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漢譯「中阿含」屬「一切有部」諸證
#1
jt5354
發信站: 中興天樞 (bbs.nchu.edu.tw )
               漢譯「中阿含」屬「一切有部」諸證


                                                            越南.明珠

  現代學者大多一致承認確有一部梵文教典的存在,如果不比巴利文教典更浩瀚,
亦必與之相等視,而且在他們之中,具有很多默契,以為梵文教典的這許多原本,
是有屬於「有部」的。Winternitz教授因此在他的「印度文學史」內說:『巴利文
教典中的Nik?ya是和梵文教典中?gama相似的;D?rgh?gama(長阿含)相應即是D?gha
nik?ya, Madhyama ?gama (中阿含)即是Majjhima Nik?ya, Samyukt?gama (雜阿含
)即是Samyutta Nik?ya,Ekottar?gama(增一阿含)即是Avguttara Nik?ya。』還有
,他說「有部」有他們自己的梵文教典,雖然那教典沒有完整的一部傳下來,但是
我們卻能從各方面知道:第一是在東土耳其斯坦發現的許多大小斷片中,第二是在
其他的梵文佛教著作的引述中,第三是在漢文及藏文的譯本中。N.Dutt 博士也作
同樣的主張,將四阿含都歸屬於「有部」。

  他又說:『根據最近在東土耳其斯坦所發現的許多經本,更堅定了西藏人的傳統
,無疑義的認為「有部」是採用了有文法的梵文〈不是混合的梵文〉作為其文字的
傳導的,而他們有完整的經、律、論的典藏。Banerjee博士在他的「有部文典」中
引據「南橋目錄」說:『南橋的目錄在「小乘經」之下除了有四阿含以外,連其他
著作等,共計五十六種,卻有許多顯係各阿含中的很多經的譯本。在「小乘經」題
下,目錄中四阿含及其他漢譯著作,應注意的是大多屬於「有部」或「毘婆沙部」
。』我們卻並不如此樂天的肯定四阿含都屬於「有部」。但是因「中阿含」漢譯本
與巴利文本的比較研究,卻能得到內外諸證,來確切地宣告說漢譯的「中阿含」是
代表「有部」的教義的。

  一、?gama〈阿含〉和Nik?ya 這兩個名稱

  漢譯稱「中阿含」,「中」是Madhyama的意譯,而「阿含」卻是?gama的音譯。
巴利文卻稱做Majjhima Nik?ya。據Monier Williams的「梵英字典」的解釋,Nik?y
a,意謂「聖典的結果」,對於佛教似甚適當,而?gama意謂「傳統的學說,這種學
說的結集,聖典」,好像更包括了佛教出現以前數世紀來的作品。顯然在實際上這
兩個名稱是差不多同等性質的,巴利文教典用Nik?ya有「經集」之意,而Pr?krit
文〈印度一種地方語〉和梵文則都用?gama。N?g?rjunikonda有石刻稱Aparamah?vin
aseliya部〈恐即「西山住部」〉有長、中、雜、諸Nik?ya,而無?gama。此部卻有
Pr?krit文的教典,與巴利文雖有若干類似,但顯然是不一樣。這兩個名稱的?#092
;用,看來有地域上的分隔,?gama為北部及中部印度所用,而Nik?ya則為Deccan和
錫蘭島所用。但是這種說法又沒有可靠的根據。在巴利文教典中也有用?gama這名
詞的。例如「巴英字典」所載:Sv?gamo,意謂「精通於學說」;Agat?gamo,意謂
「傳得一種?gama或諸種?gama的人」。所以二者分別非常明白。「上座部」用Nik?
ya,「有部」及若干其他的部則用?gama,我們有理由足以相信?gama是慣常特意為
「有部」所選定的,除了在梵文「有部」的教典中發現以外,這些理由在別的教典
中是沒有的。

  二、梵文的教典

  在東土耳其斯坦所發現的梵文片斷中,屬於「中阿含」的有「優婆離經」內和「
鸚鵡經」內的。  以「優婆離經」中的片斷來和漢譯對照,顯示漢譯和梵文原本
有很多相同;雖然不能肯定說全部都是一樣。  以下引漢譯「中阿含」:(一三
三,卷卅二,大品)「優婆離經」偈句,與梵文對照證明相同。

