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1
白非白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大唐寶曆元年三月二十八日(西元825年4月20日星期
四),長安城正南的朱雀門口,一列皇家儀隊在兩旁百姓
的喝采之下緩緩開出,由皇家神策軍一百名力士護送的特
使團出發了。

  前導的大唐皇旗迎風搖動,皇家軍樂團在兩旁鼓樂喧
天,為特使團的出發助陣。皇旗由四位掌旗官並排,四位
軍官騎著四匹黑騮馬執掌,後面接著二十名神策軍,四人
一伍,全副武裝,也是駿馬、弓箭、槍弩全配。

  後頭跟著趙歸真一人,他在馬上意氣風發的微笑著,
同時不停的向著人群招手答禮,他身著戰甲,也是全副武
裝,但是戰甲外由左肩向右腋下斜披著一件鑲紫邊的紅黃
色“馬綈”(長袍樣式的軍官禮服),表示他是御賜文武全
才的軍官。
  
  “趙監軍”這位第一個出身於興慶宮的年輕道士所出
任的高級軍官的名氣,早就傳遍長安城,今天眾人爭相向
著大唐有史以來最年輕英俊的監軍大人努力揮手致意,尤
其女粉絲們更是高聲尖叫,你推我擠。

  稍早之前,快出城門經過門旁的昭仁寺時,趙歸真也
像其它出征的軍人一樣,照當時的習俗,在寺前柳樹上折
下一段柳枝,出了城門,依當時的習俗是要把柳枝交給家
中來送行的女眷,帶回種在家門前等待良人的歸來。

  趙歸真未婚,出了城門,拿著柳枝不知如何處理,副
官見狀急忙快步上前,趙歸真彎下腰身聽著副官對他咬耳
朵,聽完後他面帶笑意,臉上閃著得意的神采,手中揚起
柳枝對著群眾,眾人一陣燥動,當趙歸真目光掃過眾人時
,女粉絲們尖叫聲四起,許多女粉絲伸長兩手臂向著趙歸
真大喊“給我..給我..給我啦..”。

  看著女粉絲們擠成一團的樣子趙歸真也覺得好笑,他
笑著本想把柳枝隨意的丟出去,但臨時起意為了想要看女
粉絲人擠人的熱烈情況,他暗中運氣用了內力,把柳枝丟
得很遠。

  柳枝射向半空,眾人一陣驚呼,人潮隨著柳枝的方向
湧動,只見柳枝直直飛去,落在遠處的一株樹下,柳枝一
落地,樹旁閃出一位女人伸手快速的撿了起來,其它女粉
絲趕來一看有人撿走了柳枝,不覺“唉喲~~”聲四起,失
望的表情統統寫在臉上,喧嘩聲中眾人回頭又去看儀隊去
了。

  那位撿起柳枝的女人身穿白衣,頭戴著婦女外出時的
紗帳帽,她把柳枝用雙手緊緊的抱在胸前,遙望著遠遠的
趙歸真,臉上卻淌下了二行清淚。她旁邊跟著的一位少女
拉了拉她的衣袖問道:「美豔姐、美豔姐,你怎麼了啦?
怎麼了嗎?」

  女人拭去了淚,低聲的對少女說:「沒事,我們回染
坊吧。」

  趙歸真這時正好回頭看著柳枝下落處,他看見了臉上
蒙著白紗的白衣女,心中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口中不
覺得“咦?”了一聲,“這女人好像在哪見過…”。

  ****  ****

  跟在趙歸真後面的是十名趙歸真的侍從保鏢,一人領
頭顯然是隊長,其他九名是三人一伍跟著,接又是二十名
神策軍,同樣四人一伍的馬隊,接著是四馬拉的馬車,車
頂也是鑲著紫邊的黃色頂蓋,車外的駕手身後有個立台,
上面站著于人文和白居易,兩人一手扶著車欄,笑瞇瞇的
也向著群眾揮著手。

  馬車後跟著八匹駱駝,駱駝上各騎坐著四位興慶宮道
士,及四位西明寺派出的比丘,接著再二十名神策軍,然
後是另一輛載著十名文官的四馬拉車,在後又是二十名神
策軍領著另一車皇上特派要照顧白居易的女眷和御醫。

  女眷車後則徒步跟著數十人的雜役,然後是四輛由十
頭天山牛輪流拉的糧車,殿後的則是另二十名神策軍。一
行百多人聲勢浩大的離開長安。

  淨海身後背著十八物行篋,右手拄錫杖,左手撥著數
珠,眼光放在腳前,穩健的一步一步走著。雜役中混著一
位少年比丘,本就顯得突兀,何況少年比丘腰上佩著一塊
皇上御賜紫色鎏金魚,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云。

