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一心以妙智 咸皆共思量 不能知佛智
#1
@Facebook
二、由於眾多的教說,有內在的關聯性,常從一端而說到其他。如衣服一樣,提起衣
領(當然這是最適當的),拉住袖口,或扯到衣襟,都可以得到衣服的全體。但在一
般人,對一一法門的應機特性,一一法門的淺深次第,一一法門的相互關聯,每被忽
略而儱侗的覺得都是差不多的。這種雜多而又差不多的觀感, 會引起相反的同一傾
向。有以為:彼此相同,所以一法就等於一切。這樣,不需要廣修遍學,一經一佛一
咒的佛法,大大的發展起來。其實是不能完滿的把握佛法,取一滴水而棄大海,卻自
以為大海都在這裡。有的,不能完滿的總持佛法,對自己多少理會的法門,讚揚到極
點,覺得這是最殊勝的,最究竟的。有了這, 就有了一切;或以為有了這,就不需
要別的。

成佛之道。自序。釋印順

*************************

導師在華雨集第一次「P-253~256」當中對於上述的缺失有直接而且重點的指導;用
來破除一般人「以小為大」、「以少為足」的弱點。

並不是「我信奉大乘」就真的是大乘,如果心量太過狹隘,只是以大乘自居;其實比
小乘還不如。所以要如何免除這類的問題呢?

有人說:我會讀經,我藏經看過一遍,看過幾遍的也有,但不一定有用。 要知道經
是佛說的,是應機說法的,經義有著多樣的應機性。如自己去閱讀, 或從師長那
去聽,這都是聞。無論是讀是聽,經上這麼說就以為這麼說,這問題可大了!

佛經中,佛說這部經是經中之王;那部經也說是經中之王,到底 有多少王呢!有的
經上說:這樣理解,這樣觀察,才是正觀,不作此觀,就是觀;可是其他經中,所說
的邪觀、正觀,又不相同,那又怎麼理解呢?有的 經說:一切聖人都從此來,非依
此法門,不能解脫生死、不能成佛;同樣的話,又在別的經中說。所以經上這麼說,
我就這麼了解,那是不夠的。

學佛的, 初學一部經,非常歡喜,肯定佛法就是這樣。學了二部、三部……更多部
以後,卻反而弄不清楚了。所以佛說:修學一切經法,要進一步去思惟;思惟了還要
修。思惟與修習,就是抉擇。  

說到「抉擇」,就是「依大乘經,如理作意攝,一切加行道」。悟入法性的抉擇方便
,含有『如理作意』與『加行』二義,這都是依大乘經的。經論所說作意,略有三類
意義:一是注意,如作意心所。二、作意是修定時,內心的 觀想繫念。三、這堛
作意,是思惟,思考抉擇的意思。

平常說,學佛法有四條件:一、親近善友(善知識);二、多聞正法(多多的聽法)
;三、如理思惟(如理作意);四、法隨法行,就是依法修行大乘經法,經如理思惟
,然後依著作止觀的修行,就是一切加行道。  

如理作意是什麼?經典有深、有淺;有究竟說,不究竟說;有盡理說,不 盡理說;
了義說,不了義說。究竟說是徹底的,不究竟說是不徹底的。盡理是說得很徹底圓滿
的,不盡理是這麼說,其實是不完全如此的。例如說,吃飯能滋養身體,這是對的,
但是不徹底、不盡理的。如吃飯過飽,可能反而吃壞了 。可見這句話,是有相對的
意義,卻不是徹底的。又如有人頭上生有一塊黑疤 ,就名之為黑人,其實別處都是
雪白的。世俗語言,大抵是不盡理的,經典隨 俗說法,有些也是如此。

所以,對佛法要如理作意,要依徹底的義理來思惟, 如依不徹底的義理來思惟,那
就錯了。不要以為經文如此說,就可以以此為標準!  

佛的經典分二類:一是了義經,一是不了義經。了義經是究竟徹底的。如所說的,還
要再解說,再補充,這就是不了義的。所以如理作意,是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以了
義經義去如理作意,才能得到大乘法的究竟意義,也能解說 不了義經。如理作意是
思慧的作用,分別,觀察,以獲得佛法如理的正見。經 法雖多,如依了義經為準繩
,可得佛法深義與方便。攝持一切佛法,化繁為簡,漸漸的脫略文句,而繫念法義,
然後可以實行,可以從觀察中顯現法義。抉擇的如理作意,能成就思所成慧。

