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1
@Facebook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修習念住可以產生一種保護內心降低欲望增長乃至防止
被它牽引, 這樣修習的效果蠻好的, 像現在為何要po文, 是想要炫耀這個心得希望有
人可以認同自己, 或是想要讀者可以受益, 到後來可能因此把po文刪除都有可能, 時
時具念就像是腦袋埵矰F一位善知識時刻提點我們哪些念頭是不善的, 哪些念頭是善
的, 擇善的並停止不善的行為.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2
@Facebook
例如在生活/工作中升起一些不善的念頭(例如貪嗔之類的念頭),一被觀察"照"見,馬
上就會讓那個不善的念頭減弱, 甚至於消失. 像是壞人被警察發現馬上跑走那樣. 這
種保護罩般的功能對修行蠻實用的 --> 這個好像叫心持"正念", 如果有錯請幫忙更
正.
Mon Jan 05 00:08:15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3
@Facebook
ChenTim 提的這個心得的確非常重要,修行真的是看在起心動念之間呀! 同樣的一個
行為,背後的動機不同,果報也就天差地遠,這些不只是業報的理論,而是日常生活
中會發生的事情,都要靠念住才能念念分明 :)
Mon Jan 19 23:34:42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4
@Facebook
【專修容易散修難】瑪欣德尊者 開示

各位賢友:晚上好!今天,我想和大家談一談專修和散修。在共修時段,坐在禪堂裡
一心不亂地專注禪修業處,稱為專修。專修法由於避免了除坐姿以外的其他威儀,也
避免了除業處以外的外緣,心是投入的,所以稱為專修。但是在日常生活當中,由於
威儀是不斷變化的,例如行走、站立、坐著、躺臥、移動等,或者手要不斷操作各種
事情,走路時腳步要移動等。

還有,平時眼睛是張開的,會接觸到各種不同的外緣;耳朵是開放的,任何聲音都可
以撞擊耳門,而且思維也不像專修時那麼專注、專心,這個時候,如果沒有守護好正
念,沒有守護好心念,心就會像猴子一樣,像野馬一樣,這樣我們將會浪費很多的時
間在胡思亂想。在禪坐時雖然很專心,但是一下座後,心又追隨著習氣,又追隨著煩
惱,又追隨著妄想,這樣我們的禪修就很難有好的效果。

應當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也保持修行呢?學會散修。散修的『散』是指姿勢,身體的威
儀處於行立坐臥的任何一種,六門也處於活躍狀態,不像專修的時候關閉眼耳鼻舌身
五門,只用意門,只是用心去專注業處。在平時六門都是開放的,接受顏色、聲音、
氣味、味道、觸所緣以及法所緣的撞擊。比如走路的時候要看路面,特別是這個季節
很多螞蟻、很多蟲,不小心的話會踩死它們,我們的眼睛不可能閉著。有些人比較忙
,要抬東西、搬東西、掃地等等。 

這時是不是不能禪修了呢?不是的,還是可以!在這些情況下的修行稱為『散修』,
或者稱為散心修。散修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知道身體的動作。如果心還很粗,也就是心比較散亂的時候,可以只是把心放
在身體上,乃至只注意身體的動作。比如掃地的時候,注意肢體的動作,注意不要掃
死螞蟻蟲子等,要有正念地掃。雖然速度上掃得快也好,掃得慢也好,只要有正念就
好。心念放在身體上,屬於『有益正知』,它是一種培養正念正知的方法,比掃地時
胡思亂想更好。這一種方法是在心比較粗或者幹活的時候,由於動作比較快或複雜,
心難以細下來,就可以這麼做。

第二、覺知自己的心念。要學會時時了知自己的心念。比如當你感到煩躁時,要知道
你的心已經生起煩惱了,不耐煩了。例如在廚房服務時,看見有人不聽安排而讓自己
心生煩惱,這個時候如果我們的心沒有跳出這個外緣,沒有很好地觀照自己的內心的
話,就會被煩惱控制,被煩惱綁住了。這個時候心要跳出來,要知道我的心已經在鬧
情緒了,在賭氣、討厭、不耐煩了。

