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1
LNL
本文由作者abstsai (白非白)授權轉貼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山洪過後第五天。最後的搜救已結束,內帳幕裡趙歸真雙手抱頭,
沮喪的呆望著前帳書記官送進來的名單,于人文和白居易也圍了
過來。

報告上寫著「死難全員十四名,尋獲遺體証實死亡者九名,失蹤
五名,糧車一台,馬匹二隻..」接著是一系列的失物名單和死亡
失蹤人名。

于人文指著"失蹤者名列"給白居易看,上頭寫著:「知期`管:
王卜原,女舍齋儀:趙玄瑟,法門寺特護法:釋法海,握u:加
納王吉,握u:司馬求全」

白居易嘆了嘆口氣,問道:「真的找不到了嗎?于大人..生要見
人,死要見屍..」一面說著,一面拭去眼淚。

于人文回道:「老師,隘口下一里遠處有個沖積的淤塞湖,遺體
都是在那湖裡找到的,湖水並不深,我都派人下水找遍了,淤塞
湖的下方就是二十多丈深的斷崖,底下都是亂石,若是人畜掉落,
恐怕也是不見屍骨..」

停了一下,于人文補充:「若失蹤者是埋在淤積的土石流木之下,
那實在是無法找尋了。」

白居易問趙歸真:「監軍大人,你卜的尋人卦顯示為何?」

趙歸真搖搖頭,指著卦單給白居易看,白居易一看眉頭也皺了起
來,原來卦上顯示:“六爻俱變,世應入墓。”這是一個很不好的
卦象,尋人卦的世應入墓,表示人“已在土中”,六爻俱變,表示
天地混亂,無法偵知實情。

趙歸真惱的不止是這個,而是連他用黑旗令派出的鬼差已回報其
它失蹤者人在土中沒錯,但卻無法找到趙玄瑟和法海的下落,成
了真正的生死未卜。

趙歸真原本探過地形,算計用山洪將法海沖入下方淤湖中,待他
死後取得法海的燈明寶物,其它人只不過是陪葬者而已,不料剛
好妹妹趙玄瑟正和法海談話而一同遇害。

趙歸真抱頭痛苦得全身發抖著,于人文不斷的安慰他..。

原定三天的雨勢卻持續下著,看來這回趙歸真的法術又失控了,
二天後,頭七的法會在大雨中作完,白居易主祭完死難者之後,
一行人便拔營冒雨離開流川最後的隘口,繼續前行。

  ****  ****
韓湘子兩手背後,來回的走著,妙華對著他說:「阿叔,你坐下
來啦,這樣走來走去,看得更難過耶∼」

阿萬伯也說:「係啊,係啊,這樣的大雨,誰也出門不了,何況
官府說前面河口大水斷了路,城裡無人能出得了門,小和尚暫時
不會有事的啦∼等雨停了我們再趕路好不好?不用急∼」

韓湘子點點頭,無奈的說道“好吧”,只好坐了下來。妙華送上熱
茶,韓湘子卻看著客棧窗外的滂沱大雨出神。

  ****  ****
當趙玄瑟尖叫時,整個人已被大水和流木沖倒,淨海本能的右手
錫杖往水中河地一插,左手虎L掌扣住趙玄瑟伸出在水面的手,
硬把她拉出水中,趙玄瑟頭一出水面,只見上身已染紅大片血水,
衣服已被流木枝材刮破,趙玄瑟大大的吸了一口氣,哭喊聲被其
它人的慘叫給蓋了過去。

水流湍急,浪頭太猛,淨海雖有錫杖倚靠,但雙腳也站不穩,一
波水浪打來,淨海和趙玄瑟又一起掉入河水中,趙玄瑟驚恐的不
斷尖叫著,另一隻手死命的往淨海身上抓,但是水旋太強,趙玄
瑟又被水流捲入水中,淨海扣住趙玄瑟不放,運足內力要把她再
拉出水面。

但是淨海自己這時也站不住了,他以為也會沉入水中,不料背後
揹著的十八物篋卻像一個浮筒一般,使他浮在水面。淨海沒想到
原本他只以為是行僧常用的可以防水遮雨的十八物篋,居然是密
不透風到這樣的程度。

淨海能浮在水面使他不那麼著急了,他心中鎮靜,錫杖再住河中
砂石扣去,利用撥動的力量將自身往河旁帶去,錫杖一使力,他
再度拉起趙玄瑟,趙玄瑟一出水面,又大大的吸了一口氣,兩人
面對面,趙玄瑟閉眼,兩手抱住淨海緊緊不放,兩人的重量壓著,
十八物篋的浮力也無法承重,眼看二人又要再度沉入水中。

