今日,於諸齋日當修齋戒,乃至八支,於神足月受持齋戒,隨力惠施,修諸功德。」

佛告釋氏:「善哉,瞿曇!為真實要。」

佛說此經已,時諸釋種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迦毘羅衛國尼拘律園」,巴利本作 Kapilavatthu, Nigro dhārāma。

「憍」,宋、元、明三本作「高」。

「斯陀含果」,巴利本作 Sakadāgāmin。

「阿那含果」,巴利本作 Anāgāmin。

「須陀洹」,巴利本作 Sotāpauna。

[註解]

迦毘羅衛國:古代中印度國名、城名,位於當今尼泊爾境內,是佛陀出生的地方。又譯為「迦毘羅越」、「迦維羅衛」。

尼拘律園:佛陀的道場之一,是佛陀成道後回故國為父王說法的地方。又譯為「尼拘律樹園」、「尼拘留園」。

瞿曇:佛陀俗家古代的族姓,後分族稱釋迦氏。又譯為「喬達摩」。佛弟子稱佛陀為「世尊」,而外道則以佛陀的俗家古姓「瞿曇」或「沙門瞿曇」來稱呼他。

法齋日:(術語)謂每半月末日及六齋日可受持八戒齋之日也。雜阿含經四十一曰:「於法齋日及神足月受持齋戒。」

神足月:(術語)又曰神變月,正五九三長齋月之異名也。此月,諸天以神足巡行四天下,故曰神足月或神變月。雜阿含經四十曰:「於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及神變月受戒布薩。」同四十一曰:「汝等諸瞿曇於法齋日及神足月受持齋戒修功德不。」智度論十三曰:「六日神足月,受持清淨戒。」不空羂索神變真言經曰:「修此法者,當於十方一切諸佛神通月修,所謂正月五月九月白月一日至十五日。」見三長齋月條。

善利:(術語)利益之善妙者。謂菩提之利益也。法華經化城喻品曰:「安穩成佛道,我等得善利。」維摩經見阿閦佛品曰:「聞此經者,亦得善利。」

憍慢:即驕傲、傲慢。

如是士夫錢財轉增,當得自然錢財增廣。復欲令我於十年中一向喜樂心樂,多住禪定,寧得以不:賺得這麼多的財富,可以讓我在十年當中完全的住於禪定,得到喜樂心樂而不改變嗎?

八支:指八種齋戒。即:殺生、不與取、非梵行、虛誑語、飲諸酒、塗飾鬘觀聽歌舞、眠坐高廣嚴麗床上、食非時食等八種非法。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佛陀問釋迦族人是不是每逢齋日、神變月就持八關齋戒及修行?

釋迦族人答說他們有時有持八關齋戒,有時沒有持。

佛陀就告誡他們,不管有多少財富,都無法換取禪定的成就,持八關齋戒修行則能獲得禪定甚至證果的成就,因此最好每逢齋日就持八關齋戒修行,

在家人在世間打滾,要有禪定的成就甚至證果太難了,相當須要於齋日持八關齋戒修行,一日一夜效法阿羅漢,沒有貪、瞋、癡地行走人間,修行才容易有進展。

近代在家眾一般是前往佛寺近住一日一夜以持八關齋戒,但有工作的人得請假才有一日一夜的空檔,持八關齋戒的人就很有限。

住佛寺清修一日一夜固然有利修行,但若能在日常生活中也持八關齋戒,則有助於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

持戒清淨是得正定乃至證果的基礎,因此持八關齋戒修行實在是在家人解脫的基礎,也是佛陀再三提醒在家眾的行法。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