經常很好地觀照自己的心,煩惱在一生起時即被我們的正念所鎮伏、壓服。如果沒有
正念的話,煩惱就找到滋生的機會,會越來越滋長,會越來越強大。任何煩惱在剛剛
開始時力量都是很弱的。例如生氣,當你看到冤家死對頭時,第一反應是討厭他。但
是在你一接觸到不喜歡的外緣時,心很快就了知:「啊!我的心已經被對象套住了,
我的心已經被煩惱抓住了。」 

如果你能很快地察覺到它,察覺到自己的心陷入了煩惱,那種嗔恚、生氣、厭惡、排
斥的力量很快就變弱。為什麼呢?因為有了正念,煩惱就會變弱。如果出現了喜歡的
物件,比如在托缽時看到有好吃的東西,於是生起貪心:「哈!今天又有肉吃了,我
要舀多點!」這時你盯著的只是美味,卻沒有看到你的心在粘著好吃的東西,沒有看
到貪心的生起。 

如果沒有正念,心就被貪欲抓住了。煩惱一生起時,正念就生起。就好像一個小偷,
後面老是跟著員警,雖然小偷下手很快,但是員警也能很快地把他抓住,那這個小偷
就不可能為非作歹到哪裡去。妄想、貪嗔癡就好像小偷,正念好像員警,如果任憑小
偷去偷,小偷就會越來越大膽,甚至明目張膽,原來的暗偷變成後來的明搶。

~接下文~
Fri Jan 30 17:18:59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5
@Facebook
~接上文~

如果一個人沒有用正念防護自己的心的話,剛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慚愧心,知道生氣不
好,到後來明目張膽地生氣,還以為透過生氣才能樹立威信,這樣心就慢慢地陷入煩
惱。你會生氣一次,就會生氣第二次、第三次……。生氣次數多了,就變成一種習氣
。所謂『習』就是不斷重複,不斷重複的煩惱稱為『習氣』。一旦煩惱重複多了就變
成性格、變成習氣。人家說這個人性格不好,難以相處,大家都不喜歡,就是因為不
斷地重複做不該做的事情,重複說不該說的話。 

為什麼呢?因為他沒有守護好正念,沒有防護好心,任憑煩惱在心裡滋生。所以我們
要提升對心的觀照能力,要提升心對煩惱的控制能力,這屬於『有益正知』或『適宜
正知』,也是培養正念正知的方法。不過,有些禪法把這種訓練方法稱為『內觀』或
『毗缽舍那』,但其實它還不是真正的內觀。為什麼呢?因為只要禪修者還沒有能力
見到究竟名法,他所見到的這些所謂的『生氣』等就還是概念法,或者說是一堆名法
的組合,所以不能稱為『內觀』,它只是屬於正念的訓練。 

第三、覺知業處。日常生活中更好的禪修方法,是把自己的業處帶到任何一種動作、
任何一個地方,這種訓練方法稱為『行處正知』。如果大家以入出息念為自己的根本
業處,那麼走路也覺知呼吸,掃地、搞衛生的時候也覺知呼吸,洗缽等一切動作都在
覺知自己的呼吸。專修的時候叫做專注呼吸,而在平時叫做覺知呼吸,即散修的時候
是覺知呼吸。雖然所緣(目標)都是呼吸,但是用的心力有所不同。 

專注是指全心投入去知道它,清楚知道它,而覺知比專注的力度稍微弱一點,但還是
清楚地知道。在平時甚至可以用知道呼吸的方法,但知道又比覺知呼吸稍弱一點,但
仍然是把心放在呼吸上。為什麼平時不用專注呢?因為眼睛還要看,耳朵還要聽,手
還要操作,腳還要行走,所以不能叫專注。比如掃地的時候,我們既要看會不會掃到
蟲蟻,又要看哪裡樹葉多,把它們掃到一堆。這個時候不斷地分心,按照阿毗達摩來
說,眼門心路、身門心路和意門心路交換不斷地生起,所以要說專注是說不過去的,
至多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念在呼吸上,這些都需要慢慢地訓練。

