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Mobile Uploads
#1
@Facebook
大家看看讀讀參考多元的聲音。


Mobile Uploads

(回顧2014年演講稿,十月在休士頓台大校友會,青年學生座談的演講) 文化差異,民族自尊心,以及統獨情結 大家好,我的講題是文化以及人生規劃之間的關係,我是一個學理工的,不是學文史的,今天在這裡講文化,說明白點我是野人獻曝。野人獻曝這個成語,來自於一部叫「列子」的中國古書,其中的「楊朱」篇。楊朱是春秋戰國時代的大思想家,和墨子齊名。 從前春秋時代,宋國有一個農夫,冬天只有填著亂麻的冬衣可以穿,勉強的過冬。到了春耕時,他獨自曬太陽取暖。這個鄉下人,不知道天下有溫暖的房子可以住,也不知道有棉襖和皮衣可以穿,於是回頭跟妻子說:「曬太陽的溫暖,沒有人知道;我如果把這個方法獻給國君,一定會得到重賞」。 簡單的人有簡單的快樂。今天,我把我做人和做工作的一些心得說出來,就是一種野人獻曝。另外,我想先聲明,講文化,就會提到文化傳承,甚至宗教觀念,而這個文化傳承和宗教觀,對今天的我們台灣的人來說,一定會有不少不同的意見。今天我們處在一個現代的時空堙A在民主的政治制度下面,一定要學會容忍多元化的聲音。今天我說的,也許你不完全同意,但是我希望你耐心地聽我說完。以後,我希望我可以坐在台下,聆聽你對文化的意見。 今天,我們談找工作,談留美生涯規劃。我和大家說,我們要當一個成功的職業人,要先思考我們自己,我是誰,我們先做人,做自己,然後做一個成功的職業人。 美國的國家地理雜誌,曾經有一個研究計畫叫做 Genographic Project, 研究的項目是用各個人種間 DNA 的關係,來研究現代人類從何而來,研究者是康乃爾大學的教授 Spencer Wells。我們現在知道,今天在世界上的人,遠祖都可以追溯到20萬年前肯亞和衣索比亞一帶,他們其中一些人,在7萬年前到達了中東半島,從這裡,一批人往東,到達了東亞,一批人往西,到達了西歐,時間大概都在4萬年前左右。 所以,我們知道,人類的移民遷徙,尋找更好的生活以及工作機會,在我們每一個人的DNA堙A從遠古到現代,並沒有改變。今天,大家來到了美國,而美國這個國家,本身就是一個移民國家。今天如果大家去歐洲或者是日本留學,應該會感受到移民,在那些國家埵酗@個明顯外來者的感覺。而在美國,應該是沒有的,至少程度很少。所以,我恭喜大家留學選對了地方。 黃種人在白人世界堙A會不會受到歧視? 我跟大家說,絕大多數不會。但是,有很多黃種人會歧視黃種人。二年前我和一位白人同事到新加坡開會,在飯店吃晚餐,酒酣耳熱之後我們準備離去。服務小姐親切地走到白人面前,要求他填寫服務品質問卷,詳細地解釋其中的問題。一份問卷交給他後,頭也不轉地離去。其實我跟大家說,白人是下屬,我是老闆,但是在這個服務員心目中,白人才是老闆。 第二天我們開完會後,去他們的國家花卉博物館參觀,中間有一個高級的咖啡廳供人休息。進去時,白人同事先去一號,我坐下後,大約二分鐘的時間,無人理睬。然而,白人下屬一進來後,服務員立刻親切的上前。再一次的,服務人員覺得白人比較重要。 我有一次去台北貓空纜車,安排車箱的小姐跟我前面的白人親切地說英語,告訴他如果他不願跟別人坐的話,可以自己坐一車。等換了我們,小姐手一指,叫我們跟別人坐。咦,剛才的禮貌,親切去了那裡? 我們有很多人,對我們自己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低落,這有許多的原因。當然我們都知道,歐洲從十五世紀開始,科學技術突飛猛進,進而主宰世界。但是我和各位報告,這裡面,沒有那一個人種比較優秀的問題,而是,環繞著我們的山川大海,看似隨機的因素,是真正主宰文明前進的動力。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北魏,有一個酈道元寫了一本書叫做「水經注」,堶悼L寫了一句話「山水有靈,亦當驚知己于千古矣」。