情況危急,淨海耳旁聽見毗沙的叫聲:「淨海,提身,淨海,提
身..」淨海感覺錫杖往上一帶,就往空中飛昇,他立即左手運氣
一掌拍下水面,右手緊握錫杖,借力往上跳昇。

錫杖雖能飛空,但它的力道仍無法負載二人的重量,一下子又往
下掉落,錫杖頂上的毗沙叫著“好重,我拉不動~~",正當二人又
快落入水中時,淨海感到胸口一陣推力,原來日月燈明輪發動了,
它的浮力把淨海托往空中,二人身形又緩緩離昇水面。

但是一推一拉的力道仍無法負荷二人的重量,一下子二人又往下掉,
剛好這時糧車漂過身旁,淨海見機不可失,兩腳往車身一蹬,斜身
往河岸旁蹤去。

然而蹤跳的力道不足,淨海在離河岸還有二三尺遠處又掉了下來,
急中生智,他把錫杖往岸壁一插,錫杖便插在岸壁上像是樹枝般的
突出在河面上了,淨海兩手交替,藉著錫杖引體向岸邊靠近。

終於二人到了河岸邊,淨海想先把趙玄瑟放在河岸地上,回頭再去
救其它人,但是轉頭時其它人已漂到下游去,再也無法追救了。

千鈞一髮中,二人保住性命,淨海發覺趙玄瑟還兩眼緊閉,渾身發
抖,死命的抱著他不放,只好也抱著趙玄瑟慢慢移動身子,找尋可
以避雨之處。

  ****  ****
「趙姑娘,趙姑娘..」當趙玄瑟回神時,發覺自己還緊緊抱著淨海,
臉上一陣熱,但隨即慘叫出聲,“啊,好痛∼”。她發覺雙手痛得無
法動彈,鮮血由傷口不斷冒出。

淨海說:「別動,別動,你受傷了,趙姑娘,我來想法子。」淨海
將趙玄瑟放到地上,十八物篋靠在山壁當背靠給趙玄瑟靠著,再由
十八物篋頂端拉出一小塊天幕給趙玄瑟遮雨。淨海對她說:「忍耐
一下,趙姑娘,等一下就來給你治傷..」趙玄瑟"嗯嗯"的點頭回應
著,臉上分不清是雨水汗水。淨海取出一粒金色藥丸,說道:「這
是止痛丹,你先吞下就比較不會痛了」,趙玄瑟張口,淨海餵她吞
下後不久,果然痛感減輕許多。

這裡是一處離河岸高約二尺的一小塊台地,下邊是河,上邊是沙岩
的山壁,有幾株大小不等的樹長在山壁和台地上,台地靠河邊一堆
雜草漫長著,左右都是山壁沒有任何通路。

大雨仍下著,淨海拿著錫杖,用錫杖的底端當作鏟子,避開山樹挖
著台地的山壁,錫杖利如金剛,鏟土如削泥,不一會兒,淨海便挖
出一個勉強可容二人的小山洞了。

山洞裡弄好地布,淨海把趙玄瑟抱入洞中,趙玄瑟咬著牙忍著痛,
眉頭皺得緊緊的。靠躺在洞裡山壁,趙玄瑟靜靜的看著淨海忙著,
只見淨海由十八物篋取出澡器和飲器,伸手將澡器由洞外接來雨水,
先用淨水袋過濾後倒入飲器中。

接著淨海將飲器置在地上,再把錫杖頂端的毗沙扭轉下來,左手持
著毗沙,底部對著飲器,右手在毗沙上部加持印,口中誦出真言:
「唵,薩婆怛他揭多,阿毘三菩提涅哩茶,跋折囉,底瑟吒」

真言一下,毗沙底端射出一道紫金光線照著飲器裡的水,過了一會
兒紫光消失,淨海將毗沙扭轉回錫杖上,對著毗沙說“謝謝你毗沙”
毗沙吱吱的叫了二聲。

趙玄瑟自然是聽不到毗沙的聲音,她好奇的問淨海:「你唸的是什
麼?怎會有光線出來?」

「那叫“金剛堅變咒”,是佛法真言門用的,可以將錫珠變成金剛堅
珠,故咒名“金剛堅變咒”」淨海說明道:「金剛堅珠是磨竭大魚腦
中所取出的珠,會發出紫光,這光可以消世間一切毒」趙玄瑟似懂
非懂的點著頭。

淨海接著說:「水已消毒好了,我來替你淨身包紮,好嗎?」

趙玄瑟一聽怔住了,張口“啊?”了一聲,一想到自己全身是泥和水,
手腳痛得無法動彈,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淨海安慰她:「別怕,很快就好的,不淨身包紮的話,傷口會起紅
發炎,那會有生命危險的..」