平時的散修比打座中的專修更加難,但是能夠做好散修的話,其效果會比專修更好。
有些禪修者之所以被傳聞或據說修得好,但是卻很難與人相處,或者說性格不好,就
是因為只懂得專修,不懂得散修,只懂得在禪座中專心投入,在平時卻控制不了自己
的心。因此我強調過很多次,以後還是會繼續強調的,就是『禪修好不如性格好!』
我們不要求每個人禪修一定要好,但是卻要求大家性格要好。不管你的修行怎麼樣,
但是你的言行舉止看上去要像個修行人。 

如果傳聞中你修行很好,但是你的性格卻連一個出家人都做不到,連一個修行人都做
不到,那麼傳聞你修得很好,你的言行是帶給人信心,還是帶給人懷疑?所以,修行
還沒有上去之前,就要先把自己的身行、把自己的言行、把自己的意行先收好,先修
好。修得好不好,很大部分是因為過去世巴拉密的原因,許多時候並不是因為今世。
如果擁有很好的禪修巴拉密,今世可能稍微精進一下,你就有可能證得禪那,就可以
修得很好。 

如果你今世沒有好好地防護自己的身、語、意,雖然在座中有能力專注,但是你的性
格卻很容易讓人喪失信心,這是很不應該的!所以我們不應只是片面地追求在禪坐中
、專修的時候能夠投入。專修的時候能夠專注,你的禪修修得上去,每天都有新的功
課可以報告,但是在平時散修的時候卻不防護心,於是你的習氣、煩惱都表現出來,
暴露出來讓別人看到,你的言行舉止讓人大跌眼鏡,於是別人會懷疑:「怎麼這個人
修行那麼好還會這樣?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由於懷疑你的行為,導致懷疑你的修行;懷疑你的修行,導致懷疑你的禪法。如此,
傳聞中修得越好但性格不好的人,無論對他人,還是對教法都是一種破壞!所以我們
應該透過正念正知,來鎮服這些煩惱、習氣。即使禪修還沒有成就,即使禪修還沒有
提升,但是我們的言行舉止也要像個修行人,特別是出家人應該像個出家人。這樣的
話我們不管修得怎麼樣都是在進步,都是在提升。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得到修行
人的利益,而不只是弄一些虛名。

除了專修之外,更要注重平時的培養,平時正念的守護,正念正知的維持。除了精進
禪修、做好專修之外,平時的心念要保護好,要做好散修。我們可以說『專修容易散
修難』,因為真正守護好心、保護好心還是在散修狀態,是在日常生活當中。在禪堂
裡一坐,大家的姿勢都一樣,你的習氣不容易表現、暴露出來。一旦用自己隨意的姿
勢、隨意的威儀,行走、坐著、站立也好,這些威儀都顯示出你的心念。姿勢和行為
是身表,所講的話是語表,身表和語表都源自於心。你有這樣的心念,才有這樣的行
為,才有這樣的語言,如果你的言行舉止都顯現出你的煩惱習氣,證明你是一個煩惱
的奴隸、習氣的奴僕。

我們要做心的主人,要調伏好心,訓練好心,讓心納入正念的管理。心是很好訓練的
,心是很好引導的,雖然這並非易事,但是它卻是可以引導的。最怕的是我們沒有去
引導心,而是去放縱心。若放縱心,你就永遠是心的奴隸。我們要嘗試做心的主人,
用正念正知去調伏它,去管理它、控制它、引導它,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在性格上
不斷提升,在修行上不斷增長,在禪修上修有所成!希望大家一起精進努力,與大家
共勉!

薩度!薩度!薩度!!

