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1
LNL
    本文由作者 abstsai(白非白)授權轉貼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淨海沒想到祈福招魂會招來這些黑甲人,他只記得師父不行大師
教他招魂法時說過招魂原理,也提到太山府君,但卻沒講到黑甲人,
那時他正在藏經樓聽不行大師對他開示。

    ****  ****

    不行大師說:「道家曰魂魄,佛家曰魂神,魂屬天,魄屬地,魂
神就是色受想行識總稱,色受想行為魂,識為魄,魂屬靈,魄屬屍,
人死時靈氣上升,魂體離身,魄則守屍,招魂之法就就是將魂招回歸
於屍魄,若魂歸魄,則口中有氣,否則魂不歸魄,四十九日後魄即散
去,亡著再也招不回。」

    「新死時魂體離身不遠,魂體雖有體,但是無形,無方識,不辨
四方,不識外境,不見外人,只能聞魄聲,要歸於魄則需要魂衣招之,
故名招魂,不叫招魄。」

    「因此若人新死,則魂離身之後不會跑遠,等到魄體呼叫即可回
陽,若身體受傷,意識失去,則魄體無法喚回魂體,那就可能因而慢
慢死去,或是死後無屍,也無法招魂。」淨海點點頭。

    「道家魂衣叫招魂幡,上寫死者姓名,若魂離身過遠過久,則招
之不回,佛家則可用佛幡,不論遠近,只要魄不渙散,最初十日之內
皆可招魂回魄,起死回生,但是用佛幡需要召請駐守陰陽關口的太山
府君..」

    ****  ****

    淨海覺得自己程序上沒有作錯啊,怎會出現這個黑甲人的局面呢?
正在出神當中,領頭黑甲人一聲「拿下」,二支鋼叉便往淨海左右兩
面急刺而來,另二位黑甲人則往淨海身後快速包抄。淨海回過神本能
反射動作,「噹噹」二聲巨大的金屬碰撞聲震得趙歸真和韓湘子耳膜
微痛,兵器交接,週遭人等卻只聽得晴天悶雷不停的響著。

    淨海以杖擋開二叉後,杖身一點地,一個車輪翻往側面閃開,腳
才落地,黑甲人已欺到身旁,這次是四支鋼叉前後各二同時刺到,毗
沙大叫「淨海小心」淨海當下再一個側轉身,手中錫杖又擋開前面二
叉,同時一個左弓步向前閃過後面二叉,運足內力往前一推,再一個
右弓步想把面前的黑甲人推開。

    前面黑甲人眼孔紅光暴射,鋼叉近距離無法刺殺,只能和淨海硬
擋,又是巨雷一響,黑衣人卻是動也不動,淨海感到虎口一陣發麻,
心中暗叫不好,這些黑衣人不是等閒,淨海錫杖一轉身子往二黑衣人
間隔後方閃去,後面二叉刺個落空,急忙撤住,四個黑衣人又一字排
開以半月形將淨海包住。

    淨海大叫「各位將軍誤會了..」話沒說完四叉又到,黑甲人近距
離和淨海肉搏,然而淨海只守不攻的打法,打得淨海手忙腳亂,險象
環生。

    眾人除了聽得四周晴空雷暴四處作響之外,其它一無異狀,也就
持續誦佛,無人燥動。

    正打得火熱,忽然毗沙大叫「淨海危險」四個黑甲人本來分據一
方輪攻淨海,突然身後一人閃開一面,淨海心知有異,轉頭眼角餘光
見到四點寒星射到,原來是太山府轎後四位黑甲人也加入了圍攻,他
不免心慌,一股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

    新到四叉是穿刺而來,淨海身子三面又被包圍,無處可逃,正待
被捕之際毗沙突然碰的一聲由錫杖頂端飛出,一面發出「吱∼」的長
聲,它快速的在淨海周圍繞了一圈就往空中直沖而上,八支鋼叉像是
被吸引一樣的跟在毗沙後面,只見毗沙一路往上,鋼叉和毗沙瞬間不
見蹤影。淨海怕毗沙又開殺戒,焦急的對著空中大叫「毗沙!!不可以」。