  『大聖修習己,得德說自在,?ryasya bh?vit?tmanah pr?p……………善念妙正
觀,不高亦不下,………………sya no apanatasya不動常自在,佛弟子婆離。』A
ni?jyasya ya?ipr?ptasya Bhagavatas tasys ?r?vaka Up?l?『大龍樂住高,結盡
得解脫,N?gasya…………………muktasya應辯才清淨,慧生離憂慼,…………….
praj?a-dhvajasya…………不還有釋迦,佛弟子婆離。』An?vrttakasya ?akrasya
………………

  Bapat博士以為漢譯與巴利文較梵文更近似,也許仍有Prakrit文的原本作為濫觴
。本經漢譯稱「釋迦」與巴利文同,梵文本則為?akrasya。漢譯「鸚鵡經」(「中
阿含」一七O,卷四十四,根本分別品)與巴利文本(一三五,C?lakammavibhavgas
utta)較更符合。梵文原本中有關於十法之詳情,為漢譯所無。因此他認定漢譯之濫
觴,可能是比梵文更古老的Prakrit文。但漢譯中的偈句卻與梵文相應,而不與巴
利文相應。漢譯與梵文間若干不同處,則或因編譯之錯誤;例如:漢譯「樂住高」
,梵文為Pr?nta?yanasya;「離憂慼」,梵文為V?tar?gasya。

  三、師 承

  在「大乘諸相及其與小乘之關係」一書中,其十八頁有一表格,示大迦葉為「有
部」第一上首阿闇梨(師尊),而舍利子為「上座部」第一阿闇梨。作者 Buston 和
 T?ran?tha 確定了這事實,並告訴我們說大迦葉將僧眾的監護付託給阿難;佛鳴
也給我們一系列阿毘曇的阿闇梨們,從舍利子為始。在漢譯「牛角娑羅林經」(「中
阿含」一八四,卷四十八,雙品)內,我們見到舍利子稱大迦葉為尊者(巴利文是Bh
ante),而大迦葉稱舍利子為賢者(巴利文是?vuso)。但是以其相符之巴利文第三十
二經,Mah?gosingasutta來看,舍利子稱大迦葉為賢者。大迦葉稱舍利子也是賢者
。這稱呼的不一樣,顯示漢譯屬於「有部」的傳統,承認大迦葉為上首最高師祖,
而巴利文本則屬於「上座部」,以舍利子為上首最高阿闇梨,比了大迦葉還要高。
上面的事實,證之所有漢譯的四阿含中,都沒有和巴利文本第一一一經,Anupadas
utta相符的經而更確定。在這巴利文本經內。佛讚長老舍利子云:『舍利子者,可
正稱曰佛子,生於辯才,生於正法,行於正法,嗣於正法,不嗣於世法。諸比丘,
舍利子正轉如來所動無上法輪。』因為世尊說有這樣對長老舍利子的稱揚,「有部
」可能在其教典中除去,或者可能為「上座部」在其教典中所插入。這種對於大迦
葉和舍利子,在「上座部」和「有部」之間,其師承地位之不同,可以解釋即或現
今,舍利子和目犍連的靈骨之所以在上座各國普遍尊敬,而同時在中國、朝鮮、日
本和越南的佛寺內,佛像旁邊卻常有大迦葉和阿難兩尊者的像,而不是舍利子和目
犍連的像之故。

  四、九部經和十二部經

  另一顯著的不同是漢譯有十二部經(A?gas),而巴利文則為九部經。漢譯「阿梨
吒經」(「中阿含」二OO,卷五十四,大品)所列十二部之次序:一,正經;二,
歌詠;三,記說;四,偈他;五,因緣;六,撰錄;七,本起;八,此說;九,生
處;十,廣解;十一,未曾有法;十二,說義。其相符之巴利文本第廿二經,Alag
add?pamasutta所列則為九部經,其次序:一,sutta;二,geyya;三,veyy?karan
a;四,g?th?;五,ud?na;六,itivuttaka;七,j?taka;八,abbhutadhamma;
九,vedalla。如果我們先將巴利文九部經與涅盤經所列(佛學大字典刊載)來比較
,則大致相同,祇是涅盤經將最後二部倒置了;而第三部漢譯為「記說」(梵文是vy
?karana)有預言的意思,巴利文則為veyy?karana,意即解答。以漢巴對照漢一即
巴一;漢二即巴二;漢三即巴三(預言和解答,題名意義不同);漢四即巴四;漢八
即巴六;漢九即巴七;漢十即巴九;漢十一即巴八。其餘:巴五的ud?nam與漢六「
撰錄」對校,但ud?nam的漢譯,通常作為「無間自說」。漢五「因緣」(梵文為Nid?
na),漢七「本起」(梵文為Avad?na),漢十二「說義」(梵文為Upade?a)是巴利文
所沒有的。Dutt博士「在大乘諸相及其與小乘關係」書中曾作正確的觀察說:『可
是分為十二部經,簳禱D自大乘始,而是「有部」和「大眾部」所早已做成,亦為
小乘其他若干宗派之依據。所增加的三部經便是:Nid?na、Avad?na、Upade?a。』
他這說話的重要意義即是顯示漢譯是屬於「有部」的。Anesaki 博士主張則說十二
部經之分,雖有龍樹在「智度論」中彰為大乘的分類,以別於小乘之九部經,但並
不是說專屬大乘的,因為四阿含本身是小乘的。

