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087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夜起經行,至後夜時,洗足入室,右脅臥息,繫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覺想

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乃至作起覺想。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

「何眠何故眠?  已滅何復眠?
 空舍何以眠,  得出復何眠?」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

「愛網故染著,  無愛誰持去,
 一切有餘盡,  唯佛得安眠,
 汝惡魔波旬,  於此何所說。」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慚愧憂慼,即沒不現。

[校勘]

「迦蘭陀」,巴利本作 Kalandaka。

「相」,宋、元、明、聖四本作「想」。*

「愛」,宋、元、明、聖四本作「受」。

[註解]

作起覺想:心中保持著醒起來的想法,不貪睡。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意念作起身想」。

留難:阻留、刁難。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本經中波旬要搗蛋,而表示佛陀既已證涅槃又何必休息?

縱使有禪定力的人不須要多少睡眠,佛陀不會故意顯示他很神勇、不須睡覺,而是如同正常人般吃飯時吃飯、睡覺時睡覺,行、住、坐、臥都正念正智,示現四眾皆可實踐的修行。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