    八個黑甲人手中失去鋼叉,各人往右大腿一拍,手中又多了一支
短劍,淨海一看心想這下玩完了,他一支錫杖如何應付八支短劍,好
個淨海當下心念一動,單手當胸問訊,口中誦道「嗡、灑乏多喫吉羅,
索訶」右手把錫杖往空中一丟,「咻」的一聲,錫杖在空中發出超強
的白光一閃。

    八個黑甲人一時被閃得慘叫一聲,一陣叮噹響過,只見黑甲人摀
眼抱頭紛紛倒在地上,司祿司命二位無面人“見”狀立即守住轎門,護
住太山府君。

    當黑甲人由地上爬起後定睛一看,不由得目瞪口呆,淨海身旁上
空多了一條墨綠蒼龍,前爪左右各抓著四支短劍,口中一陣一陣的呼
著火焰。

    黑甲人卻也不含糊,一個陣勢往空中一跳,徒手就扣蒼龍,這時
毗沙「吱∼」的遠遠出現,只見八支鋼叉往黑甲人直射而來,淨海一
直大叫「毗沙不要!毗沙不要!」

    眼看鋼叉攻擊自己人,黑甲人不得不四散閃避,八人才剛落到地
面,毗沙、鋼叉和短劍又已不知去向,只有淨海和黑甲人對恃著。蒼
龍呼著火守在淨海身旁。

    太山府轎內傳出太山府君的冷笑:「原來是修羅咒仙,是你自找
死路,膽敢破壞天律,來人,黑獄繩侍候..」黑甲人一聽,各人一拍
左大腿,手上即時多了一綑繩身冒煙顯然高溫火燙的黑獄繩,八個黑
甲人又擺開陣勢,手中搖著黑獄繩的一端,準備往淨海身上套。

    淨海手腳發汗,他聽過不行大師教他地獄真象時說過,黑繩地獄
是以黑獄繩將人網住量度,再加以斬切,黑獄繩的高溫一觸身立即皮
開肉綻,痛苦不堪,繩子若鞭打及身,則身體像被大刀切割一樣分成
二半,這是專門對付在世為人時常以法條或約定,字據等所謂的法律
條文誑騙陷害他人或是惡咒師以惡咒語加害別人,便會在黑繩地獄受
黑獄繩之刑。

    蒼龍一見黑獄繩,用恐懼的聲音對淨海說:「淨海,淨海,這個
很厲害,我被打一下也會受不了..快閃..快閃」

    「呼呼呼呼∼」八條黑獄繩由黑甲人操控,一面發出懾人的空氣
撕裂聲,一面在空中不停的繞圈,淨海全神貫注,苦思對策,他腦中
想道「難道要招回白大人的魂魄還得要下地獄找嗎?..」

    領頭黑甲人口中「放」字一下,八條黑獄繩由黑甲人手中射出,
形成二個井字,由空中罩下,淨海無處可逃,危急當中腦中閃過一個
念頭「那我就下地獄吧..」這時耳旁只聽得蒼龍悽慘的哀叫一聲「淨
海∼」

    ****  ****

    淨海上空二張井字狀的黑獄繩像網羅一樣的張著,但是像卡在空
中一樣,無法落下,黑甲人無論如何用力拉扯,黑獄繩就像是被定住
一樣紋風不動,八個黑甲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下一步該如何。

    場中但見淨海右掌當胸問訊,口中不停的持著真言:「唵,度挪
諮馱羅拏,吽」身上多了一件由金色和紅色的光所交織而成的袈裟,
他左手捏著袈裟的衣角,神情肅穆,兩眼直視著太山府君的轎門。

    太山府轎內傳出一聲驚呼:「哇,天袈裟..」只見太山府君衝出轎
門到淨海面前,單腳胡跪合掌就拜:「下官不知地藏使者駕到,多有
冒犯,敢請菩薩賜罪,菩薩賜罪,下官無知..」黑甲和無面眾人見狀
也跟著一起胡跪行禮。

    淨海雖是少年比丘,這時的神情卻是無比莊嚴,他點點頭,對太
山府君說道:「不知者無罪,諸位免禮,請起」,眾人於是復位,但
是黑獄繩仍然卡在空中,黑甲人看著太山府君,淨海見狀知道他們的
意思,他淺淺一笑說:「多謝將軍奉送黑獄繩」他接著誦出另一個真
言:「唵,凡札沙多,吽」黑獄繩便緩緩落下,像是被天袈裟吸收一樣,
消失在天袈裟的光織線條裡頭,和天袈裟合為一體了。