趙玄瑟滿臉通紅回道:“我知道,可..",下面那個“是”字卡在喉中
出不了口,因為她心中想的卻不是起紅不起紅的問題。

淨海聽她說“可”,點點頭嗯了一聲,說:「忍耐一下喔,很快就好
了,不必害怕。」

當淨海解開趙玄瑟的衣服,雪白的胴體展示在淨海面前時,趙玄瑟感
覺整個臉熱到耳根去了,心跳快到幾乎無法呼吸,自懂事以來,從未
被別人見過的身子,今天卻要在一個外人面前袒露,她緊張到身子微
微發抖著。

淨海卻是低垂雙眼,專注的把趙玄瑟濕透雨水的髒衣服一一褪去,當
趙玄瑟全身赤裸時,她閉著雙眼,不敢看淨海,可是又忍不住偷偷拿
眼角瞄著淨海。

淨海的神情卻沒什麼異樣,只見他拿出澡巾為她由頭到腳仔細擦拭,
並且一一檢查傷勢,加以包紮。

趙玄瑟頭腦轟轟作響,聽見淨海對她說:「現在要檢查有沒內傷,我
會加一點力,你如果覺得痛的要說喔。」趙玄瑟“嗯”了一聲,幾乎是
無意識的點著頭。

當淨海的手觸摸著趙玄瑟的身體探索骨骼傷勢時,每游走一寸,趙玄
瑟都感覺像被電到一樣,全身雞皮疙瘩一陣一陣的沒有停過,不知不
覺的,身子跟著淨海的手指起伏,呼吸也喘了起來。

最後淨海說:「幸好沒有內傷,來穿衣服了。」淨海拿出海青替趙玄
瑟換上,再拿出尼師毯給她蓋著。

換好衣服,淨海再將趙玄瑟的頭髮和臉,又洗了一次,替她擦乾後,
說:「我也要換衣服,你可以休息了。」趙玄瑟紅著臉,小小聲的說
道“謝謝師付”。

  ****  ****

趙玄瑟無法閉眼休息,她只得睜大眼睛看著淨海忙著。不知過了多久,
她的呼吸心跳仍久久無法平息。

天色昏暗了,她看見淨海赤身面對洞外淨身,淨海結實的背部線條給
她一種異樣的感覺,接著淨海也換好了另一件海青,他然後開始接水
洗衣服。

洗衣是女人的事,趙玄瑟虛弱的說道:「師付,衣服應該我來洗..」
淨海回頭笑道:「不妨,我習慣了,你肚子餓嗎?」

趙玄瑟又怔住了,“餓”?她好像沒感覺。

還沒回答,淨海已端來一個應器,裡頭裝著清水,說道:「你失了不
少血,需要補充一下體力,來,喝這粥吧。」

趙玄瑟嗯了一聲,淨海拿出一粒白色丹丸放入水中,用食匙加以攪拌,
不一會兒清水變成了稠狀的乳粥,淨海用匙餵食趙玄瑟,趙玄瑟喝了
一口,說:「好香啊,這是什麼?」

「這叫“黃牘酥”,也是佛門食物,行僧必備的緊急糧食,可以增強體
力,治傷整腸。」淨海回道。

  ****  ****

天色已暗,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外面的雨仍下著,趙玄瑟小心的拉
了拉淨海的衣服,說道:「我怕..」淨海回答:「這洞很安全的,不用
擔心,倒是這雨十分怪異..」一面說著,淨海把身子靠到趙玄瑟的旁
邊,趙玄瑟“嗯”的回了一聲,弓躺著身子,把頭挨著淨海的大腿,感覺
安心多了,她怯怯的伸手去拉淨海的手說:「師付,對不起..」

淨海拍拍她的手背,回道:「你是病人,安心的休息吧。」說完替她蓋
好尼師毯,趙玄瑟終於才安心的閉上眼睛休息,過不久,便傳來輕微的
沉睡聲了。

淨海正身打坐,看著洞外呼呼的風雨,思索著這非時風雨的來歷,正想
要召喚那吒天王來探問時,突然洞外天空中一陣飛影閃過,淨海定睛一
看卻是鬼差和惡龍。

鬼差是取人魂神,白天橫禍死難著一遇難,魂神應早就有去處了,中陰
眾生入了夜便是不見形體,神鬼無從捉摸,怎會有鬼差和惡龍在夜裡來
找人?