思惟還是散心分別的,如能在定心中思惟, 依定心分別觀察,這就是修所成慧;依
修所成慧,能得般若的現證法性。

佛法從阿含、中觀、瑜伽以來,都說止觀,都說分別、抉擇,從聞到思,到修,然 
後到證入。不過,不是什麼分別都可引入證悟的。

世俗的分別,止與觀,即使有助於佛法的修持,也不能證悟法性。

佛法有特殊的觀察──勝義觀,能遮遣 我們的虛妄分別,這才能依分別而契入無分
別。依唯識學說,這就是要觀察所取無性,能取非有,所取、能取都不可得。如理作
意,要從虛妄分別,現有能所取而實不可得去理解,了解決定,堅信不疑,成就深刻
的信解,才依之而起修。  

加行是什麼意思?廣義的說,加行就是一種功用,努力去做。依這一意義 來說修行
,修福、修慧都是加行。但加行有一特別意義,就是從凡入聖,所用思惟,觀察;修
止,修(勝義)觀,在沒有悟入以前的一切,就是加行道。

從凡夫到成佛,唯識宗分成五道:

一、資糧道:廣集無邊福德、智慧資糧,菩薩要自利利他,備一切功德,所以凡是福
德、智慧,應儘量去修集。依唯識說, 這要修行一大阿僧祇劫。

二、加行道:分四位,煖、頂、忍、世第一法。四位時間不太長,就在一大阿僧祇劫
的後期。

三、見道:經加行道的修習,現證法性,如實的體見了真理,名為見道位。

四、見道以後,隨順所悟而修習,名修 道位,要經二大阿僧祇劫。

修到究竟圓滿了,究竟成佛,就是第五、究竟道。 這婸〞滿A是加行道,要依大乘
經如理作意,再經煖、頂、忍、世第一法,漸 觀二取都無所得,所修的加行,就是
唯識觀。

一般說,先觀所取性空;再觀能取也不可得;達到了能取、所取都無所得,但還有無
所得的空相現前;等到空相也泯寂不現,那就證悟了。  

依處與抉擇,包括了聞、思、修;抉擇是思、修二位。聞、思、修三階段 ,古人譬
喻為:如人學習游泳,起初要抱木棒習游,如聞慧要依文句。漸漸游 了一時期,木
棒可以有時放下,有時抱著,如思慧的依於文句,或可不依文句 。最後不要木棒,
也會游泳了,如修慧的依義而不依文句。

這三階段,第一階段是聞,一定要依佛所說的教典,或是菩薩所說的。第二階段是思
惟,依照經文,卻慢慢地把經義原則化,簡要化,把經文的要義,漸漸提綱挈領,了
然明白,當然還不能完全不依經論。到最後,依義而不依經論的文句,如法修習。 
加行道,到了從思入修的階段。