    黑獄繩一收,黑甲人的鋼叉短劍又回到手中,淨海的錫杖和毗沙
也回來了,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

    ****  ****

    趙歸真看得毛骨聳然,脫口而出:「好厲害的沙彌..」趙玄瑟偏
頭問他:「阿兄,小師付怎麼了?」趙歸真只喃喃的說著:「這要如何下
手..」趙玄瑟一頭霧水,忍不住又問:「你又怎麼了?」

    韓湘子也看得真切,只中直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

    ****  ****

    「不瞞菩薩,只因前日有些誤會,乃有今日冒犯菩薩的事情」長
相微胖斯文,像是村塾夫子學究的太山府君解釋道。

    「哦?願聞其詳」淨海說。

    「本來太山府數千年來無甚大事,但是自從咒術大行之後,有些
咒師咒仙替人招魂,或是有些習咒新死之人不願下生惡道,因而常在
府中以咒擾亂天律..」府君詳細說道:「持咒者以咒護身使得獄卒無
法押他入地獄,本來這些也是小事,我在府中自能化解,但是就在不
久前..」太山府君繼續說道。

    「也來一位比丘,說要追索新死某人魂神,我不答應,對方便出
手傷我手下..比丘法力高強,連我也被砍得遍體是傷..」府君一面說
一面露出手臂的傷痕給淨海看。

    淨海好奇的問道:「那是誰?」

    「來人是大唐國清寺的拾得和尚」府君說。

    「這我聽過,拾得後來不是離開國清寺不知去向了嗎?有一說拾
得是普賢所化,不知真否?」淨海問。

    府君說「的確是的,他有同伴名號寒山,人稱文殊,拾得人稱普
賢,他在我府中大鬧時使的是文殊劍,座騎是六牙白象,我府中無一
兵馬可以戰勝,是我告到普賢菩薩處,才知道是寒山借他的文殊劍給
拾得用,事情最後才由普賢菩薩出面收拾..他倆因行跡被識,無法再
待在國清寺,經菩薩訓誡後便離開國清寺,現在應該是在菩薩處面壁
中..」

    府君補充道:「普賢菩薩因而向地藏菩薩要求,由閻羅處借來黑
武士,日後凡有咒師咒仙擾我公堂,不問理由先拘提再說,尤其打著
佛菩薩名號著,罪加一等..」

    「有黑武士就可以不怕惡咒仙了嗎?」淨海不解的問。

    「是的」府君回道:「黑武士不是六道眾生,他們和地獄中的鐵
牛鐵馬同類,算是鐵人一屬,任何惡咒術法對他們無有作用,他們也
是地獄中最強的獄卒兵士,由從未有人從地獄逃出就可看出他們的武
力,只要他們一出手,沒有人有可能由他們手下出脫..」

    府君不好意思的乾笑道:「只是沒想到今日是遇到地藏本尊特使
大駕..嘿嘿..歹勢..歹勢..啊,不知菩薩有何吩咐?請菩薩賜教..」

    淨海說明召請府君原意後,太山府君叫來司命司祿二位助理,司
命先俯身看了看白居易,看完後本來沒有五官的臉卻成了白居易的臉,
司命有了五官後開口說道:「白氏陽壽未盡,今魂神散於三處,分別
在東方,東北,和北方的方向,已被惡鬼所拘..」

    「這個不妨,只要黑武士出面,惡鬼萬萬不敢將魂神久留」於是
府君請三位黑武士得令出發拘魂,不一會兒,青煙似的魂神便已跟在
黑武士後面返回,當三魂出現時,沒有五官的司祿也突然有了白居易
的五官,司命司祿接著面對面相看,啪的一聲,司命司祿突然合而為
一,又立即分開。

    二人分開後,中間多了一人,淨海一看,卻是白居易站在面前,
身旁立著司命司祿又回到無臉無五官的形狀。新出現的白居易向著太
山府君行禮,轉身也對淨海作禮後,自行走到小床旁,看著躺在床上
的白居易。