水經注是傑出的地理著作,酈道元為中華大地上江河名山作詳盡的記錄,窮畢生之力。如果山水有知,應該會驚嘆出現了酈道元這位知己。酈道元愛遊山玩水到了成癡的地步,所以我們知道,背包客想要踏遍全世界的願望,自古皆然。 歷史和地理是二個不同的學科,但是二者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詳細的看,地理先於歷史,而且塑造歷史。有一本書叫做「Guns, Germs and Steel」,開頭有一段新幾內亞原著民的問題:「為什麼你們白種人,有這麼多資源貨物,而我們黑人卻一無所有呢?」 有些西方歷史學家主張希臘羅馬文化堙A有一種高人一等的成分,這個特質,造就了文藝復興,以及科學工業的突飛猛進。更有甚者,覺得有色人種智商低人一等,在基因的層次上就已經注定西方文化高人一等。 Guns, Germs and Steel 的作者,UCLA 的 Jared Diamond 教授以詳細的論證,闡述文明發展受制於民族部落所處的地理環境,雨量分布,動植物特性等等。Jared Diamond 在他的書奡ㄔX了 Anna Karenina Principle (安娜卡列妮娜定律)。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在他的小說「安娜卡列尼娜」埵酗@句名言:「世界上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而悲慘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Jared Diamond 說世界上的古文明 (中亞,埃及,印度,中國)都有大型哺乳類動物可以眷養(牛,羊,馬,等等),這堶戚n有六個條件(動物飲食習慣,動物的天性,動物社會結構,等等),缺一不可。而無法眷養的動物,如非洲的斑馬,美洲的糜鹿,無法 domesticate, 它們的刁鑽難養,各有各的理由。因為地理環境不允許大型哺乳動物的飼養,這樣子造成了非洲和美洲原住民族文明,相較於世界其他古文明,無法大步前進。 另外,有一位史丹福大學教授 Ian Morris 的書「Why the West Rules - For Now」在類似的主題上進一步論證了地理因素的重要性。Ian Morris 認為西方白人從中國得到了火藥和明朝初年造船的技術。歐洲距離美洲的大西洋,和亞洲距離美洲的太平洋,在空間尺度上縮短了一半。這個因素,造就了歐洲人的通商移民道路。而在航海的過程中,必須準確掌握經緯方向,這又造就了西歐數學科學的發展。所以說,作為在帝國主義時代被殖民對象的我們,難道是我們比較笨嗎? 不是的,根本的原因是他們的海比較小,我們的海比較大。 中國的黃河,孕育了中華文明。它的地理條件造成了一個大一統帝國的需要。黃河的淤沙量非常高,防止它泛濫成災是中國古代非常重要的課題。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一匡天下的「葵丘之盟」,要求諸侯各國之間合作治理黃河。這個地理環境引導了中國歷史上統一的需要。 地理孕育歷史,歷史改造地理。西方人火藥和造船技術成熟了以後,大西洋不再是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地理因之而變。同樣的,網路全球化之後,世界距離再縮小,亞洲?起,歷史也要開始跟著改變了。 西方的近代歷史,有他黑暗的一面。西方列強殖民帝國主義,在幾百年前,到美洲,亞洲,印度,非洲,掠奪土地占為己有,把有色人種當作動物販賣。好像街頭霸凌的黑社會,拿著黑槍,到弱小的店家搜括圖利,各有各約定好的勢力範圍。但是,這種流氓的約定,沒有信義可言,在二三百年的傾軋之後,以世界大戰做一個總結斷,拖全世界人類下水,正義何在? 我上面說,地理環境造就歷史,歐洲人的大西洋,面積比亞洲的太平洋狹小,他們得到了造船和火藥的技術後,因為地理環境的許可,到達了美洲,開始了殖民時代。