  ****  ****

  “賜紫金魚”是皇上給皇族或是有功特賞人員的一種
類似“大唐信用卡”的信物,有這種金魚的人在外行走時
,在當地官府吃用可以不必給錢,只要用魚信蓋個印畫個
押(簽名)即可,所有支出一概由皇家支付,是一種實質
的獎賞。

  ****  ****

  趙歸真想起七日前的事…。

  皇上在小殿為特使團授旗時,淨海本來是編入特使團
中的代表之一本該和白居易同等待遇,但是西明寺方丈正
簡和尚以淨海未受三壇大戒為由,向劉克明力阻不要把淨
海編入,劉克明正中下懷,因而也大力推說沙彌編入特使
於禮不符而上奏皇上,皇上因而用了金魚補償淨海,並由
於淨海來自法門寺,賜給國家正式的封號時就封為“知護
法•隨巡右•法海”,在特使團中是官位最小,只比雜役
頭頭高一級,相當於“準巡官”的職位。

  事後趙歸真問師父,劉克明回答:「神策軍必須誓死
保護特使本人,小和尚如果編入特使,你要怎麼下手?」
回想到這裡,趙歸真下意識的回頭找尋著淨海的影子。

  ****  ****

  大唐特使團帶有絕世珍寶的消息早就傳遍黑白二道,
黑道各路人馬意欲“劫鏢”的消息已是公開的秘密了。一
時之間路上的商賈行人突然大增,有些人橫眉豎眼,目露
凶光,怎麼看都不像善類。

  韓湘子和妙華、阿萬伯三人扮成郎中家庭,混在一隊
駱駝商隊中,買了隻駱駝放些草藥食物,也和其它人一樣
遠遠的跟在特使團後面。

  由於同行有當朝的皇上親信老臣白居易,一路上經過
各地官府時,官家無不護衛重重,熱烈歡迎,因而倒也平
安無事。

  ****  ****

  時節已經四月,是花落春盡的時候了。

  這一日一行人來到陽關,陽關的關防長官照例熱烈歡
迎,晚上盛大的餞別宴上大夥兒掌燈澈夜狂歡,因為出了
陽關就是荒漠一片、再也無法大吃大喝了。

  雜役人中有許多是藝人,娛樂官家是家常便飯,於是
人人出場各顯神通,眾人或是捧腹大笑或是掌聲連連,玩
得不亦樂乎。

  突然有個醉人出聲:「這..些..我..都看過了..法海
師付..有沒有..來一手..給..我們..開開眼界...吧..」

  這話一出眾人大笑,人人叫好起哄,一面拍手一面同
時叫著“法海、法海、法海…”笑鬧聲震澈屋瓦。

  當淨海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時,眾人突然鴉雀無聲,
只見他靜靜的看著白居易,一語不發。

  白居易哈哈一笑打著圓場說:「好了,好了,大家別
為難法海師付了…」他偏頭問淨海:「法海師付可曾識字
?」

  淨海單手問訊回道:「回大人,略識之無。」

  白居易撫著鬍子笑笑說:「大家談笑,師付請不要見
怪,我贈你一首賠禮可否?」

  「多謝大人…」淨海作禮。

  於是白居易詠道:

  「劫風…火起…燒荒宅,
   苦海…波生…蕩破船。
   力小…無因…救焚溺,
   清涼…山下…且安禪。」

  「好啊,白大人悟境深遠…」于人文和眾文官拍著手
稱讚著,淨海同樣沒有表情,他再向白居易作了禮後,轉
身由他的十八物旁取來錫杖。

  眾人睜大眼睛看著淨海,淨海把錫杖一搖,錫杖發出
銀鈴般的叮噹聲音,緩緩的他開始唱起歌來:

  「安禪…制毒…數息…中」音調居然是華嚴字母的曲
調,一面唱,淨海一面慢慢的舞動起來,唱到中字時,配
合著節奏他頓了一下錫杖,左手平伸送出一個金剛鉤印。

  淨海迴身腳踏金剛獅步時,他誦出了第二句:

  「金剛…舞供…六道…同」同時心中祈請金剛舞菩薩
後,兩手平伸握住錫杖,結了金剛舞印,作了一個金剛供
養。

  淨海的歌聲安祥平和,給人一種安心的感受,眾人聽
到入了忘我的境界。他隨著舞步慢慢拿起金魚,輕輕的噹
了一下金剛杵,金剛杵持續的嗡嗡作響,把眾人的思緒都
帶向了空中。