  五、三世法

  漢譯「中阿含」中有關於五陰(蘊)之說,顯為「有部」之論調。「分別聖諦經」
(「中阿含」卅一,卷七,舍利子相應品)中說:『謂色盛陰,覺(「受」的異譯)、
想、行、識盛陰。諸賢!說略五盛陰苦者,因此故說。諸賢!過去時是苦聖諦,未
來現在時是苦聖諦。真諦不虛,不離於如,亦非顛倒真諦審實。合如是諦,聖所有
,聖所知,聖所見,聖所了,聖所得,聖所等正覺。是故說苦聖諦。』在其相符之
巴利文本第一四一經,Saccavibhavgasutta中卻完全沒有把「過去未來現在時是苦
聖諦」強調地說及。這一段是闡解「有部」之「一切有」的學說,說五蘊和合六識
各有所緣境而是三世實有的,即「一切有」,不論過去、未來、現在,是三世實有
。這便是他們的基本教義。佛曾在「雜阿含」對比丘們述及,精勤修學的弟子們「
對過去色不再在有所愛戀」,「對未來色不應再有所欣求」就是顯示過去未來法皆
有。又,識是二緣所生。何謂二緣?如眼識,則為眼根和色境所依緣,意識則為意
根和法境所依緣。同一人在同一時間,不能有二心法。所以在另一生起時,已是在
過去中,而在前一生起時,則另一尚是未來。如果過去未來法皆無,則識之所依緣
皆不可得,何從得識?過去未來色之於識者,如記憶和期望,隨時而起。如果過去
未來法皆無,則識不可得,因為無境。各識皆有一境而實有。再者,同一人在同時
不能既作業而又受此業之報。業成而其報則在未來。依緣而受報,則其業力已成過
去。如果過去未來法皆無,則過去的業也是沒有的了,將不會生果報了。這三世之
苦的實有聖諦,在巴利文中之一無述及,我們就知道主要的是在顯示「上座部」並
不持此論。Stcherbatsky教授也舉「雜阿含」句:『一切有者,意即十二處皆有。
』而巴利文教典中,竟未有此有說,顯示「上座部」禁持此說,因與其教義不相合
。故漢譯之有「三世苦聖諦」,而巴利文本之無,亦漢譯是屬於「有部」之又一證
明。

  六、?amathadeva疏釋中述及「中阿含」

  Sakurabe教授的作品也可以證明漢譯「中阿含」是屬於「有部」。他所供給的材
料說:?amathadeva曾有一部疏釋,名為Abhidharmako?apqyika-n?ma-tik?,是專
對婆藪槃豆(Vasubandhu即世親)的俱舍論,而保存到現在卻祗有西藏文的譯本,曾
引述諸阿含經句。因此使教授得一結論說漢譯「中阿含」比了巴利文本,更類近其
所引經句。因為俱舍是「有部」的學說,這疏釋所引自然亦當是「有部」的著述。
甲、?amathadeva在「中阿含」所引的大多數經名與漢譯相符,漢譯經名有不少與
巴利文本不同。「法樂比丘尼經」(漢譯「中阿含」二一○,卷五十八,晡利多品)與
梵名Bhiksuni=dharmanandi S?tra相同,而與巴利文本名C?lavedallasutta不符。
「五下分結經」(漢譯「中阿含」二○五,卷五十六,晡利多品)與梵名Pa?ca avar
abh?giya S?tra相同,而與巴利文本名Mah?m?luvkyasutta不符。乙、梵本對於諸
經的處理也與漢譯甚相符,但與巴利文本則完全不同。梵本之Mah?nid?=napariy?y
r S?tra即「大因經」(漢譯「中阿含」九七,卷二十四,因品),都是列在「中阿含
」中的,而巴利文本則將其相符的Mah?nid?nasutta列入於「長阿含」中了,梵本
之S?ryas=aptaka S?tra即「七日經」(漢譯「中阿含」八,卷二,七法品),Saptas
atpurusagati S?tra即「善人往經」(漢譯「中阿含」六,卷二,七法品),都在「
中阿含」中,而巴利文本則都將其相符的經入於「雜阿含」中去了。