因為航海導向的需要,他們的聰明人運用數學來幫助航海,連帶啟動了文藝復興,開始了科學時代的突飛猛進。西方白人在世界舞台躥起,不過是地理環境的偶然而已。 西方殖民國家,一堆黑社會的流氓,有何尊榮可言? 殖民時代,終於在二次大戰後在歷史舞台上結束,世界秩序重整。人類認識了人權普及於各人種的基本觀念,現在的民主人權價值,與一百年前的狗咬狗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比較,已經進步了好幾級了。 我曾經寫過一篇短文叫做「不道歉的英國人」,堶掩﹛A我們沒有聽過,英國,法國等等國家向我們道歉,說他們的祖先是一群流氓,到我們國家掠奪資源,妄想奴役我們。也沒有人說他們該道歉,為什麼? 因為歷史在進步,我們接受野蠻時代的歷史事件,我們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們不耿耿於懷。 各位先進,學弟妹們,我拉拉雜雜說了一堆,並不是想要像義和團式的仇外,排外。畢竟,我移民了美國二十年,難道我自己謾罵我現在的家嗎? 不是的,我們做人,應該不要忘了我們的根,我們保有我們文化承傳,而不只是一味的接受西方的東西,棄家鄉文化如敝屣。如果能做到這樣,在我的眼中,是一個很高的境界。 我上面已經聲明了今天我是野人獻曝,我提到了一些文化的觀念,只是我的一些淺見,請大家再讓我繼續分享一點,我常在想的一些統獨的問題(先?祟洋,再論統獨,今天我可以活著走出僑教中心嗎?,呵呵)。今天我們台灣來的人,很多人會有迷惑,我們提中華文化,是不是一個大中國意識? 我和大家報告,我在台灣土生土長,現在每年要回去二次陪我的爸爸媽媽,我愛台灣。如果有外國的朋友,問我從那裡來,我一定說我是台灣來的。外國人問我們的時候,是詢問一個地理的位置,我的家在台灣台北,所以我是台灣來的。簡單的地理問題,不需要多想。 歷史讓人嚮往的地方,是它可以幫助我們超脫于一時一地,讓我們的眼光放遠。我常說,政治是暫時的,而文化是永恆的。今天我們二岸三地的政治問題,很重要,和我們息息相關,這沒有錯。但是,我跟大家說,我們應該把政治和文化分開,不要讓暫時的政治爭議,不管今天它看起來有多麼嚴重,不要因為這種紛爭,而讓我們忽略了,文化永恆的這個超然的境界。 閩南,客家人來到台灣四百年,逐漸形成台灣的文化特色,值得每一個台灣人去理解,去思考,尋找台灣獨特的生命力。然而,四百年,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堙A只是一眼瞬間。如果我們喜歡歷史,這樣就可以幫助我們把時間尺度放遠。鄭成功開台四百年是我們的歷史,五千年前夏商周上古三朝也是我們的歷史,這裡面有一個一脈相承的觀念。如果我們有這樣的時間尺度,就不會感覺,台灣和對岸的大陸,在文化上有明顯的切割感了。 台灣的陳林李蔡四個大姓,陳是舜帝的後裔,媯姓,分封陳國,成為陳氏。林是商朝忠臣比幹的後裔,子姓,因為逃避紂王的追殺,比幹的遺腹子生於樹林之中,周武王??為林氏。李是五帝中顓頊帝後裔,嬴姓,先祖做過大理的官( 大理就是法務部長),成為理氏,後人逃避紂王追殺,在樹林堨H木子果充飢,理李同音,後改為李氏。蔡是周文王十四子,王子度的後裔,姬姓,受封於蔡國成為蔡氏。 我是越王勾踐的後裔,但是不姓勾,因為勾踐也不姓勾,我們是夏禹的後裔,姒姓。西漢初年,我的祖先封顧餘侯,後人以封爵為姓。總而言之,姓氏在春秋戰國和西漢的時期,經過了劇烈變動而逐漸穩定下來,從姓氏分開到姓氏合一。我們這些姓,都源於三皇五帝,堯舜禹湯。所以說,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應該是很正確的。 有人會問,今天韓國人也是漢姓,但是他們不是中國人。我和大家報告,他們很久以前是,用的也是繁體漢字。但是他們五百年前創造了自己的一套韓文,和中國的關係從此也就更遠了。今天我們的台灣,會不會走上類似的道路? 或許會,或許不會,這個必須交給台灣人民的共識,讓歷史來決定。 