智行 2011年5月7日整理
Fri Jan 30 17:19:11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3
@Facebook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修習念住可以產生一種保護內心降低欲望增長乃至防止
被它牽引, 這樣修習的效果蠻好的, 像現在為何要po文, 是想要炫耀這個心得希望有
人可以認同自己, 或是想要讀者可以受益, 到後來可能因此把po文刪除都有可能, 時
時具念就像是腦袋埵矰F一位善知識時刻提點我們哪些念頭是不善的, 哪些念頭是善
的, 擇善的並停止不善的行為.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4
@Facebook
例如在生活/工作中升起一些不善的念頭(例如貪嗔之類的念頭),一被觀察"照"見,馬
上就會讓那個不善的念頭減弱, 甚至於消失. 像是壞人被警察發現馬上跑走那樣. 這
種保護罩般的功能對修行蠻實用的 --> 這個好像叫心持"正念", 如果有錯請幫忙更
正.
Mon Jan 05 00:08:15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5
@Facebook
ChenTim 提的這個心得的確非常重要,修行真的是看在起心動念之間呀! 同樣的一個
行為,背後的動機不同,果報也就天差地遠,這些不只是業報的理論,而是日常生活
中會發生的事情,都要靠念住才能念念分明 :)
Mon Jan 19 23:34:42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6
@Facebook
【專修容易散修難】瑪欣德尊者 開示

各位賢友:晚上好!今天,我想和大家談一談專修和散修。在共修時段,坐在禪堂裡
一心不亂地專注禪修業處,稱為專修。專修法由於避免了除坐姿以外的其他威儀,也
避免了除業處以外的外緣,心是投入的,所以稱為專修。但是在日常生活當中,由於
威儀是不斷變化的,例如行走、站立、坐著、躺臥、移動等,或者手要不斷操作各種
事情,走路時腳步要移動等。

還有,平時眼睛是張開的,會接觸到各種不同的外緣;耳朵是開放的,任何聲音都可
以撞擊耳門,而且思維也不像專修時那麼專注、專心,這個時候,如果沒有守護好正
念,沒有守護好心念,心就會像猴子一樣,像野馬一樣,這樣我們將會浪費很多的時
間在胡思亂想。在禪坐時雖然很專心,但是一下座後,心又追隨著習氣,又追隨著煩
惱,又追隨著妄想,這樣我們的禪修就很難有好的效果。

應當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也保持修行呢?學會散修。散修的『散』是指姿勢,身體的威
儀處於行立坐臥的任何一種,六門也處於活躍狀態,不像專修的時候關閉眼耳鼻舌身
五門,只用意門,只是用心去專注業處。在平時六門都是開放的,接受顏色、聲音、
氣味、味道、觸所緣以及法所緣的撞擊。比如走路的時候要看路面,特別是這個季節
很多螞蟻、很多蟲,不小心的話會踩死它們,我們的眼睛不可能閉著。有些人比較忙
,要抬東西、搬東西、掃地等等。 

這時是不是不能禪修了呢?不是的,還是可以!在這些情況下的修行稱為『散修』,
或者稱為散心修。散修可以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知道身體的動作。如果心還很粗,也就是心比較散亂的時候,可以只是把心放
在身體上,乃至只注意身體的動作。比如掃地的時候,注意肢體的動作,注意不要掃
死螞蟻蟲子等,要有正念地掃。雖然速度上掃得快也好,掃得慢也好,只要有正念就
好。心念放在身體上,屬於『有益正知』,它是一種培養正念正知的方法,比掃地時
胡思亂想更好。這一種方法是在心比較粗或者幹活的時候,由於動作比較快或複雜,
心難以細下來,就可以這麼做。

第二、覺知自己的心念。要學會時時了知自己的心念。比如當你感到煩躁時,要知道
你的心已經生起煩惱了,不耐煩了。例如在廚房服務時,看見有人不聽安排而讓自己
心生煩惱,這個時候如果我們的心沒有跳出這個外緣,沒有很好地觀照自己的內心的
話,就會被煩惱控制,被煩惱綁住了。這個時候心要跳出來,要知道我的心已經在鬧
情緒了,在賭氣、討厭、不耐煩了。