一心以妙智 咸皆共思量 不能知佛智

二、由於眾多的教說,有內在的關聯性,常從一端而說到其他。如衣服一樣,提起衣領(當然這是最適當的),拉住袖口,或扯到衣襟,都可以得到衣服的全體。但在一般人,對一一法門的應機特性,一一法門的淺深次第,一一法門的相互關聯,每被忽略而儱侗的覺得都是差不多的。這種雜多而又差不多的觀感, 會引起相反的同一傾向。有以為:彼此相同,所以一法就等於一切。這樣,不需要廣修遍學,一經一佛一咒的佛法,大大的發展起來。其實是不能完滿的把握佛法,取一滴水而棄大海,卻自以為大海都在這裡。有的,不能完滿的總持佛法,對自己多少理會的法門,讚揚到極點,覺得這是最殊勝的,最究竟的。有了這, 就有了一切;或以為有了這,就不需要別的。 成佛之道。自序。釋印順 ************************* 導師在華雨集第一次「P-253~256」當中對於上述的缺失有直接而且重點的指導;用來破除一般人「以小為大」、「以少為足」的弱點。 並不是「我信奉大乘」就真的是大乘,如果心量太過狹隘,只是以大乘自居;其實比小乘還不如。所以要如何免除這類的問題呢? 有人說:我會讀經,我藏經看過一遍,看過幾遍的也有,但不一定有用。 要知道經是佛說的,是應機說法的,經義有著多樣的應機性。如自己去閱讀, 或從師長那堨h聽,這都是聞。無論是讀是聽,經上這麼說就以為這麼說,這問題可大了! 佛經中,佛說這部經是經中之王;那部經也說是經中之王,到底 有多少王呢!有的經上說:這樣理解,這樣觀察,才是正觀,不作此觀,就是觀;可是其他經中,所說的邪觀、正觀,又不相同,那又怎麼理解呢?有的 經說:一切聖人都從此來,非依此法門,不能解脫生死、不能成佛;同樣的話,又在別的經中說。所以經上這麼說,我就這麼了解,那是不夠的。 學佛的, 初學一部經,非常歡喜,肯定佛法就是這樣。學了二部、三部……更多部以後,卻反而弄不清楚了。所以佛說:修學一切經法,要進一步去思惟;思惟了還要修。思惟與修習,就是抉擇。 說到「抉擇」,就是「依大乘經,如理作意攝,一切加行道」。悟入法性的抉擇方便,含有『如理作意』與『加行』二義,這都是依大乘經的。經論所說作意,略有三類意義:一是注意,如作意心所。二、作意是修定時,內心的 觀想繫念。三、這堛漣@意,是思惟,思考抉擇的意思。 平常說,學佛法有四條件:一、親近善友(善知識);二、多聞正法(多多的聽法);三、如理思惟(如理作意);四、法隨法行,就是依法修行大乘經法,經如理思惟,然後依著作止觀的修行,就是一切加行道。 如理作意是什麼?經典有深、有淺;有究竟說,不究竟說;有盡理說,不 盡理說;了義說,不了義說。究竟說是徹底的,不究竟說是不徹底的。盡理是說得很徹底圓滿的,不盡理是這麼說,其實是不完全如此的。例如說,吃飯能滋養身體,這是對的,但是不徹底、不盡理的。如吃飯過飽,可能反而吃壞了 。可見這句話,是有相對的意義,卻不是徹底的。又如有人頭上生有一塊黑疤 ,就名之為黑人,其實別處都是雪白的。世俗語言,大抵是不盡理的,經典隨 俗說法,有些也是如此。 所以,對佛法要如理作意,要依徹底的義理來思惟, 如依不徹底的義理來思惟,那就錯了。不要以為經文如此說,就可以以此為標準! 佛的經典分二類:一是了義經,一是不了義經。了義經是究竟徹底的。如所說的,還要再解說,再補充,這就是不了義的。所以如理作意,是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以了義經義去如理作意,才能得到大乘法的究竟意義,也能解說 不了義經。如理作意是思慧的作用,分別,觀察,以獲得佛法如理的正見。經 法雖多,如依了義經為準繩,可得佛法深義與方便。攝持一切佛法,化繁為簡,漸漸的脫略文句,而繫念法義,然後可以實行,可以從觀察中顯現法義。抉擇的如理作意,能成就思所成慧。 思惟還是散心分別的,如能在定心中思惟, 依定心分別觀察,這就是修所成慧;依修所成慧,能得般若的現證法性。 佛法從阿含、中觀、瑜伽以來,都說止觀,都說分別、抉擇,從聞到思,到修,然 後到證入。不過,不是什麼分別都可引入證悟的。世俗的分別,止與觀,即使有助於佛法的修持,也不能證悟法性。 佛法有特殊的觀察──勝義觀,能遮遣 我們的虛妄分別,這才能依分別而契入無分別。依唯識學說,這就是要觀察所取無性,能取非有,所取、能取都不可得。如理作意,要從虛妄分別,現有能所取而實不可得去理解,了解決定,堅信不疑,成就深刻的信解,才依之而起修。 加行是什麼意思?廣義的說,加行就是一種功用,努力去做。依這一意義 來說修行,修福、修慧都是加行。但加行有一特別意義,就是從凡入聖,所用思惟,觀察;修止,修(勝義)觀,在沒有悟入以前的一切,就是加行道。 從凡夫到成佛,唯識宗分成五道: 一、資糧道:廣集無邊福德、智慧資糧,菩薩要自利利他,備一切功德,所以凡是福德、智慧,應儘量去修集。依唯識說, 這要修行一大阿僧祇劫。 二、加行道:分四位,煖、頂、忍、世第一法。四位時間不太長,就在一大阿僧祇劫的後期。 三、見道:經加行道的修習,現證法性,如實的體見了真理,名為見道位。 四、見道以後,隨順所悟而修習,名修 道位,要經二大阿僧祇劫。 修到究竟圓滿了,究竟成佛,就是第五、究竟道。 這婸〞滿A是加行道,要依大乘經如理作意,再經煖、頂、忍、世第一法,漸 觀二取都無所得,所修的加行,就是唯識觀。 一般說,先觀所取性空;再觀能取也不可得;達到了能取、所取都無所得,但還有無所得的空相現前;等到空相也泯寂不現,那就證悟了。 依處與抉擇,包括了聞、思、修;抉擇是思、修二位。聞、思、修三階段 ,古人譬喻為:如人學習游泳,起初要抱木棒習游,如聞慧要依文句。漸漸游 了一時期,木棒可以有時放下,有時抱著,如思慧的依於文句,或可不依文句 。最後不要木棒,也會游泳了,如修慧的依義而不依文句。 這三階段,第一階段是聞,一定要依佛所說的教典,或是菩薩所說的。第二階段是思惟,依照經文,卻慢慢地把經義原則化,簡要化,把經文的要義,漸漸提綱挈領,了然明白,當然還不能完全不依經論。到最後,依義而不依經論的文句,如法修習。 加行道,到了從思入修的階段。

Tue Oct 31 06:34:24 201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