  「蓮花…灑遍…毗盧…海」淨海唱出第三句時左手作
了“金剛外供養”印,右手將錫杖平舉抬高在頭頂作了一
個蓮花大供養,接著唱出了最後一句:

  「大願…破得…地…獄…空」錫杖立地一碰,淨海合
掌將錫杖抱在胸前,立正唱出尾聲:「南無華嚴海會佛菩
薩」。

  眾人沉醉在餘音中,良久,只聽得白居易一面拍手一
面嘆著:「真是令人讚嘆的大菩薩胸懷啊…」眾人這才
驚醒,由於從未見過比丘有跳舞的,大家紛紛交頭接耳談
論不已。只見白居易眼角泛著淚光對于人文說:「老弟,
這位小師付令我心生慚愧…」,于人文“啊?”的一長聲
,他抓了抓頭,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坐在趙歸真旁的趙玄瑟也聽得心胸澎湃,他對趙歸真
說道:「阿兄,好特別的小師付啊」趙歸真沒有答腔,整
個人像木頭般一動也不動望著淨海發呆。

  ****  ****

  離開陽關前,關防官拿出筆硯,白居易在牆上寫下了
這首:

  「掩淚別鄉里,飄颻將遠行,
   茫茫綠野中,春盡孤客情。
   驅馬欲上丘,高低路不平,
   風吹棠梨花,梵唄一聲驚。」

  角聲響起,特使團在朝陽中向西前進。
//

--
∼∼∼∼∼∼∼∼∼∼∼∼
半生無一得,三世有所失。
古聖唯一道,人心知不知。
∼∼∼∼∼∼白非白∼∼∼
Sun Jul 29 19:38:41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2
巫師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稱讚著,淨海同樣沒有表情,他再向白居易作了禮後,轉
> 身由他的十八物旁取來錫杖。

...中略

>   淨海的歌聲安祥平和,給人一種安心的感受,眾人聽
> 到入了忘我的境界。他隨著舞步慢慢拿起金魚,輕輕的噹
> 了一下金剛杵,金剛杵持續的嗡嗡作響,把眾人的思緒都
> 帶向了空中。
>   「蓮花…灑遍…毗慮…海」淨海唱出第三句時左手作
> 了“金剛外供養”印,右手將錫杖平舉抬高在頭頂作了一
> 個蓮花大供養,接著唱出了最後一句:
>   「大願…破得…地…獄…空」錫杖立地一碰,淨海合
> 掌將錫杖抱在胸前,立正唱出尾聲:「南無華嚴海會佛菩
> 薩」。

    很有趣的是,當我看到這段時心理想的是陰陽師第二集片尾
    那位原本是狂言師的主角的舞蹈(真是好看)。日本人的文化
    裡面有很多唐朝文化的養分,不曉得狂言師的那種靜謐又莊
    嚴的舞蹈和上述供佛用的舞蹈(正牌的金剛舞?)是否有點關係...


--
    偶理想中的天堂:          1.每天晚上有小酒小酌一番  (換成紅茶也可以)
                             2.每天晚上有兩片烤魚下巴  (換成腱子冬粉也可以)
                             3.每天晚上有奇怪內容的節目(換成鬼話連篇也可以 )
    偶理想中的老年生活:        在河港旁擺熱呼呼的黑輪攤,客人可以喝杯清酒
    偶理想中變成老頭子的模樣:  就是櫻桃爺爺那個樣子, 有點呆呆的很可愛.
                             
Sun Jul 29 23:04:14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3
愛做夢的小孩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淨海迴身腳踏金剛獅步時,他誦出了第二句:
>   「金剛…舞供…六道…同」同時心中祈請金剛舞菩薩
> 後,兩手平伸握住錫杖,結了金剛舞印,作了一個金剛供
> 養。

          金剛舞! 中唐就有了啊 ?! @@
Mon Jul 30 08:40:06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4
大愚若智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   大唐寶曆元年三月二十八日(西元825年4月20日星期
> 四),長安城正南的朱雀門口,一列皇家儀隊在兩旁百姓
> 的喝采之下緩緩開出,由皇家神策軍一百名力士護送的特
> 使團出發了。

825年三月時白居易不是由東都除蘇州刺史,五月到任?後文中
白居易怎麼加入了特使團?
Mon Jul 30 13:51:15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5
白非白
※ 引述《magelinus (巫師)》之銘言:
>     那位原本是狂言師的主角的舞蹈(真是好看)。日本人的文化
>     裡面有很多唐朝文化的養分,不曉得狂言師的那種靜謐又莊
>     嚴的舞蹈和上述供佛用的舞蹈(正牌的金剛舞?)是否有點關係...

