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王本為王子時
#1
@Facebook
佛世時,琉璃王誅殺釋迦族的慘案是佛教中一則重要公案,並常用於闡釋佛法中緣起
因果的道理。《增一阿含經》卷二十六、《彌沙塞部五分律》卷二十一、《四分律》
卷四十一、《佛說琉璃王經》及《義足經》等數部佛教經律記載了這一公案:早年波
斯匿王想向釋迦族聯姻修好,釋迦族自覺是優等的種族,便將當時王族的大將摩訶那
摩的一個婢女充作公主,嫁給波斯匿王,成為王後。日後生得琉璃王子。琉璃王子八
歲時回迦毗羅衛國,途中到一個講堂中休憩納涼,被看守辱罵為「婢女之子」。琉璃
王子受辱後,便發惡願將來當國王後要消滅釋迦族。

琉璃王長大後,通過篡權當上了國王,果然糾集軍隊向迦毗羅衛國殺去。佛知其意,
於是提前來到琉璃王行軍要道,琉璃王出於對佛陀的敬意不得已而退回。

琉璃王殺入迦毗羅衛國後,釋迦族人由於佛陀的教化,雖然極為驍勇善射,但在抵擋
敵人時誓不傷敵,於是慘遭殺戮。《佛說琉璃王經》雲:

得開門入,入殺門衛五百人,斬害不訾,生縛貴姓三萬人,埋著於地,但令頭現,驅
迫群象,比足蹈殺,然後駕犁而耕其首……

目犍連尊者用神通將五百釋迦族人攝入缽內,帶出迦毗羅衛國,然而開缽時五百人卻
已全部化為血水。

眼看釋迦族人慘遭殺害,在凈飯王去世後繼承政權的摩訶那摩王跳入河水中,請求琉
璃王在其浮上水面之前不殺人。琉璃王答應後,摩訶那摩王為了拯救家族,用頭髮將
自己綁到了河底的樹根上溺水而亡,為更多釋迦族人的逃出爭取了時間。

佛陀對於目犍連的行為,說了:「你現在可以用神通救助這些人,但你可以永遠用神
通去(分開)救助所有互相憎恨敵對的雙方嗎?」

憎恨無法用神通化解,也無法用對抗、報復來平息;只有「慈悲喜捨」的「無漏智慧
」,深入眾生「性」、「欲」去教導他們,才有機會。

當然,誰也知道,常常憎恨的累積是很快速的,教育眾生總是來不及。然而,就算來
不及,也是救一個算一個!

看看釋迦族逃亡後的生活。釋迦族滅亡之後,逃出的族人一直在加德滿都谷地修行。
在尼泊爾大地震之後,這些釋迦族人也曾經來過台灣。

如果問及釋迦族存在的意義,族人今天都在幹什麼,釋迦族人一定會這樣帶著滿滿自
豪感並且十分堅定地告訴你:「自從釋迦族遷徙到此地開始就一直是這樣,我們依然
在修行尼瓦爾佛教,一直修行,一直修行。」

在加德滿都谷地,佛教是影響僅次於印度教的宗教。尼泊爾佛教經歷了佛陀時代的起
源、阿育王時期的發展、梨車王朝最早受到的金剛乘的影響、末羅王朝時受印度教的
排斥及僧團體系的變化、18世紀沙阿王朝印度教的衝擊,直到今天得到政府寬容的對
待。

無論是印度晚期金剛乘、藏傳佛教密宗的深度影響還是歷史上印度教不斷地擠壓,大
乘佛教還是在尼泊爾保存下來了,這十分不易。其中,釋迦族的貢獻功不可沒。釋迦
族並不是大乘佛法沒落的台面撐持者,相反,他們就是鮮活的佛法傳人,是一直在修
行的佛陀後裔。

釋迦族人遷徙到加德滿都谷地之初,就延續了原住地的佛法傳承,剃度為僧,別親出
家,獻身佛教,與世無爭,是尼泊爾佛教的中堅力量。現在,釋迦族(?kya,或稱
?kyabhiku)與金剛師(Vajr?ch?rya,寺院的金剛乘祭師)同屬於當地的僧侶階層(
Gubh?ju或Bare),而受到社會各界的尊重。

歷史上,梵文佛典曾經隨著往來印度的各國僧侶和向各地傳法的印度僧人,傳播到中
亞、中國、尼泊爾等地。佛典在漢地被翻譯成漢文藏經流傳至今,可梵文原本多數已
經佚失。但是在西藏地區和尼泊爾,依然按保存著大量梵文寫本的佛典。

在尼泊爾,保護這些古老的佛典正是釋迦族人代代相傳的使命。尼泊爾佛教經歷了不
同階段的盛衰,而當地梵本佛典保存的完好性與豐富性是令人驚嘆和感動的。很久以
來,這些佛典不為人知,直到1824年英國外交官何德遜作為外族人在尼泊爾發現並偷
運出了大量的梵本,外界才知道釋迦族長久以來為佛教默默所做的偉大貢獻。