經常很好地觀照自己的心,煩惱在一生起時即被我們的正念所鎮伏、壓服。如果沒有
正念的話,煩惱就找到滋生的機會,會越來越滋長,會越來越強大。任何煩惱在剛剛
開始時力量都是很弱的。例如生氣,當你看到冤家死對頭時,第一反應是討厭他。但
是在你一接觸到不喜歡的外緣時,心很快就了知:「啊!我的心已經被對象套住了,
我的心已經被煩惱抓住了。」 

如果你能很快地察覺到它,察覺到自己的心陷入了煩惱,那種嗔恚、生氣、厭惡、排
斥的力量很快就變弱。為什麼呢?因為有了正念,煩惱就會變弱。如果出現了喜歡的
物件,比如在托缽時看到有好吃的東西,於是生起貪心:「哈!今天又有肉吃了,我
要舀多點!」這時你盯著的只是美味,卻沒有看到你的心在粘著好吃的東西,沒有看
到貪心的生起。 

如果沒有正念,心就被貪欲抓住了。煩惱一生起時,正念就生起。就好像一個小偷,
後面老是跟著員警,雖然小偷下手很快,但是員警也能很快地把他抓住,那這個小偷
就不可能為非作歹到哪裡去。妄想、貪嗔癡就好像小偷,正念好像員警,如果任憑小
偷去偷,小偷就會越來越大膽,甚至明目張膽,原來的暗偷變成後來的明搶。

~接下文~
Fri Jan 30 17:18:59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大部份時間隨觀心堛漫擬Y
#7
@Facebook
~接上文~

如果一個人沒有用正念防護自己的心的話,剛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慚愧心,知道生氣不
好,到後來明目張膽地生氣,還以為透過生氣才能樹立威信,這樣心就慢慢地陷入煩
惱。你會生氣一次,就會生氣第二次、第三次……。生氣次數多了,就變成一種習氣
。所謂『習』就是不斷重複,不斷重複的煩惱稱為『習氣』。一旦煩惱重複多了就變
成性格、變成習氣。人家說這個人性格不好,難以相處,大家都不喜歡,就是因為不
斷地重複做不該做的事情,重複說不該說的話。 

為什麼呢?因為他沒有守護好正念,沒有防護好心,任憑煩惱在心裡滋生。所以我們
要提升對心的觀照能力,要提升心對煩惱的控制能力,這屬於『有益正知』或『適宜
正知』,也是培養正念正知的方法。不過,有些禪法把這種訓練方法稱為『內觀』或
『毗缽舍那』,但其實它還不是真正的內觀。為什麼呢?因為只要禪修者還沒有能力
見到究竟名法,他所見到的這些所謂的『生氣』等就還是概念法,或者說是一堆名法
的組合,所以不能稱為『內觀』,它只是屬於正念的訓練。 

第三、覺知業處。日常生活中更好的禪修方法,是把自己的業處帶到任何一種動作、
任何一個地方,這種訓練方法稱為『行處正知』。如果大家以入出息念為自己的根本
業處,那麼走路也覺知呼吸,掃地、搞衛生的時候也覺知呼吸,洗缽等一切動作都在
覺知自己的呼吸。專修的時候叫做專注呼吸,而在平時叫做覺知呼吸,即散修的時候
是覺知呼吸。雖然所緣(目標)都是呼吸,但是用的心力有所不同。 

專注是指全心投入去知道它,清楚知道它,而覺知比專注的力度稍微弱一點,但還是
清楚地知道。在平時甚至可以用知道呼吸的方法,但知道又比覺知呼吸稍弱一點,但
仍然是把心放在呼吸上。為什麼平時不用專注呢?因為眼睛還要看,耳朵還要聽,手
還要操作,腳還要行走,所以不能叫專注。比如掃地的時候,我們既要看會不會掃到
蟲蟻,又要看哪裡樹葉多,把它們掃到一堆。這個時候不斷地分心,按照阿毗達摩來
說,眼門心路、身門心路和意門心路交換不斷地生起,所以要說專注是說不過去的,
至多可以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念在呼吸上,這些都需要慢慢地訓練。