淨海思緒一轉,若有所悟,喃喃自語道:「莫非..」

//
2009年 9月 1日 22:03:53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2
新的人生
※ 引述《lailn (LNL)》之銘言:
> 本文由作者abstsai (白非白)授權轉貼
>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 山洪過後第五天。最後的搜救已結束,內帳幕裡趙歸真雙手抱頭,
 ^^^^^
老師有預知能力還是巧合?上一篇文章po完不到1個月,就發生小林村的滅村事件
真是太厲害了。88水災那天我連續幾天夢到水災,泥水裡男女老少都有好可怕
昨天又夢見俄羅斯雪融的水,沖走好多人,可能水災給我的印象太可怕了
常常在夢到

> 沮喪的呆望著前帳書記官送進來的名單,于人文和白居易也圍了
Wed Sep 2 15:28:56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3
白非白
※ 引述《yfan (新的人生)》之銘言:
> > 本文由作者abstsai (白非白)授權轉貼
> >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 > 山洪過後第五天。最後的搜救已結束,內帳幕裡趙歸真雙手抱頭,
>  ^^^^^
> 老師有預知能力還是巧合?上一篇文章po完不到1個月,就發生小林村的滅村事件

  演員公會那樣演,我照抄而已,哪來的
  預知能力?有話說:今日脫去鞋和襪,
  不知明朝穿齊穿不齊。預知的事誰也沒
  個準兒。

  其實有些事在事前知道並沒有什麼意義,
  例如世尊眼看提婆下地獄也無可奈何。
  明知世界末日即將來到,又能如何?
--
∼∼∼∼∼∼∼∼∼∼∼∼
半生無一得,三世有所失。
古聖唯一道,人心知不知。
∼∼∼∼∼∼白非白∼∼∼
2009年 9月 2日 19:39:16 星期三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4
新的人生
※ 引述《yfan (新的人生)》之銘言:
> ※ 引述《lailn (LNL)》之銘言:
> > 本文由作者abstsai (白非白)授權轉貼
> >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 > 山洪過後第五天。最後的搜救已結束,內帳幕裡趙歸真雙手抱頭,
>  ^^^^^
> 老師有預知能力還是巧合?上一篇文章po完不到1個月,就發生小林村的滅村事件
> 真是太厲害了。88水災那天我連續幾天夢到水災,泥水裡男女老少都有好可怕
                ^^^^^^^^^^^^^^^^^^^^^^^^^^^
               為了怕引起誤會,自己先來回一下
               我說的是水災後幾天喔,不是前幾天哩~
               我也是屬於新聞看太多的人

> 昨天又夢見俄羅斯雪融的水,沖走好多人,可能水災給我的印象太可怕了
> 常常在夢到
Fri Sep 4 01:14:45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5
邱大剛
    蔡老師這傢伙真是怪咖,二年多前說要閉關二年,從此
人間蒸發,看來真是去閉生死關了。過了二年之後大概閉關
上癮了,竟然不再上網,實在不是正常人...

    就祝蔡老師閉關順利,早日畢業。

    不知道他會不會哪天退轉來上下網,繼續寫完法海情仇,
如果他不來寫完的話,觀眾們就虧大了。

    還好我以前常跟蔡老師拗,先打聽到法海情仇的一些目
錄和結局,萬一蔡老師以後一直不上來,屆時我再根據記憶
所及跟大家爆料結局...

    不過我的爆料非常的精簡,例如星際大戰三部曲給我來
爆料的話,全部的內容就是「skywalker 墮落成為黑武士,
後來他的兒子把他打敗,拯救了宇宙。劇終。」會精簡得讓
人吐血 :Q

    嗯,要不然... 我推薦 magelinus 找演員公會,繼續寫,
大家的接受度可能比較高... b^^

Have a nice day!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Tue Nov 20 01:33:37 201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6
火星的月亮比較圓
哎, 我以為是新的 episode, 原來是大家回舊的, 
以為蔡大回來繼續執筆了 =(
2012年11月20日 14:37:25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7)《洞窟玄情》
#7
邱大剛
>     蔡老師這傢伙真是怪咖,二年多前說要閉關二年,從此
> 人間蒸發,看來真是去閉生死關了。過了二年之後大概閉關
> 上癮了,竟然不再上網,實在不是正常人...

    看到精華區的資料「閉關和地藏懺之問」 http://0rz.tw/fuJep
關於「生死關」:

「就是一入關後,不悟道不出關,不然就老死在關房裡了。」

    所以看來他老人家是責任制... 沒達到目標前不出關。
所謂的二年看來是形容詞如英文的 in a couple years 而
不是固定時間,難怪過了二年還沒回來。

祝蔡老師早日畢業出關!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Wed Nov 21 18:36:07 201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