繼何德遜的偷運之後,釋迦族人更好地將陸續發現的佛典寫本保護起來,今天在尼泊
爾檔案館、加德滿都圖書館和釋迦族的道場中依然收藏著大量完好的梵文佛典寫本。

根據現有的材料,這些梵本佛典最早進入尼泊爾的時間或許可以追溯到公元10世紀。
當時,隨著印度佛教的衰落,大批的印度佛教的出家人從印度逃亡至尼泊爾,並帶來
了那爛陀寺、超岸寺等重要寺院所藏的經卷佛典和其他文獻。加德滿都谷地接納了這
些珍貴的經典,也接納了當時印度佛教的傳統。保護佛典的方法除了珍藏,還有抄寫
經卷。從公元920年到1768年,加德滿都谷地的釋迦族僧人和金剛師,一直沒有停止
過傳抄經卷的傳統,直到今天也是這樣。據統計在末羅王朝末期,尼泊爾就存有有
9000種27300卷經卷。傳抄的梵文寫本主要以天城體、蘭札體和尼泊爾當地的尼瓦體
、Bhujimol四種文字寫就。印度傳來的梵文寫本寫於貝葉上,尼泊爾傳抄的經卷則寫
於靛藍紙和棕櫚葉紙、Haritalika紙、Thyasaphu紙等當地手工製作的紙張上。

現代對梵文佛典的保護除了傳統的方式,主要採用了整理、轉寫、校刊、微縮文獻、
檔案館藏、編目、數字化等方式。尼泊爾檔案館就曾出版過一份完整收錄當前所知尼
泊爾梵文寫本佛典的目錄,其中也包括了尼泊爾?德國梵文寫本聯合保護項目的微縮
文獻目錄。這份目錄所收錄的梵文佛典寫本共計1829種。從這些資料里我們可以看到
現有梵文寫本的大致分類,屬於佛教的包括:佛經、譬喻、本生經、密續、陀羅尼。
此外還有頌與史詩、吠陀、karmak?a(祭祀儀式)、故事、吟誦的長行、繪畫等。

歷史的變遷總是有其複雜的因緣而出乎人們的意料。從當年逃亡的佛陀家族到今天保
護佛教作出偉大貢獻的尼泊爾佛教行者,站在世人面前的釋迦族人早已洗盡了惡緣帶
來的殘酷氣息,而將佛弟子的虔誠、堅忍與生機保留到當下。

從他們身上我們或者看到了佛陀時代釋迦族零星的高貴遺風,或者看到了在高山國度
下經年護持佛法的不易,或者看到了堅守與問題並存的現狀。無論這是一番怎樣的景
象,無論世人對此作出了怎樣的評價,作為佛陀的弟子、大乘佛法的修行者,有那麼
幾分心意無疑首先需要向佛陀可敬的後裔表達,那就是目睹釋迦族人依舊存在並且一
直在修行後的驚喜和欣慰、對釋迦族傳承佛法護持經典的無上的敬意與深切的感恩,
以及對釋迦族和佛陀偉大教法最誠摯的祈願和希望。


昔佛在釋翅瘦迦惟羅越國尼鳩類園中。爾時流離王集四種兵,欲往攻伐舍夷國,將諸營從退父王位自立為王。 有一惡臣名曰耶利,白流離王:「王本為王子時,至舍夷外家舍,到佛精舍,為釋子所毀辱。時王見敕:『若我為王便啟此事。』今時已到,兵馬興盛。」即敕嚴駕欲往報怨。 佛知其意,先至道側坐枯樹下,時流離王躬率兵馬往伐舍夷國,道遇如來,即前禮覲前白世尊:「此間多諸好樹枝葉繁茂,何以捨之坐枯樹下?」佛告王曰:「五親蔭厚不可捨離,昔此樹茂枝葉熾盛,曾經過此得樹蔭力。」 王尋退還,還詣兵眾告語上下:「我等宜還不應前進。所以然者?如來今日為彼五親,必佐神力不可攻伐。」臣佐白王:「如來豈能恆坐樹下乎?」如來見流離王去後,知此宿緣不可得避,以宿命智觀其所由,觀諸釋種必當受苦。即從坐而去,還至比丘僧中在眾而坐。 時,大目連見如來憐愍五親如有憂悒,往到佛所前白佛言:「今流離王攻舍夷國,念其中人當遭辛苦,欲以方便救接彼國。一者舉舍夷國著虛空中,二者舉舍夷國著大海中,三者舉舍夷國著須彌山腹堙C四者舉舍夷國人著此地下他方世界。令流離王不知其處。」 佛告目連:「知卿雖有此智德神足無量,安隱舍夷國人耳,何能安處宿對人耶?」於是目連禮已便退。 爾時世尊與諸大眾,敷演其義,欲使正法久存於世,示現宿對永不可避。大眾聞其所說悵然悲泣,愍流離王當報宿緣,在於大眾而說頌曰: 「非空非海中,  非入山石間,  莫能於是處,  避免宿惡殃。」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