平時的散修比打座中的專修更加難,但是能夠做好散修的話,其效果會比專修更好。
有些禪修者之所以被傳聞或據說修得好,但是卻很難與人相處,或者說性格不好,就
是因為只懂得專修,不懂得散修,只懂得在禪座中專心投入,在平時卻控制不了自己
的心。因此我強調過很多次,以後還是會繼續強調的,就是『禪修好不如性格好!』
我們不要求每個人禪修一定要好,但是卻要求大家性格要好。不管你的修行怎麼樣,
但是你的言行舉止看上去要像個修行人。 

如果傳聞中你修行很好,但是你的性格卻連一個出家人都做不到,連一個修行人都做
不到,那麼傳聞你修得很好,你的言行是帶給人信心,還是帶給人懷疑?所以,修行
還沒有上去之前,就要先把自己的身行、把自己的言行、把自己的意行先收好,先修
好。修得好不好,很大部分是因為過去世巴拉密的原因,許多時候並不是因為今世。
如果擁有很好的禪修巴拉密,今世可能稍微精進一下,你就有可能證得禪那,就可以
修得很好。 

如果你今世沒有好好地防護自己的身、語、意,雖然在座中有能力專注,但是你的性
格卻很容易讓人喪失信心,這是很不應該的!所以我們不應只是片面地追求在禪坐中
、專修的時候能夠投入。專修的時候能夠專注,你的禪修修得上去,每天都有新的功
課可以報告,但是在平時散修的時候卻不防護心,於是你的習氣、煩惱都表現出來,
暴露出來讓別人看到,你的言行舉止讓人大跌眼鏡,於是別人會懷疑:「怎麼這個人
修行那麼好還會這樣?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由於懷疑你的行為,導致懷疑你的修行;懷疑你的修行,導致懷疑你的禪法。如此,
傳聞中修得越好但性格不好的人,無論對他人,還是對教法都是一種破壞!所以我們
應該透過正念正知,來鎮服這些煩惱、習氣。即使禪修還沒有成就,即使禪修還沒有
提升,但是我們的言行舉止也要像個修行人,特別是出家人應該像個出家人。這樣的
話我們不管修得怎麼樣都是在進步,都是在提升。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得到修行
人的利益,而不只是弄一些虛名。

除了專修之外,更要注重平時的培養,平時正念的守護,正念正知的維持。除了精進
禪修、做好專修之外,平時的心念要保護好,要做好散修。我們可以說『專修容易散
修難』,因為真正守護好心、保護好心還是在散修狀態,是在日常生活當中。在禪堂
裡一坐,大家的姿勢都一樣,你的習氣不容易表現、暴露出來。一旦用自己隨意的姿
勢、隨意的威儀,行走、坐著、站立也好,這些威儀都顯示出你的心念。姿勢和行為
是身表,所講的話是語表,身表和語表都源自於心。你有這樣的心念,才有這樣的行
為,才有這樣的語言,如果你的言行舉止都顯現出你的煩惱習氣,證明你是一個煩惱
的奴隸、習氣的奴僕。

我們要做心的主人,要調伏好心,訓練好心,讓心納入正念的管理。心是很好訓練的
,心是很好引導的,雖然這並非易事,但是它卻是可以引導的。最怕的是我們沒有去
引導心,而是去放縱心。若放縱心,你就永遠是心的奴隸。我們要嘗試做心的主人,
用正念正知去調伏它,去管理它、控制它、引導它,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在性格上
不斷提升,在修行上不斷增長,在禪修上修有所成!希望大家一起精進努力,與大家
共勉!

薩度!薩度!薩度!!

智行 2011年5月7日整理
Fri Jan 30 17:19:11 201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