但是,今天我這個人,是中國人的後裔,是在台灣生長的中國人(這裡的中國人是文化中國的人,而不是現今中國政治體制下的人),我是一個台灣的中國人,中華文化是我的文化,對我來說,這是不能懷疑的。至於我的兒子,我的孫子,會不會仍然這樣認為? 這個問題,我要留給他們,等他們長大後到自己的心靈深處去探索。我不把我自己的意識型態,強加到別人身上。 今天,為什麼統一對中國大陸來說是一個絕對要求? 上面我和大家提了,齊桓公的葵丘之盟,統一是古代治理黃河的需要。另外,有時候,偶然的事件,也決定了歷史的走向。譬如說,「三家分晉」(韓,趙,魏,瓜分晉國)是春秋,戰國時代的分隔標誌,而三分後的韓趙魏,不足以與緊鄰于西方的秦國爭霸,最後導致了秦國蠶食鯨吞,統一了全部的中國。 此後中國的版圖,大部分的時間是統一的形式,一直到如今。現在從台灣往西方看,一個巨大的中國,不能不說是三家分晉這個歷史事件延續到今天的結果。如果戰國各強均衡發展,那麼中國很可能變成像今天的歐洲,一個個互相有關連的若幹中小國,但是幾乎始終沒有統一過。如果真是這樣,現在的台海形勢,就會迥然不同了。 所以,在中國人的文化堙A有一個國家大一統的觀念,這個已經在我們的民族性堶情C今天統獨的對話,應該要先去了解對方為什麼一定要統,或是為什麼一定要獨,這樣子可以幫助我們降低對對方的反感,然後坐下來理性的探討,來解決這一個歷史的難題。 今天,其實我的演講標題是文化差異,但是我講了許多中華文化,而對西方文化,我除了?了他們一頓之外,並沒有講太多。或許,下次還有機會講。 年輕的學弟妹們,我們要成功,先對自己,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文化有信心。我們看周遭的白人,黑人,老印,老墨,每一個人都有情感,都有夢想。我們不應該用種族的偏見,來看這些人,而是看一個個有血有淚,有故事的人的角度,用一個平等的,不卑不亢的態度,來看我們周遭的人。這樣的人生觀,應該會對我們一生的事業,都有幫助的。 我的演講就在這裡結束,我祝各位先進,各位學弟妹們,身體健康,學業和事業順利成功!

回覆 | 轉寄 | 返回

Mobile Uploads
#2
@Facebook
大家看看讀讀參考多元的聲音。


Mobile Uploads

(回顧2014年演講稿,十月在休士頓台大校友會,青年學生座談的演講) 文化差異,民族自尊心,以及統獨情結 大家好,我的講題是文化以及人生規劃之間的關係,我是一個學理工的,不是學文史的,今天在這裡講文化,說明白點我是野人獻曝。野人獻曝這個成語,來自於一部叫「列子」的中國古書,其中的「楊朱」篇。楊朱是春秋戰國時代的大思想家,和墨子齊名。 從前春秋時代,宋國有一個農夫,冬天只有填著亂麻的冬衣可以穿,勉強的過冬。到了春耕時,他獨自曬太陽取暖。這個鄉下人,不知道天下有溫暖的房子可以住,也不知道有棉襖和皮衣可以穿,於是回頭跟妻子說:「曬太陽的溫暖,沒有人知道;我如果把這個方法獻給國君,一定會得到重賞」。 簡單的人有簡單的快樂。今天,我把我做人和做工作的一些心得說出來,就是一種野人獻曝。另外,我想先聲明,講文化,就會提到文化傳承,甚至宗教觀念,而這個文化傳承和宗教觀,對今天的我們台灣的人來說,一定會有不少不同的意見。今天我們處在一個現代的時空堙A在民主的政治制度下面,一定要學會容忍多元化的聲音。今天我說的,也許你不完全同意,但是我希望你耐心地聽我說完。以後,我希望我可以坐在台下,聆聽你對文化的意見。 今天,我們談找工作,談留美生涯規劃。我和大家說,我們要當一個成功的職業人,要先思考我們自己,我是誰,我們先做人,做自己,然後做一個成功的職業人。 美國的國家地理雜誌,曾經有一個研究計畫叫做 Genographic Project, 研究的項目是用各個人種間 DNA 的關係,來研究現代人類從何而來,研究者是康乃爾大學的教授 Spencer Wells。我們現在知道,今天在世界上的人,遠祖都可以追溯到20萬年前肯亞和衣索比亞一帶,他們其中一些人,在7萬年前到達了中東半島,從這裡,一批人往東,到達了東亞,一批人往西,到達了西歐,時間大概都在4萬年前左右。 