    「魂魄合體就有人形」府君解釋著:「今白氏魂魄已在,請菩薩
接手,下官就此告退..」閒話不表,於是淨海和太山府君相互拜別。

    太山府君一走,烏雲立刻散去,天空忽又大晴,淨海來到白居易
魂神身後,口誦藥師如來金剛護甲真言:「魂歸來兮,唵,哇囉尼缽
囉,捻尼跋多耶,娑訶」誦完右手往白居易魂神背後一拍,白居易魂
神撲在白居易身上,立即消失,只聽得白居易開口長吸了一口氣,緩
緩張開眼睛,看著淨海,抖著雙唇,氣力微弱的叫了一聲「法海師付..」
眼角隨即滲出了淚水。
Sat Apr 11 20:42:25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2
新的人生
最近一連三po,看得真過癮
Mon Apr 13 14:15:53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3
一瓢水
※ 引述《lailn (LNL)》之銘言:
>     本文由作者 abstsai(白非白)授權轉貼
>  
> 「那我就下地獄吧..」
   ^^^^^^^^^^^^^^^^^^^
看到這邊眼睛就給他泛水花了......




> 武士,日後凡有咒師咒仙擾我公堂,不問理由先拘提再說,尤其打著
> 佛菩薩名號著,罪加一等..」
  ^^^^^^^^^^^^^^^^^^^^^^^
讀到這邊又給他仰天長笑了......

真是"空埵釭轡"欸!
2009年 4月13日 17:47:06 星期一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4
hank
※ 引述《lailn (LNL)》之銘言:
>     ****  ****
>     不行大師說:「道家曰魂魄,佛家曰魂神,魂屬天,魄屬地,魂
> 神就是色受想行識總稱,色受想行為魂,識為魄,魂屬靈,魄屬屍,
> 人死時靈氣上升,魂體離身,魄則守屍,招魂之法就就是將魂招回歸
> 於屍魄,若魂歸魄,則口中有氣,否則魂不歸魄,四十九日後魄即散
> 去,亡著再也招不回。」
>     「新死時魂體離身不遠,魂體雖有體,但是無形,無方識,不辨
> 四方,不識外境,不見外人,只能聞魄聲,要歸於魄則需要魂衣招之,
> 故名招魂,不叫招魄。」

  上面這二段魂魄的解釋,一開始看似乎和本來的認知不大一樣,
  五蘊應該是有六根時才會存在的,但「色受想行為魂」,魂體又
  能離身,魂體離身後即無六根了,怎會有色受想行之魂體存在?

  不過仔細看了第二段:「魂體雖有體,但是無形,無方識,不辨四方,
  不識外境,不見外人,只能聞魄聲」。尤其是『只能聞魄聲』,如此就
  又能符合以前的認知,魂體雖是離身,但不辨四方、不識外境,還是得
  靠著守身(六根)的「識為魄」才能有作用。

  色受想行識要觀察了解可真不容易,何況又是其變化,更是高深莫測啊...
  精采!
Tue Apr 14 09:01:01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5
hank
※ 引述《lailn (LNL)》之銘言:
>     「因此若人新死,則魂離身之後不會跑遠,等到魄體呼叫即可回
> 陽,若身體受傷,意識失去,則魄體無法喚回魂體,那就可能因而慢
> 慢死去,或是死後無屍,也無法招魂。」淨海點點頭。

  『等到魄體呼叫即可回陽』,這一句想到或許四念處、安般能有類似
   收驚,使魂身回來的功用。

   一般形容人受到驚嚇,會說失去了幾魂幾魄,有時就直接說失魂落魄、
   像行屍走肉。但若人在四念處或安般經行中,看上去的樣子就是很專
   注,不會有失魂落魄樣。也許這就是因為繫念在前,念身受心法的關係,
   這繫念觀身的動作,如同魄體向魂體發出呼叫,能有收驚治病的效果…

   以上純個人猜測 :Q
Tue Apr 14 22:14:41 2009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6
白非白
※ 引述《hank (hank)》之銘言:
>    一般形容人受到驚嚇,會說失去了幾魂幾魄,有時就直接說失魂落魄、
>    像行屍走肉。但若人在四念處或安般經行中,看上去的樣子就是很專
>    注,不會有失魂落魄樣。也許這就是因為繫念在前,念身受心法的關係,
>    這繫念觀身的動作,如同魄體向魂體發出呼叫,能有收驚治病的效果…
>    以上純個人猜測 :Q