  日本人可能會回答“絕無關係”。:D
Mon Jul 30 15:41:20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6
白非白
※ 引述《sici1 (愛做夢的小孩)》之銘言:
>           金剛舞! 中唐就有了啊 ?! @@

  世尊當年就有了。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給你一個功課:世尊時期
  第一場金剛舞的公演在哪個時候?
Mon Jul 30 15:44:16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7
白非白
※ 引述《bachida (大愚若智)》之銘言:
> 825年三月時白居易不是由東都除蘇州刺史,五月到任?後文中
> 白居易怎麼加入了特使團?

 他加入特使團的原由請見前面幾回。

 正式的特使是于人文,白居易是奉
 皇上聖旨去作記錄看看有沒有什麼
 佛法的看頭的。

 他三月初改任刺史,到任雖到任,
 就任的公文送到,人可沒上班,他
 直到第二年才由西域轉蘇州,但人
 卻病得嚴重,皇上只好又給他休息
 一年養病,直到第三年 827年才又
 上班。
2
 注意到了嗎?白居易年年都有建設,
 824,827都記錄了他作了些什麼事,
 但825,826 卻是空空的。

 耶?新官上任三把火,怎沒建設?
 就是在西域病的咩。這一病還不輕,
 像826 年就病到要回家時無法坐搖
 來搖去的馬車,只好改用船送。

 這種事就像趙子龍是賣年糕出身的
 一樣,正史沒有記載,只有由演員
 公會的八卦日記帳才能挖出這些東
 東來呢。XD

 欲知更多八卦,請密切注意本劇上
 線消息。
--
∼∼∼∼∼∼∼∼∼∼∼∼
半生無一得,三世有所失。
古聖唯一道,人心知不知。
∼∼∼∼∼∼白非白∼∼∼
Mon Jul 30 16:16:34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8
邱大剛
    以下的插花只是個人的解讀,觀眾應該都想到了:

>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   那位撿起柳枝的女人身穿白衣,頭戴著婦女外出時的
> 紗帳帽,她把柳枝用雙手緊緊的抱在胸前,遙望著遠遠的
> 趙歸真,臉上卻淌下了二行清淚。她旁邊跟著的一位少女
> 拉了拉她的衣袖問道:「美豔姐、美豔姐,你怎麼了啦?
> 怎麼了嗎?」
>   女人拭去了淚,低聲的對少女說:「沒事,我們回染
> 坊吧。」
>   趙歸真這時正好回頭看著柳枝下落處,他看見了臉上
> 蒙著白紗的白衣女,心中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口中不
> 覺得“咦?”了一聲,“這女人好像在哪見過…”。

    觀眾大概都想到了,先前在『山地剝』一節見過她。

>   於是白居易詠道:
>   「劫風…火起…燒荒宅,
>    苦海…波生…蕩破船。
>    力小…無因…救焚溺,
>    清涼…山下…且安禪。」

    這有載於全唐詩中。

>   「安禪…制毒…數息…中」
>   「金剛…舞供…六道…同」
>   「蓮花…灑遍…毗盧…海」
>   「大願…破得…地…獄…空」
> 嘆著:「真是令人讚嘆的大菩薩胸懷啊…」

    Soga. 淨海的回覆是針對白居易的詩。白居易在嘆四大苦空,
沒力助人,還是乖乖自己安禪。而淨海的回覆則以安禪為始,行
地藏大願,轉化了白居易的消極。

    不過我們連乖乖自己安禪都不容易 ><

>   離開陽關前,關防官拿出筆硯,白居易在牆上寫下了
> 這首:
>   「掩淚別鄉里,飄颻將遠行,
>    茫茫綠野中,春盡孤客情。
>    驅馬欲上丘,高低路不平,
>    風吹棠梨花,梵唄一聲驚。」

    全唐詩中所載這最後一句是「啼鳥時一聲」。不過「梵唄一聲驚」
比較配 :p

Have a nice day!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Tue Jul 31 00:05:52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9
白非白
※ 引述《DavidChiou (邱大剛)》之銘言:
> >   「劫風…火起…燒荒宅,
> >    苦海…波生…蕩破船。
> >    力小…無因…救焚溺,
> >    清涼…山下…且安禪。」
>     這有載於全唐詩中。
> >   「安禪…制毒…數息…中」
> >   「金剛…舞供…六道…同」
> >   「蓮花…灑遍…毗盧…海」
> >   「大願…破得…地…獄…空」
> > 這首:
> >   「掩淚別鄉里,飄颻將遠行,
> >    茫茫綠野中,春盡孤客情。
> >    驅馬欲上丘,高低路不平,
> >    風吹棠梨花,梵唄一聲驚。」
>     全唐詩中所載這最後一句是「啼鳥時一聲」。不過「梵唄一聲驚」
> 比較配 :p