所以,我們知道,人類的移民遷徙,尋找更好的生活以及工作機會,在我們每一個人的DNA堙A從遠古到現代,並沒有改變。今天,大家來到了美國,而美國這個國家,本身就是一個移民國家。今天如果大家去歐洲或者是日本留學,應該會感受到移民,在那些國家埵酗@個明顯外來者的感覺。而在美國,應該是沒有的,至少程度很少。所以,我恭喜大家留學選對了地方。 黃種人在白人世界堙A會不會受到歧視? 我跟大家說,絕大多數不會。但是,有很多黃種人會歧視黃種人。二年前我和一位白人同事到新加坡開會,在飯店吃晚餐,酒酣耳熱之後我們準備離去。服務小姐親切地走到白人面前,要求他填寫服務品質問卷,詳細地解釋其中的問題。一份問卷交給他後,頭也不轉地離去。其實我跟大家說,白人是下屬,我是老闆,但是在這個服務員心目中,白人才是老闆。 第二天我們開完會後,去他們的國家花卉博物館參觀,中間有一個高級的咖啡廳供人休息。進去時,白人同事先去一號,我坐下後,大約二分鐘的時間,無人理睬。然而,白人下屬一進來後,服務員立刻親切的上前。再一次的,服務人員覺得白人比較重要。 我有一次去台北貓空纜車,安排車箱的小姐跟我前面的白人親切地說英語,告訴他如果他不願跟別人坐的話,可以自己坐一車。等換了我們,小姐手一指,叫我們跟別人坐。咦,剛才的禮貌,親切去了那裡? 我們有很多人,對我們自己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低落,這有許多的原因。當然我們都知道,歐洲從十五世紀開始,科學技術突飛猛進,進而主宰世界。但是我和各位報告,這裡面,沒有那一個人種比較優秀的問題,而是,環繞著我們的山川大海,看似隨機的因素,是真正主宰文明前進的動力。 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北魏,有一個酈道元寫了一本書叫做「水經注」,堶悼L寫了一句話「山水有靈,亦當驚知己于千古矣」。水經注是傑出的地理著作,酈道元為中華大地上江河名山作詳盡的記錄,窮畢生之力。如果山水有知,應該會驚嘆出現了酈道元這位知己。酈道元愛遊山玩水到了成癡的地步,所以我們知道,背包客想要踏遍全世界的願望,自古皆然。 歷史和地理是二個不同的學科,但是二者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詳細的看,地理先於歷史,而且塑造歷史。有一本書叫做「Guns, Germs and Steel」,開頭有一段新幾內亞原著民的問題:「為什麼你們白種人,有這麼多資源貨物,而我們黑人卻一無所有呢?」 有些西方歷史學家主張希臘羅馬文化堙A有一種高人一等的成分,這個特質,造就了文藝復興,以及科學工業的突飛猛進。更有甚者,覺得有色人種智商低人一等,在基因的層次上就已經注定西方文化高人一等。 Guns, Germs and Steel 的作者,UCLA 的 Jared Diamond 教授以詳細的論證,闡述文明發展受制於民族部落所處的地理環境,雨量分布,動植物特性等等。Jared Diamond 在他的書奡ㄔX了 Anna Karenina Principle (安娜卡列妮娜定律)。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在他的小說「安娜卡列尼娜」埵酗@句名言:「世界上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樣的;而悲慘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Jared Diamond 說世界上的古文明 (中亞,埃及,印度,中國)都有大型哺乳類動物可以眷養(牛,羊,馬,等等),這堶戚n有六個條件(動物飲食習慣,動物的天性,動物社會結構,等等),缺一不可。而無法眷養的動物,如非洲的斑馬,美洲的糜鹿,無法 domesticate, 它們的刁鑽難養,各有各的理由。因為地理環境不允許大型哺乳動物的飼養,這樣子造成了非洲和美洲原住民族文明,相較於世界其他古文明,無法大步前進。 