     打坐時“識離軀,入太虛”,算是魂體離身了,但魄則守著身體,這個識指的
     是“魂”所含的“色受想行”所組成的識,和“魄”由識所組成的識是不同的部
     份。身體的識就是各器官能否正常活動的那個識。這樣的魂離體自然和
     昏死的魂離體完全不同,只是都同樣是魂離體就是,差別是打坐是有意
     為之,昏死則是意外。
--
∼∼∼∼∼∼∼∼∼∼∼∼
半生無一得,三世有所失。
古聖唯一道,人心知不知。
∼∼∼∼∼∼白非白∼∼∼
2009年 4月15日 2:17:46 星期三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7
一瓢水
※ 引述《shuh88102 (一瓢水)》之銘言:
> >     本文由作者 abstsai(白非白)授權轉貼
> 淨海手腳發汗,他聽過不行大師教他地獄真象時說過,黑繩地獄
是以黑獄繩將人網住量度,再加以斬切,黑獄繩的高溫一觸身立即皮
開肉綻,痛苦不堪,繩子若鞭打及身,則身體像被大刀切割一樣分成
二半,這是專門對付在世為人時常以法條或約定,字據等所謂的法律
                             ^^^^^^^^^^^^^^^^^^^^^^^^^^^^^^^
條文誑騙陷害他人或是惡咒師以惡咒語加害別人,便會在黑繩地獄受
^^^^^^^^^^^^^^
黑獄繩之刑。

冒昧一問......
如果是私人企業或學校自訂不合理且幾近嚴苛的法規條文來
裁員 , 迫使員工失業 , 算不算在這個"範圍"?
2009年 4月16日 9:36:37 星期四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83)《黑獄繩》
#8
白非白
※ 引述《shuh88102 (一瓢水)》之銘言:
> > 淨海手腳發汗,他聽過不行大師教他地獄真象時說過,黑繩地獄
> 是以黑獄繩將人網住量度,再加以斬切,黑獄繩的高溫一觸身立即皮
> 開肉綻,痛苦不堪,繩子若鞭打及身,則身體像被大刀切割一樣分成
> 二半,這是專門對付在世為人時常以法條或約定,字據等所謂的法律
>                              ^^^^^^^^^^^^^^^^^^^^^^^^^^^^^^^
> 條文誑騙陷害他人或是惡咒師以惡咒語加害別人,便會在黑繩地獄受
> ^^^^^^^^^^^^^^
> 黑獄繩之刑。
> 冒昧一問......
> 如果是私人企業或學校自訂不合理且幾近嚴苛的法規條文來
> 裁員 , 迫使員工失業 , 算不算在這個"範圍"?

  當然是,所以一個合理的條文是先決條件,公司可以裁員,但
  是要合於情理上的安排,我見過有公司把員工裁了,給了當初
  答應約定的走路費,二造沒有話說,被裁的員工仍然和老闆有
  私交,他們組了一個小團體,保持和老闆的交誼,後來公司有
  工作了,這些離職員工又優先回來了,很難想像的是下一次這
  批人又被裁了,然後再下一次又回來了。今年他們又回家吶自
  己了。

 我問小組長為什麼他們願意這樣?回答是“因為我們是基層人員,
 年紀大無法轉業了”,他們也了解老闆不好當,而且公司對他們
 平時照顧很好,他們願意這樣作。老闆裁他們多少次也不會有
  怨言。因為老闆答應他們,只要他們再回來,年資是累積的,
  退休不受影響。公司為何要他們回來?因為他們是熟練工,年
  薪高,栽員自然先栽,增員自然也是他們先(不必再訓練)。

 利用法條把人誑住,使人心生不滿,那就有問題。但是如果員工
 當初答應可以被裁員的條文而無異議,日後再說不想被裁,那就
 是貪念了。

 
--
∼∼∼∼∼∼∼∼∼∼∼∼
半生無一得,三世有所失。
古聖唯一道,人心知不知。
∼∼∼∼∼∼白非白∼∼∼
2009年 4月16日 18:17:18 星期四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