  七、漢譯教義查有於「有部」阿昆曇諸論中相符者

  另一足資證明漢譯「中阿含」是屬於「有部」者,則是漢譯教義有很多都為「有
部」阿昆曇諸作中採取而發揚。

  甲、四果四向

  「郁伽長者經」(漢譯「中阿含」卅九,卷九,未曾有法品)云:「此是阿羅訶,
此是向阿羅訶;此是阿那含,此是向阿那含;此是斯陀含,此是向斯陀含;此是須
陀洹,此是向須陀洹。」此聲聞四位的各有果、向,在世親的俱舍論中也有講須陀
洹向和須陀洹應得見道、修道十六心的八忍八智,所謂:一,苦法智忍;二,苦法
智;三,集法智忍;四,集法智;五,滅法智忍;六,滅法智;七,道法智忍;八
,道法智;九,苦類智忍;十,苦類智;十一,集類智忍;十二,集類智;十三,
滅類智忍;十四,滅類智;十五,道類智忍;(以上十五心是見道。)十六,道類智
(此智是修道,得此智才能成須陀洹)。其他三果,亦次第論及。俱舍是「有部」之
論,這證明了是將「有部」的漢譯「中阿含」中的教義,加以伸述。乙、六十二界

  「多界經」(漢譯「中阿含」一八一,卷四十七,心品)列有六十二界,而巴利文
本則僅列四十一界。世親之俱舍論中亦列有蘊、處、界等,合計亦是六十二界。丙
、十八學人

  「福田經」(漢譯「中阿含」一二七,卷卅,大品)云:「世中凡有二種福田人。
云何為二?一者學人;二者無學人。學人有十八,無學人有九。居士!云何十八學
人?信行、法行、信解脫、見到、身證、家家、一種、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
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中般涅槃、生般涅槃、行般涅槃、無行般
涅槃、上流色究竟。」而俱舍正理論六十五云:『謂世尊告給孤獨言:「長者當知
,福田有二:一者有學;二者無學。有學十八。….何等名為十八有學?謂:預流(
須陀洹)向;預流果;一來(斯陀含)向;一來果;不還(阿那含)向;不還果;阿羅
漢向;隨信行;隨法行;信解;見至;家家;一間;中生,有行,無行(般涅槃);
上流。」』這樣,俱舍所載像是引據了這「福田經」的,祗是在次第上稍有差別,
而將「身證」除去了再加上「阿羅漢向」罷了。丁、九無學

  「福田經」接著又說:『居士!云何九無學人?思法、昇進法、不動法、退法、
不退法、護法(護則不退,不護則退)、實住法、慧解脫、俱解脫。』而俱舍論二十
五除說有六種羅漢如下:一、退法,二、思法,三、護法,四、安住法,五、堪達
(即昇進)法,六、不動法。以外又說七種羅漢則加上「不退羅漢」九種羅漢則再加
上「慧解脫」和「俱解脫」。以上「有部」諸論所引,大多與漢譯「中阿含」一樣
,但與巴利文中所說則不符。八、阿羅漢遇惡緣將退失所得證果在漢譯所列的九無
學中,有一種叫做「退法」的,那就是承認有一種阿羅漢將退失所得證果的。這更
能證明漢譯「中阿含」是屬於「有部」的,因為在世友(Vasumitra)的「阿毘達磨
品類足論」和目犍連帝須的「論事(Kathavatthu)」中,都曾說「有部」是相信阿
羅漢要退失所得證果的。對於這一點,「上座部」是持異議的。他們相信阿羅漢能像
佛一般地清淨,而不能退墮其位的。對於這一點,據說「大眾部」也不支持「有部
」這個主張。以上所引這內外許多證據,已經給我們充足的理由,能使我們相信漢
譯「中阿含」是屬於「有部」的了。a譯者按:本文是明珠法師的博士論文:『漢
譯「中阿含」與巴利文Majjhima Nikaya 的比較研究』中的一節。(明珠英文原著
,智華譯)(獅子吼第四卷第七期)

--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asambuddhassa !
       (  敬拜   彼    有幸者.  阿羅漢.   已正確完全覺者  )
Sun Jul 15 20:21:39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