另外,有一位史丹福大學教授 Ian Morris 的書「Why the West Rules - For Now」在類似的主題上進一步論證了地理因素的重要性。Ian Morris 認為西方白人從中國得到了火藥和明朝初年造船的技術。歐洲距離美洲的大西洋,和亞洲距離美洲的太平洋,在空間尺度上縮短了一半。這個因素,造就了歐洲人的通商移民道路。而在航海的過程中,必須準確掌握經緯方向,這又造就了西歐數學科學的發展。所以說,作為在帝國主義時代被殖民對象的我們,難道是我們比較笨嗎? 不是的,根本的原因是他們的海比較小,我們的海比較大。 中國的黃河,孕育了中華文明。它的地理條件造成了一個大一統帝國的需要。黃河的淤沙量非常高,防止它泛濫成災是中國古代非常重要的課題。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一匡天下的「葵丘之盟」,要求諸侯各國之間合作治理黃河。這個地理環境引導了中國歷史上統一的需要。 地理孕育歷史,歷史改造地理。西方人火藥和造船技術成熟了以後,大西洋不再是一個不可跨越的鴻溝,地理因之而變。同樣的,網路全球化之後,世界距離再縮小,亞洲?起,歷史也要開始跟著改變了。 西方的近代歷史,有他黑暗的一面。西方列強殖民帝國主義,在幾百年前,到美洲,亞洲,印度,非洲,掠奪土地占為己有,把有色人種當作動物販賣。好像街頭霸凌的黑社會,拿著黑槍,到弱小的店家搜括圖利,各有各約定好的勢力範圍。但是,這種流氓的約定,沒有信義可言,在二三百年的傾軋之後,以世界大戰做一個總結斷,拖全世界人類下水,正義何在? 我上面說,地理環境造就歷史,歐洲人的大西洋,面積比亞洲的太平洋狹小,他們得到了造船和火藥的技術後,因為地理環境的許可,到達了美洲,開始了殖民時代。因為航海導向的需要,他們的聰明人運用數學來幫助航海,連帶啟動了文藝復興,開始了科學時代的突飛猛進。西方白人在世界舞台躥起,不過是地理環境的偶然而已。 西方殖民國家,一堆黑社會的流氓,有何尊榮可言? 殖民時代,終於在二次大戰後在歷史舞台上結束,世界秩序重整。人類認識了人權普及於各人種的基本觀念,現在的民主人權價值,與一百年前的狗咬狗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比較,已經進步了好幾級了。 我曾經寫過一篇短文叫做「不道歉的英國人」,堶掩﹛A我們沒有聽過,英國,法國等等國家向我們道歉,說他們的祖先是一群流氓,到我們國家掠奪資源,妄想奴役我們。也沒有人說他們該道歉,為什麼? 因為歷史在進步,我們接受野蠻時代的歷史事件,我們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們不耿耿於懷。 各位先進,學弟妹們,我拉拉雜雜說了一堆,並不是想要像義和團式的仇外,排外。畢竟,我移民了美國二十年,難道我自己謾罵我現在的家嗎? 不是的,我們做人,應該不要忘了我們的根,我們保有我們文化承傳,而不只是一味的接受西方的東西,棄家鄉文化如敝屣。如果能做到這樣,在我的眼中,是一個很高的境界。 我上面已經聲明了今天我是野人獻曝,我提到了一些文化的觀念,只是我的一些淺見,請大家再讓我繼續分享一點,我常在想的一些統獨的問題(先?祟洋,再論統獨,今天我可以活著走出僑教中心嗎?,呵呵)。今天我們台灣來的人,很多人會有迷惑,我們提中華文化,是不是一個大中國意識? 我和大家報告,我在台灣土生土長,現在每年要回去二次陪我的爸爸媽媽,我愛台灣。如果有外國的朋友,問我從那裡來,我一定說我是台灣來的。外國人問我們的時候,是詢問一個地理的位置,我的家在台灣台北,所以我是台灣來的。簡單的地理問題,不需要多想。 歷史讓人嚮往的地方,是它可以幫助我們超脫于一時一地,讓我們的眼光放遠。我常說,政治是暫時的,而文化是永恆的。今天我們二岸三地的政治問題,很重要,和我們息息相關,這沒有錯。但是,我跟大家說,我們應該把政治和文化分開,不要讓暫時的政治爭議,不管今天它看起來有多麼嚴重,不要因為這種紛爭,而讓我們忽略了,文化永恆的這個超然的境界。 