  演員公會所提供的八卦日誌有說道,白大人的詩如果是送
  給別人的都會有送給誰的註解,但是這二首詩沒有?八卦
  日誌說是白老的後人看到白老把詩給了一個小沙彌,故刪。
  這就是演員公會的不平。

  其實第二首由於是記在壁上,所以自然也沒給詩的對象,
  只是最後那句為何不同?因為後人收集時不知道梵字是什
  碗糕,故改。可是改是改,意境差太多,一看就知道這一
  句根本差太遠。

  愛詩的同學可以仔細看前面幾句,前面若是歸於鳥啼,那
  白居易學佛就白學了,若歸於梵字,這才看到梵字總括前
  面的那些人、馬、草、樹、天地時節等等萬物的清淨之意。

  白居易畢竟是白居易。
Tue Jul 31 01:44:13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10
愛做夢的小孩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 引述《sici1 (愛做夢的小孩)》之銘言:
> >           金剛舞! 中唐就有了啊 ?! @@
>   世尊當年就有了。
>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給你一個功課:世尊時期
>   第一場金剛舞的公演在哪個時候?

        那...可能得拖很久,.....找不到金剛舞
        找到這個......

>>>>>>>>>>>>>>>>>>>>>>>>>>>>>>>>>>>>>>>>>>>>>>>>>>>>>>>>>>>>>>>>>>>>>>>
                       瞿曇。汝今云何教諸弟子。
T02n0100_p0451c20(01)囍穨i之曰。我佛法中。童男童女。共相聚會。
T02n0100_p0451c21(01)躠w娛燕會。隨意舞戲。是名相應。譬如有人。
T02n0100_p0451c22(01)囍~過八十。頭白面皺。牙齒墮落。然猶歌舞。
T02n0100_p0451c23(02)孎@木牛馬。作於琵琶箜篌箏笛。
T02n0100_p0451c24(07)囓蝘@小車及蹋鞠戲。如斯老人。作如是事。名不相應。
T02n0100_p0451c25(03)屭鉿釣ㄙ怴C當名此人為作智人。為作癡人。梵志對曰。
T02n0100_p0451c26(00)囍p是之人。名為嬰愚。
>>>>>>>>>>>>>>>>>>>>>>>>>>>>>>>>>>>>>>>>>>>>>>>>>>>>>>>>>>>>>>>>>>>>>>>

註:以前外道是以「梵志」稱,而外道稱佛陀多呼「瞿曇」。
Tue Jul 31 09:12:42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11
在人間行走 -- 築橋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給你一個功課:世尊時期
>   第一場金剛舞的公演在哪個時候?

我猜是世尊剛出道時
波老大的寶貝女兒們
跳給世尊看的那一齣
Tue Jul 31 11:05:20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12
愛做夢的小孩
※ 引述《dave5 (在人間行走 -- 築橋)》之銘言:
>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給你一個功課:世尊時期
> >   第一場金剛舞的公演在哪個時候?
> 我猜是世尊剛出道時
> 波老大的寶貝女兒們
> 跳給世尊看的那一齣

      應該不是,金剛舞有供養的意味。
Tue Jul 31 11:44:29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法海情仇(78)《梵唄一聲驚》
#13
巫師
※ 引述《abstsai (白非白)》之銘言:
> ※ 引述《sici1 (愛做夢的小孩)》之銘言:
> >           金剛舞! 中唐就有了啊 ?! @@
>   世尊當年就有了。
>   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給你一個功課:世尊時期
>   第一場金剛舞的公演在哪個時候?

    我來猜一下,該不會是在世尊剛成道時說華嚴的法會?金剛舞可能是來自天眾
    的舞供,在華嚴法會世尊初成道時可能出現?

    不過印象中世尊也說過他有一世是人類的舞伎(好像是他)以舞供佛,當時的
    佛陀還讓他飛上空中(jolin在香港是用鋼絲...:Q)。

--
    偶理想中的天堂:          1.每天晚上有小酒小酌一番  (換成紅茶也可以)
                             2.每天晚上有兩片烤魚下巴  (換成腱子冬粉也可以)
                             3.每天晚上有奇怪內容的節目(換成鬼話連篇也可以 )
    偶理想中的老年生活:        在河港旁擺熱呼呼的黑輪攤,客人可以喝杯清酒
    偶理想中變成老頭子的模樣:  就是櫻桃爺爺那個樣子, 有點呆呆的很可愛.
                             
Wed Aug 1 00:30:02 200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