閩南,客家人來到台灣四百年,逐漸形成台灣的文化特色,值得每一個台灣人去理解,去思考,尋找台灣獨特的生命力。然而,四百年,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堙A只是一眼瞬間。如果我們喜歡歷史,這樣就可以幫助我們把時間尺度放遠。鄭成功開台四百年是我們的歷史,五千年前夏商周上古三朝也是我們的歷史,這裡面有一個一脈相承的觀念。如果我們有這樣的時間尺度,就不會感覺,台灣和對岸的大陸,在文化上有明顯的切割感了。 台灣的陳林李蔡四個大姓,陳是舜帝的後裔,媯姓,分封陳國,成為陳氏。林是商朝忠臣比幹的後裔,子姓,因為逃避紂王的追殺,比幹的遺腹子生於樹林之中,周武王??為林氏。李是五帝中顓頊帝後裔,嬴姓,先祖做過大理的官( 大理就是法務部長),成為理氏,後人逃避紂王追殺,在樹林堨H木子果充飢,理李同音,後改為李氏。蔡是周文王十四子,王子度的後裔,姬姓,受封於蔡國成為蔡氏。 我是越王勾踐的後裔,但是不姓勾,因為勾踐也不姓勾,我們是夏禹的後裔,姒姓。西漢初年,我的祖先封顧餘侯,後人以封爵為姓。總而言之,姓氏在春秋戰國和西漢的時期,經過了劇烈變動而逐漸穩定下來,從姓氏分開到姓氏合一。我們這些姓,都源於三皇五帝,堯舜禹湯。所以說,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應該是很正確的。 有人會問,今天韓國人也是漢姓,但是他們不是中國人。我和大家報告,他們很久以前是,用的也是繁體漢字。但是他們五百年前創造了自己的一套韓文,和中國的關係從此也就更遠了。今天我們的台灣,會不會走上類似的道路? 或許會,或許不會,這個必須交給台灣人民的共識,讓歷史來決定。 但是,今天我這個人,是中國人的後裔,是在台灣生長的中國人(這裡的中國人是文化中國的人,而不是現今中國政治體制下的人),我是一個台灣的中國人,中華文化是我的文化,對我來說,這是不能懷疑的。至於我的兒子,我的孫子,會不會仍然這樣認為? 這個問題,我要留給他們,等他們長大後到自己的心靈深處去探索。我不把我自己的意識型態,強加到別人身上。 今天,為什麼統一對中國大陸來說是一個絕對要求? 上面我和大家提了,齊桓公的葵丘之盟,統一是古代治理黃河的需要。另外,有時候,偶然的事件,也決定了歷史的走向。譬如說,「三家分晉」(韓,趙,魏,瓜分晉國)是春秋,戰國時代的分隔標誌,而三分後的韓趙魏,不足以與緊鄰于西方的秦國爭霸,最後導致了秦國蠶食鯨吞,統一了全部的中國。 此後中國的版圖,大部分的時間是統一的形式,一直到如今。現在從台灣往西方看,一個巨大的中國,不能不說是三家分晉這個歷史事件延續到今天的結果。如果戰國各強均衡發展,那麼中國很可能變成像今天的歐洲,一個個互相有關連的若幹中小國,但是幾乎始終沒有統一過。如果真是這樣,現在的台海形勢,就會迥然不同了。 所以,在中國人的文化堙A有一個國家大一統的觀念,這個已經在我們的民族性堶情C今天統獨的對話,應該要先去了解對方為什麼一定要統,或是為什麼一定要獨,這樣子可以幫助我們降低對對方的反感,然後坐下來理性的探討,來解決這一個歷史的難題。 今天,其實我的演講標題是文化差異,但是我講了許多中華文化,而對西方文化,我除了?了他們一頓之外,並沒有講太多。或許,下次還有機會講。 年輕的學弟妹們,我們要成功,先對自己,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文化有信心。我們看周遭的白人,黑人,老印,老墨,每一個人都有情感,都有夢想。我們不應該用種族的偏見,來看這些人,而是看一個個有血有淚,有故事的人的角度,用一個平等的,不卑不亢的態度,來看我們周遭的人。這樣的人生觀,應該會對我們一生的事業,都有幫助的。 我的演講就在這裡結束,我祝各位先進,各位學弟妹們,身體健康,學業和事業順利成功!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